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中国两翼被围堵要想 冲出第一岛链可从台湾突破

龙要腾飞 收藏 1 435
导读:罗援:中国两翼被围堵要想 冲出第一岛链可从台湾突破

核心提示:中国现在的海洋战略是海纳百川,但在部分西方国家的眼中,却担心是海上霸权,南海风云各方过招,我们该如何削减西方对中国海洋战略的误解和担忧,中共十八大提出建设海洋强国战略,中国正在逐步的加快进入海洋时代的步伐,那么中国的海洋战略是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目标跟任务。

凤凰卫视8月14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罗援:中国安全自然疆界须剥离两翼已被围
艾楚怡:提到海这个字,辞海马上会出新许多与海有关的成语,中国现在的海洋战略是海纳百川,但在部分西方国家的眼中,却担心是海上霸权,南海风云各方过招,我们该如何削减西方对中国海洋战略的误解和担忧,中共十八大提出建设海洋强国战略,中国正在逐步的加快进入海洋时代的步伐,那么中国的海洋战略是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目标跟任务,今天在节目当中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到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的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请他来为我们解读中国的海洋战略,我们说到海洋战略现在是不绝于耳,但是大家多少对这个海洋战略是什么样的一个战略,有很多的质疑,您觉得中国的海洋战略是什么?
罗援:中国海洋战略首先是明确我们海洋战略的一个目标,他的一个实事途径,而且他的一些力量整合,就现在你看,十八大报告提出我们要建设一个海洋强国,那么海洋强国应该就说我们吹响了一个迈向海洋大国的一个进军号,而中国长期以来,他是存在一种重陆轻海的文化,毕竟我们是一个农耕文化传统,所以总的还是一种重陆轻海。
再一个就是由于一些历史的原因,还有一些我们一些力量的积累,在这方面在海洋上我们也存在着一些不足的地方,特别就是海洋战略,我们缺乏一个整体的规划,缺乏一个顶层的设计,所以在这方面,如何去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现在好在我们已经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我觉得应该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统领之下来制定我们的海洋战略,去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我觉得应该像当年老一代革命家他们抓太空一样,来抓海洋,你想想当年老一代革命家抓太空的时候,当时成立了一个专委会,专门负责两弹一星的研制,当时我们的陈毅元帅也说了一个非常经典的话,我宁肯当了裤子,也要发展原子弹。
现在如果我们有这么一种决心,而有这么一个上层组织机构来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制定我们的海洋规划,我觉得我们的海洋发展战略是前途非常光明的。
我们的海洋战略他应该是什么,我觉得首先他应该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就是要和我们现在的提出的新型安全观是应该相匹配的,我们新型安全观是什么,第一个就是我们讲综合安全,第二是讲共同安全,第三是合作安全,第四是可持续的安全,那么首先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海洋战略应该是一种综合安全观,不仅是我们军事国防,他也还包括经济、文化和一些外交方方面面力量的整合,这是他讲是一个综合安全。
再一个他是一种共同的安全,共同的安全就不是零和游戏了,不能说把我的安全建立到别人的不安全之上,他是一种合作共赢的安全观,第三就是我们是合作安全,就是不是对抗型的安全,以对抗来求安全,而是以合作来求安全,最后是要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些让他们可持续发展的,比如南海问题,现在有很多资源他是不可再生的,被别人掠夺一些,少一点,所以这方面我们不能我们这一代得过且过,我们要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给他们留下一些可供他们持续发展的资源,不能让我们子孙后代只做我们脊梁骨骂我们,是民族的败家子。
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要必须和我们的安全观一定要相匹配。
如果说是从军事安全角度来看,因为你讲安全除了有政治安全,经济安全,还有个军事安全,如果从海洋战略从军事角度来看,我觉得应该是我们积极防御军事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我们积极防御军事战略的一种延续,他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我们仍然是后发制人,仍然是坚持不打第一枪的原则,但是他的内涵我觉得随着时代特点的变化,随着我们周边军事安全环境的变化,他应该有所变化。
我给他的概括有这么几条,应该就说我们的海洋战略他应该是近海防御远海维权,就近海要保障我们海洋权益,包括岛礁的安全,要保障他的安全,那么远海我们要维权,为什么呢,就说现在我们的战略利益在拓展,特别是我们海上安全通道的安全问题,我们国外一些公民的利益的问题,我们一些国有企业的安全问题,这都是我们一些在拓展的一些安全领域,所以我们叫近海防御远海维权,然后呢我们要冲出第一岛链,警戒第二岛链,就第一岛链要冲出,你一变成一个海洋强国你不能蜗居在我们的近海之内,变成一个黄水海军或者褐水海军,我们要变成蓝水海军,你必须要冲出第一岛链,而有些国家实际上在第一岛链已经对我们形成了一种围堵的态势,有些国家我们讲第一岛链就是日本列岛、琉球列岛、台湾、菲律宾,他在这一线,特别在东海这一线,已经埋设了海底电缆声纳阵,在监控我们的海军走向大洋。
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冲出去,冲出第一岛链,在第二岛链我们要时时警戒,就现在我们的安全疆界和我们的自然疆界不能重合在一起,由于我们的整个国防实力在发展,我们的国家利益在拓展,特别是我们的一些对手他的整个兵器也在发生变化,你比如现在他们的打击兵器已经要实施超视距的远距离的精确打击,要小型化、无人化、隐形化,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把我的安全疆界和自然疆界重合在一块,我就没有一个预警时间了,我们有一个安全的地带,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安全疆界和自然疆界要剥离了,我们的安全疆界要到前面给我们留出一个预警时间,这是我讲的我们海洋战略的第二条。
第三条我觉得我们海洋战略应该是中间突破两翼迂回,中间突破是哪儿呢,还是台湾问题,我觉得在我们整个大棋局中,台湾问题仍然是一个关键的棋子,就是我们的一个战略枢纽,如果台湾问题整活了,我认为满盘皆活,就是他可以解决许多一些疑难的问题。
艾楚怡:但这是最难突破的一点有可能。
罗援:但是现在我看整个台湾问题就是西方国家把台湾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一个不沉的航空母舰,但是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了,他就是我们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沉的航空母舰,就是我们的一个战略前沿出发阵地,但是现在的台湾问题我觉得总的形势来看还是不错的,就是还正在按和平发展的轨道上发展,所以我觉得台湾问题我们应该巩固这个成果,而且要发展这个成果,现在就是台湾问题在稳定的情况下,现在我们的两翼出现了问题。
艾楚怡:两翼指的是?
罗援:一个讲东海一个讲南海,在两翼现在有些国家对我们形成了围堵之势,我们就要从两翼要有所突破,这两翼有所突破呢我的观点就是在东海要采取待机,在南海要巡机,东海就说是我们在东海还要采取后发制人,就是不打第一枪,但是我们绝不允许就是打第一枪的人他不能再打第二枪,而且让他知道你打第一枪所付出的代价要远远大于你的所得,这才能直指他去打第一枪,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是采取一种待机后发制人,但是在南海,我觉得我们要巡机,为什么,就现在像菲律宾一些国家,他在那儿频频的挑衅,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就要等着,你如果要敢犯一个战略性的错误,我们就给你一个叫对他进行惩罚,当然这种惩罚我们不说完全是军事惩罚,我们有多种手段,政治经济外交各个方面,军事手段,非战争军事手段,这都可以,就是总之我们要让他知道痛,就是这个是我们要巡机。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