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小生闲侃之一引子

asidi555 收藏 0 36
导读:现在的网络异常发达,信息非常多,多大今天看到的一则消息,随即便会有另一个版本出现。具体到国家大事,国际形势,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等等。很多时候,真真假假的消息让我们无所适从,很难去判断,大多数的人都是随波逐流,还有就是把自己的主管情绪代入引导自己的思维在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说说我自己,作为一个80后,我们接受了国家最后一代对于政治,国家的灌输性教育,而且不同于现今宽松的教育体制,我小时的教师很少有在课堂强烈抨击国家,党,政府的教师。这也是在成长期间作为一个盲目的鉴定的党与国家的拥护者的原因。等

现在的网络异常发达,信息非常多,多大今天看到的一则消息,随即便会有另一个版本出现。具体到国家大事,国际形势,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等等。很多时候,真真假假的消息让我们无所适从,很难去判断,大多数的人都是随波逐流,还有就是把自己的主管情绪代入引导自己的思维在悄然间发生了变化。

说说我自己,作为一个80后,我们接受了国家最后一代对于政治,国家的灌输性教育,而且不同于现今宽松的教育体制,我小时的教师很少有在课堂强烈抨击国家,党,政府的教师。这也是在成长期间作为一个盲目的鉴定的党与国家的拥护者的原因。等到我上大学的时候,网络的发达,对新鲜事物的追求,国家管制监督的宽松,导致网络上开始出现了与主流不同的声音。书生意气,那时我被影响了很多,思想也出现了极右的思维,如同大多数的愤青一样,对现有体制的不满,对党的斗争史的非议,乃至对kmt的推崇等等。

但是我个人是个对历史问题喜欢思索的人,现今想来,对于那些依然愤青的年轻人我想说一句,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独立的思维能力,如果你是带有立场的看待问题,那么必然不能正确的看待问题的实质。正如网络上很多对党和政府的职责,他们用一个个出现的个例企图去证明我们党和政府的政策的欺骗,错误,压迫等等一系列的污蔑字眼。那么我想问一句,你如何用大量的事实证明自己所推崇的正确性呢?这不是一个经得起推敲的问题。我们的国家走到如今,选择了一条迥异于不同于大多数国家的道路是经过上百年的时间,经过无数的中国人勇敢、顽强、而又坚决的实践摸索出来的道路。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曾经蓝星上有许多社会主义国家,他们失败了,但是我们还在坚持,甚至曾经社会主义阵营的庞然大物,苏联都解体了。

为什么会存在?我的答案是存在即是真理。存在即是正确。这是个辩证的问题,任何存在的事物都有它存在的原因及合理性。我们在探究我们的国家选择的道路,社会形态,意识形态时,不能以一种寻找错误的方式来进行,而是应该去寻找它存在的原因,为什么它会存在。鸡蛋里面挑骨头必然是敌对势力去做的事,如果你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中国简直浑身都是问题,而站在我们的角度来看对方也是一样。

很多的公知,精英推崇美式民主、自由、人权,认为中国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体制的问题,只要按照他们推崇的东西来就会解决。那么我们来看看他们推崇的典范。台湾经济停滞十多年,蓝绿阵营混战,只要是对方提出的就反对,乌烟瘴气。曾经的民主典范,泰国一方是美国的支持的反对派,一方是民族主义派,只要一方上台,另一方就抓住一个小问题游行示威,直至政府分裂,军方不得已出来干涉,幸好泰国军方是受控于泰王,一切以稳定为先,不然就变成了乌克兰、伊拉克、利比亚。当然这些都是小国的悲哀,都是被大国强行干预的结果。在我看来这是旧殖民时代过去后,在轰轰烈烈的第三世界民族独立斗争结束后的新殖民现实。我们再看看公职精英的天堂,美国,自身就一堆问题,美国的政治是操纵与谁的手中,是那些手拿选票的百姓吗?绝对不是,是华尔街的资本家,换来换去的两个政党都是资本家的代理人。金融危机,就业问题,种族冲突,宗教问题,美国都不能解决,一直在拖延。我想问问公知精英我们国家这么庞大的人口基础,如果在西化后出现了上述问题怎么办,他们没办法,他们只可能把问题再推给执政者,认为是执政者不力,然后党派之间推来推去,骗取民众的支持,轮流执政为身后的利益集团服务。我感到最可笑的就是台湾民进党竟然推选出一个医师来竞选市长,他懂什么?我甚至怀疑像他这样一个热衷政治名利的人医术可能也有限,他懂教育问题吗?懂劳资问题吗?懂环境问题吗?你可以让他去做分管卫生的副市长,作为市长他必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术业有专攻。但是在那样的体制内,这些不重要,你只要懂得表演就行,懂得煽动,只要会骗取民众支持就行,背后自然有老板的专业团队去操纵到手的权利,牟取私利,一旦出现问题,在声讨声中下台。下一个代理者就在从反对他的先锋中脱颖而出了。这就是西式民主的本质,说白了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西式民主是一开始就是所谓的两党制吗?错了,是在轰轰烈烈的世界范围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压力下,资本主义向抗争的被统治阶级妥协的手段。

所以对于所有的问题不要急于去信服,要仔细的辨别,透过一切虚幻的表象去探查它的本质。当然我不是为社会主义叫好,因为社会主义只是我们中华民族选择的一条发展的道路,它不是我们的目的,而我们与其它的敌对势力的本质也不是意识形态的纷争。这那这本质就是我要探索的内容。探索的开始要从人类的进化发展开始谈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