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打响第一枪 中国军队奋起反击转守为攻

1937年8月13日上午9时15分,上海苏州河北的宝山路上,日本海军陆战队首先向中国军队扫射。40多人的日本陆战队全副武装,以日本便衣队为前导,冲过横浜桥后又冲越过淞沪铁道而到达宝山路,与公共租界的北四川路南北相连的宝山路属中国地界,驻守在宝山路的警察及中国保安部队面对挑衅的日军,立即举枪还击,乒乒乓乓的枪声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后,日本的便衣队和陆战队员倒下了十多人。挑衅的日军经不住中国保安部队的猛烈攻击,狼狈地逃窜了。

溃退的日军不甘心失败。10时30分左右,东江湾路上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里,从后门冲出一大队的武装士兵,他们哇哇地叫喊着,再次越过淞沪铁路,向守卫天通庵和八字桥的中国守军发起突然袭击!另一路日军在两辆铁甲车的掩护下,向东宝兴路方向进攻。中国军队早有准备,隐伏的士兵乘机跃出迎战,日军惊慌乱射,又被中国守军毙伤十多人!

终于,举世震惊的淞沪抗战拉开了帷幕。下午4时许,“八·一三”大战爆发!八字桥一带,中国军队第88师262旅冒着密集的炮火奋勇冲锋,这是孙元良将军指挥的部队。五年前的“一·二八”抗战中,孙元良将军经庙行一战,威名远扬。此刻,从北四川路进犯八字桥的日军伊藤第3大队抵挡不住中国军队的进攻,节节败退。中国军队乘胜而追,5时30分就占领了八字桥,接着又占领了日军的阵地中兴路桥和江湾路一带。

这个时候,日军猛烈的炮火向着宝兴路及商务印书馆轰击,顿时火光冲天,弹片横飞!而中国军队的炮兵也猛烈还击,他们对着江湾路上日军陆战队的司令部猛轰,有三发炮弹命中目标,击毁了房屋的部分墙壁,中国军队乘机迫近日军据点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与陆地上的枪炮声相呼应,停泊在吴淞高桥的日军舰艇,也以大口径炮向虹口虬江码头至沪江大学一线猛烈轰击!

隆隆炮声中,淞沪前线的最高指挥官在调兵遣将;前仆后继的攻坚战,从江湾到杨树浦一线全面展开;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鲜血!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将上海作为中国抗日的主战场,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为集团军总司令,于14日攻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以张发奎为集团军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以炮兵部队攻击浦西汇山码头、公大纱厂,支援浦西第9集团军作战。空军出动协同陆军作战并任要地防空。另外,由武汉向石家庄输送的罗卓英第18军第111师、141师、67师停止北上,即向苏州开进。广东、广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湖北、陕西等后方部队迅即向上海增援!

轰炸日舰击落敌机 飞鹰建功大振军心民心

8月14日凌晨,中国空军的每个部队都接到了准备出击的命令。刚刚从南昌转场来扬州备战的空军5大队接到蒋介石电令,在长江中的日本50艘兵舰和轮船,正在向东逃跑。你们大队应即带上炸弹,于拂晓前将其炸沉。

中队长刘粹刚领命率领18架“霍克”式驱逐机,每机带500磅炸弹1枚,立即追击长江中的日舰!直到机群飞近长江口,才望见吴淞口以东的白龙港停泊着一艘飘扬着太阳旗的日本军舰。

长机当即下令改变队形。面对仇敌,战机一架接一架地向着鲨鱼似的舰艇俯冲投弹。炸弹带着尖啸激起了冲天的水柱,随即500磅的炸弹命中了敌舰的尾部,当即浓烟四起。战机一架又一架陆续投弹。日本军舰舰身渐渐下沉,并最终沉入了滔滔的江涛。

驻在安徽广德的空军第2大队是上午8时接到出击命令的。蒋介石命令他们轰炸停泊在黄浦江畔汇山码头的日本旗舰“出云”号以及虹口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

“出云”号是日军在上海最大的一艘旗舰。早在“一·二八”抗战时,日本派遣军的白川司令就在停泊于吴淞口外的“出云”舰上发出全线总攻的命令的。中国军民对这艘日军的指挥舰咬牙切齿。上海滩上的暗杀王、担任安徽帮会的工人义勇军司令王亚樵曾派人潜水渡江去爆炸这艘旗舰,可惜水雷偏离,没能成功。

从广德起飞的21架美国造诺斯罗普-2E型轻型轰炸机浩浩荡荡地直飞上海。轰!轰!最大时速365公里和航程只有580公里的轻型轰炸机一架一架成梯次向下投弹。有一架轰炸机被高炮击中了,就在它负伤的同时,驾驶员看到了黄浦江中的“出云”号,拖着浓烟的飞机朝着日军的旗舰俯冲,轰炸机投掷下了所有的炸弹!可惜,只有80磅1枚的炸弹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出云”舰只是受一点点轻伤。

