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宪法离我们那么远?

狐狼001 收藏 1 131

1。为什么人们总觉得宪法离我们有些远?虽然宪法是根本法、最高法、特别法,但是违宪行为从来无人承担责任,尽管这是最大的违法。但刑事、民事和行政违法都有人承担责任。这是因为宪法没有进入司法程序,法院审判案件从来不引用宪法。“宪法不是定罪量刑的标准”,开始于1955年最高法对新疆的一个批复。1986年强调法院审判可以引用的法律,就不包括宪法。1999年,一名山东高考考生被人替考,不能正常上大学,以“侵犯公民的姓名权、侵犯公民受教育权”起诉侵权人,维坊法院经最高院同意,于2001年判处侵权人违宪而开了先河。可惜,这个先例过了几年被否决了。我国没有专门审理宪法的法院,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宪法的实施”这一抽象规定。如有违宪只能按信访处理。全国人大党组曾研究:不准备研究和宣传宪法司法化问题。2。关于民主集中制。有人认为“民主集中制”逻辑上就有问题,民主是多数人说了算,集中是少数人说了算,两者是互相矛盾的。中国为什么不搞“西式民主”?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多数人说了算,就是几亿人说了算。即使是党员也是8500万。关键是西方主张中国人按他们的想法搞民主,是以这个原则为晃子,搞垮共产党执政,这才是他们的目的,那中共凭什么听他们的把自己弄垮呢?马克思提出的是“民主制”,是列宁提出的“民主集中制”,中共继承的是列宁的东西。然而,即使在中国内部,在不同的国家机构中,“民主集中制”表现也不尽一致。在人大,是集体行使权力,会议解决问题,纯粹的民主制,是多数原则。在政府,是行政首长负责制,虽然也有会议讨论的民主形式,但最终是行政主要首长拍板,你民主我集中,开会是前提,决定是后手。在司法机关,检察院和法院有两套决策程序,检察长、法院院长和相应的检察委员会、审判委员会,是个人决定和集体决定相结合。这里的三类四个“一把手”,其权限各有其特点:人大主任无权,省市长有权,但这个权是推理出来的,各级政府权限有多大,行政首长的权力就有多大。检察长和法院院长,法律规定直接有权。

3。中国为什么不搞“三权分立”?

你以和平方式实现政权交替,西方说你不民主。你以战争方式实现政权交替,西方国家说你不合法。按西方观点,用选举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产生了西方的多党轮流执政。西方议员参选要交相当数额的保证金,你选上了,会退给你。你选不上,国家没收。除此之外,西方议会里,党派斗争十分激烈。而中国,宪法规定人代会应该是以工人农民为主体,工人农民自然交不起什么保证金。在中国的人大会里,除了代表全国人民的中共外,不允许其它党派在这里成立临时组织。

不同的政治制度,是基于不同的文化背景。西方认为,人是有谋取利益的欲望的,自然要有严格的规矩,讲法制。中国人认为,“人之初,性本善”,自然要讲德治。所以,在中国这样的社会,讲一个人违法并没有说一个人缺德那么严重。西方的国家权力就采取“三权分立”,以美国最为典型,不存在一个“最高权力”。

在中国,基于权力是人民的,人民的权力是不能分割的,要分你分给谁,难道你分给敌人?所以,我们不搞“三权分立”。中国人大赋予“一府两院”的不叫权力,叫国家职权——即国家权力产生的职权。

4。关于西方的“两院制”和中国的“两会”。

“两院制”起源于英国,它有具体的历史原因,是新生的资产阶级与贵族进行分权。美国的“两院制”分别兼顾的是行政区域和人口数量。当年德国实现的“一院制”,结果选出一个希特劣。在中国如果搞“两院制”,3000议员,拿一千由各省平均分配,另两千按各省人口基数分,西方也认为不民主。80年代,我们国家曾考虑过“两院制”,先由胡乔木起草,由于胡还有起草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后来由彭真接手宪法,最后定的仍然不是“两院制”。

中国有政协,但政协并不是中国的“上院”,也不是中国的“下院”。这里涉及到如何认识中国政协。政协不是国家机关,更不是权力机关,这是毛泽东在建国初期就说过的。即使是建国初期,政协也不是选举出来的。它是一个统一战线组织,工作是进行政治协商。在政协内部,有“人大是政协的儿子”之说,这不无道理,因为在人民政协之后的1954年9月,才成立了全国人大。周恩来说:“人民政协是人民共和国之母”。现在有一种建议,说“政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体制的有机组成部分”,但还没有写进宪法。政协有三大职能:政治协商、民主监督(李先念加进去的)、参政议政(李瑞环加进去的)。人大是组织人民去监督政府,政协是组织民主党派监督政府。人大叫依法履职,政协叫参政议政,建言献策。现在很多人大的人说政协的话。有一种说法,作为对“一府两院”的监督,最近这些年,政协比人大做得好。如果人大的工作做不好,就会应验一句话:“最大的形式主义,就是全国人大制度。”

5。关于“德治”和“法治”

“德治”就是在地上画一条线,“法治”就是在地上围一圈铁丝网。地上这条线,被冲涮过三次:一次是五四运动,二次是新中国成立后到“文革”十年,三次是改革开放以来,这是最致命的冲涮。(这第三次冲涮,是一个新的认识。如果说前面两次是“左”的冲击,那么后面一次则是来自右的冲击,主要是市场经济方面)。

后来我们也提“依法治国”,扎起了铁丝网,但我们这个铁丝网是“带门”的,有人有钥匙,有人以特权去破网。老百姓怎么办,你有钥匙,我就剪断铁丝网,也要冲进去。这就是中国“德治”与“法治”的现实。

(这是听取全国人大法工委一位资深学者授课的笔记摘录,有些表述可能不尽其义,有些说法可能变成了自己的话,个别还是自己的理解,这些方面可能存在的瑕疵,当由本人负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