中华抗日名将录之 孙立人

兴我中华诛尽诸夷 收藏 0 123

孙立人,字抚民,号仲能,生于1900年12月8日,祖籍安徽舒城,庐江人。1923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同年赴美留学,获土木工程学士学位,后又插入弗吉尼亚军校攻读军事。1928年回国,1932年调财政部税警总团任特科兵团上校团长。

1937年10月,孙立人升任税警第2支队司令,率部参加凇沪抗战。在蕴藻浜一线的阻击战中身先士卒,负伤13处。伤愈后,正逢财政部组建缉私总队,孙立人出任总队长,率部迁移到贵州都匀练兵。1941年12月,缉私总队奉命改归财政部缉私署管辖,纳入军统武装体系。在孙立人的请求下,以缉私总队第2、3、4团改编为陆军新编第38师,孙立人任少将师长。

1942年2月,中国组成远征军,下辖第5军、第6军和第66军,新38师编入第66军建制。4月,孙立人率新38师抵达缅甸,参加曼德勒会战。4月17日,自西线撤退的英缅军步兵第1师及装甲第7旅等部被日军阻拦于仁安羌,粮尽弹缺,水源断绝,陷于绝境,孙立人奉命派113团团长刘放吾率团星夜驰援。18日凌晨,孙立人亲自从曼德勒赶往前线指挥113团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19日至午即攻克突破了日军防线,解救英缅军及难民、政府官员、传教士、记者等七千余人。此战经新闻媒体宣传,得到全球注目。战后,国民政府颁发孙立人四等云麾勋章一枚,英皇乔治六世授予“丰功勋章”、美国总统罗斯福授予“国会勋章”一枚并在颁发颂词中写道:“中国孙立人中将,于1942年缅甸战役,在艰苦环境中,建立辉煌战绩,仁安羌一役,孙将军以卓越的指挥歼灭强敌,解救英军第1师之围,免被歼灭,后复掩护盟军转移,于千辛万苦之中,转战经月,从容殿后,其智勇兼备,将略超人之处,实足为盟军楷模”。

仁安羌战后,新38师掩护英军撤退。4月下旬,英军撤过曼德勒后继续向西撤往印度,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与史迪威并令各军向西撤入印度,而国民政府则令全军向北返回云南。远征军第一路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选择回国,孙立人奉命率新38师为第5军殿后。5月9日,杜聿明见滇缅公路上的密支那已被日军占领,急令各部向西北穿越野人山回云南,并要求新38师继续殿后。

孙立人当即表示反对,认为绕过密支那经野人山路途较远,且道路艰难,渺无人烟,给养困难。而目前远征军尚有4个师,不如集中兵力,趁敌立足未稳,夺回密支那,沿滇缅公路回国。杜聿明则认为侧翼第6军及第66军均已溃散,反攻属于天方夜谭,而全军在自南向北的绵延战线上向西转向等同自杀,必须抓紧时间在雨季前撤回国内。孙立人拒绝服从杜的命令,而按照史迪威和司令官罗卓英的命令,率新38师向西撤往印度。撤退途中,他亲自端起冲锋枪率领士兵冲锋陷阵,突破了日军小部队的阻击。部队装备不但没有损失,还收容了数以千计的难民和英印散兵。

5月底,孙立人率新38师到达印度边境,部队到了近印度的山上休整。孙将军命令下属向山上的村民借粮和日用品,并付钱给他们。部队士兵于是流衣理发,整饰仪容,修理和擦亮枪枝等武器,待部队恢复体力,才命人通知当地印度官员准备入印。不料英驻印边防军竟要中国军队解除武装,以难民身份进入印度。孙立人见英国人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下令部队准备战斗。刚巧,被新38师在仁安羌解救过的英军第1师师长正在该地医院治病,闻知情况后,警告当地英军将领说:“这支中国军是能打仗的,不信你去看看再说吧!”英军将领将信将疑来到新38师营地,孙立人拉出一支仪仗队,在营门口迎接。

200名精壮士兵,往营门口一站,就是一堵墙。士兵们军装是破了点,但枪支雪亮,个头是矮了点,但精神饱满。仪仗队前头,摆着2门小钢炮,4挺重机枪。英军将领大为惊异,他见过从缅甸败退回来的英军,为保老命,不用说枪炮,连衣服裤子都扔掉了,只穿条裤衩跑了回来。而中国士兵硬把钢炮和重机枪都扛了过来,真是不可思议。英军将领问中国机枪手是如何把重机枪扛过来的?中国兵立正大声回答:“武器是我们的生命。人在武器在。”英国人听后,明白了个中道理:武器是中国士兵的生命,你要缴他的枪,能答应吗?孙立人接着领英国人参观营房,并安排了军事表演。英军将领看完后肃然起敬,态度为之一变。第二天,新38师军容整齐地开进印度。英军仪仗队列队奏乐,鸣炮10响以表欢迎。

