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再度谈及两岸关系,马英九指出,我们并不是只谈经济问题,不碰政治问题,当时机成熟了,有迫切性了,我们也可以提前讨论。谈及军事互信机制议题时,马英九则认为目前在台湾内部还没有取得共识。此外,马英九也表示自己一再强调,“我们在过去5年中,实践了‘九二共识’的内涵”。在被问及怎么看习近平提及“两岸政治分歧问题终归要逐步解决,不能一代传一代”时,马英九指出,他的意思可能是希望能够尽快讨论这些政治分歧问题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觉得应该先解决像两岸互设机构这样的问题,因为这可以为我们在大陆旅行、经商及读书的民众,提供更多的服务与协助,我们并没有回避这些问题。

谈及两岸军事互信机制议题,马英九说,这同样具有敏感性,目前在台湾内部还没有取得共识,但是由于两岸关系不断地发展,也许到了某些时候,这项议题不再那么敏感且民众有共识时,并不是绝对不能讨论。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当局两岸事务主管部门指出,两人讨论的议题还在各自进行规划,没有列入“习马会”议题。据台湾当局两岸事务主管部门的官员表示,台当局不会主动提到“习马会”,但如果大陆提及两岸领导人会面,台当局不排除回应。

报道称,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接连抛出有意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的意愿,台湾当局两岸事务主管部门如何与大陆进行沟通,台湾当局两岸事务主管部门发言人吴美红指出,马英九以“经济体领导人”参加APEC,台湾当局两岸事务主管部门认为非常合适。

马英九

报道指出,马英九抛出“习马会”,蓝绿反应大不同。台“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大家都乐观其成;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说,马英九应该心中有台湾人民,而非一心只想去见“远在天边的”习近平。

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质疑说,马英九应向社会交代清楚,“习马会”目的为何。苏贞昌表示,看马英九的专访,若把受访者名字遮住,让人质疑这个人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吗?

报道还说,“习马会”因马英九接受《亚洲周刊》专访时表达出主观意愿,成为两岸关系话题,然客观环境不因主观意志而转移,在当前中共、两岸与国际的结构格局下,“习马会”是双方都有所图、有意愿,但当前操作空间有限,需双方合作创造条件。

台湾人后悔不已:这就是和大陆对抗的后果 台湾媒体8月3日刊载文章《台湾人看大陆:台湾渐渐失去话语权》,作者师瑞德居住在台北市,长期为台湾媒体撰写专栏“台湾人看大陆”。

在《台湾渐渐失去话语权》一文中,作者认为从1949年至今,台湾失去愈来愈多的优势,但大多数人还陷在意识形态的泥淖中走不出来。直至两岸关系和缓,台湾人才发现只剩下“软实力”。作者呼吁“亲爱的台湾人,为了大家好,能不能心平气和地就事论事,正视我们渐渐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主控权,失去了舞台的这件事? ”

以下为台湾媒体文章《台湾渐渐失去话语权》

“渐渐”是个很可怕的进行式,总会以缓慢的速度达到难以逆转的状态,等到发现大势已去,早已翻天覆地,只留下无尽的惆怅、遗憾,还有对过去繁华的空遗恨。

两岸关系的演变,愈看愈像上述描绘,从1949年至今,台湾失去愈来愈多的优势,不论在政治、经济,甚至文化上都是;然而,大多数的人还陷在意识形态的泥淖中走不出来,无法客观、冷静地体察台湾在这场残酷的国际角力竞技赛中,渐趋弱势的现实;更遑论有远见、宏观地提出凝聚共识,跳脱困境的解决方案。这样的说法,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把时光拉到“汉贼不两立,打倒万恶共匪”的70年代,随着大陆渐渐崛起,世界上愈来愈多国家与中共建立正式邦交,台湾却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关起门来,埋怨友邦背弃我们。记得当初联合国讨论中共入会一案时,原本倾向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存在,但在“有你就没有我”的意气之争下,台湾再一次选择了退让,把舞台拱手让人。

