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司马平邦寒江钓雪时代尖兵对《邓小平》的评论

牧野征夫 收藏 0 14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歌会网对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攻击,仍在继续。文章之多,远超过对任何电视剧,包括毛泽东题材电视剧。笔者《评左翼贬损攻击邓小平的狂潮》已评论过一次,这里继续评论几篇。

司马平邦《小评《邓小平》——吴子牛导演的逻辑错误》指责大雨中的天安门城楼是导演“完全造假”;此人所谓“明显假造的情节”,主要有二:

其一,邓台词“我还可以干二十年”,原话是“看来,我可以安度晚年了”。已有文章详细说明,所谓“原话”也是传言,被作家叶永烈写进书里。剧本最初是采纳“原话这一说法,但是邓亲属在审读剧本时提出异议:邓没有说过这句话;这不符合他的性格;邓多次表示还可以为党和国家工作20年。因此,剧本改为“我还可以干二十年”,这是合情合理的。司马平邦个人认为叶永烈写的“真实”,毫无根据;认为“我可以安度晚年”更接近人性真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此作为《邓小平》剧情造假的证据才是造假。

其二,“将1979年大量发生的逃港潮生搬到1976年”。

据广东官方统计资料,1954年到1980年,逃港事件就有56.5万多人次。深圳历史上共出现了四次大规模偷渡,分别为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1962年大批吃不上饭的百姓像潮水一般逃往香港,香港媒体称“五月大逃亡”。1966年,文革爆发,大批在深圳宝安插队的知青开始选择偷渡香港。政府抽调万余名官兵堵截收容,遣送回乡5万多人。1977年邓小平视察广东听“逃港”事件汇报,出奇的沉默,连吸了几根烟缓缓地说:“这是我们的政策有问题,此事不是部队管得了的。”把逃港事件放在1957年到1979年之间任何一年,都有历史事实根据,不是造假。文学艺术创作需要典型化,允许在生活真实基础上的合理虚构。历史剧不能脱离历史真实,但不是历史,更不是历史档案,写史的依据。作者司马平邦,据称是职业时政评论人、影视/文化评论人、专栏作家,却说“如此重要人物的传记剧集,它未来必然是要留给后人作为历史档案参考的,必然要成为后人写史的依据”; 专业影评人说出这样不专业的话,是该质疑其“艺术素养和人格品质”。

几个左派小罗喽尽管不停地摇旗呐喊,但评论水平就更差了。寒江钓雪一贯玩弄拙劣文字沽名钓誉,已是《三论《邓小平》:真怕自己情绪失控》,一面说对纪念大剧“没大注意”,“免看的好”,一面说“看这个“戏说”纪念剧,无论剧中被强加了怎样的‘戏说’水分,无论怎样的根据需要制造所需材料,其目的还是为了特定的政治目的作服务。”这种毫无逻辑狗屁不通的文字,加上对邓恶毒攻击,受到红歌会网特别推荐。文艺为大众政治服务,不应强制,但不是错。此人不看电视剧就大加攻击,不也是左派抹黑邓,打倒邓、反共反人民反改革反社会主义特定的政治目的服务吗?

有个两江居士,“说老实话,这些天,我根本就没有打开电视机。只是在网上看了众多网友对这部电视剧的评论后,我才真切体会到这部电视剧不仅很‘感人’,而且很惊人”; 没有看就得出“《邓小平》不过只是虚构出来的娱乐剧”的结论。

时代尖兵骨子里怀疑一切,在《《邓小平》剧组所供依据涉嫌断章取义》,毫无根据的怀疑《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可能经过主席审阅,也可能没有”;胡说“当时主席病重,处理国事尚且力不从心”;《文稿》编纂时可能会对主席文稿有所删改;“《通知》中主席批评四人帮内容的可信度高于《文稿》”;“可即便如此,《通知》中关于批评内容的可信度也并非没有疑点”,“即便后来有叶永烈、师东生等人的回忆录,和四人帮、王海容、唐闻生等人的供词为证,也不排除这些人根据《通知》精神或上级要求‘奉旨说话’的可能”。说了说去一切都不可信,只有他毫无根据的怀疑是可信的。这种非常思维智能归结为疑心病妄想狂一类。

此人说“剧组视为铁证的第三条依据涉嫌断章取义”,因为主席原话是这样的:“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作,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我看批判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马列主义不多,有一些,不多,跟我差不多。不作自我批评不好,要人家作,自己不作”;“《通知》却掐头去尾,似乎主席说的是解决四人帮问题,这完全歪曲了主席本意。”

此人也是一段话,断章取义。毛泽东《要安定团结不要分裂,不要搞阴谋诡计》〔一九七五年五月三日〕,是召集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谈话纪要,先说“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春桥那篇文章,我没有看出来”,“你们只恨经验主义,不恨教条主义”,“要马列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不要搞四人帮,你们不要搞了,为什么照样搞呀?”“我看问题不大,不要小题大作,但有问题要讲明白,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明年解决不了,后年解决。我看批判经验主义的人,自己就是经验主义”;“江青同志党的一大半没有参加,。我看江青就是一个小小的经验主义者”;“我跟江青谈过一次,我跟小平谈过一次。王洪文要见我,江青又打来电话要见我,我说不见”;“不要搞什么帮”。这是毛泽东讲话的逻辑主线,从语境看,有解决四人帮的内涵。

这个左派小罗喽幼稚无知,说“毛主席批评‘四人帮’的内容,史料并不充分,需要继续考证”。“对于被打倒的人,主席也往往手下留情,力争保留原有的生活待遇”。对刘少奇、彭德怀如何?1976年后“江青等人不仅被判了刑,还差点丢了性命,更别提生活待遇了”。知道江青、薄熙来在监狱的待遇吗?比中层干部好的多。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