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9 08:30

第一财经日报

记者从广汽丰田相关负责人获悉,该企业从昨日起已按计划下调部分零部件价格,经销商开始按新价格来运营。另一日系整车厂广汽本田也将于9月1日起下调部分零部件价格。

《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与此相反,日本零部件企业集体进入“静默期”,尚未有任何一家在华出声或采取降价行动。

12家零部件企业或被查

有消息传出,这12家涉案的日本零部件企业分别是东海理化、普利司通、松下、奥托立夫、天合德国控股、日本精机、G.S. Electech、古河电气、矢崎集团、电装集团、金刚石电机及藤仓公司;涉及的零部件产品包括加热器控制面板、转向信号灯开关、雨刮器、电锁、仪表盘仪器、安全气囊、方向盘及座椅安全带。除汽车核心动力系统之外,囊括了其他零配件的多个门类。这12家日本零部件企业或将面临总额超过10亿元的罚单。

本报就此消息向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副会长沈进军求证时,他拒绝对涉案的企业及罚款进行评论,并称目前阶段不便透露任何消息,国家发改委应该很快会公布具体情况。

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国家发改委网站上尚未公布涉及垄断的日系零部件企业的名单及处罚方法。这距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李朴民6日公布“发改委已完成了对日本12家企业实施汽车零部件和轴承价格垄断案的调查工作,并将依法进行处罚”的消息已过去十多天。

普利司通等日系零部件企业官网上近日也没有发布任何关于反垄断或降价的消息。一名普利司通内部员工昨日告诉本报记者,该公司近期应该不会有降价的计划,目前内部没有收到轮胎降价通知。

与日系零部件厂相比,部分日系整车厂显得相对积极。广汽丰田、广汽本田继捷豹路虎、奥迪、克莱斯勒、奔驰、宝马等欧美车企之后也加入降价的行列。

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第四十七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不过,主动配合调查以及主动交代者,将存在获得从轻处罚甚至免除处罚的机会。汽车专家张志勇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不排除这些日系零部件企业正私下配合国家发改委调查,只不过暂时不对外声明而已。

日本零部件企业在欧美曾有案底,屡次触碰垄断红线。据媒体报道,去年7月,欧盟反垄断机构对日本矢崎等4家汽车零件商进行处罚,这4家企业涉嫌结成垄断联盟并操纵产品价格。在今年2月,日本轮胎制造商普利司通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承认操纵汽车零部件销售价格的行为违反了美国《反垄断法》,同意支付4.25亿美元的罚款,这是在美所有汽车零件商牵扯进反垄断调查中力度最大的罚款。

为本土企业“铺路”?

张志勇表示,与欧美车企垄断情况不一样,日系垄断主要是横向垄断,与其整个相对封闭的供应链紧密相关,需要打破这种封闭而对外开放,降价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

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横向垄断”,通常是在投标过程中,通过多家企业“串通”,以一家企业报低价,其他企业报高价的方式,轮流中标。日本企业通常比较“抱团”,这样的方式对于日企来说似乎已成“行规”。

在张志勇看来,中国这次对日系零部件企业反垄断调查目的之一是试图为本土零部件企业进入日系乃至其余派系的全球采购体系“铺路”。目前,国内车企对日本零部件依赖程度依然比较高,中研普华公司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汽车零部件从日本进口额为95.8亿美元,占进口总额27%。其中,核心零配件,如变速箱、离合器等,进口占比均达到45%,制动器进口占比达33%。

一家进入日系车供应链的二级供应商大中华区总监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与德系、美系车企相比,日系、韩系车企的供应链确实比较封闭,但日产、丰田等日系车企在国际化上不断推进,逐渐对非日系供应商有所放开,该企业是一个美资企业,其产品进入沃尔沃、大众等车企之后,目前经过周期很长的认证后也已进入日系车企供应链。要进入日系车企的供应链,一方面要在技术上具有突出的优势,另一方面要在日本开展业务,从日本公司总部突破,一般零部件采购皆由日本车企总部统一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