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名少年围殴精神病人致死 打人者均未满18岁

掀须笑 收藏 3 693
导读:李艮花抱着大哥的遗像 李艮库的家显得有些破败 7月30日凌晨,有精神障碍的52岁的李艮库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南留庄镇上闲逛,被多名未成年人围殴致死。记者了解到,参与打人的共7人,其中最大的嫌疑人仅仅16周岁,最小的3人尚未满14周岁。南留庄中学政教处一名老师称,该校两名初一学生也在上述7人当中。(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 1、事件   镇上闲逛被殴致死   死者李艮库,家住南留庄镇东人烟寨村。   李艮库的妹妹李艮花称,她大哥是7月30日凌晨1点多外出的,可能是从家里翻墙出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名少年围殴精神病人致死 打人者均未满18岁

李艮花抱着大哥的遗像

7名少年围殴精神病人致死 打人者均未满18岁

李艮库的家显得有些破败


7月30日凌晨,有精神障碍的52岁的李艮库在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南留庄镇上闲逛,被多名未成年人围殴致死。记者了解到,参与打人的共7人,其中最大的嫌疑人仅仅16周岁,最小的3人尚未满14周岁。南留庄中学政教处一名老师称,该校两名初一学生也在上述7人当中。(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

1、事件

镇上闲逛被殴致死

死者李艮库,家住南留庄镇东人烟寨村。

李艮库的妹妹李艮花称,她大哥是7月30日凌晨1点多外出的,可能是从家里翻墙出去的,4点半的时候,曾有清洁工在路边发现他坐在地上,手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直到后来,李艮库彻底“不行了”,有路人发现后报警。

事发当天早上7点多,李艮花接到派出所的通知,赶到现场时,周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大哥头朝东横趴在路边,“双眼紧闭,大张着嘴”,痛苦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心,大哥光着上半身,上衣压在底下,腿上穿着她给买的蓝裤子,两只鞋也不知去了哪儿,一只脚脚心上有个洞,“像钉子扎的,旁边有一大摊血,后背全是被抽过的红印,一棱一棱的,太可怕了,我都没敢仔细看。”

当天上午9点,李艮库被人装袋后送进了蔚州矿业公司医院,经家属同意后,被解剖进行尸检验证死亡原因。

李艮库家邻居回忆,当天早上6点,他下夜班后准备在镇上吃碗饸饹,在走到商业街环岛南侧时,发现地上躺着李艮库,“已经不行了”,他便通知家人,并转告李艮库的父亲。

李艮花说,大哥出事那晚,半夜隐约响起的几次雷声让她睡得不踏实。后来她才知道,那天晚上打雷后网吧停了电,原本在上网的几个少年走出了网吧,并碰到了衣衫褴褛的李艮库,“据说几个年轻人被吓到了,就打了大哥几下,大哥还了手。”谁也不会想到,这一还手,却招来了更多人的围殴。参与殴打的少年当中,部分还是南留庄中学的初中生。

此外,李艮花转述警方的说法称,是7个人打死了李艮库,其中4人已经被抓获,并送往张家口市,另外3人仍在处理当中。

2、逝者

精神异常但不祸害人

东人烟寨村,距离南留庄镇仅3公里远。不同于南留庄镇的是,这里是另一番景象。村庄不到20户人家,满是破败残旧的砖墙,还有带窟窿的窗户纸。村庄四周都是沙土塌陷后形成的大坑,沿着满是蒿草的小路,尽头一户就是李艮库生前和82岁父亲居住着的地方。

村民们介绍,因地下采煤导致塌陷,东人烟寨村先后搬迁过两次。如今住在这里的,都是家庭条件差,暂时搬不起的人家。

李艮库一家6口,有兄妹4人,除了妹妹李艮花和父亲,另外4人均患有精神病。母亲、李艮库、老二均痴呆话少,老三疯疯癫癫,见人就骂,4人均无任何劳动能力。全家人的生活,全靠82岁父亲的退休金和李艮花提供的生活补给维持。李艮花证实了上述说法。

从30年前开始,李艮库的精神就逐渐异常。慢慢的,他开始丧失劳动能力,经常想出门就出门,每天疯疯癫癫,从来不换洗衣物,随便在路边撒尿,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息,“别看他不正常,但是从来不祸害别人”,他还喜欢砸路上的瓶瓶罐罐,“见到玻璃的东西就砸,他们家窗户上的几块玻璃也都被砸碎了”。

村民称,李艮库还爱抽烟,他和村里多数抽烟的村民都要过烟,“大伙知道他有病,也都给,不过,一根烟刚抽几口他就会扔,过会儿再去捡烟头抽”。近几年来,李艮库又喜欢到镇上溜达,“也走不远,溜达溜达就回了”,晚上他爸怕他乱跑,还会把门锁好,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李艮库出去之后,就再也没能回来。

3、嫌疑人

打人者均未满18岁

事件发生后,在当地镇上流传着一种说法,称将李艮库打死的7人中,最大的才18岁。

而在警方向家属通报的信息中可以发现,目前参与打人的7人均已被警方抓获,其中最大的一名嫌疑人只有16周岁,而7人中,因有3人不满14周岁,具体如何处理还未确定。记者通过核实了解到,其中两人是南留庄中学的初一男生。

8月13日,京华时报记者以村民身份,前往南留庄中学询问。政教处一名值班老师证实,该校确实有两名初一学生参与了打人事件。

随后,记者再以记者身份去核实该信息时,该校政教处副主任王先生对于是否有本校学生参与打人闭口不谈,而是强调学校平时采取封闭式管理,学校内几乎没有学生逃课。校园偶有学生之间打闹,也只限于推推搡搡。至于打人致死一事,王先生称他并不知情,“事发时学校已经放假了,况且那时候也不是我值班。”

而对于王副主任的这种说法,镇上多名有孩子在该校读书的家长均不赞同,他们称,经常有孩子在学校和校外打架,对于校方是否管理,他们则不清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事发后不久,蔚县不少镇上学校都组织过一次面向家长的法律培训,事发之前,却鲜有类似培训课程。

4、善后

有家属上门谈赔偿

案件发生后,先后有年轻人多次到过李艮花家。

李艮花称,“来了就问我要多少钱,我看他们都是孩子,也做不了主,就没说话”,另外,还有两名自称是打人者的家属,前往她家中探望,“他们说是代表7人家属来的”,带着香蕉、哈密瓜、葡萄和一箱奶,让她把东西收下,“我一看见他们拿着东西,两眼就开始流泪,没要。”

随后,记者就此事件采访蔚县县委宣传部,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此事,但对于具体案情,该工作人员表示,因案件正在调查当中,暂时不便透露。当地警方并未接受采访。记者试图找到几名嫌疑人的家长,但其均不露面,也不谈此次事件。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