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道德模范将做变性手术:希望社会能包容(图)

中国ufo001 收藏 1 100
导读:刘霆      刘霆平常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女人模样。刘霆供图   曾因“背着母亲上大学”而闻名的全国道德模范刘霆,8月14日宣布将接受手术变成女儿身。   他是“全国道德模范”,也是“平民英雄”,还是一位易性病人。为了救患尿毒症的母亲,为了迎合社会,刘霆藏起想做女人的梦想。他在怎样的困扰与挣扎下才做出变性决定?又将面对怎样的新生活?京华时报(微博)记者对刘霆进行了专访。      京华时报:能谈下你的基本情况吗?   刘霆:我家在浙江省湖州市双林镇,我是家里的独子,今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全国道德模范将做变性手术:希望社会能包容(图)

刘霆

全国道德模范将做变性手术:希望社会能包容(图)

刘霆平常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女人模样。刘霆供图

曾因“背着母亲上大学”而闻名的全国道德模范刘霆,8月14日宣布将接受手术变成女儿身。

他是“全国道德模范”,也是“平民英雄”,还是一位易性病人。为了救患尿毒症的母亲,为了迎合社会,刘霆藏起想做女人的梦想。他在怎样的困扰与挣扎下才做出变性决定?又将面对怎样的新生活?京华时报(微博)记者对刘霆进行了专访。

1、“从小就认为自己是女孩儿”

京华时报:能谈下你的基本情况吗?

刘霆:我家在浙江省湖州市双林镇,我是家里的独子,今年28岁了。见过我的、听过我说话的,开始都会把我当作一个女的。从有性别意识开始,我就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儿。我的脸、声音、身形、做派、心思都像女生,可生理器官却是男的,身份证性别填着“男”,社会身份也是男的,这让我很难熬,既不能这样,也不能那样,不知道将来怎样,很迷茫。

京华时报:是什么让你感觉从小就是女孩儿?

刘霆:小时候,我喜欢玩洋娃娃,给洋娃娃洗澡、换衣服,编些小手工,偷偷穿母亲的百褶裙、高跟鞋,涂她的口红。后来我发现,这些都是女孩子玩的。

开始上幼儿园时,母亲给我戴领结,说男生都要戴,我非常抗拒,还把领结扯掉了;上小学时,老师按性别将我排到男生队里,当时我很诧异,男生也起哄我怎么和他们站在一起;初中时,美术老师看我画画,说你这么美,画得也这么美,怎么起了个男生的名字?

京华时报:父母反应怎样?

刘霆:父母很担心,很反感我这样。父亲说,“三岁看大,再不改过来,以后很痛苦。”他们逼我擦掉口红,剪短头发,不许穿女孩子衣服。尽管父母很宠爱我,但一听到我说话,立刻就严厉起来,要我说话别发嗲。当时,我总认为父母不喜欢我。

京华时报:是家庭成长环境,或是教育让你觉得做女孩儿好吗?

刘霆:我一有性别意识就觉得自己是女孩儿,这和家庭、教育、成长环境等没关系。另外,我也特别抗拒“变性”这个词,这个词给人一种轻率、混乱感。

谈性别认识

2、曾命令自己,要像真正男生

京华时报:你身上的荣誉会给你带来冲突感吗?

刘霆:何止是有冲突,简直是割裂,身体和心理的割裂,道德与自我的,这令我极度痛苦。

顶着全国道德模范光环,我不断命令自己:刘霆,所有人都在看着你,你要像个真正的男生。当时我觉得自己必须成为众人眼中的道德模范,向社会传递一种正能量,不能再有变性啊、做女人啊此类自我的想法了。

我曾接受学校邀请到处演讲。演讲结束,孩子们围住我喊“哥哥”,我无言以对,内心有一种罪恶感,如果我变成女性,他们会怎么看我?我会把面前这天真无邪的孩子带坏吗?他们知道眼前的道德模范,内心却有着这样的想法吗?我就将“要做回女人”的声音,扼杀在心底,打压它,雪藏它,不让它冒出来折磨我。

当时为了母亲,为了传播正能量,我曾一度豁出去,尝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剪短头发,把自己晒黑,和男性们混在一起,学他们走路、说话。可这一切,最终没有拗过自己的内心。

京华时报:什么让你母亲从反对到支持你变性?

刘霆:辞职后我一边照顾母亲,一边写自传体小说《我们会好的》。写完那一刻我哭了,我还是想顺应内心的呼唤,做回真正的自己。

我告诉母亲,我真的很痛苦,如果不是为了她,我真的想结束生命!

多年来,母亲目睹了我的痛苦,我的挣扎。她开始在网上搜集资料,试图从科学的角度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她最终了解到,自己的孩子不是心理问题,而是患了“易性病”,这种病概率大约是十五万分之一,我恰好被轮到了。

2013年12月12日,母亲陪我到上海做心理咨询。医生建议我听从自己的内心,可以穿女性衣服,以女性的身份生活,这有利于现阶段的心理健康。医生还嘱咐说,如果选择变性,越快越好。

走出医院那一刻,我感到特别轻松,拉着母亲的手一路奔向车站。母亲说,是我的坚强让她战胜了病魔,她看到了我的自信,没有理由再阻止我。

谈现实挣扎

3、为了做自己,风险不是问题

京华时报:你要接受手术变成女人的消息铺天盖地,感觉很高调?

刘霆:我从不看新闻,我就是要做真正的自己。为了母亲,为了做榜样,我一直坚持了8年才把自己解脱出来。

我想做变性手术被报道后,我接到很多整形医院发来的邮件和讯息,我选择了一家广州的医院。

京华时报:现在都做了哪些准备?

刘霆:医生们非常慎重。现在手术方案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因为我营养不良,医生说得等身体恢复。现在,手术是要脸部、皮肤光滑。以后两期手术比较大,一是做胸部,二是再造性器官,大概要一年时间。

医生给我说了手术风险,我也看过心理方面的书,各种问题也想过,自身免疫力可能低一些。但在和做自己来比,这些不是问题。

京华时报:韩国变性美女河莉秀也过来给你加油,她给了你哪些建议?她变性后生活怎样?

刘霆:她很幸福,很成功,她希望我手术顺利,能够实现梦想。

京华时报:你母亲最初说即使你回归女儿身,也许没有男生再喜欢你?对新生活、工作有哪些准备?

刘霆:我给我的小说署名为“刘婷”,我希望能发表,更希望社会能包容我。

不做手术,找个女生结婚生孩子,对我是不可能的,原来就没有这条路的。初中时我有暗恋,但克制了自己。高中时也喜欢过一个男生,但是他把我当朋友,拒绝了我。对于将来是不是会有男生喜欢我,我不会过分勉强,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只要做好我自己,就行了。

谈变性手术

人物·刘霆

2005年,刘霆考上浙江林学院后,为了照顾患尿毒症的母亲,便背着母亲上大学。2007年,刘霆荣获“全国道德模范”、“中华孝亲敬老楷模”、“浙江骄傲”、杭州“平民英雄”等荣誉。

为了母亲,为了传播正能量,我尝试做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剪短头发,把自己晒黑,学男人走路、说话。可这一切,最终没有拗过自己的内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