现在,台湾仅剩下23个邦交国,想加入大型的国际组织难上加难,只能靠国际友人偶一为之在读者投书的版面上帮忙发声,或小老百姓自动自发拿着青天白日旗,在他乡异地摇旗呐喊,聊表安慰。

一针见血!新加坡副总理一段话直戳台湾要害

大陆朋友对台商公司的评价普遍不太好,比如“抠门”、“血汗公司(工厂)”、“压榨员工”等。事实是,台湾老板不仅在大陆这样搞,在台湾也这样搞,说得更精确一点,台湾的中小企业老板大多都是这样的。

要读懂台湾老板的这种“抠门”心态,就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发家的,为什么他们几乎都有同样的经营个性?据2010年的统计,台湾共有1232000多家中小企业,占全体企业数的97.91%;中小企业的销售值占全部企业的30.65%,并以内销台湾市场为主;中小企业的就业人数为8066600人,占全台湾就业人口的78.47%。在上世纪60年代,台湾当局确立了以发展轻工业为主的产业战略,开始扶植中小企业。你会看到许多现在六七十岁的台湾中小企业主,就是所谓的“台湾抠门老板”,几乎都是在这波浪潮中起家的,他们凭着刻苦耐劳的精神,财产随着台湾经济发展而增加。

你可能又会发现,这些中小企业台商,似乎特别没有规范,人治色彩特别强,好像常常是在随着老板心情办事。

对于台湾的中小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资金链顺畅,如果资金链断裂,整个公司可能就完蛋了,所以在银行不一定能马上融资的情况下,台湾的中小企业主几乎都有过跑地下钱庄的经历。也正因此,中小企业的经营者除了要勤奋外,还要专断,随机应变,要想尽办法不断地开源与节流。 说起开源,台湾的中小企业主可能不是那么强,但“节流”,也就是台商恶名昭彰的“costdown”绝对是他们的拿手本事。台商最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成本控制,有限的资源可以用到极致,比如你给台湾老板100分的资源,他们大多可以靠努力做出120分的应用,赚120分的钱。

这就和欧美企业不一样,欧美企业会先想办法把100分的资源投下去,变成120分的资源,再找可以应用成120分的人才,赚144分的钱。

差别就在“用人”这里。有人说,台湾厂商不搞创新不搞品牌,就爱搞代工。在台湾常有这样的例子,某天发现一个项目赚钱,大家就会一窝蜂地去搞这个项目。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的蛋挞热,短短一阵子,民众疯狂爱吃蛋挞,于是大街小巷都是蛋挞店,热度一过,通通都倒闭了;再比如,十几年前网络兴起,高中毕业生一窝蜂跑去读资工(信息工程)专业,也不管喜不喜欢,结果供过于求,又搞死了资工。

这样的例子在台湾太多了,我们称之为“蛋挞效应”,以纪念当年的蛋挞热。集中投入,供过于求,导致市面上有太多相似的方案可选择,于是,最终商家都会用削价竞争的方式来取胜。但削价竞争会导致盈利空间下降,怎么办呢?为了降低成本,只能更尽力压榨员工的薪水和工时。你一定有听过台湾商人在自夸“优异的廉价劳动力”或者“物美价廉”,事实上,这就是对劳动者压榨换来的。

另一个台商公司常用的方法叫“责任制”,听起来很好,每个工作岗位上的人都有他的责任,对吧?但对台商公司而言,“责任制”的潜台词就是“你的肝是我买的!”

“责任制”在外企也常听说,只是台企的“责任制”,与外企的“责任制”有本质上的不同。外企制度性相对较强,会把公司所有事务转化成标准的流程表格等,所以不论是老板、主管或者员工,大家都是按自己那部分的流程去跑,就算业务负责人换了,接替的新人只要熟悉他那个部分的流程,就可以马上工作,而且大部分欧美企业没有严重的上下尊卑观念,只是每个人做的事情不一样而已。

所以,正常的责任制,是建立在各人业务责任分配清楚之上,不太会有奇奇怪怪狗屁倒灶的事突然冒出来。然而台湾的“责任制”,一般就是用来压榨员工的借口:即便你做完分内的事,也不可以先下班,都要加班表示“有责任”。

