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大头兵——一营二连的故事

zhaobinxxx 收藏 0 763
导读:,新兵的生活是火热的,新兵的时光是难以忘记的,特别感谢读者朋友对我的故事赏评,接着前篇故事我被分到一营连有线班。 就要下连队了,这个消息飞快的传递着,整个营房便沸腾起来,新兵们个个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象幼儿园小朋友过“六一儿童”节似的.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对每个人来说好象过了三年,想想终于要离开被我们称之为“魔鬼训练营”的新兵连,就要离开那不定时的或半夜或凌晨的紧急集合,还有那一踢就是两个小时的正步走,和让我喘不过气来的五公里越野,以及那老是出我洋相让我望而生畏的单双杠,心里美得那叫一个爽字!

回顾第一篇《新兵连的日子》,那些逝去的青春,那些新兵的感情是最真挚的 ,新兵的生活是火热的,新兵的时光是难以忘记的,特别感谢读者朋友对我的故事赏评,接着前篇故事我被分到一营连有线班。

就要下连队了,这个消息飞快的传递着,整个营房便沸腾起来,新兵们个个兴高采烈,眉飞色舞,象幼儿园小朋友过“六一儿童”节似的.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对每个人来说好象过了三年,想想终于要离开被我们称之为“魔鬼训练营”的新兵连,就要离开那不定时的或半夜或凌晨的紧急集合,还有那一踢就是两个小时的正步走,和让我喘不过气来的五公里越野,以及那老是出我洋相让我望而生畏的单双杠,心里美得那叫一个爽字!又象喝了十八罐蜂蜜,怎么滴说?从嗓子眼甜到屁股眼!

晚上,整个新兵连的战友们跟猴子似的,到处乱窜,一个地方呆不上两分钟,相互交换着写有赠言的廉价笔记本之类的纪念品,猜测着自己会被分到哪个连队,有说警卫连滴好,背着手枪上岗,那叫一个帅气!有说侦察连滴好,学一身硬工夫,那叫一个牛比!熄灯号吹了都半个小时了,大家却无半点睡意,还爬在被窝里乱喳喳,一向严厉的班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理解新兵们此时的心情,他也是从新兵时候过来的.第二天清晨,还没等起床的哨子吹响,新兵们都早早起了床,麻利地打着背包,整理着自己的行李,我不停地看着手表,心里有点“离心似箭”的感觉.队里今天破例没出早操,从食堂出来时,一排“大解放”已整齐地停放在操场上,我知道,那是送我们下连队的,心里不由得一阵莫名的惆怅,毕竟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同吃同居,摸爬滚打,平时象劳苦大众盼解放一样,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早日离开这个让我脱了一张皮的鬼地方,听新兵班长说下连队后就轻松多了,可如今离别在即,心里竟是七上八下,好似装了十五吊水似的.随着一声长长的集合哨响,一百来人的队伍瞬间集合完毕,刚才还闹哄哄乱嚷嚷的操场刹时鸦雀无声,静的能听到彼此之间的心跳,平时大家可没这么听话,立正好长时间了,还有人在下面小声说话,可今天个个老实得象乖孩子似的.突然,觉得眼里有种东西在涌动,看看身边的战友,眼里也是一闪一闪的,新兵连长宏钟般的讲话半句也没听到耳朵眼里,大脑仿佛一片空白.一阵掌声把我惊醒,只听连长说,祝大家在新的战斗岗位上取得更大的进步!话音刚落,不知哪个不争气的家伙“啊!啊”地嚎啕大哭起来,瞬间竟连成一片,真的奇了怪了!从来不知道哭这东西还是“传染病”,而且比什么都快,我的鼻子突然感到一阵酸涨,眼泪就象八辈子没捞着流似的,大滴大滴地往外淌,那天我才知道,原来男人的泪腺比女人要发达一百二十八倍也不止!

初下连队,我被分配到一营二连有线班,同来的还有一个一块入伍的老乡,当天晚上以班为单位召开班务会,班务会在新兵连是早就领教过了滴,无非是表扬一些人,总结前段的训练情况,布置下步的训练计划,再不就是政治学习,领读报纸之类的内容,可这次班务会的内容却让我大奇特奇怪了起来,那个长着幅娃娃脸的班长和颜悦色,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不笑不说话,觉得格外地亲近,让我这城府不深的新兵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好了起来,不象新兵连的班长,个个板着张“老”脸,张口闭口“反了新兵蛋子”,虽然新兵蛋子们私下不服,但他们那里外长满老茧的拳掌及粗壮发达的胳膊,足以让我们夹紧尾巴,大气不敢出一声,小屁不敢放一个,不服?胳膊一举,眼珠子一瞪:“来!有种的把俺撂倒,叫你班长!”.那次班会,只是让老兵新兵挨个自我介绍情况,什么家里几口人啦,生活条件咋样啦,父母亲大人高寿啦,身体还好吗,本人多大啦,有没有对象啦,长的漂不漂亮啦,有什么困难提出来啦,不要客气滴啦......平时开惯了“挨训”的班会,今天反倒一时不适应.要说那次班会内容让人奇怪,后面几个月的班会就更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每次班会都是表彰大会,半年后,我们班被评为全连“标兵班”,即“训练标兵”、 内务标兵”和“遵纪标兵”,一年后班长复员了.

刚下连队的时候,新兵们还算老实,见到老兵,点头哈腰,毕恭毕敬,尾巴夹得牢牢的,一口一个班长叫个不停,不到半年,彼此之间熟了起来,谁有口臭,谁有脚气,谁爱放屁打嗝,谁爱做梦说胡话,清楚得跟自己肚子里的回虫一样,说话也逐渐放肆起来,一些“操蛋”的本性也逐渐暴露无遗,大家最看不惯的就是我们班的一个战友,这小子因长了两颗又长又大的门牙,大伙送他一个雅号“大牙”,他对这个外号不以为然:“俺爸说了,外号多了能发家,有啥好听的再来两个”.气得我们战友哭笑不得.在后来和老兵相处时间久了,关系也不错,也很少出新一些事情.

新兵时候的我们真的都很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