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laoda12138 收藏 0 597
导读:微风拂面的夏日,笔者在上海一座闹中取静的公寓内见到了抗日名将张灵甫的遗孀王玉龄女士,倾听王玉龄娓娓道来那段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旷世之恋。   初见王玉龄,她身着典雅的黑色套裙,坐着轮椅从远处缓缓而来。原来,三个月前王玉龄在湖南看望原74军老兵时,不小心摔成了腿部骨折,现仍在恢复当中。   才貌双全的“白富美”   王玉龄今年已经有84岁高龄,端庄尊贵,娴静优雅。风韵依旧的她看上去至多只有60多岁,皮肤白皙,精神状态极佳。令笔者不禁好奇她的保养秘方,王玉龄莞尔一笑:“哪里有什么保养秘方嘛!现在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微风拂面的夏日,笔者在上海一座闹中取静的公寓内见到了抗日名将张灵甫的遗孀王玉龄女士,倾听王玉龄娓娓道来那段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的旷世之恋。

初见王玉龄,她身着典雅的黑色套裙,坐着轮椅从远处缓缓而来。原来,三个月前王玉龄在湖南看望原74军老兵时,不小心摔成了腿部骨折,现仍在恢复当中。

才貌双全的“白富美”

王玉龄今年已经有84岁高龄,端庄尊贵,娴静优雅。风韵依旧的她看上去至多只有60多岁,皮肤白皙,精神状态极佳。令笔者不禁好奇她的保养秘方,王玉龄莞尔一笑:“哪里有什么保养秘方嘛!现在小姑娘用的化学护肤品都伤皮肤的,我什么都不用,要说秘方的话,那大概要归功于我妈妈以及外婆的遗传了吧!”

原来,王玉龄的母亲以及外婆都是当年闻名遐迩的美人,且都是高寿。据王玉龄回忆,母亲罗希韫100岁高龄时,依然是精神矍铄。外祖母李氏是大清两江总督的女儿,因为容貌出众,在清末的北京城有“帅京州”的美誉。令人不得不感叹这个大家族优良的美女基因。

听到别人夸赞自己是美人,王玉龄谦逊地笑一笑:“我哪里是美女嘛,只能说长得端正而已。”1928年农历六月二十六日,王玉龄出生在湖南长沙远近闻名的豪门大户“王百万”家。祖辈经商,父亲王树南为官(保定军校第六期毕业生)。母亲罗希韫的祖先带兵打仗,屡立战功,曾被大清皇帝册封为罗武勤公,官至兵部尚书。外祖母李氏是大清两江总督的女儿,投生在这样的家庭,血液中流淌着尚武之家傲岸不屈的基因,铸就了她宁折不弯,刚烈坚贞的性格。

王玉龄自小聪慧过人,学习成绩优秀,在学校唱歌、跳舞、话剧样样拿手,用今天的话来说,是众人艳羡的校花、“白富美”。到了少女时期,王玉龄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米七的身高,完美的身段走在哪里,都会引来极高的回头率。这样一个出身显赫、才貌双全的女子,自然是众多男子竞相追求,但是没有一人可以令这位有着傲骨的王家小姐青睐,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他就是时任国民革命军七十四军(整编七十四师)军长的张灵甫。

张灵甫身高187cm,长相英俊帅气,早年在北大历史系求学的经历加上深厚的文化底蕴,使得这位曾经叱咤疆场,令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的抗日名将有了一份别样的儒雅。

王玉龄回忆他们的初见,坦言她和张灵甫并不是一见钟情:“那是1945年的一个周末,家里的几个女孩子约好出去理头发。在理发店,我们坐在椅子上,唧唧喳喳地说着话。那天,他一身军装,带军帽。碰巧坐在我椅子的背后。我发现他透过理发的镜子,盯着镜子里面的我打量。我心想,这个人真是讨厌,怎么能这么看着人家,就差把头贴到镜子里面看,于是就瞪他一眼。”王玉龄说到这一幕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当年少女一般娇嗔可爱的神情。

“结了婚以后,他对我讲,幸亏你当时瞪我一眼,不然的话,如果你要对我笑一笑,我就没兴趣了。我说,你臭美!”

