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纽西兰议员要查中国雇员受剥削事件(转帖)


这是一个发生在纽西兰的真实案例,这是一桩中国人与外国人看同一问题不同观点的冲突事件,这或许给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市场提供警示的教案。

最近,中国北车股份有限公司(CRN)承接了纽西兰KiwiRail处理火车头石棉残留问题项目,被揭露受雇的中国工人在当地被剥削的情况。

一位工党议员Mallard在写信给纽西兰商业、创新和就业部(MBIE),称受雇修理KiwiRail火车头石棉问题的中国工人,每小时的薪水低至3纽币(在纽西兰当地规定,最低工资标准是每小时14.25纽币),正在面临剥削。他要求MBIE派调查员到Hutt Railway工厂展开调查。“我所知道的,是一批中国铁路工人在处理石棉问题,他们的薪水远低于新西兰最低工资标准。”Mallard说,自己得到的数据是他们每小时薪水只有3纽币,另一个说法是每天40美元(约合47纽币),“这是剥削,是违法的”。

铁路和海洋运输从业者工会书记Wayne Butson介绍说,这17名中国工人居住环境逼仄。他说,在为期一年的外派工作过程中,“他们甚至无法在新西兰生活”。Butson说:“他们在Lower Hutt住得很拥挤,每小时报酬只有3纽币。”

KiwiRail解释说,这批工人的雇主是中国北车股份有限公司(CNR),他们在新西兰的合同也是由北车安排。“但无论如何,KiwiRail重视员工的福利,对到访的合同工也一视同仁。”负责人Iain Hill说,KiwiRail会调查这批员工与北车的协议,并协助MBIE的工作。Mallard还说,有本地工人担心这些中国工人的餐饮,中午会给他们带饭,晚上还招呼他们吃饭。但Hill回应说,KiwiRail在每个工作日向这些中国工人提供熟食,他们的工作时间与其他本地工人一致,每天有45到60分钟的午餐时间。

虽然Mallard承认现阶段没有证据能支持自己的指控,但希望MBIE能全面调查这些工人的工作时间表和工资记录。MBIE发言人回应说,劳动监察部门已经开始介入。

这样的新闻,应该会在西方社会被媒体紧追不舍,因为在尊重人权,尊重雇工的国家,如果有发生雇主剥削雇工的情况,那雇主不仅会被社会谴责,而且会被法律制裁,重罚。

熟悉中国社会的人都知道,企业派员到国外工作,一般都是国内的工资和福利不减,国外工作期间发放国外生活补贴。如果信息无误,北车那种包住(或许也包供三餐),每天每个工人海外补贴40美金,那样的做法在一般中国企业都是那样处理的。尤其劳务型的外派,中国工人也会接受那样的待遇。

中国人到很多中国援助的国际项目工作,在那些社会管制不严,法治不全的国家,貌似我们都那么过来了。这次纽西兰发生的这样的问题,用俗语说老革命遇到新问题了,外国人怎么那么管闲事呢?!

纽西兰是一个雇工关系管理很严格的国家,除了最低工资作为红线,对雇员的福利也有严格的规定。客观上说,纽西兰企业基本不用考虑雇工的额外福利,比如,法律规定,雇员的工作餐,上下班交通,住房,如果雇主提供那样的福利,是需要额外缴纳60%福利税,从这个角度看,纽西兰雇员比在中国工作的员工那就是低福利国家,而纽西兰的福利是社会化,不管您在那个公司工作,或者您就没有工作,社会福利对每一个人是公开,公平的。在纽西兰规定,任何人在纽西兰184天,您就是纽西兰的税务居民,您有向税务局纳税,或者报税的义务,包括海外收入。

北车的问题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共性问题,客观上,那些在纽西兰工人,他们不会有纳税的意识,或许他们在国外的这些津贴,即使在国内也不用纳税,而他们更不会意识到在纽西兰纳税。而北车当局,应该也不会注意纽西兰的雇工法和税务,移民法律,他们或许认为那是中国企业那样做事符合中国法律的,可他们没有意识到,中国民间都早有入乡随俗的概念。

您看看上述的纽西兰当地相关企业和协会的反映,您看看他们共同的看法,他们将中国企业描绘得成为一个不尊重雇工基本生活的剥削者。而这却是中国企业会感到委屈的,因为这些员工到纽西兰工作,他们或许会感到一种骄傲,一次机会。

说中国企业走出去缺少战略,缺少走向国际社会的基本能力,很多人不接受,甚至于会说这样提法的人是崇洋媚外,对北车那样的时间会被认为吹毛求疵。比如没有工作签证的在国外工作,有工作签证的在当地不纳税等。可您如果走进国际社会,比如您到纽西兰去看看,我们对外派员工这样的支付方式,我们这个工人在国外的那种类似国内“民工”式的管理模式,那是行不通的,在当地会相当另类。

如果这次的事件被放大后,北车与员工的合同被当地要求审查,那么北车或许可以摘掉剥削雇工的帽子(因为员工总收入是不低于纽西兰最低收入的),可北车在纽西兰的工人,就会面临着向当地税务部门报税,纳税。而如果北车的雇佣合同与当地法律有冲突,那就会还有另外的法律责任。

记录这案例,希望给药走出去的企业,单位提个醒,在法律健全的国家,属地化,守法是第一位的。在国外,本来就是少数民族的中国人,如果您成为当地的特殊体,当然会成为当地社会关注的重点。我们真的不可以用国内的习惯做法,我们用我们国内的概念去理解国际社会,去行使我们自己的规定。那或许您商业收入有了,可因为法律问题,为了概念问题,您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不仅是您没有利润,甚至于让您无法在哪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