下午4时,成千上万的市民又一次目睹了中国空军轰炸“出云”舰的战况。轰炸机在炮火中盘旋翻腾,轮番轰炸,一时间弹雨如注,不少炮弹打到了苏州河南的黄浦公园,观战的人们纷纷躲避,外滩和南京路上人潮如海,水泄不通。

同时,空军第4大队的3个中队从河南的周家口飞来杭州笕桥机场。正当飞机滑到停机线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手摇着旗子飞跑过来大喊:“警报!警报!敌机快来了!”加油已来不及了。刚刚赶到的大队长高志航奔跑着跨进了不是他驾驶的2109号“霍克”机的座舱,他一拉机头,箭一般地射进了云层。

惊雷般的轰鸣声由远而近,从台湾台北机场起飞的装备有三菱海军“96”式重型轰炸机的日军机群呼啸着俯冲笕桥机场,来不及升空的一架中国驱逐机被炸。这时候,高空埋伏的中国驱逐机,以居高临下的优势,上下翻滚,左冲右突,把木更津航空队的18架轰炸机冲得七零八落。

高志航一钻进云层,立即发现下方的一架日机。21中队的分队长谭文也追了上去。200米,100米,50米,高志航瞄准了那团血一样的机徽,粗壮的大手按下枪钮,有800米射程的大口径可尔脱机枪立即喷出一条火龙,敌机拖着长长的黑烟轰的一声,沉闷的爆炸使敌机化作了千万片碎散的烟火!中国空军史上的第一声惊雷,写下了辉煌的第一页;也记载了一个辉煌的名字——高志航。

云天上怒放着火花和烟花。大日本的重轰炸机队四散乱窜,他们全然没有出发时那种所向无敌的“豪气”了,他们遇到了强大的对手。24岁的分队长郑少愚发现一架敌机退却,他一推油门,穿云破雾追击上去。追过了钱塘江,追过了绍兴,一直追到曹娥江上空,才拦截住了目标。咚!咚!咚!一串串火舌,击中了日机,日机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坠落到滚滚的钱塘江!

20分钟的激战创造了神话般的战果。凯旋的勇士们跳下飞机,激动地在风雨中大喊大叫。

当天晚上,日本广播说:“18架出击,13架失踪。”据说,被击伤的日机在返航途中掉入了大海。报纸的号外刊出醒目的大字标题《飞将军一战成功 六比○大胜倭寇》。胜利鼓舞了抗战的军民,杭州城一片欢腾!

海军不甘示弱 单舰攻击日军旗舰

当中国空军扬威蓝天,捷报频传的时候,弱小的中国海军也不甘沉寂。虽然在战前日本驻中国大使馆的武官已向海军部长陈绍宽发出了威胁性的警告:“如果中国海军违反严守中立的状态,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眼看侵略者的潜水艇、巡洋舰等各类舰艇在中国的领海耀武扬威,中国的海军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和欺凌。中国海军要怒吼!

日本海军第3舰队的旗舰“出云”号是占领上海的海军陆战队的一艘重要舰只。自从江湾路上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天天遭到中国军队的轰炸和袭击,“出云”号和第3舰队的30多艘舰艇就集结在黄浦江上。这一大片水上阵地截断了中国在黄浦江上的交通,300多门德国大口径火炮虎视眈眈地盯着沿江的中国阵地。

这艘1900年由德国制造的排水量为9,100吨的一等巡洋舰,这艘现代化的舰艇本来是中国清政府用高价从德国买来的,甲午海战时被日军俘获。“出云”号是敌酋们制造阴谋和罪恶的大本营,它自然成了中国军队同仇敌忾的攻击目标。

以“文天祥171”号和“史可法102”号命名的两艘高速鱼雷快艇稍加伪装,披着黑色的夜幕悄悄地从江阴的内河出发了。只开副机,昼隐夜航,为的是保守秘密,给日军一个出其不意的奇袭!可惜,“文天祥171”号机器发生了故障,只好停机抢修。“史可法”按计划于15日晚上到达了上海龙华。

单艇出击的“史可法102”开动副机悄悄地驶出了十六铺的封锁线。胡艇长立即命令两部主机一齐开动。鱼雷快艇像箭一样地朝着外白渡桥飞去。这一支利箭惊动了日军舰艇,炮火弹雨中,“史可法102”昂首挺胸地飞驶。

耀眼的灯光把浦江和外滩照得眼花缭乱。到了陆家嘴,仍然看不清“出云”号的位置。快到9点了,不能再等待了,推迟发射将会失去战机。“放!”一对鱼雷从左右两舷同时飞出,像两颗流星划过水面,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黄浦江腾起了冲天的巨浪,连外滩的一些房屋也剧烈地震动起来。与此同时,“史可法”被日军的炮弹击中,只好冲驶到英租界九江路外滩码头外档搁浅。他们把武器装备卸弃江中,人员泅水隐蔽在码头下面。

被震得头晕的日军在忙乱中不知是怎么回事。停泊在江中的日舰全部打开探照灯射向浦东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舰艇上的大炮猛烈地轰击,到10点半时,炮战更加剧烈。机关枪声,密如连珠。炮火之光,宛如闪电!

