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本轮巴以冲突中最大获益者?

中国1949年 收藏 0 127
导读: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代号为“护刃行动”的军事打击,进行了半个多月时间,已造成了数千巴勒斯坦人的伤亡,其中80%的人是手无寸铁的平民。为了避免重大生灵涂炭,国际社会呼吁双方立刻停止冲突,但是巴以双方的和平协议始终未能达成。 这次巴以双方矛盾激化的导火索,是6月初发生在加沙地带的3名犹太青年遭绑架并被杀害事件。以色列认定3名犹太青年是哈巴斯所杀。而哈巴斯矣口否认,反而认为巴勒斯坦一名少年的失踪是以色列所害。于是,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数枚火箭弹,以色列随即宣布对加沙地带发动“护刃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代号为“护刃行动”的军事打击,进行了半个多月时间,已造成了数千巴勒斯坦人的伤亡,其中80%的人是手无寸铁的平民。为了避免重大生灵涂炭,国际社会呼吁双方立刻停止冲突,但是巴以双方的和平协议始终未能达成。

这次巴以双方矛盾激化的导火索,是6月初发生在加沙地带的3名犹太青年遭绑架并被杀害事件。以色列认定3名犹太青年是哈巴斯所杀。而哈巴斯矣口否认,反而认为巴勒斯坦一名少年的失踪是以色列所害。于是,巴勒斯坦极端组织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数枚火箭弹,以色列随即宣布对加沙地带发动“护刃行动”,借机对哈马斯动手,以压制其对以色列的火箭弹袭击。

但实际酿成冲突升级的深层次原因是,巴内部和解协议的达成和巴新一届联合政府的成立。今年上半年以来,巴内部两大派别法塔赫和哈马斯的关系开始缓和,终于在4月23日宣布达成一份和解协议,宣布双方同意在5周内组建联合政府,并在政府组建后6个月内举行全国大选。此事令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担心,巴内部阵线的统一,可能会威胁和削弱以色列在以巴对峙中的绝对优势。

因此,一直在寻找机会通过打击哈马斯而破坏巴内部和解进程。6月2日巴新一届联合政府的成立,进一步剌激了以色列的神经。加之加沙武装组织向以南部发射火箭弹,这更给以色列一个采取军事行动的借口。

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地面进攻之后,面对日益增加的平民伤亡,各方都努力进行调停,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呼吁以军尽可能不要伤害平民。而华盛顿则呼吁双方继续履行2012年11月达成的停火协议。美国国务卿克里匆忙赶赴埃及,试图促成埃及此前提前的停火协议。

同时,克里承诺美国向巴勒斯坦提供47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而以色列方面也态度趋于缓和,7月15日以安全内阁也通过了埃及提出的停火协议,同意即刻停火。

但令人奇怪的是,一向贫弱的哈马斯政权却驳回了停火计划,并继续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这就使得内塔尼亚胡政府非常恼火,誓将哈马斯火箭弹阵地和通往外界的地道彻底催毁。很多人觉得奇怪,和平的主动权已握在了加沙人手中,为什么他们不珍惜呢?笔者认为其中另有玄机。

首先,哈马斯要向国际社会发出声音,不要把他们边缘化,他的战斗力正在增加,完全可以通过战争,换来未来谈判桌上的话语权。这次以色列向加沙发动地面进攻时,明显觉得巴极端组织哈马斯已今非昔比,仅战斗第一天,就有18名以色列士兵遭到哈马斯伏击而身亡,创下近年来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军队单日死亡最高纪录。

在以色列人看来,无论以色列采取什么战术,哈巴斯及其他武装组织似乎都能找到方法相抗衡,比如说对以色列发射的射程较远的火箭弹。目前,哈马斯武装分子似乎接受了更好的训练,也掌握了一套新技能,这一点以色列人是始料未及的。

以军国防部官员表示,哈巴斯的战斗力类似于黎巴嫩真主党。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时,真主党发起的游击战非常成功,在2006年的战争中以色列军队更是因此遭受重大伤亡。

现在哈马斯与以色列像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其实哈马斯的崛起以色列有责任。当年在经历了六日战争后。加沙被以色列从1967年统治到1994年,当时以色列纵容极端组织哈马斯,以对抗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

当时就有人向加沙走廊的以色列总督说:“你们不是在玩火吗?玩火的人必然会烧到自己!”那位总督答道:“不要紧,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而如今以色列果真为当年的策略错误付出代价。不过,哈马斯要通过战争,在谈判桌上获得以色列的更多让步,这是其最终目的。

再者,为了赢得民意,哈马斯惯用的手法就是挑起同以色列的争端。因为经过66年的争斗,巴以仇怨已在巴民众心中根深蒂固。谁对以持强硬立场,就会得到巴民众的支持。有了如此庞大的群众基础,哈巴斯在加沙的政权就可以更加牢固。

更关键的是,哈马斯想在即将举行的巴立法委选举中赢得先机。因为哈马斯和法塔赫虽然结束了长达7年的明争,但两大派别的暗斗仍然不断。而通过此次以巴冲突升级,虽然哈巴斯会付出惨重代价,但更会以“悲情形象”达到为自已争取选票的目的。有分析认为,事件发生后的“不作为”,已让总统阿巴斯及其领导下的法塔赫在巴民众心目失分颇多。所以,为了赢得国内民众的空前支持,巩固自己在统治地位,哈马斯不惜用自己的军力一博。

最后,通过战争为巴勒斯坦民族争取更多的利益。约旦河西岸面积约5600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70万;而加沙走廊面积只有360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170万,是全世界最拥挤,生活环境最糟糕的贫民窟,由于以色列的长期封锁,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人只能拼命挖地下坑道运送粮食、日用品、医药品和武器。拿英国首相卡梅伦形象加沙走廊的话形象是“一座露天大监狱”。

既然加沙是一个人间大监狱,周围全被以色列牢牢封锁死,那哈马斯就只能不惜一战,一方面通过向以各城市发射火箭弹让以色列民众给政府施压,留给巴勒斯坦更多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通过大量平民死亡的血腥场景,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同情,在获得国际援助的同时,也可以让国际社会给以色列施压,从而使以色列不得不在谈判中打开对加沙封锁的大门。

怨怨相报,何时了?面对加沙巴勒斯担人死伤惨重的人道主义悲剧,国际社会都纷纷在努力促成巴以停火,可能这场流血冲突持续不了几天。但是,作为加沙地区的管理者的哈马斯来说,与其不打仗被以色列长期经济封锁的日子更难过,倒不如通过冲突,或许还能获得更多国际社会的缓助和以色列的退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