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间段子之:花季少女犯弥天罪,教师母亲李代桃僵!

我是民 收藏 20 23054
导读:那年我们这儿电视上连着好几天追踪一条新闻。内容是某大老板抛弃前妻,携新欢另组家庭,原配嫉恨难当,筹划多日,潜入前夫家,下毒害死了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当天被抓获,供认不讳。 前年五月底的时候,我去亲戚家做客。发现他家后院厢房内,住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约摸十八九岁,容貌清秀,举止沉静,身体单薄瘦弱,神色漠然而阴郁。穿着一件素色连衣裙,泛旧,而且也不大合身。 整整一天,没见那女孩子出过屋子,也没听她说过一句话。即使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我堂嫂端了两样素菜和一小碗清汤进去,放下就出来带上了门。 堂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年我们这儿电视上连着好几天追踪一条新闻。内容是某大老板抛弃前妻,携新欢另组家庭,原配嫉恨难当,筹划多日,潜入前夫家,下毒害死了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当天被抓获,供认不讳。

前年五月底的时候,我去亲戚家做客。发现他家后院厢房内,住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约摸十八九岁,容貌清秀,举止沉静,身体单薄瘦弱,神色漠然而阴郁。穿着一件素色连衣裙,泛旧,而且也不大合身。

整整一天,没见那女孩子出过屋子,也没听她说过一句话。即使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我堂嫂端了两样素菜和一小碗清汤进去,放下就出来带上了门。

堂哥解释说,那是他老板的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嫌城里吵闹。就想着自己老家后厢房正空着,离学校还近一点,不如趁机会讨好下老板。花了两天简单粉刷,装了空调,购置几件家具,生活用品安排妥当。

老板领女儿过来,看此处清凉静谧,就安排住下了。这两三个月全家干什么都轻手轻脚,说话声儿都不敢太高。我笑话堂兄这马屁可真是拍得恰到好处,那老板少不得给你诸般好处吧。堂兄自嘲一笑道:当然,咱老板从来都是个豪爽大方的人,没几天就分派了个肥得流油的差事。

可我看他好像有些话如鲠在喉,犹豫着,到底还是没说。

九月初,我本来打算去一趟南京,堂兄前一天来电说,后天他要把老板的女儿送去上大学,正好顺路。他已经打过招呼了。我自然乐得省了路费。

虽然我不懂车,但目测老板座驾的豪华程度,至少得百十来万,堂兄是司机,老板坐副驾驶,我在左边,隔着一个简单的帆布旅行包,那女孩子坐右边。

老板是个矮壮敦实的红脸汉子,衣着平常,面相憨厚,在我致谢时,再三表示没什么,顺道而已。细看之下,发现他头发花白,一脸疲态。按理说他的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可着实显得苍老!

途中闲聊,自然会问起考上哪所大学。堂兄一脸艳羡:人家都说女孩子上学没后劲儿,但这姑娘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到了高中更上了一层楼。班主任说她再冲一冲,清华北大也是有希望的。不过她就报了南京大学,高出录取线十来分呢。哎呀,咱家那小兔崽子要是能有她一半我就知足了。

南大可是全国重点高校,咱们这个小地方,一年也考不了多少个。我连声恭贺,老板也颇为高兴,直说是孩子自己用功,他们也没帮上忙。

我恭贺说:这差不多也是个女状元了,哪家要有这样的孩子,当爹做妈的怕是做梦也要笑醒了!

这话一出口,突然发现老板的笑容有些僵硬,堂兄回头瞥了我一眼,随后岔开了话题。而整个过程,那个女孩子始终面向窗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我注意到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素色泛旧的连衣裙。

到了地点,堂兄和老板忙着各项事宜,最后找到宿舍,我提着两个精美的皮箱跟着,而那个女孩子拎着那只洗得发白,鼓鼓涨涨的旅行包,堂兄想帮她一把,但她不让我们碰。

老板和各位来送行的家长们打招呼,女孩子自顾从帆布包里取出一床薄褥子,一只小枕头,随后把一些零碎东西放在床上。没动那两只皮箱,我只得替她塞到床底下。

这时老板过来了,从随身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女儿说:“涵涵,都安顿下来了,卡拿着,密码是你的生日。呃,南京也不远,周末接你回家好不好?”