台湾中小企业的人治色彩很强,专业技能都装在那几个有经验的人的脑袋里,而且工作划分经常不清不楚,如果今天来了一个菜鸟要接手,必须老人带一阵子,把经验传给新人。而且台湾公司上下尊卑的情况非常严重,下层基本没啥权限,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上报高层,但高层做了决定却不一定负责,一旦出了事情上层很容易把本该自己负的责任推给下层。

因为人治状况严重,台湾人又爱跟风,老板一听到国外流行啥“责任制”,觉得时髦,就想学着用,只是责任不清不楚,上面的人可以随便给下面任何一个人增加莫名其妙的“责任”,于是,这“责任制”就成为非常具有台湾特色的“爆肝”制:做都做不完,就算做完也不敢先下班,好像不认真,所以大家都在撑 这就导致台湾劳工的“过劳”现象层出不穷,就连美国的CNN都有报道。在台湾,劳工工时普遍比日本、美国同等企业职位多20%以上,可是加班再多,效率好像也没有明显提高,薪水、加班费也没有相应增加。

简单来说,欧美企业考核一个员工的标准是“效率”,即“最后完成多少工作”;而台湾公司判断一个员工优不优秀,经常是以他勤不勤劳、“花多少时间去工作”为标准,所以常常会见到,明明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可还在装忙,撑加班,虽然通常没有加班费,但如果每天准时下班,会给老板一种“你很闲”“你工作量不多”的感觉。

搞到最后,大家都在撑谁比较晚走。所以,责任制就变成了:上班打卡,下班“责任制。年轻人起薪低,生活又感觉没什么保障的情况,也影响到了台湾年轻人现在的生活观。现在台湾的“少子化”问题已经上升到了“国安层面”。

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台湾每年约有二十万婴儿出生,但现在,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已经不足十万,年轻人普遍不愿意生小孩,因为怕养不起,不能给小孩一个好的环境。另一个更明显的现象,就是年轻人考公务员的意愿大增,人人都想当公务员,父母都鼓励小孩去考公务员。在过去台湾经济景气、快速发展的时代,如果你说想当公务员,会被人家笑话没有上进心;但风水轮流转,在现在这个一切都不确定的时代,当公务员反而是最稳定最有保障的选择。

大家都想当公务员,而自认优秀一点的人又不想待在台湾看老板脸色领那死薪水,于是,台湾的人才流失问题越来越严重,终于在这两年浮上了台面。据台湾媒体报道,台当局“行政院长”江宜桦22日指出,两岸服贸协议明明比中韩FTA快,却没有办法在“立法院”审议通过,也大大的影响了经济发展的气势。江宜桦禁不住感慨:“台湾还能有多少年的时间落后于韩国?”

江宜桦表示,如果服贸协议已经生效1年,台湾就不用担心韩国,就算中韩完成FTA,他也有把握,台湾也可以同时间完成与大陆的货品贸易协议的签署。但是,服贸协议在“立法院”受到了令人遗憾的阻碍与拖延。他呼吁在野党能以台湾的经济发展为重,不要有蓝绿之分,台湾经济成长与活力,就是台湾确保自己的独立自主性,甚至是政治尊严的凭借,如果,经济垮掉了,“就愈不能掌握两岸关系的发展”。

江宜桦昨天出席商总举办的“与行政院长有约”座谈会致词时,做了上述表示。对服贸延宕,台湾商总理事长赖正镒也呼应,他将发动所属会员公会游说各自熟识的“立委”,让服贸协议能够在未来2、3个月内在“立院”审议通过。江宜桦也提到各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经济有好转,如果能够持续平稳的热络到年底,“我们有信心经济成长率可破3%。”对全年经济成长率,赖正镒虽也乐观预估可破3%,甚至到3.5%以上。但是,他也说,股市和房市是推动台湾经济动能的双引擎,却因为当局不愿意房价涨幅过大,厉行打房政策,以致房市受到压抑,希望能恢复市场正常机制,否则势必会影响到GDP。不过,江宜桦却认为,经济要持续转好,必须要经济自由化、鼓励创新创业。他说,台湾不应该怕开放,让制度、法规与国际接轨才能真正脱胎换骨,并获得境外商机。

他还说,台湾如被排除在TPP、RCEP等区域经济整合组织外,在未来10年内,台湾可能就会被边缘化。特别是,台湾最大竞争对手的韩国,即将在年底与大陆将完成FTA的签署,这对台湾的影响会非常重大,中韩签订FTA之后,平均工业产品的关税会有10%的优惠,韩国将可比台湾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台湾还有多少年的时间落后于韩国?”

