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元帅叶剑英

大雕与弓箭的关系是怎样的 收藏 18 1152
导读:[/size] ”。 [/size] [/size] [/size] ”。在叶剑英、陈云等老同志的努力及党内军内绝大多数同志和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下,1977年7月,邓小平终于出来参加党中央的领导工作。后来,在1980年底中央政治局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叶剑英又再次高度评价邓小平,并推荐他主持全党的领导工作。他说:“”[/size] [/size] 。”“”。我们要搞的“。”叶剑英在讲稿中着重提出了搞现代化必须坚持共产党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人

泊涛汹涌,再起波澜壮阔。

岁月蹉跎,再铸辉煌时代。

今天的我们依旧沿着改革开放奠基人的足迹奋勇前行,然而,30年弹指一挥间,在日月轮回之中却依然掩映着先驱者留下的情感与身影。

改革岁月的基石 开放年代的智者

30年前中华民族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新中国历史上的10年浩劫给中华大地留下了无尽的创伤。

发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那场变革,挽救了危难之中的中华民族;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使中华儿女得以在本世纪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日月穿梭三十载,寒暑交替半轮回,但中国改革开放的脚步一时一刻都没有停息。

现在的中国大地“南有珠三角,东有长三角,北有渤三角,西有大开发”的经济发展布局,象一串耀眼的明珠佩带在祖国母亲的身上。

明珠的璀璨得益于一位力挽狂澜的共和国开国元勋——叶剑英元帅。

毛泽东同志是这样评价叶帅的“吕端大事不糊涂”。

在中华民族历次历史转折中,叶剑英元帅都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为当和国家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拨乱篇)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动乱,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在这期间,叶剑英元帅不顾个人的荣辱安危,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多种形式的斗争。

早在1967年2月,他就和几位老一辈革命家一道,强烈谴责林彪、江青等人乱党乱军、迫害干部、破坏生产的罪恶活动。

1976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几位德高望重的领导人相继逝世,江青反革命集团加紧夺取党和国家领导权的阴谋活动。同年10月,在党和国家面临危急的时刻,叶剑英元帅和党中央政治局其他同志一道,代表党和人民的意志,果断地做出重大决策,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历时10年的灾难,从危难中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

叶剑英元帅是主要决策人之一,他直接做各方面的工作,亲临第一线指挥,在粉碎“四人帮”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为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创造了前提条件。

(让贤篇)

为了尽快地让邓小平等同志出来工作,以建立党中央的马克思主义的领导核心。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叶剑英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高尚品格。他婉言拒绝了当时党内、军内一些领导同志要求他主持党中央工作的建议,高瞻远瞩,排除阻力,坚决主张请邓小平、陈云等久经考验的老一辈革命家出来担任党和国家的领导工作。

1977年5月,叶剑英在与邓小平、王震等老同志聚会在一起,共商国事时,诚恳地对邓小平说:“你是我们老帅中领班的”。在叶剑英、陈云等老同志的努力及党内军内绝大多数同志和全国人民的强烈要求下,1977年7月,邓小平终于出来参加党中央的领导工作。后来,在1980年底中央政治局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叶剑英又再次高度评价邓小平,并推荐他主持全党的领导工作。他说:“在我看来,小平同志具有安邦治国的卓越才能,他当全党的‘军师’和全军的统帅,是当之无愧的

(改革篇)

1978年3月,叶剑英在五届人大一次会议的讲话中,强调要把振兴国家的经济作为头等大事来抓。他说:“要团结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举国一致地向社会主义现代化进军。”“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要搞的“不是资本主义的现代化,而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叶剑英在讲稿中着重提出了搞现代化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

同年12月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这次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在叶剑英和邓小平等同志的努力和倡议下,确定了把全党的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化代建设上来。这次会议讨论和决定了一系列问题,是党确立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重要方针政策的开端,它已经在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前提下,为经济体制改革和与之相适应的******开创了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一步。

