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北大教员,可以许可他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连这个都不许可,那么中国之大就不能许可不同声音的了。而当前的中国急需要的就是不同的声音。北大作为中国的思想库,就必须要担当起责任。就必须容纳各种各样的思想。

所以我支持北大对孔庆东的容忍。北大的教员,没有必要对党中央保持一致,反之,而要经常唱反调,z这样才能使中央决策机构头脑清醒。所以孔庆东之类的人不仅仅不能打击,反之,要多多培养出反派人士。

当然我个人认为孔庆东的思想很荒谬。因为我经历了文革,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也需要听听孔庆东的思维和言论。也许我错了呢。

所以我支持对孔庆东的容忍,尽管我坚决不相信他的那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