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律师会“罢免”爱国会长很荒唐


香港律师会14日晚召开特别会员大会,以2392票赞成、1478票反对通过对该会会长林新强的不信任动议。林在6月份曾公开支持中央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并称“共产党伟大”。律师会特别会员大会在通过上述动议的同时,还要求林新强收回有关白皮书的言论,并呼吁律师会发表声明,捍卫司法独立。

林新强6月16日会晤记者时说,“一国两制”白皮书列明法官是“治港者”一部分,这不会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要求法官爱国也没有问题,他同时表示爱国是公民的责任。此后,他在另一个采访场合说:“我觉得共产党好伟大,因为它将我们的国家带领到一个新纪元,我好欣赏他们。”

我们实在看不出林新强的这些话有什么错。这一不信任动议让人们看到部分香港从业律师价值观的实际面貌,以及香港整体政治氛围之复杂。在香港,挺“一国两制”白皮书,挺爱国是有风险的,有人说香港有“白色恐怖”,看来不全是虚言。

政治分歧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内部分野,律师职业离政治天然靠得比较近,但司法独立又是香港最重要的价值之一,律师群体有必要保持定力,以实际行动维护香港法律的纯洁。

让我们做一个对比,是林新强那番话的“政治意义”突出,还是因为他说了那番话,律师会开会要罢免他,“政治意义”更突出呢?显然是后者。

《基本法》确立了香港的政治地位,它是中国与英国以各自力量为筹码反复斗争的结果,国际政治大环境也对它做了确认。它与香港社会的利益关系也是一致的,而且在中国内地社会,完全看不到破坏《基本法》落实的动机。

现在香港内部涌起了一股反中央、丑化爱国概念的风气,它试图改变已由历史大元素决定了的香港政治进程,要由反对派决定香港今后的道路。这是地地道道的“政治”,它要吸纳部分港人对以往生活方式受到威胁的担心,从而壮大自己的声势。

香港的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真的受到了什么威胁吗?香港政治上在回归前比现在更民主,还是香港媒体那时比现在更自由呢?那时的香港媒体能像现在对待中央及特区政府一样,无所顾忌地批评港督和女王吗?此外,香港回归17年了,香港有哪位法官可以举出一个司法独立遭到破坏的例子吗?

香港一些极端反对派联络外部力量,试图创造香港社会和整个国家都无法接受的政治潮流。因为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施行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就应“逢中必反”,而且要“反则必胜”,这就是他们所要求的“一国两制”。他们烘托出一种悲壮和所谓“正义”,吞噬了不少香港人的理性。

香港从业律师应当守护香港的法律秩序,不做帮极端反对派助威的拉拉队和志愿者。内地社会没有人想毁掉香港的民主,我们希望香港保持它的政治和文化特色。同时我们也反对香港政治化,成为西方扰乱中国进一步崛起的桥头堡。香港律师群体应当相信内地社会对香港的善意,理解内地社会的担心,他们应当做香港与内地和谐的坚定维护者。

林新强主张爱国,赞扬中共对国家的领导,这是他的言论自由,应当受到支持和保护,而不是打压。支持罢免他的香港律师们应当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在推升香港的分裂,在让政治对抗成为香港无处不在的东西。香港的法治环境只会因此被捅刀子,还有“占中”等等,它们都在制造香港法治社会的疼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