叶剑英总结了国内外几十年实践的经验教训,在1979年9月指出:在目前形势下,“必须积极地有步骤地进行经济体制改革,使中央与部门、地方、企业和劳动者个人的积极性都能够充分发挥出来”。 为达此目的,叶剑英认为,过去那种高度集中统一的经济管理体制,不利于发挥各级政府和部门的积极性。要发挥各级政府和部门的积极性,必须适当放松,“要在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下,适当扩大地方的经济权限”。“地方从省到县到公社,也有一个分权问题”。他还认为。只限于国家管理机关上一级向下一级放权,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并没有解决企业内部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根本问题,即企业经营自主权问题。因此,他进一步强调,必须“要扩大企业在生产经营、资金使用、物资管理、劳动力安排、收人分配等方面的自主权,把企业收入的高低同经营的好坏密切联系起来,把劳动者报酬的多少同他们对国家对企业的贡献大小密切联系起来”叶剑英这一思想对我党后来制定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城市企业改革的政策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中国的经济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叶剑英对占全国总人口绝对多数的广大农民极为关注。他总结了我国建国以来农村经济工作的经验教训,认为我国人口多、耕地少,不改变过去“以粮为纲”的产业结构,不可能根本改变农村经济的落后面貌,使广大农民真正富裕起来。

他在1979年6月接见广东省各地、市、县委书记时的讲话中指出;发展农村经济,要“加速粮食和橡胶、胡椒、咖啡等热带作物的生产”,“要向山区进军,把山区建设好,木薯可以上山,果树上山,还有茶叶、油桐、油菜等都可以上山。”“可以发展畜牧业,门路广得很。”1985年1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中。实践证明,叶剑英的上述思想,对我党进一步深入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发展农村经济,都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开放篇)

1978年3月5日,在五届一次人大会上,叶剑英当选为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为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必须积极发展对外关系,引进外国资金、先进的高新科技和管理经验,加快我国的四化建设。1979年7月1日,叶剑英主持的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法》,欢迎国外投资者到我国投资,与我方合办企业。同年,叶剑英《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将继续在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的基础上,同一切国家保持和发展友好关系,发展经济技术和文化交流,争取对我国建设事业的合作。”要“把充分发挥我国现有企业的作用同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很好地结合起来。”叶剑英还强调要对外“发展贸易,互通有无,进行经济交流”,以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

1979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广东、福建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之后,改革开放的春潮逐步汇成不可阻挡的洪流。面对改革开放的大潮,如何使我国的改革开放大业继续深入发展而又不迷失方向呢?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的重大课题。叶剑英高瞻远瞩,对此提出了许多带方向性的正确意见,为制定和完善改革开放的路线、方针、政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广东创办经济特区取得很大成绩,有人赞誉,有人怀疑,有人反对的时候,1980年4月,叶剑英视察了深圳、珠海两个经济特区。他在深入调查研究和听取两市领导同志的工作汇报之后,对于经济特区的创办,立即给予充分的肯定,他说:“你们办得很好,希望大家努力。” 1981年3月,叶剑英和王震到珠海市和中山市视察时,又鼓励两市的同志要按照中央的指示把经济特区搞好,要大胆改革,勇于创新。并强调要大胆利用外资。

叶剑英在新中国之初,关于珠江三角洲要发挥经济龙头作用的思想 ,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得到真正实现。现在珠江三角洲地区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动下 , 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随着深圳、珠海的崛起 , 整个地区生气勃勃 , 新的城镇不断涌现 , 城乡差别大大缩小 , 经济特区扇面辐射作用越来越大 , 城乡一体化的步伐大大加快 ,真正发挥了经济“龙头”的作用。

(引资篇)

叶剑英向来重视搞好海外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的工作。在1979年我国实行改革开放初期,他在出席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广东代表讨论会上的讲话中,就强调指出:我们有很好的“海外的条件,华侨、港澳同胞很多”,“我们要很好利用海外的条件,把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搞好。要重视这批人才,包括重视这方面的外汇,资金的利用。”海外华侨和港澳同胞“是爱国的,要为祖国四化出力”,要“建设家乡”的。海外华人“现在有些人在外边学了技术,很想回来祖国搞建设”。他反复强调要做好海外同胞的工作,指示“华侨政策有些地方贯彻不好,应该纠正。”改革开放以来,他亲自带头做海外同胞的工作,在百忙中多次会见霍英东、马万棋等港、澳、台知名人士和海外华人代表,热情地同他们交谈,虚心倾听他们的意见,鼓励他们为祖国四化建设做出贡献。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会议公报后,发出了“把全党工作的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进行新的长征”的伟大号召。作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邓小平和叶剑英,以及其他的中央领导同志,都在考虑如何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1978年底,叶剑英住在广州市南湖宾馆。当时荣毅仁正随中央考察团在深圳等地考察调查,住在广州小岛宾馆。一天,大家去叶剑英住地看望他。会谈时叶剑英对荣毅仁说:“三中全会已发公报,你能不能出来再多做点工作。”这正好说出了荣毅仁的心愿。“四人帮”白白糟蹋了他从50多岁到60多岁的宝贵年华;现在已经年过花甲了,报国之日苦短,报国之心倍切,正想多多报效祖国!他向叶剑英表明了这一心迹。叶剑英和邓小平、王震交换意见,他们一致认为荣毅仁在国际上有影响,熟悉经济,并有管理企业的实际经验,赞成请他“出山”,为对外开放事业出力。

