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保护性拆除”日记(二)

lsjtz 收藏 0 46
导读:[face=黑体][size=18]


8月7号:<?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p></o:p>
今天一早起床正要洗漱一番,打开水龙头发现没有水呢,正打算出门看个究竟。门就被敲得阵山响。吓得残疾的老伴还以为暴恐分子打上门来咧浑身直哆嗦。我赶快安慰不会不会咱北京固如金汤“绝对没有暴恐分子”。“气壮如牛”的我打开房门,嘿,“黄大锤”们扛着大锤边说今天拆水管边就进入卫生间操着很难懂的口音道“这马桶水池还要不要呢,”没等老伴不要的话音落地“咣”一声大锤就下去咧,用了几十年还结实如初的陶瓷坐具水池就如同碎纸片般的四处飞扬。啊,我明白了,“保护性拆除”今天正式开张了。对这项改造项目,我迄今啥都不清楚,所以我问工人这是咋回事?工人的答复很简单我们也不知道,问领导去。我又问领导是哪位?答复也不知道“我们都是从街上被他们临时找来的”。我说你们不是穿着“北京城乡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服,怎么?“嗨,人家把我们找来给件衣服让穿上,不干了还得脱下给人家咧。”<o:p></o:p>
啊,原来如此!<o:p></o:p>
8月9号:<o:p></o:p>
今天强拆进入第三天。工人们来了一拨又一拨。拆起来绝对不是“保护性拆除”。比如拆到卫生间的下水管,把暖气管道也拆了。但是呢工人却不管再装回去,说领导说了不管。可是问哪位领导说的我们去找都说不知道。无奈之下我只好再找单元长打听是哪家政府哪家部门负责这个项目好找领导呀!这一打听才知道这项目是琅山苗圃的,由苗圃负责。正好我手里还有一本我在位时局里编撰的有关部门有关领导的电话联系本,于是我拨通了苗圃主任刘宝刚的电话,刘主任称这项目真是苗圃负责的但是他不直接管由温主任管“你可直接找他”。经我请求,刘主任把温主任的电话用短信发给了我。我拨通温主任电话,温主任一通官腔要我找现场一位姓张的领导。可那位张姓领导的联系方式,温主任吞吐吞吐的说了句他也不知道。考虑到今天是休息天为了不妨碍领导们休息,我没有再坚持我的请求,当然坚持也是白坚持!只是斗胆地建议是否能如同去年小区保暖层改造那样在居委会张贴工程负责人等告示,这样群众有事也知道该找谁嘛。这条建议温主任倒是非常“亲切”的答复“你的这个建议很好”就挂断了电话。当然这个建议是否兑现还是“你懂得”。<o:p></o:p>
今天,通过单元长嘴里我才得知本来本来改造工期预计在九月份。只因苗圃有关人士要求这才经苗圃领导同意提前进行的。唉,我本来正在照顾负伤卧床的孩子,这下也能照顾不了。孩子,你就原谅父亲吧。想当初在职时,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尽职尽责的履行人民警察的职责,经常把孩子锁在家里就外出抓捕坏人检查巡逻,孩子被锁个两三天吃不上饭的事都有。如今这退了休没有公务咧,孩子负伤卧床我去照顾应当说再没有怕耽误履行职责的后顾之忧了不料又赶上了这件必须配合组织的大事。没的说,只怪我一贯听“组织”一切按“组织”要求做奴才也罢习惯也罢。所以义无反顾地如同在职期间一样服从组织安排。就是苦了负伤卧床的孩子!在此我只能再说一句当年经常性给孩子说的那句话“孩子,你就原谅我吧!谁叫我是共产党员呢!”当然,如今孩子大了,事后孩子说他硬拄着拐杖吃了些干粮啥的“放心,饿不坏的。你就踏踏实实配合组织去。”<o:p></o:p>
今天,也是从单元长嘴里得知这次工程最快十五天,最长“那就没谱了”,要有打长期之仗的思想准备!<o:p></o:p>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