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为何重蹈覆辙失败?

中国1949年 收藏 2 100
导读:图为身处哈马斯地道的一名以色列士兵。 事情总会变化,但中东唯一保持不变的就是时局总是出其不意地发生戏剧性变化。即使与哈马斯火箭弹作战时取得了胜利,即使以色列摧毁了本是运送恐怖分子到以色列、将以色列人质带回加沙地带的地道。 这已经不是以色列第一次发现其在洞察力战场上挫败了,为何重蹈覆辙?原因可能有以下六种: 坐拥坦克和飞机的一方很有希望赢,非政府行为体则必须活下来以宣告胜利。在一个完全脱离语境、情绪驱使的环境中,哈马斯可将自己描述为“被围困者”,即使哈马斯是拒绝停战的一方,尤其是

以色列为何重蹈覆辙失败?



图为身处哈马斯地道的一名以色列士兵。

事情总会变化,但中东唯一保持不变的就是时局总是出其不意地发生戏剧性变化。即使与哈马斯火箭弹作战时取得了胜利,即使以色列摧毁了本是运送恐怖分子到以色列、将以色列人质带回加沙地带的地道。

这已经不是以色列第一次发现其在洞察力战场上挫败了,为何重蹈覆辙?原因可能有以下六种:

1、在国家与非国家之间的战斗中,非国家行为体只有生存下来才能赢。

坐拥坦克和飞机的一方很有希望赢,非政府行为体则必须活下来以宣告胜利。在一个完全脱离语境、情绪驱使的环境中,哈马斯可将自己描述为“被围困者”,即使哈马斯是拒绝停战的一方,尤其是因为在阻止记者报道记录其武装活动方面驾轻就熟。

2、哈马斯的战略是引诱以色列杀害巴勒斯坦百姓,而以色列还经常上钩。

本次由于总理内塔尼亚胡小心翼翼,以色列较之往常在上钩前等待了更长时间,但是最终结果依旧如此。(正如我所写的那样,看似神奇的“铁穹”反火箭系统本应该为以色列提供更多耐心等待的空间。)

哈马斯的主要目标是杀害犹太人,而且也很擅长于此(对于那些忘记哈马斯在该领域取得“成就”的人,在此提个醒),但是哈马斯了解到引诱以色列杀害巴勒斯坦平民时,自己反而进一步加速其(不正当)行为。

假如世界看懂了这一点,并拒绝接受,该战略将失效。但基本上,情况并非如此。为何人们在诸如哈马斯这样的恐怖组织中看不出其愤世嫉俗的态度呢?这还是个谜。下面是《华盛顿邮报》的一段评论:

哈马斯战略的邪恶看似已被外部世界所遗忘,他们谴责以色列在摧毁地道时造成的平民伤亡。当孩童死于哈马斯领导层精心布置于房屋中的军事基础设施的攻击时,那些领导在其地道里依旧安然无恙。他们继续拒绝停火协定,而不是列举出一长串令人无法接受的要求。

3、人们谈论了好多犹太游说的事。

但是遍布全球的穆斯林游说规模更大,更有组织,联合国就有54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许多穆斯林都同情巴勒斯坦的遭遇。他们发表意见,帮忙建立全球反以色列联盟,特别是持续将注意力集中在加沙地带,敦促其停止冲突,在冲突中有更多的穆斯林教徒被杀害,但其实是被穆斯林杀害的。

4、假如你曾在过去几周时间内上过推特网站,或者身在巴黎,你会知道反犹太主义是以色列在国际上被孤立的原因之一。

本次战争的居心昭然若揭,已经被社交媒体公诸于世,值得引起注意的特征是,仇恨犹太人的刻薄态度显露无遗。反犹太主义已经持续了超过2000年,这是一种根深蒂固、变形的病毒。

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反对以色列不是因为其政策,而是因为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将以色列的行为和希特勒当年的策略相比较,黎巴嫩某记者要求核爆以色列,当然还有法国的反犹太的动乱,这些对加沙地带战争的反应都是警醒。