1979年1月17日,邓小平邀请荣毅仁等5位原工商界著名人士开座谈会。邓小平点将,要荣毅仁“出山”。会后,荣毅仁反复考虑,在他面前有两种选择:一是到国家行政部门“当官”,这对他来说,也许比较轻松一些;一是兴办一个企业,按经济规律办事,在引进外国资金和技术方面为对外开放事业做些实际工作。荣毅仁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在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了后者。2月份,他向中央提出了《建议设立国际投资信托公司的一些初步意见》。这个设想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赞同。随后,荣毅仁受命“组阁”,广罗人才,把上海等地的一些有学识、有经验、熟悉商品经济的英才请来出谋划策。他们同心合力,因陋就简,艰苦创业,仅仅用了200多天,直属国务院的国营企业——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简称中信公司)于1979年10月4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式宣告成立,荣毅仁出任第一任董事长。这个公司与深圳、珠海等开放特区一样,成为中国对外开放、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从此,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一个新兴行业——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中华大地迅速崛起。

一向看重、鼓励和支持荣毅仁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尽管已82岁高龄,仍迈着稳健的步伐,亲自来到人民大会堂,和中信公司的董事们见面,亲切交谈。

在中信公司筹备期间,荣毅仁常去叶剑英家,向他汇报情况,聆听他的指示。叶剑英和邓小平、王震等中央领导同志,都对这个改革开放中的新生事物关怀备至。

1982年,由于工作业务的需要,中信公司筹建一座高达29层的国际大厦。大厦奠基时,荣毅仁请叶剑英为之题字。叶剑英那时已很少为人题字了,但为荣毅仁和中信,他很认真地写了好几张纸,每张字体都是半寸见方的楷书:“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大厦”,有简化字的,有繁体字的,交荣毅仁选用。叶剑英谦逊地说:“我这字写得不好,多写几个,你们去选吧。”

1986年8月25日,荣毅仁向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汇报了有关情况,姚依林说:“国务院对中信的工作是肯定的,对你是信任的。”一向支持荣毅仁和中信的叶剑英,在身患重病时,还惦记着中信。他坐在轮椅上对王震副总理说:“要支持CITIC!”(“CITIC”是中信公司的英文缩写)。

(正气篇)

随着改革开放,商品经济的发展,对外交往不断增加,对外交流的范围不断扩大,就存在着诱发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私欲的客观条件。在党政机关的工作人员中,有的人利用“等价交换”的原则,进行可耻的“”“”交易,贪污腐化;在人民群众中,有的人经不住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和金钱、美女的诱惑,走上犯罪的道路。特别是扩大开放之后,在引进国外的资金、先进的高新技术和管理经验等的同时,资本主义社会的腐朽思想、丑恶现象也会随之而来。如不警惕并及时采取措施,将会产生严重的不良后果。对此,叶剑英有很高的警惕。早在1979年改革开放初期,就强调提出:我们要在建设高度物质文明的同时,提高全民族的教育科学文化水平和健康水平;树立崇高的革命理想和革命道德风尚,发扬高尚的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并明确指出:这些都是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目标,也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必要条件

叶剑英的上述意见,已成为我国在实行改革开放中要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两手抓”的重要指导思想。

叶剑英《八十抒怀》

八十毋劳论废兴, 作为八十岁的老人,用不着再费力讨论国家衰弱、兴盛的大事了,

长征接力有来人。 革命事业像万里长征,自然有后来人来接力。

导师创业垂千古, 毛泽东同志开创的伟大事业足以名垂千古,

侪辈跟随愧望尘。 作为同伴们,虽然紧紧跟随他老人家,仍然感到望尘莫及。

亿万愚公齐破立, 全国人民像愚公移山一样,共同致力于打破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事业,

五州权覇共沉沦; 全世界的霸权主义国家都在衰落、沉沦。

老夫喜作黄昏颂, 我的年龄已经接近黄昏,但还是高兴地把这个时代歌颂,

满目青山夕照明。 放眼望去,青山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光明。

无限缅怀叶帅! 从今天富强中国时代的眼光,去看他老人家在数次中国历史转折中,力挽狂澜 、坚定改革开放、真可谓是高瞻远瞩的一代伟人!!

