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8月3日刊登了《13张照片串起一堂保密教育课》之后,接到了几名基层部队官兵打来的电话,他们反映了关于保密问题的一个困惑,即:部队以保密之名规定他们不许持枪或者以武器装备为背景拍照,但这些枪支或武器装备实际上却并不涉密甚至公开见过报。针对这个问题,笔者采访了全军保密办和一些部队的官兵,听取了他们的一些意见建议。这里,我们不妨围绕“保密的‘圈圈’是不是越大越好”来一次梳理和分析。

1初衷与实效

相信不少官兵初入军营时,都会想着拍张戎装照寄回家。如果能斜挎一条枪,甚至钻进坦克里拍张照,那更是求之不得。

这是人之常情。但当这种心情碰到保密的禁令时,官兵们不得不将这种愿望埋藏心底。笔者相信,作出这种取舍,官兵们在感到遗憾的同时,更多的是体味到崇高。

而如果有一天,官兵们发现自己当时硬忍着没有与之合影的武器,赫然现身报端,其内心的感受姑且不论,重要的却是,他们会怀疑,在这个保密的大圈圈里,是否还有其他本可以公开的“秘密”?他们会怀疑,把这个圈子里的其他秘密拿出来“晒”一下,是否也没什么后果……

一言以蔽之:当我们这个保密的圈圈画得过大,把本不需要保密的东西也画进来时,与增加保密意识和保险系数的初衷相反,它实际上会削弱这个圈圈的权威。

2过度与不足

部队把保密的圈圈画大一些的初衷无可厚非。因为军队是一个“盛产秘密”的地方。这些秘密往往又可能关乎战争的胜败,国家的安危。所以在抓保密一事上,中外军队从来都慎之又慎、紧而又紧。如果“过度”与“不足”之间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部队在抓保密上天然地会选择“过度”。

具体到与兵器合影上,一座军营里可能有成百上千种兵器,这些兵器中定然有的密级高些,有的密级低些,甚至有的已经脱密,可以出镜。但出于“宁可过之而不能不及”的考虑,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在地上给唐僧画保护圈一样,部队下意识的选择就是把这个圈圈画得足够大,似乎这个圈圈越大,秘密从中跑出来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一些官兵的想法是线性的:宁可把一千件不属于秘密的兵器拉进来,也不能把一件属于秘密的兵器落在“圈外”。

3粗放与精细

有句话同样适用于保密一事,即:付出与回报成正比。

如果剖开有些部队抓保密“过度”的外壳,我们会发现,其内核其实是“一刀切”,是“粗放”。“一刀切”看起来用的力度挺大,标准定得挺高,但实际上下的工夫并不多、并不深,“一杠子封死”操作起来既简单又省劲。这也正是为什么有些部队抓保密工作“事倍功半”的原因。

我们其实应该在对官兵说“禁止”之前多下些工夫,应该精细地为官兵区分一下:哪些是需要保密的,必须“禁止”;哪些是已经脱密的,可以拍照等等……

相信我们如果把该放开的坚决放开,该管住的坚决管住,如此,保密的圈圈虽然小了,但权威却增加了。而官兵也会体味到我们的用心,从“被要求”保密到以主人翁的姿态主动参与到保密实践中来。

最后说一句:保密之事比天大,值得下这样的细工夫。

本版8月3日刊登了《13张照片串起一堂保密教育课》之后,接到了几名基层部队官兵打来的电话,他们反映了关于保密问题的一个困惑,即:部队以保密之名规定他们不许持枪或者以武器装备为背景拍照,但这些枪支或武器装备实际上却并不涉密甚至公开见过报。针对这个问题,笔者采访了全军保密办和一些部队的官兵,听取了他们的一些意见建议。这里,我们不妨围绕“保密的‘圈圈’是不是越大越好”来一次梳理和分析。

1初衷与实效

相信不少官兵初入军营时,都会想着拍张戎装照寄回家。如果能斜挎一条枪,甚至钻进坦克里拍张照,那更是求之不得。

这是人之常情。但当这种心情碰到保密的禁令时,官兵们不得不将这种愿望埋藏心底。笔者相信,作出这种取舍,官兵们在感到遗憾的同时,更多的是体味到崇高。

而如果有一天,官兵们发现自己当时硬忍着没有与之合影的武器,赫然现身报端,其内心的感受姑且不论,重要的却是,他们会怀疑,在这个保密的大圈圈里,是否还有其他本可以公开的“秘密”?他们会怀疑,把这个圈子里的其他秘密拿出来“晒”一下,是否也没什么后果……

一言以蔽之:当我们这个保密的圈圈画得过大,把本不需要保密的东西也画进来时,与增加保密意识和保险系数的初衷相反,它实际上会削弱这个圈圈的权威。

2过度与不足

部队把保密的圈圈画大一些的初衷无可厚非。因为军队是一个“盛产秘密”的地方。这些秘密往往又可能关乎战争的胜败,国家的安危。所以在抓保密一事上,中外军队从来都慎之又慎、紧而又紧。如果“过度”与“不足”之间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部队在抓保密上天然地会选择“过度”。

具体到与兵器合影上,一座军营里可能有成百上千种兵器,这些兵器中定然有的密级高些,有的密级低些,甚至有的已经脱密,可以出镜。但出于“宁可过之而不能不及”的考虑,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在地上给唐僧画保护圈一样,部队下意识的选择就是把这个圈圈画得足够大,似乎这个圈圈越大,秘密从中跑出来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一些官兵的想法是线性的:宁可把一千件不属于秘密的兵器拉进来,也不能把一件属于秘密的兵器落在“圈外”。

3粗放与精细

有句话同样适用于保密一事,即:付出与回报成正比。

如果剖开有些部队抓保密“过度”的外壳,我们会发现,其内核其实是“一刀切”,是“粗放”。“一刀切”看起来用的力度挺大,标准定得挺高,但实际上下的工夫并不多、并不深,“一杠子封死”操作起来既简单又省劲。这也正是为什么有些部队抓保密工作“事倍功半”的原因。

我们其实应该在对官兵说“禁止”之前多下些工夫,应该精细地为官兵区分一下:哪些是需要保密的,必须“禁止”;哪些是已经脱密的,可以拍照等等……

相信我们如果把该放开的坚决放开,该管住的坚决管住,如此,保密的圈圈虽然小了,但权威却增加了。而官兵也会体味到我们的用心,从“被要求”保密到以主人翁的姿态主动参与到保密实践中来。

最后说一句:保密之事比天大,值得下这样的细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