1942年8月,先后到达印度的中国远征军新38师和新22师进驻印度兰姆珈训练基地,番号改为中国驻印军,并利用从昆明返航的运输机运载士兵到兰姆珈补充兵源开始装备美械和训练。10月,中国驻印部队改编为新1军,郑洞国任军长,下辖孙立人新38师和廖耀湘新22师。1943年10月,中国驻印军开始向缅北大举反攻。

第2次缅甸战役开始,孙立人指挥新38师如下山猛虎般扑向胡康河谷。10月29日占领新平洋,12月29日攻占于邦。

占领于邦后,孙立人攻势不减,于1944年2月1日攻克太白加,3月4日与廖耀湘新22师两路夹击攻克孟关。3月9日,孙师113团与美军突击队联手攻占瓦鲁班。日军第18师团损失惨重,退出胡康河谷。据日军战史记载:“在九州编成,转战中国,素有把握的第18师团,与中国军战斗最自信,岂料胡康河谷的中国军队,无论是编制、装备,还是战术、技术,都完全改变了面貌……使我军损失惨重……全军不禁为之愕然。”

驻印军攻占胡康河谷后,3月14日乘胜向孟拱河谷进攻。新38师113团从左翼翻山越岭迂回到坚布山后方,和新22师两面夹击,29日攻占坚布山天险,叩开了孟拱河谷的大门。4月24日,按史迪威的计划,新38师和新22师分别向孟拱和加迈攻击前进。5月下旬,孙立人从缴获的日军信件中获知:由于日军第18师团主力在索卡道被新22师包围,加迈城内兵力极为空虚,师团长田中新一坐守空城,惊恐万状。

孙立人见机而行,不拘泥于原定计划,以112团秘密渡过南高江,向加迈南面的西通迂回,切断加迈日军的后路;以113团向西进取加迈;以114团向南对孟拱实施大纵深穿插。6月16日,113团与新22师会师加迈,日第18师团团长田中新一率1500余残兵仓皇南逃。6月25日,孙师114团攻克孟拱。8月3日,中美联军克复密支那。至此,反攻缅北的第1期战斗结束。中国驻印军给日军第18师团等部以毁灭性打击,一雪两年前兵败缅甸的耻辱。史迪威称此战为“中国历史上对第一流敌人的第一次持久进攻战”。

中国驻印军攻克密支那后,部队进行休整扩编,由新1军扩编成两个军,即新1军和新6军。孙立人任新1军中将军长,下辖新38师和新30师(后廖耀湘新6军回国增援国内抗战,50师编入新1军)。

1944年10月,反攻缅北的第2期战斗开始。中国驻印军由密支那、孟拱分两路继续向南进攻。孙立人率新1军为东路,沿密支那至八莫的公路向南进攻,连续攻取八莫、南坎。1945年1月27日,新1军与滇西中国远征军联合攻克中国境内的芒友,打通了滇缅公路。随后,孙立人指挥新1军各师团继续猛进,3月8日攻占腊戍,3月23占领南图,24日占领西保,27日攻克猛岩,胜利结束第2次缅甸战役。

孙立人和他的新38师、新1军,在远征缅甸,协同盟军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东征西讨,迭克强敌屡建战功,其运用的战术、显示的战力为国内外各方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当时的国内舆论界赞誉孙立人为“东方的隆美尔”。

1945年5月,应欧洲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之邀,孙立人赴欧考察欧洲战场。7月,孙立人率新1军返抵广西南宁,准备反攻广州。8月15日,侵华日军投降。9月7日,孙立人率军进入广州,接受日军第23军投降。抗战胜利后,新1军与新6军被调往东北进行内战,不过因为与东北九省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不和,孙立人被调回南京国防部任职,实际己远离战场。1947年11月,孙立人将陆军训练司令部迁至台湾凤山,主持新兵训练。1955年8月因所谓“兵谏”事件被软禁于台中近33年,直至1988年3月恢复自由。

1990年11月19日,一代名将孙立人将军在台中市去世,享年90岁。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