亿万国人沸腾 两年后此人上台两岸马上统一台湾不是国际政治谈论的重点,台湾政论节目里那些喋喋不休、吵吵嚷嚷和打打闹闹的事件都是茶壶里的风暴。但是台湾是中国崛起的重要指标,台湾的重要性会因大陆全球地位的上升而上升。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要回头来检验一下台湾。

(一)“台独”和“独台”都已经走到头了李登辉的“两国论”和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都遭受了严厉的挫折。前者直接引发台海危机和间接刺激了中国大陆军事工业的加速研发,后者遭受严重的挫败则是陈水扁总统在公开场合亲口宣布的,用陈水扁自己的话:“台湾独立不可能就是不可能”,民进党执政对中华民族最大的贡献就是这句话。所以我们不要怕民进党执政,让国民党和民进党轮番执政是一件好事。

轮番执政让台湾人民了解“独台”与“台独”都是走不通的,否则我们还真以为中华民国是万年护身符、国民党多么懂发展经济、民进党真的“民主又进步”和民进党多么“人才济济”。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是执行“独台”的一种策略,是浅薄地搞“以拖待变”的老招数,这是玩不久的。“统独”是二分法,政治上根本没有“既不统又不独”的空间,“不统、不独、不武”逻辑不通,理论基础不成立,整个马英九政府的施政是建立在律师虚无飘渺的文字魔术中,这能搞出什么名堂?施政最重要的理念就是务实,马政府的失败是注定的,因为它没有方向。

至于在野党蠢蠢欲动的蔡英文和苏贞昌不过是李登辉和陈水扁的接班人,他们的本事都不可能超过他们的交棒者,能玩出什么花样?蔡英文和苏贞昌都是没有真才实学的台大法律人,都在根据意识形态胡乱编织莫名其妙的谎言骗人,譬如蔡英文的“要从世界走向中国,不是从中国走向世界”。苏贞昌的“台北超越台北”就更等而下之了,一个狗屁不通的草包却装模作样处处冒充是哲学家,更有趣的是他还没坐上大位就已经露出台奸的嘴脸,真是有其祖必有其孙,他如果当上总统我们就等着看他的笑话,这就是民进党的贡献,负面的例子也是一种贡献。

“台独”在两蒋时代的高压下酝酿和成长,在李登辉时代泛滥,在陈水扁时代成灾,因为两蒋时代累积的老本被吃光了。这就证明台独人士是空言理想、大话不惭和不成器的草包。二十年的台独政策,李登辉把台湾从钱淹脚目到国库虚空,陈水扁把台湾从国库虚空到负债累累。瞎搞二十年后,台独人士吹嘘的“东方瑞士”在那里?“独台”是“台独”投机取巧的变种,马英九换了一套口号但是干同样的事情,于是台湾负债更深,一连串的错误政策更加引发广大民怨,“独台”的价值和理想被马英九一个人玩光了。

(二)两岸统一的三道曙光

今天的台湾情势,台独和独台都已经走到头了,统一开始展现曙光。统一的曙光有三道:1.大陆新娘在台湾成立政党;2.外省黑道在台湾成立政党;3.两岸贸易进入深水区。让我们深入讨论这三道曙光。

