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少林寺遇上灵隐寺,谁才是你心目中的佛教圣地?

今天一天,看到两条有点小关联的新闻,一条是《新济公活佛》即将登陆湖南卫视 暑期档压轴亮相,一条则是少林方丈释永信账户3亿 桃色负面新闻不断。看上去一个是娱乐新闻一个是社会新闻没什么关系,但一想到曾经看到有人用济公的入世精神来解释说明释永信的特立独行,并觉得释永信能够带领少林寺走向一个新的辉煌,就像当年的济公成就灵隐寺一般,我就有一大堆的想法不吐不快。先说说少林寺和灵隐寺

两者都是中国十大名寺之一,也是著名的禅宗寺庙。

关于少林寺最知名的历史就是它的武艺传承:据说在清雍正年间,北少林寺方丈湛丰的徒儿觉慧、淳刚等僧得知新任知府周新年丧尽天良,坑害黎民百姓,并加害皇太子弘历时,就曾腥风血雨,刀枪棍棒,杀败二皇子衙丁,上演了一场救护未来乾隆皇帝的大戏,为大清康乾盛世的继续兴旺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少林寺遇上灵隐寺,谁才是你心目中的佛教圣地?

而关于灵隐寺最知名的历史则是济公:济公在灵隐寺出家后,也一直坚持治病救人,救苦救难,成为民众心目中的活佛。

当少林寺遇上灵隐寺,谁才是你心目中的佛教圣地?

单从这一点看,少林寺与灵隐寺可谓和而不同。和的是同源禅宗,同样讲究“在入世中出世”,不同的则是少林寺重武而灵隐寺重文,少林寺擅长走上层路线,而灵隐寺则更擅长走底层路线,少林寺更得官方的支持,而灵隐寺则更享民众的香火。虽然,个人会更偏向于灵隐寺的灵性与以慈救世,但也不会否认少林寺的血性和以武救世。所以两者可谓平分秋色。

再说说现在,为什么释永信永远比不上济公?

释永信可谓将少林寺一贯的官方路线发挥到了极致。甚至他还因为宣传少林旅游有功获得过官方政府的豪车奖励。他的行为也被很多人冠上“当代济公”的说法,因为他们都是不在乎外界的纷纷扰扰,只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

但两者真的有可比性吗?引用一段网络上关于他俩的比较文字来说明一下:

[济公足不出户,就能知道各地拜佛诵经的趣闻,并说给小沙弥听,和济公有关的灵异传说,总是让人津津乐道;释永信早在1996年就建立了少林寺网站,如今少林和尚每天都会上网,听说释永信以后还会让他们用上手机,这些同样让人啧啧称奇。

济公为追寻我佛,涉遍千山万水,历尽千辛万苦,终成正果,跻身十八罗汉;释永信则经过积极调查研究,探索得力措施,最终采用经营的方式发展“少林”旅游,成为当今最富有时代精神的方丈。

济公总是用实际行动帮助百姓,扶贫济弱,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深得人民群众的好评,被誉为“济公活佛”;释永信总是热衷于文化传播事业,还参与了《少林寺之僧兵传奇》的拍摄工作,有“CEO”、“总经理”、“总监制”等头衔。

一场大火把济公所在的寺院化为灰烬,济公便独自四处奔走,到处化缘,重建宝刹,深受信徒的爱戴。释永信也是争取了多方资金,扩大少林寺景区,门票由40元涨为100元,促进了“少林”旅游的发展,政府奖了他一辆豪华吉普,价值100万元。

济公耐不住清规戒律的束缚,坐禅时喝了一口酒,有小沙弥偷偷效仿,被济公训斥:“不可!为师喝得,你喝不得。”小沙弥不解:“为何?”答曰:“修行尚浅。”小沙弥却依旧不依不饶:“只准方丈放火,不准和尚点灯?呜呼!”释永信整日流连于俗世名利,公众质疑其向佛不专,释永信自然是满肚委屈:“僧人也是公民,我们尽了义务,作出了贡献,得到政府奖励也是应该的。”

济公怕自己喝酒、吃肉等有悖于戒律的行为影响小沙弥修行,从此便不再坐禅,带着他那份独有的潇洒,云游四海去了;释永信为了增加少林寺的旅游收入,继续在商场博弈,把僧人的苦行修炼替换成物质的享受,从而改变了人们眼里千百年不变的僧侣陈旧形象。]

不难看出,虽然撰写者将释永信与济公放到了同等位置进行比较,但是笔下暗含的讽刺却不少,不读佛经读新闻,不朝佛祖朝商业,不救世人救自身,不化缘而通过门票“抢劫”游客,不修行而成日流连世俗,不潇洒而著相,这才是释永信。从这意义上来说,两者看似相同,其实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所以最终的最终,是少林寺能够通过释永信得到名,而不能够像灵隐寺一样,通过济公得到“心”!!

回到开篇的两条新闻

或许,正因为两者之间的本质差别。济公,即使逝世了近千年,依然活在大家的心中。这层湖南卫视一年年的暑假播放济公的故事,从以前的《活佛济公》1、2、3到现在的《新济公活佛》,人气始终高涨不减。大家一想到他的行为就忍俊不禁,但一想到他的故事又佩服不已,等待《新济公活佛》的必然是大家在电视机前的守候。

当少林寺遇上灵隐寺,谁才是你心目中的佛教圣地?

而释永信与他的少林寺,在一次次的风头之上,却迎来的是各种喷击与骂名。甚至不断的曝出释永信的绯闻与私生子传闻等等,估且不论真假,但这些都是他的行为作为因而带来的果,等待释永信和他的少林寺的未并会是万丈霞光,也有可能是万丈悬崖。

当少林寺遇上灵隐寺,谁才是你心目中的佛教圣地?

这就是区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