不久后,张灵甫就托他的朋友张处长请王玉龄全家吃饭。饭桌上,王玉龄并没有多待见这位抗日名将,只管埋头吃饭。大概正是这样的不卑不亢打动了这位一直被人众星捧月的张军长。

王玉龄感叹:“可能就是觉得我傻傻地耍着小性子很让他喜欢吧。”王玉龄小声地跟笔者开玩笑:“傻傻的,比较好掌控。”

那次吃饭以后,张灵甫就频繁地出入王家,几乎每天都来。刚刚开始,王玉龄看见他依旧不讲话,有时候还故意出门避开他。慢慢地,跟他熟了以后,张灵甫就开始给这位王家小姐讲历史故事。历朝历代的文化名人、野史传奇,他如数家珍。正是一个个生动有趣的小故事,渐渐打开了17岁少女的心扉。

就在张灵甫逗留长沙追求王小姐期间,国民政府决定要从战时陪都重庆迁回故都南京,有传闻说,蒋介石要把南京交给张灵甫,要张灵甫出任七十四军军长兼南京警备区司令。同时也有消息说,这个肥缺,不少人觊觎,那些竞争对手纷纷使出浑身解数,请客的请客,送礼的送礼。有人就建议,让张灵甫赶紧回去争取。但张灵甫此时的眼中,只有一个王玉龄,高官厚禄,对他没有半点吸引力。

大家纷纷议论张灵甫丢了个升官发财的好机会。

张灵甫却很得意:“别人发大财,我讨了个好老婆,亏什么呀?我一点也不亏!”

成功俘获美人心后,张灵甫很快提及婚事,正式向她求婚,却遭到了母亲的反对。王玉龄说:“我父亲早已亡故,母亲守寡半生,认为军人生命不保险,不希望我重复她的命运。可是最终还是如母亲担心的那样。。。。。。王玉龄顿了顿:“我违背母意,在伯父母的支持下嫁给张灵甫。我们在上海金门饭店举行了婚礼,婚后定居南京。”

王玉龄跟南京有着不解之缘,她用南京话对笔者说出了当年居住的街道“二条巷”。

令人艳羡的婚姻生活

王玉龄介绍,张灵甫在生活中,非常注重品质,当时所住的蕉园别墅被张灵甫设计地十分典雅精致,家里厅堂里挂着张灵甫收藏的张大千,齐白石等名家的作品,院落中一年四季都生长着各种美丽的花草,水缸里还养着五彩缤纷的金鱼,极有文人情调。

“我先生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喜欢收藏文物、读书作诗、旅游摄影以及练字。”王玉龄说道。

张灵甫下班回家就读书练字,不善交际,拒绝应酬。当时南京城官员之间应酬交际很多,连官员太太都不能免俗,有一回有人拉着王玉龄去接待山东省主席兼战区司令的高官王耀武,有个性的王玉龄坚决不去。于是就有人议论,说她傲慢清高,张灵甫听了,一笑置之,始终站在太太这一边。

他说:“我太太有她的思想,我张灵甫打仗凭的是本事,又不靠太太吃饭,应酬什么?她不去就不去!”

张灵甫在闲暇时经常和王玉龄携手同游金陵名胜。一边游览,一边用相机记录下妻子美好的倩影。王玉龄说,最多的一次,一天竟然拍下了100多张照片。要知道,那时候并没有数码相机,用旧式的相机拍摄100多张,是个功夫活。

旅行途中,除了摄影,张灵甫有时诗兴大发,就会作出诗的前两句,让王玉龄对下两句。王玉龄记得,有次他们一起去游览莫愁湖,合写了一首诗,张写前两句:欲遣闲愁且登楼,槛外山青水自流。王玉龄写后两句:莫愁不知何处去,空留斯楼忆千秋。令人不免赞叹这对神仙眷侣的浪漫情怀。

婚后的张灵甫对王玉龄呵护有加,俨然是一位模范丈夫。作为军长的张灵甫每天公务繁忙,但无论多忙,哪怕只有几分钟时间,也要赶回家一趟,和妻子见上一面。有时事发突然,来去匆匆,回到家没见着王,就会写个条子,摆在桌上,告诉王玉龄他几点几分回来过,寥寥数语,字里行间饱含着温馨与恩爱。

