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新魔“伊斯兰国”前世今生:四次更名 万恶合流

honeywell 收藏 9 5580
导读:[一周国际观察]如今肆虐中东的“伊斯兰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谁该为它的兴起负责,未来这一极端组织又会如何发展?《上海观察》邀请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会理事唐见端,做一番解读观察。   本周,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以一种触目惊心的方式再次挑战人类的底线。一名组织成员让他的儿子手提被砍下的人头拍照,并把这张照片上传到网络。   英国四频道电视台公布了一段视频:画外音问一个“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三岁孩子,“你想对穆斯林教徒说什么?”答,“我想要穆斯林起来战斗”。


[一周国际观察]如今肆虐中东的“伊斯兰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谁该为它的兴起负责,未来这一极端组织又会如何发展?《上海观察》邀请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会理事唐见端,做一番解读观察。

中东新魔“伊斯兰国”前世今生:四次更名 万恶合流

本周,伊拉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以一种触目惊心的方式再次挑战人类的底线。一名组织成员让他的儿子手提被砍下的人头拍照,并把这张照片上传到网络。

英国四频道电视台公布了一段视频:画外音问一个“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的三岁孩子,“你想对穆斯林教徒说什么?”答,“我想要穆斯林起来战斗”。“你要对非穆斯林教徒说什么?”答,“我要屠宰你们”。

那么,这个所谓的“伊斯兰国”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谁又该为它的兴起与肆虐负责呢?

中东新魔“伊斯兰国”前世今生:四次更名 万恶合流

前世:万恶合流

谈起“伊斯兰国”的历史,外界可从这一组织主要的四次更名中窥见一二。

2004年1月,也就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以逊尼派为主的萨达姆政权的第二年,一些不甘失势的逊尼派极端武装成立了所谓的“一神教与圣战组织”,这是“伊斯兰国”的前身。用大白话说,就是打着安拉的旗号,从事极端暴恐行动。

起初,“一神教与圣战组织”宣布效忠“基地”组织。之后,随着更多的极端势力加入,这一组织变得日益疯狂。2006年6月,首任领导人扎卡维在美军定点清除行动中丧生,之后巴格拉迪则为该组织新领导人。

4个月后的2006年10月,“一神教与圣战组织”改名为“伊拉克伊斯兰国”。这暴露了组织的野心:想在伊拉克逊尼派聚居区,建立自己的伊斯兰国家。

变的是组织名称,不变的是极端手段。信奉顺我者活,逆我者亡,“伊拉克伊斯兰国”的残忍行径让前辈“基地”侧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在8月10日报道,“基地”领导人本·拉丹曾警告说一个新生“残忍”极端组织势力日益增强,授意“基地”与之切断所有联系。

在美军与伊拉克什叶派打击下,从2006年到2010年,“伊拉克伊斯兰国”在伊境内受到压制,难以坐大。

但从2011年开始,“伊拉克伊斯兰国”的“春天”来了。那一年,美国开始从伊拉克撤军,“伊拉克伊斯兰国”力量开始在伊国内发展,人数达到2500人。也是那一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这无疑给这一向外“毒瘤”扩散提供良机。

于是,一部分武装人员进入叙利亚,成为反政府武装的中坚力量,并成立了一个名为“支持阵线”恐怖组织的组织,“支持阵线”依然效忠“基地”组织。

就像一个恶源,“伊拉克伊斯兰国”在其肆虐的过程中,一些其他极端武装像恶流一般向它汇集。万恶归流,终会成为洪水猛兽。

2013年4月,“伊拉克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宣布将“伊拉克伊斯兰国”和“支持阵线”统一成一个组织,命名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IS)”,也翻译成“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

而所谓的“沙姆”和“黎凡特”同为一个模糊的地理概念,包括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甚至土耳其的一部分。从改名可见ISIS的野心之大,已经不局限于伊拉克境内,妄图在中东建立政教合一的伊斯兰国家。

不过,同床未必同心,ISIS和“支持阵线”龃龉不断。今年1月到5月间,两派在叙利亚北部火并,6月,受挫的ISIS杀回伊拉克,并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伊政府军一泻千里,西北部领土大片沦陷。