凌晨2点,中央社的电讯传遍了世界:“停泊浦江指挥敌军作战之敌‘出云’旗舰,昨晨11时半,被我轰炸机投弹受伤。下午8时半于炮火猛烈中,又被我某项爆炸军器击中船身一部,负伤极重,故急加修理,旋于11时向下游移泊公和祥码头江心。”中央社的另一则消息说得更为具体:“敌‘出云’旗舰,被我某项爆炸军器击中船尾受重伤,当时目击之中外人士,均鼓掌称快,该舰才向下游开去。”

中国海军的奇袭,使日军大为震惊,他们一时搞不清真相。直到军政部长何应钦给海军江阴江防司令欧阳格致电嘉奖,日军才弄清是海军快艇的鱼雷出击。

死守四行仓库 民族精神不屈

四行仓库是第88师的师部所在地。淞沪开战初期,师部的指挥所在中山大道31号附近的观音堂,但民众慰劳、记者采访,人来人往非常杂乱。孙元良师长机警地感到必须转移,第二天移到苏州河畔的福新面粉厂。刚搬走,日军的炮弹把观音堂里的佛堂炸得粉碎,大殿的墙壁上还打进几发没有爆炸的炮弹。

大部队纷纷撤退了。1营的3个连和机枪连于深夜进入了四行仓库,他们迅速布置好阵地,用仓库里装满大豆、小麦、羊皮和猪鬃等物品的麻袋构筑工事。他们破坏了电灯,将仓库周围障碍扫清。

团副谢晋元向全营官兵作了简短的动员:“我们掩护任务已经完成,但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在等待我们,这就是坚守四行仓库,不要小看只有我们一个营,我们死守硬打,就能安民心、鼓斗志,哪怕只剩下一枪一弹,我们也要坚持到底!”

日军在四行仓库北面放火烧房,浓烟烈火朝着守军据点滚滚扑来。日军围困了四行仓库,仓库周围,倒下了一片日军尸体。垃圾桥头公共租界的英国哨兵十分敬佩和同情中国官兵,他们与二楼的哨兵通话:“你们撤退吧,放下武器进入租界,我们保证每个人生命安全!”“谢谢!作为军人,武器是第一生命,人是第二生命。没有命令,决不撤退!”

攻击的日军包围了仓库,谢晋元命令吹响军号。顿时,守卫仓库的官兵从每一个窗口伸出步枪机枪射击,弹无虚发,火力交叉,在河堤上刚架起的机枪被中国军队一个点射,日军的机枪手和重机枪一起跌进了苏州河!

只有乌龟似的日军坦克冒着弹雨冲到了大门口,厚重的木门早已关上,门内堆积了许多沙包。如果大门被日军撞开,中国军队的最后一个据点就将失守!这时,一位身缠炸弹和手榴弹的勇士从窗口纵身跳下来,他拉响了导火索,缕缕白烟像轻云在他身边飘缈,只听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敢死队员陈树生用粉身碎骨的壮举炸毁了日军的坦克,在金红色的火光中,他完成了辉煌的人生!

目睹英雄取义成仁的万千民众,从苏州河南岸向四行官兵欢呼致敬!有的挥手,有的挥帽,有的挥泪,他们为中国军人骄傲,他们为中华民族自豪!

四行孤军浴血坚守的事迹通过报纸、电台传遍了全国。每天,苏州河南岸的观战者有好几万人。何香凝老人得知消息,专程来到苏州河畔,向四行仓库的勇士们遥致敬意。租界工部局的英军司令史摩莱特翘起大拇指:“我参加过欧洲战争,我没有见过这样英勇的军队。”

沦陷了的闸北飘荡着刺目的太阳旗,坚守四行仓库的壮士们决心在自己的阵地上升起中国的国旗。佩有41号童子军臂章的女童子军杨惠敏送来了国旗。第二天一早,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在四行仓库的楼顶迎风招展,隔岸观战的万千民众拍手狂呼,在日本飞机和日军炮火的弹雨中,中国的国旗象征着不屈的民族精神!本策划内容摘自《淞沪大会战内幕全解密》,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