(三)大陆新娘在台湾成立政党

今年四十七岁的卢月香出生于福建龙岩永定县,客家人,1992年嫁给交往半年的台湾人成为台湾首批的“大陆新娘”,次年独自来到台北开始她的台湾生活。就像笔者认得的很多客家人,卢月香是一个非常能干、勤劳、聪明而又精明的女性。在龙岩一所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卢月香开过大货车,办过煤矿场,独自闯荡过广东,后来拥有了一支运输货物和煤炭的车队,利润可观。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位到访大陆的台湾太太,这位台湾太太对她印象特别好,当即希望她能够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并主动索取几张照片。没过多久,她接到了来自台湾一位男士的电话。就这样,她成了“大陆新娘”。在卢月香的人生规划中她从未想过到台湾,这个婚姻显然带有很多的冒险性,别人是无法理解的,笔者认为是人各有志,有人就爱冒险。想想看,一个年轻女人愿意去台湾,面对一个陌生的男人和陌生的环境,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不过想想,也有不少年轻女人想做太空人去月球,不是吗?

不过卢月香是精明的,她为自己准备了两千美元。“当时我带了两千美元,如果跟丈夫过的不好,被抛弃了,我就用这笔钱买一张返回大陆的机票。”卢月香微笑着回忆道。 这两千美元终究未能用上,但“大陆新娘”的身分还是让她在台湾的生活举步维艰。台湾社会对“大陆新娘”有很多精神上的歧视和实质上的刁难,这些精神上的折磨和生活上的种种刁难,卢月香都挺过来了并且奠定了自己在台湾的事业。

由于切身痛苦的经历,卢月香开始广泛地经营人脉,并创建了“中华外藉促进会”为“大陆新娘”和外藉新娘服务,为她们解决实际生活中的困难,更为她们争取尊严。卢月香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2001年,她取得台湾身分证,当年五月就加入国民党,2002年就进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成为党工,她把她的社会组织叫做“蚂蚁雄兵”成为非常有效的拉票组织。2004年,卢月香为连宋助选。2008年,卢月香为马萧助选,而且还当了国民党八位立法委员的竞选总顾问,她出钱出力,前前后后为国民党的竞选花了几百万新台币。

为了更有效地为大陆新娘争取尊严免受歧视,也进一步为大陆配偶争取更多的权益,卢月香认为她建立的“中华外藉促进会”功能不足。2010年02月28日,卢月香在内政部登记正式成立了“中华生产党”。才一年的时间,“中华生产党”就拥有两万一千名党员,到了今年6月,党员人数更攀登至三万两千,除了七成是大陆移居台湾的人士,党员还包括台湾的退役军人、文艺界人士、大学生和新住民等。“中华生产党”目前与72个在野政党结盟,党部下属有32个对接协会,渐渐成为台湾政治格局中的“关键少数”。政党和社团最重要的差异就在前者必须有政治属性而后者通常没有。“中华生产党”的政治诉求是两岸统一。原本“中华生产党”的党章写有“促进和平统一为本党宗旨”,但是内政部官员告知这种话口说可以不能写入文字,因此作罢。这倒是件新鲜事,为什么民进党把独立建国写入党章就可以?

不管怎么说,“中华生产党”是个旗帜鲜明的统一党,这从它的党旗,蓝色海洋上有五颗红星,就一目了然了。

评语

1、中华生产党的成立是两岸统一的第一道曙光。台湾正式有一个党是旗帜鲜明地为两岸统一而努力。 2、笔者认为十年之内“中华生产党”非常可能会发展到一个拥有五十万以上党员的政党,而且党性坚强,非国民党可比。这将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想想看,目前台湾有三十多万“大陆新娘”,请注意,这是三十多万个家庭,以后只会增加不可能减少。卢月香说,逢年过节,总有些大陆新娘被丈夫赶了出来,无家可归,只能到党部暂时居住。你想想,“中华生产党”能不壮大吗?3、中华生产党目前是一个非常草根性的政党,譬如台大医院护士几乎都是大陆移民。这是好事,健康的政党就是要扎根。

4、今年四月,党主席卢月香率领将近一百位党员到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卢月香当场向毛主席下跪磕头。这件事引发台湾的电视名嘴们大肆挞伐,其实大可不必,多少绿营人士到日本参拜靖国神社,譬如李登辉,怎么不见名嘴们的挞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