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遭性侵致死岂能用“工伤”摆平

埃博拉病毒 收藏 2 158
导读:6月30日凌晨,刚刚从重庆某大学毕业、在中铁十局重庆制梁场打工的20岁女孩杨玉婷,死在了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重庆警方通报称,6月29日晚,杨玉婷被来渝游玩的中铁十局内退职工何某采用暴力实施性侵害,致杨玉婷大量失血而死。 事情很清楚,杨玉婷是在陪宴过程中受到何某的性侵害而香消玉殒的,何某不仅要负刑事责任,而且应负民事赔偿责任。但令人震惊的是,中铁十局却将杨玉婷的死亡按“工伤”进行赔偿了,大笔一挥就拿出了130万元。官员陪酒喝死了,用公款赔偿,甚至还被评为烈士。如今国企女工“陪床”出事了,而且有人


6月30日凌晨,刚刚从重庆某大学毕业、在中铁十局重庆制梁场打工的20岁女孩杨玉婷,死在了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重庆警方通报称,6月29日晚,杨玉婷被来渝游玩的中铁十局内退职工何某采用暴力实施性侵害,致杨玉婷大量失血而死。

事情很清楚,杨玉婷是在陪宴过程中受到何某的性侵害而香消玉殒的,何某不仅要负刑事责任,而且应负民事赔偿责任。但令人震惊的是,中铁十局却将杨玉婷的死亡按“工伤”进行赔偿了,大笔一挥就拿出了130万元。官员陪酒喝死了,用公款赔偿,甚至还被评为烈士。如今国企女工“陪床”出事了,而且有人犯了强奸罪,结果竟然用“工伤”来摆平。这算什么“工伤”?凭什么用公款为一个淫棍的恶行埋单?

杨玉婷参与陪酒貌似履行公务,其实不然。中铁十局重庆制梁场此次宴请的是内退职工何某,何某与该单位领导是江苏老乡,这纯属老乡之间的私人宴请,与公务无关。何况,即便是公务宴请,何某在酒店里性侵杨玉婷,总不至于是“公务活动”吧?按“工伤”进行赔偿,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本该由何某承担的民事赔偿,却用公款替他埋单,这是哪门子道理?

中铁十局重庆制梁场有关负责人声称,这是本着“对死者同情和快速有效解决问题”的宗旨,才按“工伤”标准给予赔偿。死者及其家属的确值得同情,但如此赔偿名不正、言不顺,不仅减轻了犯罪嫌疑人的责任,而且是对“工伤”的极大亵渎。难道说,公款可以变成袒护犯罪行为的“消灾款”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