到了6月24日,ISIS宣布改名为“伊斯兰国”,其目标已不在局限中东,妄图在全世界建立伊斯兰国家。ISIS发言人在穆斯林斋月首日宣布,其领导人巴格达迪将成为哈里发(阿拉伯世界宗教领袖),“从今往后,每一个穆斯林都要遵从新的哈里发”。

今生:美军“轻打”

自本月8日起,美军从空中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对于奥巴马来说,决心让美军重返伊拉克,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专栏作家Carina Kolodny日前在美国《赫芬顿邮报》上刊发“数说ISIS”的文章,讲述这一极端组织如何在伊拉克制造人道主义灾难。

13,000

据估计,ISIS已占领13000平方英里的土地,横跨叙利亚和伊拉克,面积大致与比利时相当。也有人估计,占领面积接近35000平方英里,与约旦面积相当。

1922

据伊拉克政府数据,今年6月被其杀害人数达1922人,其中包括1393位平民、380名士兵和149名警察。

$2,000,000,000

据估算,ISIS现金和资产的估值达2,000,000,000美元。ISIS在占领了摩苏尔后,从银行抢占了数亿美元。

至少500

ISIS在伊北部至少杀害了500名雅兹迪教派成员。上周日,一位政府部长告诉记者,ISIS活埋了一些雅兹迪教派成员,并用残忍手段杀害政府军俘虏。

至少300

伊人权部长称,ISIS组织将至少300名雅兹迪教派妇女占为奴隶。ISIS至少公开用乱石砸死两名妇女,其中一名妇女因通奸罪被处以死刑。

于是,有人会问,谁该为ISIS及如今的“伊斯兰国”如此肆无忌惮负责?

美国当然难辞其咎。推翻萨达姆政权后,美国把伊拉克国家机器砸个精光,权力真空导致教派冲突——昔日掌权的逊尼派与如今掌权的什叶派之间出现争斗。

作为伊拉克少数派的逊尼派,曾在萨达姆时期享受了20多年的“人上人”待遇,如今沦落为的少数派,心理是绝对不愿接受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伊斯兰国”攻势能在伊北部逊尼派聚居区摧枯拉朽。

一些逊尼派海湾国家是幕后推手。“伊斯兰国”的武装人员每月工资八百美元,钱从哪里来?除了霸占油田、抢劫银行之外,伊拉克前总理马利基就一直指责是沙特在背后给钱给枪。

不过,一旦“伊斯兰国”坐大,同为什叶派掌权的伊朗会有切肤之痛,因此,德黑兰也一直明里暗里支持巴格达现政权。

因此,美国此次军事干预讲究分寸。华盛顿既不想让“伊斯兰国”得势,导致伊拉克局势全盘失控,又不想过分得罪“伊斯兰国”背后的逊尼派海湾国家。因此采取了“轻打”的策略,点到为止,以遏制住“伊斯兰国”攻城略地的势头为主。

未来:难成大事

目前,“伊斯兰国”占领的主要是伊拉克逊尼派地区,以及部分库尔德人地区,如果继续南下侵入什叶派地区,则会面对什叶派的殊死抵抗,甚至不排除伊朗的出兵援助。因此,比较理性的做法是见好就收,不再大规模南侵刺激什叶派,但就其狂热宗教的属性来说,“伊斯兰国”能否接受这般“妥协”式不完满?

此外,“伊斯兰国”并未对海湾国家马首是瞻,它有自己的战略考虑。而反观海湾国家,则希望“伊斯兰国”是一颗定向炸弹,只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活动,不许其反噬本国稳定。因此,对于“伊斯兰国”,海湾国家既用也防。

于是,就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伊拉克现政权自然不希望“伊斯兰国”强大,美国不希望它强大,伊朗不希望它强大,海湾国家不希望它过于强大。

因此,如果海湾国家对“伊斯兰国”在资金、武器方面对他约束的话,再加上美国的空中打击以及伊拉克什武装的抵抗,“伊斯兰国”或许会有所收敛,在伊拉克境内形成与巴格达政府对峙的局面。当然,要想彻底击垮“伊斯兰国”,这要从教派和解入手。

在如今中东局势之下,一个字,难。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