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藏宗门”教首揭秘:胁迫女弟子发生性关系

今复 收藏 3 216
导读:打着宗教名人的旗号,揭阳惠来县男子吴某衡(其对外自称“吴某恒”)创立“华藏宗门”,编造宣扬歪理邪说实施犯罪活动。他不仅兜售“开光法器”大肆敛财,更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  近年来,陆续有人向公安机关举报吴某衡及其创立的“华藏宗门”,不少网民更是在新浪、网易博客成立“全国揭批吴某某联盟”,控诉“华藏害我工作丢失、流离失所”,控诉因为修炼“华藏”而抛弃家庭、家庭破裂。   今年7月30日凌晨,广东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在有关省市的

打着宗教名人的旗号,揭阳惠来县男子吴某衡(其对外自称“吴某恒”)创立“华藏宗门”,编造宣扬歪理邪说实施犯罪活动。他不仅兜售“开光法器”大肆敛财,更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 近年来,陆续有人向公安机关举报吴某衡及其创立的“华藏宗门”,不少网民更是在新浪、网易博客成立“全国揭批吴某某联盟”,控诉“华藏害我工作丢失、流离失所”,控诉因为修炼“华藏”而抛弃家庭、家庭破裂。

今年7月30日凌晨,广东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在有关省市的协助配合下开展“猎枭行动”,依法查处“华藏宗门”非法组织,传唤审查涉案人员80多名,搜查取缔活动窝点多处,搜缴该组织宣传品及财物一大批。据初步侦查掌握,该组织教首吴某衡(47岁,揭阳市惠来县人)等人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诈骗、强奸等犯罪活动,其中21人已被刑事拘留。

虚构身世弄虚作假

警方介绍,今年47岁的吴某衡自称是佛教第88世、禅宗第61世衣钵传人,少林寺第32代传人,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法力无边,弟子拜他为师可以成佛;他开宗立派,1990年自创“华藏法门”组织(1993年改名为“华藏心法”,2013年改称“华藏宗门”),自称“华藏”一脉初祖,自封法号“觉皇”,编造“华藏心法”等邪说。

然而,据警方调查核实,吴某衡早年就劣迹斑斑,少年时期经常玩弄女性,曾因与一名有夫之妇同居,被派出所收容审查;1991年11月,因涉嫌诈骗、流氓罪被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收容审查。2000年因擅自发行股票罪、非法经营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2010年刑满释放。

吴某衡自称“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德智大和尚接引,11岁入山随师修行、习武、研读兵法”,可警方走访吴某衡老家多位同村老师以及政府有关人士均证实,其出生后一直在老家读书,小学毕业后务农,16岁时才离开家乡。

吴某衡自称少林高僧德禅方丈(曾任少林寺住持)将少林寺镇山之宝“宜山画”传承给他,从而获得禅宗衣钵传承。可据德禅方丈的弟子释行云反映,1986年6月他在鹤壁市一个气功学习班授课时认识了学生吴某衡。随后吴某衡到少林寺请求拜德禅方丈为师。德禅方丈征求释行云意见后“口头答应收吴某衡为徒弟,但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由于德禅方丈当时卧病在床,并没有传授吴某衡什么功法,“吴某衡当时待了一个多月就走了”。多位宗教界人士表示,所谓禅宗传承之物“宜山画”纯属无稽之谈。

吴某衡自称曾任“少林寺秘门掌门人”、“少林寺玄门功法创始人、掌门人”、“少林寺般若法门总监坛”、“少林寺武术协会气功教练”、“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武术教练”等。可据了解,少林寺前任住持释素喜在1991年曾对此专门开具证明,称“我寺没有般若法门总监坛,没有秘门、玄门、秘宗等门派”。德禅方丈弟子释行空也曾作证,称“吴某衡在少林寺武术协会、嵩山少林寺武术馆没有担任任何职务”。

吴某衡自称潜心自创了华藏的核心理论《论心》,可经证实,吴某衡的《论心》完全抄袭自会道门“一贯道”创始人王觉一(号“北海老人)的《三教圆通·论心》。吴某衡只是简单地将《三教圆通·论心》古文翻译成白话文而已。

吹嘘拥有特异功能

警方查证,除了神化自己外,吹嘘拥有特异功能,是吴某衡欺骗信徒的又一伎俩。

吴某衡自称拥有“天眼通”、“宿命通”等特异功能,“可预测一些将要发生的事,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2010年出狱后,吴称“12841是我在监狱的号,是地球灾难的密码,2012年的8月4号1点钟,地球将出现重大灾难”。许多华藏弟子为此准备粮食、淡水、蜡烛和急救箱,山东华藏弟子“大伟”甚至把全部积蓄都用于准备避难。