即便这么恩爱,两人之间却从来没对彼此说过一句“我爱你”。王玉龄说:“我们那个年代,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会把爱说出来,表达感情都非常含蓄,我先生又是极其传统的人,所以一直都只有行动上的关爱,却没有半点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天下美女爱英雄,张灵甫虽然结婚了,但倒追他的异性依然不少,深情专一的张灵甫从来没有半点动摇。当时,有个国民政府高官的妻子,以书法会友的名义给张灵甫写了一封信,信中委婉曲折地表达了某种感情。张灵甫明确拒绝,非常坦然地将信放在了办公桌上。

偶然间,王玉龄看到了,看后又重新摆在丈夫的办公桌上,不闻不问,好像根本没有这回事儿——王玉龄说她相信自己,更相信丈夫,相信他会处理好这个问题。

还有一次,新婚后的王玉龄回娘家省亲,期间,张灵甫一位朋友带着一位姑娘从遥远的兰州来到南京,预备介绍张。来了后才知道,张灵甫已经和王玉龄结婚了。此时,姑娘想回天津老家,可盘缠快没有了,也无人可以投奔,于是写信求助张灵甫,张灵甫看后就随手放在抽屉里。后来,王玉龄回到南京家中,无意间看到了这封信,责怪起张灵甫,说张没有同情心,张灵甫跟妻子小心翼翼地解释:“那是怕你吃醋嘛!”,王玉龄白了张一眼:“我吃什么醋。”随后,提议把姑娘找回来,并留宿家中,还把自己的西间房腾出来,姑娘一住就是几个月。

王玉龄在打扫姑娘卧室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这位姑娘悄悄拿走了存放在房中张灵甫写给自己的情书以及诗作,哪怕是一张小纸条,姑娘也一封不拉地装进了自己的包裹。那些文字,都是张王二人的感情见证,弥足珍贵。张灵甫知情后,让王玉龄向那位姑娘讨要回来。碍于面子的王玉龄最终还是作罢了。

听到这些甜蜜动情的往事,令人不禁夸赞张灵甫是个好男人。

王玉龄却跟笔者打趣道:“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两年多,比较短,长了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说着话锋一转:“不过我先生真的是很传统专一的人!”

据说直到今天,仍有不少80后的姑娘倾心于张灵甫,笔者甚至在网上发现了一篇名为《如果有天我剩下了,都是将军惹的祸》的文章,倾诉着一个尚在单身中的80后女孩对张灵甫的倾慕。大度的王玉龄对此一概感谢,表现得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很多现代的女孩子对于王玉龄羡慕不已,都觉得王玉龄是最幸福的女人。王玉龄摆摆手:“哪里啊?还行吧!要说我是最幸福的女人,那么我吃的苦也不是一般女孩子可以承受的。”王玉龄又陷入了深深的记忆。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947年,王玉龄生下了儿子张道宇,而此时的张灵甫正接到蒋介石命令赶往孟良崮。在这次战役中,张灵甫战败后自杀,留下了一封写给王玉龄的绝笔信。临终前,张灵甫还拜托属下,一定要照顾好王玉龄的生活,王玉龄能够生活地幸福康宁是张灵甫唯一的遗愿。

回想当时刚刚接到噩耗,犹如晴天霹雳。刚刚做完月子的王玉龄惊在了原地:“那时候好象天垮下来了,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为就是老天跟我开的玩笑。”19岁的王玉龄看着怀里刚刚满月的儿子,怎么也想不到,如此美满幸福的爱情生活,就像昙花一样,转瞬即逝,失去了丈夫宽厚的肩膀,在动荡的岁月中,这个只有19岁的女孩,变得异常坚强。

1948年,王玉龄在拒绝了身边众多的追求者后,扶母携儿,从厦门坐船到了台湾。离开了南京的花园别墅,一家三口真正艰难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作为国民党追认陆军二级上将的遗孀,而且张灵甫又是蒋介石的爱将,王玉龄本可依靠抚恤金度日,但儿时外祖父的教诲总在她耳畔回响:“头可断,志不可夺。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虽然后来因为遇人不淑,从南京带来的积蓄又被所谓的投资人骗走,家庭生活陷入极大的困境,倔强的王玉龄想到的仍然不是抚恤金,而是继续学习,自谋事业。25岁的她在当时台湾“陆军总司令”孙立人的私人帮助下,办了去美国的护照,拿着自己花钱买的蒋介石特批的5000美金外汇,取道香港,坐船到了旧金山,再坐飞机横穿美国,到了纽约。“我当时第一次出那么远的门,就是要去美国念书。想在那边站稳脚跟,再把母亲和儿子接出来。”

