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说说“反贪腐”这个话题

习大大上台以来已经很多的老虎苍蝇,百姓拍手称快,给人一种吏治即将清明的感觉。

然而我们都知道从古至今贪腐如附骨之疽般附身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之中,无论采用何种吏治手段都无法有效的清除。

凡是关心国家兴旺的国民都或多或少的思考为什么腐败总是难以根治。

我是一名初中科学教师,各种科学理论总是通过反反复复的科学实验,通过不断的设问、假设、实验/调查/观察、总结,概括总结出来的。科学探究实验强调实验结果的可验证性,实验结论要经得起时间检验,能经得起推敲。

在“为什么腐败难以根治”这个问题上,很多人建立不同的假设,概括起来主要集中在两条假设上。

(1)刑罚不够严厉

(2)没有实行民主制度

然而,以上两条却经不起推敲。

在中国古代,像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株连九族等等惩治腐败的手段不可谓不严厉,然而贪腐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可见严厉的刑罚并不是解决贪腐的特效药。

同样是实行民主制度的美国和印度,贪腐的严重程度却有天壤之别,看起来民主制度也不是解决贪腐的万能钥匙。

然而我们也看到有些国家的贪污腐败指数是很低的,那么他们有什么共同的特点呢?

我发现首先这些国家的经济水平高度发达,其次是这些国家人民评价成功标准多样。

细细思量,隐隐觉得文化才是贪腐的克星。

人都有需求,最基本的是生存需求。金钱、财物是生存的必须之物,在经济低下的国家有贪腐机会的公务员、官员为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往往会贪腐。

其次是社会认同的需求。社会认同狭义的可理解为虚荣,像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衣锦还乡都是希望获得社会认同的体现。

中国几千年来,评价个人成功的要素太少了,“利”几乎是整个社会评价个人事业成功的唯一标杆。当官为利,出名为利。当全民都以得利的多少来评价个人事业成功的标尺时,贪腐怎么能杜绝得了。

每一个公务员、官员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也不是人工制造的机器人,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来自我们之中。所以我们在痛恨官员贪腐的时候,能不能想想如果我在那个位置上会怎么样,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苛责与人于事无补。杀了一个和珅还有更多的和珅不是。

解决贪污要说难其实也不难。

(1)国家可先划定一条官员级别线和一个自首时间节点,比如县级以下官员必须限期如实上报家庭资产并全额上缴非法所得的可免责,过期被查处的将被严肃处理,最高判死刑。县级以上官员以前的罪案既往不咎,但在该时间节点以后再贪腐的同样要严肃处理。

(2)官员级别线应逐年递增,比如今年是县处级,3年后地厅级,6年后是省部级,……

反贪腐应自下而上进行,基层官员对百姓的影响最大,数量最多,也是属于官员群体中实力最弱的。从基层抓起容易保持社会稳定。

上级官员都是由下级官员逐级升上来的,保持下级官员的清廉才能有上级官员的清廉。

随着上级官员的逐渐退位,整个社会的吏治就会向好的方向转化。

(3)推行爵位或类似制度。对在各行各业有突出贡献的一线劳动者,可根据贡献的大小授予不同的爵位。有爵位的人在某些场合有特权,比如医院买药有绿色通道,开车不受限行限制,子女入学有优待等。爵位不可世袭,爵位如无特殊原因不可剥夺。

此举目的在于逐渐改变人们对成功评价只唯利的标尺,逐渐在人们的心目中形成行行出状元,只要在某行干的好,照样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官员能有的部分权利有爵位的能也能享受,甚至有过之。

(4)各类媒体大力宣传社会正能量,宣传爵位制,在介绍被采访者的时候要带着爵位,比如某某男爵、某某侯爵、某某伯爵、……;大力宣扬谁谁在某某工作上获得某某成就,……。目的是为了在人民中形成并不只有当官才是荣耀门楣的事,一个有用的发明、一首好诗、一副好画、一件好事、马路扫的干净、……日积月累就能换取一个爵位。当民众不再以获得利益的多寡作为判断个人成功的标准时,也就没有人去在意谁谁谁得了多少钱,谁谁谁得了多少利,贪腐的温床也就消失了,吏治清廉的时代才能到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