女孩子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答话也没任何表示。老板的手尴尬地伸着,堂兄就接过来,轻轻放到女孩的床头,笑着说:“涵涵是大学生了,开始独立生活了。好好努力,就等着将来考硕士博士再出国留洋!”

出了学校,堂兄和老板走了,我留下办事,住了一晚,第二天也回家了。

次年与堂兄偶遇,无意间提及此事。我说这有钱人家的孩子够古怪的。堂兄沉默半晌,突然问我看没看过那则新闻。我惊道:莫非此老板就是那老板?

堂兄长叹一声,慢慢道出事件始末。

老板六十年代生人,初中毕业后入伍,回来后已近而立之年。父母皆是农民,家里兄弟多,虽然分配了份工作,但收入有限,仅仅够一个人生活而已,找老婆结婚可就难了。

这时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位教师,与他同岁,算起来是个老姑娘了。人长得好,工作更是没话说。虽然相亲时并未看上他。但老板却对其一见倾心,展开了火热的攻势!

或许是因为年纪的确不小了,女教师也无法拒绝这样死打烂缠。拖拖拉拉地处了一年,两人眼看就三十了,老板心急如焚,女教师却依然不置可否。正当两人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一个意外事件促成了他们的婚事。

某天两人相约看电影,散场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回家路上发现一个老人躺在地上,老板二话不说背起来就赶往医院,急救过程中,女教师担心说要是被人讹上怎么办?老板表示反正不能见死不救,就算讹上他也认了。

一直到凌晨才联系上老人焦急的儿女,在对方千恩万谢中离开医院。除了垫付的费用,死活不肯收人家的好处。到了学校宿舍门口,女教师跟老板说,要是没什么意见,就早些把事情办了吧!

女教师家是书香门第,不但没有要什么彩礼,反而让出一间房子给女儿女婿。婚礼虽寒酸简陋,但婚后的日子,夫唱妇随,和和美美。

可没多久,老板所在的单位倒闭了,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妻子一如既往,只说工作慢慢找,不要太心急,反正她的工资能顶着。但堂堂大男人,怎么会让老婆养活,老板豁出去到工地打工卖苦力。他人生的转折点也就此开始了。

老板这人,做活儿出得力气,处事上得台面,待人真诚热情,而且忠诚可靠。只不过短短五年,他就混到了管理层。而经过这一番历练,也熟谙建筑业内情,借力打力积累了第一桶金之后,出来创业,首次出击就赚得满钵满盆。买房买车别人有的他都有了,女儿这时候已经十三岁,上初中了,一直都是品学兼优。

如同所有俗套故事一样,原本琴瑟和谐的夫妻,生活的交集越来越少,丈夫一心扑在生意上,妻子全心培养女儿,经常十天半个月见不了一面,即使老板抽出时间,怎奈妻子平时也上班,两人只有晚上才碰到。除了孩子,似乎就找不到其他共同话题。

以老板身家,自然不乏投怀送抱的女子,其中才色兼备,又懂男人心思的不在少数。万花丛中过,哪个爷们真做到心如止水,片叶不沾呢?

生意场上多风月,老板虽免不了逢场作戏,但没有与谁有长期关系,不过以妻子知识分子的敏感,自然多少会发现些蛛丝马迹。因此,感情越发淡了!

老板还未发迹之时,父母见他安排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搬出老屋,也算了了手愿。平时没什么接触,也只在四时八节才聚上一回。可随着儿子生意越做越大,这老两口到底农民出身,不免有些自抬身价。儿媳生性淡泊,疏于人情世故,礼数虽然都尽到,但偶尔来往,态度客套而生分,自然讨不了公婆欢心。

但老板是个孝子,对爹妈相当顺从。见儿子现在家大业大,却只有一个闺女,将来这么多财产白白便宜了两姓旁人。老俩口有心让儿媳再怀一胎,老板也有这意向,但妻子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表示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儿还讲究这个。

后来所发生的事儿,皆因此而起!