用叶帅办公室主任王守江的一段话做个结尾吧 !

我1954年到叶帅办公室工作,一直跟随叶帅。作为一个元帅,他给我们的感觉不但是非常魁梧、威严,同时也非常慈祥。叶帅在工作中给我非常深刻的一个印象就是他的远见。他能够看得很远,对中央的一些工作他很早就能作出预见,提前让下边做准备。他做每一件事情总是考虑得特别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8年10月12日,叶剑英在北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9年1月27日,三位前任北京市长叶剑英、聂荣臻、彭真在春节联欢会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南生缅怀叶帅:他是第一位到特区考察的中央领导

纪念叶剑英元帅诞辰115周年暨广东叶剑英研究会成立20周年展览,昨日在广州农讲所开幕。

中共中央委员、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华华,省老领导、广东叶剑英研究会顾问吴南生、张帼英、方苞、黄浩、王维、张汉青、郑群,广州军区老领导周玉书、张国初、陈添林等出席开幕式并参观展览。

90岁高龄的省委原书记、省政协原主席吴南生,特别为本次展览挥毫,写了一幅叶帅的七绝诗《题画竹》:“彩笔凌云画溢思,虚心劲节是吾师。人生贵有胸中竹,经得艰难考验时。”

“‘虚心劲节是吾师’,写得多好啊!这是叶帅作为一个革命者的胸怀!”在展览现场,吴老接受南方日报专访,追忆他与叶帅的深厚情谊。

叶帅主持总结闽粤赣党史,明辨“左右”

“我是1944年在延安认识叶帅的。那时候,在延安的广东人不多。”吴老笑着说了一件趣事:当时在延安如果有狗丢了,有人就会说“可能是小广东偷的”,因为广东人爱吃狗肉,陕北、华北基本不吃。陈毅元帅在广东战斗过,也爱吃狗肉,不时煮狗肉宴,请老战友吃。

吴老回忆说,延安整风运动后期,中央要求总结各个解放区的党史,叶帅负责主持总结闽粤赣地区的党史,“我和王维几个人作记录。当时,中央要求辨别哪些是左的、哪些是右的,总结历史教训。这是很有意义的,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主要是‘左’的危害,太大了。”

“我后来回广东,是叶帅点的名。”吴老说,1949年叶帅受命南下解放广东时,他任南昌市副市长。“叶帅看到了我的名字,就要求把我调过去。当时我也想回广东,江西省委开始不愿意放,叶帅开口了,他们才同意。”解放广州后,叶帅担任中共华南分局书记、广东省省长、广州市委书记等数职。

“我们的家乡很穷,要多想些办法”

大家都知道打倒“四人帮”,叶帅居功至伟,其实对广东和中国的改革开放,老帅晚年也倾注了巨大的心血。吴南生说,叶帅是最早支持广东办特区的。

吴老说,1978年底叶帅回到广东休息,交谈时,他忧心忡忡地说:“南生啊,我们的家乡很穷,你们有什么办法?要多想些办法。”

后来,习仲勋和吴南生专门向他汇报,希望中央给点权,让广东先走一步,在深圳、珠海和汕头各划出一块地方,用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叶帅非常赞成,嘱咐“你们抓紧向小平同志汇报”。

广东条例上全国人大,老帅就回了3个字“明白了”

1980年8月26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叶剑英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议,通过《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至此,中国经济特区正式诞生,有了法律保障。

一省法规为何要全国人大通过?吴老回忆说,当时海外的朋友说,特区要同国际市场打交道,无法可依,谁敢来投资?“我找了叶帅,说:特区是中国的,只是设在广东,所以广东的特区条例是中国的。老帅就回了3个字‘明白了’。”

“叶帅是中央领导人中第一位到特区考察的。”吴老说,1980年4月22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特区条例,并决定报全国人大审批。叶帅得知,在5天后的4月27日动身到深圳视察。后来,他又专程视察了珠海。“老帅身体不太好,双腿移动有些困难,交通又不方便,但他还是坚持到了深圳、珠海。当时深圳住宿条件很差,蚊子又多,他住在一个小房子里,连床垫也是临时从一家床垫厂找来的。”

“在广东的改革开放遭遇非议和阻力时,叶帅给了我们巨大的支持。”吴老说,今天要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就必须不忘历史,汲取改革的智慧和精神。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