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忆海钩沉”(十二)“十八勇士”之一的老英雄来到我们艇

musanshi 收藏 0 603
导读:“忆海钩沉”(十二)“十八勇士”之一的老英雄来到我们艇

“忆海钩沉”(十二)“十八勇士”之一的老英雄来到我们艇

---五十年代舰艇生活记实之五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们“先锋一号”艇即3—541艇,来到汕头水警区编入第三巡逻艇中队后,就投入到紧张繁忙的战备和勤务中去,除了经常性的巡逻警戒、护航护渔外,就是紧张而有序的军事训练,停泊靠岸的时间並不多。虽然我们艇是一艘参加过解放万山群岛战役的全军闻名的英雄艇,有许多人想来参观,但那时还不允许对公众开放,对老百姓更是军事禁区,所以,那时我们很少有接待任务。最重要的一次接待任务,就是1956年的那次护送陈赓大将到南澳岛视察战备,此事我在以前的帖子“护送陈赓大将视察前线记实”一文中已作了介绍。之后,就很少有接待和护送首长的任务了。不过,我们后来还接待过一位在我国革命斗争中作出过重要贡献的老将军,时任广州军区某防空部队司令员,据说,他是红军时期“强渡大渡河”的“十八勇士”之一。

确切地说,他是我们水警区卢司令员的客人。听说以前他曾经是卢司令员的上级,那是在红军时期,还是以后的革命战争时期的事,我们就不清楚了。我们卢司令员也是1933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他们是红军时代的老战友,这次老战友相聚,卢司令员也借此机会,特地带他来我们艇参观,就这样,我们也就有此非常难得的机会,接待了这位全国全军人人尊敬的老英雄。

记得,那是1957年金秋十月的一个下午,当时我们艇正停泊在汕头港区的锚地。那天,天高气爽,气候宜人,港湾里风平浪静,来往船只也不多,我们刚从海上执勤回来,各部门正忙着检修机械,擦拭武器,检查装备,整理内务。当时,我在驾驶室里根据刚拿到的资料,对海图进行修正。大概是下午三、四点钟左右,一艘我们水警区的交通艇向我们驶来,艇值星(注:按“舰艇条令”规定,舰艇设有舰艇值星,负责停泊时舰艇上的日常生活和勤务的按排和管理。舰艇值星由各个部门长轮流担任,每人值班一个星期)见有交通艇来,知道一定有重要的事情,立即下令暂停手头的工作,整理好舰容舰貌,做好接待准备。不一会,交通艇缓缓地靠了过来,从舱里出来了三个人,一位是我们熟悉的卢司令员,另一位是我们从未见过的身着陆军军服,年约五十多岁的老将军,还有一位年青的陆军战士,一看就知道是那位老将军的警卫员。他们三人都身着军常服,军容整洁,仪态威严,尤其是老将军金色肩章上那颗金星,在阳光下金光闪烁,熠熠生辉。当他们从舷梯登上甲板,艇值星一声哨响(注:那时,我们使用的是舰艇专用的“水兵哨”,长型略弯,银制,哨音清脆),甲板上所有人都原地立正,士兵面向登舰首长行注目礼,军官则行举手礼。随后,艇值星在他们三人向悬挂在主桅上的国旗行举手礼后,上前向两位首长请求指示,卢司令员向大家一挥手,让大家稍息。这时,廖艇长和艇上其他干部也走上前来,把两位首长请到队长室。

我们的卢司令员有一个习惯,他下部队很少提前通知,在我的印像中,他每次来我们艇都很突然,除了按预先安排的计划外,他来艇一般都不会提前打招呼,所以,每一次我们都没有准备,而他所见到的就是我们的真实面貌,没有半点虚假,这也是卢司令员乐于看到的。这一次也同往常一样没有招呼,我们,抱括中队领导和廖艇长在内,都不知道首长们会来,所以也没有准备。虽然没有热烈隆重的欢迎场面,但两位首长还是比较满意,老将军一直满面笑容,和每一个战士热情握手,十分亲切。在中队领导和廖艇长的陪同下,两位首长从前舱到后舱,从前甲板到后甲板,几乎走遍了每个部门每个战位。当他们来到后甲板时,卢司令员看到了我,招手把我叫到了跟前说道,“来,给你个任务。一会我找你们廖艇长说点事,现在我就把**司令交给你,你来介绍一下航海部门和航海仪器。**司令是红军“十八勇士”之一,一定要给我招待好。”