有过几次鱼水之欢的一个女人意外怀孕了,老板的意思当然是打掉再给一笔钱,但这女人颇有心机,大概也了解他家里的茅盾,居然找到老板的父母,可怜巴巴的诉说了他们来往的经过。

能给老板看上的,容貌自然没话说,偏这娘们还特别会来事儿,不但表示自己是真的喜欢老板,而且一口一个大大、大妈叫得甜津。二老见一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姑娘这么痴心,言语之间还把他们捧得高高的,最重要的是怀了他们家的骨肉,若是个男丁,那就十全十美了。如此一来,竟然瞒着儿子让那女人住下了。

五个月体检,确切知道是个带把儿的,这下可把老俩口高兴坏了。正式把这事儿告知了儿子,这下老板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知如何抉择。拖拖拉拉,眼看那女人就快足月了。一日,女教师突然登门!

公婆二人如临大敌,一边讪笑解释,一边护着那女人出去避一避。同时火速把儿子叫来,三章对面,老板只得说了前因后果,并再三表示他之前不知情。女教师没听丈夫的解释,当天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婚离得悄无声息,女教师除了孩子什么都不肯要,一直瞒着女儿。直至某日孩子问起,才知道父母已经离婚了,从今以后就娘儿俩过。此时,女儿初三毕业就要考高中了。

既已经公开了,老板带女儿回去过一趟,但吃完饭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其时,他刚结完婚一个月,儿子也才出世,所有人都众星拱月一般围着那母子俩转。老板见女儿虽然态度冷淡,但并没什么过激行为,想着也许时间长了就会接受家庭的变化。打了电话给前妻,听说女儿已经回去了,也就放宽了心。

中考过后的那个暑假,老板再次把女儿接了过来。而就在三天后的下午,家里那个出生没多久的婴儿突然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没能抢救过来,尸体解剖发现有残留的毒物,孩子的母亲发疯了,报了警之后,歇斯底里地揪住女孩要抵命。

女教师闻讯赶来,警察随后也到场了。发现女教师和那女人扭打在一起,口口声声说她早就预谋这事儿,今儿终于报仇雪恨。而且把自己当天如何潜入前夫家,怎么下毒说得细致详尽,滴水不漏。老板把女儿护在身后,也一口咬定就是前妻干的。

按照新闻里的说法,女教师以故意杀人定罪,最后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在南京某监狱!

说到这儿,堂兄再次长叹道:“这内里的情况,想必你也能猜到。为了前妻,据说老板花费巨资上下打点才得到那个结果。

宣判下来后,前妻只拜托他好好对待女儿。自此再不与他见面。现在的老婆因为孩子夭折,精神有点失常,老板把她安排到了别处,专人看护。让女儿跟爷爷奶奶住。

这孩子除了每天上学,一日三餐外,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在学校独来独往,老师说这孩子刻苦得有点过分,所以这成绩在全年级遥遥领先。隔一段时间就会跟她爸要点钱,独自去南京看她妈。而女教师除了女儿谁都不见。

那回我送那孩子去上学之后,我们老板发现银行卡上一分钱都没动,带去的两只皮箱,我们走了之后就被她扔了,只用她妈妈的帆布包。老板去看她,也避而不见,即使遇上了也不怎么说话,同宿舍的人说她平日除了上课,基本不待在学校里,白天打零工,晚上做家教,有人还看到她在KTV陪客……

那孩子的高考志愿只有一个:南京大学!是因为她妈在那儿。我们老板现在把生意放下了,要顾着成天神神叨叨的老婆,还得看着女儿。有一回他喝醉了告诉我说,他甚至跪在女儿面前请求原谅。那孩子却无动于衷,特别平静地地说,等大学毕业,她就在南京工作,不管妈妈能不能出来,自己这一辈子就守着她。老板当时听到这些话,万念俱灰,死的心都有。”

生活中,人和人保持着相对的平衡,是各方受力制衡的结果。突如其来的变故,有时候会达到一种新的平衡,但有时也会造成分崩离析。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们会归结于命运的安排,其实,命运又安排了什么?我们只是不能预料自己所有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罢了!

有一种翻绳游戏,只有按照已知或者可以预见的方式来拆解,稍有疏忽,原本的横平竖直,勾连有序,便乱成了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

[原创]民间段子之:花季少女犯弥天罪,教师母亲李代桃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个女孩子心事太重了。

家庭的不幸受影响的往往是自己的子女,大部分家庭都是受孩子的牵连才维持到最后,实际上两口子过日子磕磕绊绊的事情总是难免,既然当初能走到一块,那就证明两人还有一定的眼法和缘分,还会继续生活下去,继续生活下去吧,别让孩子们跟着你们带灾了。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