5、以色列的政治领导近年来没做出什么成绩来使他们的事业看起来更加有吸引力。

要说服一个患有犹太人恐惧症的人相信,以色列除了集体自杀以外还能做任何有益的好事或有用的事,几乎不可能。

但是数百万的好人将站在全世界的视野里观望以色列政府作出的决定,问他们自己这是否是一个已竭尽全力为该地区带来和平和宁静的国家。哈马斯是神权至上的法西斯狂热者,致力于消灭以色列。但是它也不代表所有的巴勒斯坦人。

民意调查显示哈马斯并不代表加沙地带所有的巴勒斯坦人。这是巴勒斯坦人的观点,就如犹太人有自己的观点一样。

我不知道是否大部分的巴勒斯坦人都最终会同意“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但我确信以色列在与极端分子战斗的同时会做更多努力来支持中间派。那也将意味着,从实际意义上讲,以色列将尽可能努力在约旦河西岸积累财富,给人民带来希望。

一名持中立观点的巴勒斯坦人目睹以色列扩张领土作为定居点,而这些领土又是世界上公认的应该是巴勒斯坦未来的边境,他便开始合理地质疑以色列的目的。

定居方案改变后,约旦河西岸也在走向最终的独立,这将不仅仅给巴勒斯坦人希望,也偶尔能说服以色列的有些矛盾的朋友,以色列的确在寻求和平,对待极端分子和对待中立派的态度截然不同。

是的,中东如今是极端分子的大本营,我了解到,在中东动乱中,约旦河西岸易受到伊斯兰极端分子掠夺的想法着实令人害怕。但是独立——尤其是独立的安全——应该分阶段谈判协商。

巴勒斯坦人一定能获得自由,因为别无他法。数月前,奥巴马总统告诉我,他对此种情况的看法:

“我估计,也是许多以色列观察人士达成的共识,即有种观点是,你无法再进一步控制局面,而后你必须开始作出非常艰难的抉择。你会辞掉相当于约旦河西岸的固定职业吗?这是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长期以来的特性吗?你会延续十年、二十年的事业吗?会延续在巴勒斯坦运动中越来越多的限制性政策吗?你限制了阿拉伯—以色列人与以色列传统背道而驰的方式了吗?”

奥巴马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很有先见之明。当然,以色列政府当下主要工作是保护其国民免于被哈马斯杀害或绑架。但是以色列政府必须找出一种针对穆斯林极端分子提出的问题的持久性解决方案,部分能用军事武力解决,但另一部分不能。

6、说起奥巴马政府,它将会帮助推动“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

这会提高以色列的地位,如果美国务卿约翰•克里意识到这样一种解决方案将不可能实现,只要像极具侵略性的武装哈马斯仍扎根在加沙地带。

克里最近在努力就停火协定进行斡旋,但一无所获,因为他提议将哈马斯视为合法组织,有着合法的安全需求,这就好比这是由美国国务院提出恐怖组织具有合理性,而该恐怖组织却致力于实质性地消灭美国最亲密的盟友之一。

戴维•霍罗维茨对克里提议的理解:国务卿的提议详细说明了要解决哈马斯的需要,这看似匪夷所思。表明了要解除对加沙的封锁,就好像哈马斯是一个合法的受害方,代表着加沙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在2007年暴力性地控制了加沙地带的恐怖组织,借此转移利用加沙的资源至与以色列的对战中,并以此为后盾,破除任何围攻,达到进口更多的毁灭性武器杀害以色列人的目的。

我并不确定为何克里停战协定的提议看似在放纵挑起这场战争的哈马斯组织。也许是因为克里更想听听卡塔尔的意见,这是哈马斯组织的主要资助方,而没有想听取约旦人,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埃及人的建议。

所有这些国家都在一定程度上或者更大程度上地反对哈马斯组织,表面上假装是以色列的敌人。总之,在这之后克里的努力将会披露更多细节。出于该讨论的目的,我仅仅想说的是如果其主要联盟没有完全理解哈马斯虚无主义的战争目标,以色列不会有机会赢得如今与哈马斯地道挖掘及火箭队的战争,即使是以色列致力于在其他相关地区提出更具建设性的政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