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论战至今仍然甚嚣尘上,每念及此,无不痛心疾首。 首先,我得说,这种有害无益的问题还有人在讨论,真是吃饱了撑的。其次,明清是中国君主集权的高峰,内阁也好,军机处也好,产生的原因都是:君主集权与君主能力、精力、体力等综合能力有限性之间的矛盾。明洪武年间,洪武爷借胡惟庸案废了相权,但到永乐年间永乐爷就设立了内阁(当时只给个正五品),以资顾问,为啥,扛不住啊,累啊,永乐爷这种能上战场砍人的猛人都搞不定啊(可见如果皇帝也是种职业的话,那洪武爷绝对是2000多年君主集权制的时间里最具职业道德的皇帝,跟他一比唐太宗都是渣,清朝编的明史对洪武爷的夸奖可是与唐太宗比肩:“武定祸乱,文致太平”)。后来又有了兼职体系(阁臣兼职管部,提高品级,当然都察院与吏部不许管,否则威胁皇权),实际上恢复了相权(但不同于汉唐,其不可开府建衙,不能自行任命属官,没有自己独立的班子,所以对皇权威胁比汉唐时的宰相或其它重臣如太尉、大将军小,比方说大将军霍光还废过皇帝呢)。现代的内阁制度是建立在全民普选,君主立宪政体,君主吉祥物化(说难听点还不如招财猫)的基础上,内阁总理大臣是议会选举产生的(僚属是他自己任命的一整套班子,但也有的国家是选举产生的,已经接近于民粹了),而非皇帝委任的。明朝内阁的权力实际上是皇帝给与的,而不是议会(人民选的)给与的,政党是建立在选举基础上的,而君主集权制条件下形成的党,不过是具有共同利益的地主阶级政治集团。明朝内阁制不过是几千年来,君权与相权博弈的产物,它代表了专制而非民主,属于专制体制内的权力再分配,军机处也一样。再次,中国自宋代就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但商人不是把利润投入到再生产,而是去兼并土地,成为地主,无法形成资本的循环流通,无法破坏旧的生产体系与社会体系。所以在君主专制的体系下,产生资本主义国家,只能是在资产阶级壮大到足以威胁皇权的情况下以革命为手段(参考法国大革命,反反复复,共和君主轮番登场)才可以,在明清的时代根本无法产生资产阶级,只能产生兼职商人的地主。再其次,讨论历史问题要分清历史时代,中国历史分为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以比较法讨论某一历史问题可供参考的对象必出于相同历史时期,这是史学研究的原则。以1840年鸦片战争为界,以前的都算古代史,这是史学界公论,如果大家非要讨论明清优劣的话,也请分清你要比较的是明朝与1840年前的清,晚清得跟民国比才正确。

在历史上无数游牧民族都曾试图入主中原,有的失败,有的成功,满清入主中原也不过是一种历史的重演,毫无特殊之处。若无外国入侵,清朝的统治也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如明朝一般被人取而代之。其实每一次改朝换代都是对过往文明的继承与颠覆,而中华文明正是在不断的继承与颠覆之下向前演进。其无优劣之分,更无贵贱之别,讨论之人若非见识有限,则必包藏祸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