1953年,25岁的王玉龄考取了美国纽约大学财会专业。由于经济拮据,她上午做文秘工作,下午和晚上到大学听课。“现在让我从头再来过,我想都不敢想。每天早上很早就要坐地铁上班,下午跑到学校上课,要到晚上一两点才能休息”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年后,王玉龄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在罗斯福医院任会计2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来到五星级饭店THE PLAZA HOTEL面试,这家全美有名的饭店从上到下向来来不录取有色人种。王玉龄的机智灵活和不卑不亢的谈吐虽然征服了面试的主考官,却在面对总裁的时候遭到了挑战。这位总裁不屑地问王玉龄是否会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支票打印机,虽然那机器王玉龄并没看过,但是还是很淡定地对他说:“当然用过。”结果这家酒店录用了她,聪颖过人的王玉龄很快学会了支票打印机的用法,更成为这家饭店开业以来第一位有着东方面孔的职员。

常来饭店下榻的好莱坞大明星马龙·白兰度,都喜欢跑来找这位东方美人聊天:“当时马龙·白兰度要去日本拍摄《八月的月亮》,就跑来问我,你这样美丽,是日本人么?王玉龄骄傲地告诉他:“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女人。”

王玉龄在美国的生活相当简单,每天都是饭店和家的两点一线,并无社会交际。马龙·白兰度充满好奇,难道这么美丽的女子竟然没有爱人么?王玉龄坦言:“其实一直都有追求者的,但是人就怕有比较,我始终忘不了和我先生在一起的光阴。”应了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后来王玉龄在美国航空公司工作了21年直到退休。在那里,她不但完成了环球旅行的梦想,还学会了做所有的家务,从一个连炉灶都不会用的公主,变成了可以招呼十几个朋友一起来吃中饭的巧厨娘,朋友们都亲切地称呼她家“快餐店”。等到终于可以把儿子接到身边一起生活的时候,他已经12岁了,看着儿子和张灵甫一样帅气英武的面庞,王玉龄一次次泪湿衣襟,她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自由地、很有尊严地生活着,终于可以告慰爱人的在天之灵。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生命恋曲——抗日名将张灵甫遗孀王玉龄


爱国心切重返故土

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王玉龄始终没有忘记在南京她和爱人曾经共同建造的家园,终于在1973年,在周恩来总理夫妇的热情邀请和协助下,回到了祖国。当踏上阔别了25年的故土的一刹那,所有的辛酸、苦累都化作泪水滑落脸庞。在北京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后,王玉龄每年都要回国探亲访问,在当时的情况下,能够自由地由美国来华的华裔,只有她和杨振宁教授两个人。

此后,王玉龄连续两届担任美国华美协会会长,帮助在美华人争取应得的利益。与张灵甫将军在抗日前线的英勇抗敌同样壮烈的是,当她得知日本在占领台湾期间,利用剥削台湾人民的血汗钱以台湾政府的名义在日本东京最为繁华的地段购买“光华寮”和“清华寮”两幢价值可观的大厦,产权证还在日本人手中。她多方奔走,通过不懈努力,终于将“光华寮”、“清华寮”两幢大厦的产权证复印件交给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这样这两幢大厦即归属中国政府所有。张灵甫将军的同学和好友都敬重这位女中豪杰的胆识和气魄,香港黄埔军校同学会一致邀请王玉龄担任副会长。对此,王玉龄淡然地说:“只是做了一个中国人该为祖国做的,没有什么。”

为爱梦一生

如今,年事已高的王玉龄随儿子在上海安了家,这座位于城中的老公寓还是租住的,王玉龄为了回国,卖掉了美国的房产,她说,这一辈子她这是头一回租住房子。公寓内,陈设极其简单,客厅的桌上摆放着张灵甫的照片。令她心心念念的还是她和张灵甫将军在南京西华门的花园别墅,那是她的第二故乡,有着她和爱人之间虽然短暂却值得永久珍藏的回忆。虽然得知别墅在1985年就已经拆除了,她还是常常在午夜梦回,看到她和心爱的人,执手在花丛中徜徉,在幽静的钟山之中,在美丽的玄武湖畔吟诗作赋。

虽然,王玉龄从来没有对爱人说过一句“我爱你”,但是她让他住进了自己的灵魂深处,寂静相守,默然喜欢。用一生守望着,实践着浓浓的爱意。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