当时大概是太紧张了,没听清楚老将军的姓氏,但卢司令说的“十八勇士”,可听得真真切切,顿时激动不已。“十八勇士”的故事,不仅上学时就听说过,在学中国革命史时,也不断提到,他们的英雄事迹,感动並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早已是我们年轻战士心中的偶像,崇敬的英雄。我做梦也没想到,能有这样的机会,亲自接待这位老英雄,当时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再看周围的战友,他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我知道,他们所以羡慕,並不是我们水警区的司令员亲自向我交待任务,因为,卢司令每次上艇几乎都会把我和张贵(注:我们艇的观通班长,和我同年,比我大半周岁,也比我参军早半年。)叫到身边,嘘寒问暖,了解我们的学习和工作,有时还会问我们的家庭情况,就连午饭后分给他的水果,他也要留给我们吃,对我们的成长关怀备至。这些事,艇上的所有人都了解,都不会感到惊奇。之所以羡慕,那是因为,並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这样的幸运,能够亲自接待这位开国将军,这位红军“十八勇士”之一的老英雄。

在接下来的大约近一个小时里,我把老将军请到驾驶室,拿出海图讲解我们是怎样在海上测定船位的;什么颜色的浮标表示左舷通过,什么颜色要右舷通过;还有哪些表示有沉船或暗礁,等等。老将军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插话询问,饶有兴趣。我又介绍了指挥员是怎样通过话筒下达舵令,我们又是如何操舵,如何保持航向,以及常用的操舵用语如“左满舵”、“右满舵”、“把定”,等等。老将军看过我们经常使用的“六分仪”、“方位仪”以及“平行尺”等绘图工具后,让我带他上驾驶室上面的指挥台,他要看指挥员是怎样操纵舰艇,如何指挥运作的,这就要爬直上直下的脚登,我有些担心他的体力,不想让他上去,他的警卫员也一个劲地劝他,可他非要上去。没想到,老将军不要别人帮助,手脚并用,灵活骄健地登上了指挥台。上去后,视野一下子变得十分开阔,艇首艇尾,一目了然;再看汕头港区,穿梭来往的船只,尽收眼底。看到这些,老将军十分高兴,兴緻极高,于是我又介绍了指挥台上的主罗经及其在航行中的作用,还有我们艇长是怎样下达舵令,怎样要伡的;还介绍了“国际海上避碰章程”的一些保证航行安全的规定,等等等等,我真没想到,身为陆军防空部队的司令员,竟然对我们海军如此感兴趣,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

这件事,我不仅感到激动,十分感动,也深受教育。从老将军的身上,我看到了老一辈革命者对我们革命军队的情怀,以及他们对现代科学知识的渴望,和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今天想起这件事来,仍然令我心潮澎湃,难以忘怀。我感到骄傲的是,在我早年的军旅生涯中,我曾经亲自接待过一位在我国革命战争中作出重要贡献的老红军战士,一位“强渡大渡河”的“十八勇士”之一的老英雄。

前两年有报道说,当年参加“强渡大渡河”的“十七勇士”(注:我们那时听说的是“十八勇士”,所以本文一直沿用这一称呼;“十七勇士”的说法是后来才听说的,据说这是经过仔细核对过的准确数字,应以此为准。)的幸存者中的最后一位勇士,也于前两年离开了人世。也就是说,这十七位英雄都已不在了,虽然他们的英名早已查对公开,已为大家所熟知,然而,令我遗憾的是,至今我还不知道我接待的是他们中的哪一位。就是“防空部队司令员”一说,也是后来听别人说的(注:好像是廖艇长对我说的),现在已无从查证,实为憾事。 ()

2014年8月18日写于上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