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医王寿延忆二十九军将士

顾少俊

“77年前,29军10万将士卫戍北平,个个武功高强。”今年99岁的王寿延当年是29军的一名军医,回忆起77年前自己在29军工作过的那一段往事,老人心潮澎湃。

老人说“二十九军原属西北军,武器装备简陋,宋哲元军长给每个士兵配一把大刀,并请武林高手马凤图到军中指导士兵操练,不少士兵练就一身好功夫。”

马凤图是河北省沧县人,出生于武术世家,自幼学武。他悟性高,不但精通祖传的劈挂拳、六合枪等,还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成年后闯荡江湖时,受过高人指点,武功突飞猛进,很快进入一流高手的行列。他曾以武士会代表身份在天津与日本一流剑道教练比试击剑,结果连胜三局。

马凤图不但武功一流,而且很有爱国心。9.18事变后,他把长子送到部队参军。他的长子叫马广达,刀法精湛,深得其父真传,曾任冯玉祥的警卫营长。长城抗战中,马广达砍死多名日军,最后被鬼子狙击手开枪击中。

“由于装备不好,29军部队对练兵抓得很严。那些士兵们平时除了磨刀,就是练武。

“练兵场上,有翻空心跟头的,有舞刀的……有一个子不高的小伙子从高高的墙上一连翻几个空心跟头,最后稳稳地落地;刀舞得好的士兵前劈后砍,闪展腾挪,舞到急处,平地搅起一股寒风……

“我是1935年到29军工作的。刚到部队,就听老兵们说,29军中赵登禹的刀法好,在战场上,他砍死的鬼子最多。”

赵登禹是山东菏泽市人。他读书不多,但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村里有一个参加过义和团的老拳师非常喜欢他,在他13岁时,收他为徒。这个拳师据说做过石达开的侍卫,后来隐居乡间。老拳师倾心相教,赵登禹刻苦勤奋,昼夜练习,很快练就一身好武功。

“赵登禹身材高大,走路很快,平时话不多,但对士兵很有感情。他和副军长佟麟阁是结拜兄弟,两人是刎颈之交。”

佟麟阁是河北省高阳县人,少时家贫。他7岁拜舅舅为师,学习经史。舅舅以戚继光杀倭寇、岳飞精忠报国等英雄故事启发其爱国思想。佟麟阁深受教育,立志从军报国。

在29军中,他们两人一个是师长,一个是副军长,接触了几次,彼此感到志趣相投,很快结为知己。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进攻宛平城,29军奋起抵抗。宋哲元军长任命赵登禹、佟麟阁为南苑指挥官。7月28早晨,30多架飞机低空轰炸,随后,日军步兵在大量坦克掩护下向29军阵地发起猛攻,赵登禹部伤亡较大。依仗火力优势,日军从东、西两侧攻入南苑,29军官兵挥刀迎敌。战况激烈时,赵登禹亲率卫士30余人赶到阵前与日军血战。

这时,上级命令赵登禹率部撤往大红门一带。日军很快察觉到我军的意图,在通往大红门的公路两侧架起了机枪,并将通往大红门附近的御河桥炸毁。在大红门附近赵登禹身中数弹,警卫劝他退往安全的地方,赵登禹不肯,命令部队继续前进。一枚炸弹飞来,炸断了他的双腿。弥留之际,赵登禹对传令兵说:“不要管我,你回去告诉北平城里的我的老母,她的儿子为国捐躯了,也算对得起祖宗,请她老人家放心吧!”说完就停止了呼吸。这是赵登禹将军留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赵登禹战死后,佟麟阁不愿独活,与日军血战中,重伤不下火线,最后壮烈殉国。佟麟阁和赵登禹是在抗战中最早牺牲的中国高级将领。

“我和赵登禹见面不多,但经常看到佟麟阁。那时,每周星期一,我们军部工作人员要到军部集中学习,每次学习都是佟麟阁主持。学习前,他让我们跟他念孙中山先生的遗嘱。”

老人至今还记得最后一句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读孙先生遗嘱时,佟麟阁的表情非常严肃。讲到中日形势时,他的表情显得很激愤,他说:‘中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中,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这样的学习,一直坚持到卢沟桥事变爆发前。”

29军在老人的记忆里是一支骁勇强悍,又非常爱国的队伍。这支部队的高层领导非常爱国、尚武,他们的一举一动通过各自的部属影响了整个部队。

王寿延老人倍感自豪的是,自己曾是29军的一员。更使老人难忘的是两次见过宋哲元军长。

“当时南苑有15座营房,我们军医处住第15营,军部住9营。有一次,我路过9营,看到宋军长站在一人多高的台子上给警卫营训话,台下的300多警卫人员方阵站立,威风凛凛。他讲了一会儿话停下来,用手指了指台下站在方阵最边上的营长问:‘你的刀快不快?能砍鬼子吗?’那营长大声答:‘能!’随即‘刷’地从背后抽出大刀,往台上一抛,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宋哲元身子不动,伸出一只手稳稳地抓住刀把,上下打量了一下刀身,然后用手一抹,说了声:“好!好刀!”随后把刀往下一抛,那营长同样身子不动,手一伸接住大刀插入刀鞘。”

“还有一次,宋军长重感冒,军医处长蔡三德带我去给军长看病。蔡三德是安徽合肥人,毕业于德国柏林医科大学,医术好。

“宋哲元那天住在北京一间普通的四合院里,门口有一个排的警卫。警卫们个个腰插手枪,背后一把大刀,非常精神。

“宋军长躺在床上,见我们来了,坚持从床上坐起来。虽然病得厉害,但他的讲话仍然底气很足,震得房屋嗡嗡作响。

“蔡处长给他把脉后,开了药。我从药箱拿出蔡处长要的药,放在宋军长的床边。”

老人说:“我虽然前前后后没有和宋军长讲过一句话,但能为军长做事,感到很自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