吴某衡自称能预测地震,称“汶川大地震、日本大地震都准确预测到了”。近年他多次在微博等网络平台发布各地地震信息,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借机要求弟子购买避地震的“法器”敛财。徐州一名弟子称,吴某衡预测徐州有大地震,要求他买10个“戒坛方”避难,后来地震没有发生,吴某衡称那是因为他把地震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吴某衡还自称拥有特异功能,能将碎了的手机屏幕瞬时复原。可近日有一位弟子反映,有一次在外面吃饭,服务员不小心将其手机碰到地板弄碎了屏幕,为此希望吴某衡将屏幕复原,但吴某衡以这位弟子心不纯为由拒绝。

他在牢里蹲了11年,却吹嘘自己有分身术等神奇术法,曾在一次讲座中称,“我一米七三的个头,如果想走,就以很快的速度缩小,只剩一点点,然后化作一道佛光,就没了”。

邪恶之手伸向青少年

近年来,吴某衡大肆发展组织,宣扬歪理邪说,甚至举办青少年特训班,将邪恶之手伸向青少年。据警方介绍,目前已掌握有现实活动的“华藏宗门”信徒千余人,涉及国内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安徽、辽宁、山东、山西、广东、新疆、湖北等省市及美国、挪威等国家。已初步形成以吴某衡为教首,勾联指挥在网上,地方协调员负责组织各地信徒具体实施的组织架构和活动方式。

对组织成员,吴某衡制定了森严的门规。“封法号、排辈分”管理弟子,并使用誓愿、恫吓等手段控制道徒,其第四则“师仪”要求信徒对师傅“顶礼膜拜,绝对服从”,必须“全身心无条件对上师身命皈依”。

吴某衡近年来虽然没工作,但收入颇丰,生活奢侈。据知情人士透露,吴某衡经常给女弟子购买高档服装;其儿子2012年8月到英国读研究生,他一次给了26万人民币的学费及生活费。警方在其家中更是发现大量弟子供奉的冬虫草、玉石、劳力士手表等,在其保险柜搜查出大量现金。

违法手段大曝光

1 收取拜师费、奉献金

对新发展的成员,吴某衡通过拜师仪式亲自收取拜师费。安徽一名弟子说,2011年拜师时,先在佛具店花1000多元买了一套僧衣,拜完师后又用红包包了5000元给吴某衡当拜师费。吴某衡还利用生日、成道日、佛诞日聚会等名义,亲自或通过核心成员袁某、孟某等人的银行账户收取各地信徒的供养款、奉献金。

2 兜售“开光法器”

2010年,吴某衡在珠海市开办吉莲毗卢性海服务中心(佛具店),通过制造散布灾难谣言,向弟子兜售开光法器牟取暴利。2011年3月,又利用日本核辐射事件,推出避灾法器“戒坛方”,出厂价80-90元,售价1212元。2013年11月底,吴某衡指定要为7名办企业的弟子各刻制一枚黑檀木印章,并为其加持,每枚收费5 .5万元。

3 让弟子高价购买其字画

据知情人士透露,2008年,辽宁弟子张某某出资130余万元在珠海九洲大道银石雅园购买190余平方米的房产,供吴某衡居住、设立佛堂、作为活动据点。2010年,吴某衡又让弟子张某某购买其一幅亲笔字画,价格高达50万元。

4 举办培训班收取学费

近两年来吴某衡开始变换手法,通过举办“觉学禅修营”、“禅修之旅”等进行敛财。如“觉学禅修营”培训班每期4天左右,费用高达8000多元。2014年3月2 3日,吴某衡与22名企业家弟子进行了网络“法会”,收取每人聊天费5000元。近年来,还在寒暑假举办“青少年特训班”,将邪恶之手伸向青少年。

5 向弟子“借”近300万

2013年3月9日以来,吴某衡发布“借款给吴泽衡缴交法院罚金”的微博,称2010年被判刑时追缴的200多万罚金一直未缴纳,现在法院催缴,故向弟子“借款”。据称,在其微博发布后短短几天时间,其账户就收到“借款”近300万元。吴某衡将其中200多万用于购买理财产品。

6 胁迫女弟子发生性关系

近年来,吴某衡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其精液是高能量物质有益女性身体”等为名引诱、胁迫多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有的为其生了小孩,有的为其多次堕胎,有的因多次堕胎可能已致不孕。据警方介绍,目前吴某衡的子女多达十余名。

省佛教协会:“华藏宗门是个不折不扣的附佛外道”

广东省佛教协会曾专门对吴某衡的佛教身份、“华藏宗门”的性质进行研究,认为吴某衡及其“华藏宗门”在传承上不属于佛教宗派,组织上不在佛教协会之内,教制上诋毁佛教自封初祖,教义上窃取佛教名言乱释其意,教法上违如来遗教显异惑众;理论体系中盗用佛教名词,肆意解释没有可取之处;具体修行方法中,没有原则,不守戒律,不尊国法;个人行为当中,显异惑众,妄说获福,打大妄语;“于戒、于理、于修、于证都不符合佛教规范,是不折不扣的附佛外道”。据查,“华藏宗门”在有关部门没有进行注册登记。佛教协会证实吴某衡不是在册佛教教职人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