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仇日?哈日? ——由两种对日情绪说开去

qiushiwangping 收藏 0 31
导读:提起日本,每一个国人心里都会浮现出某种喜欢或讨厌的情绪,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边出现了许多将这两种情绪极端化的人,我们暂且称之为“仇日”和“哈日”。 由于历史上数次遭受这个邻国的侵略,“仇日”情绪似乎比较容易理解。不同于二战后德国肃清法西斯和走向民主化的坚决态度,日本右翼势力不但从来没有退出过历史舞台,甚至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持续威胁中日关系的稳定;同时,受近年来钓鱼岛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等事件的不断刺激,两国政治互信已降至新低。在官方和民间一致的抗议声中,不少人走向了极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提起日本,每一个国人心里都会浮现出某种喜欢或讨厌的情绪,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身边出现了许多将这两种情绪极端化的人,我们暂且称之为“仇日”和“哈日”。

由于历史上数次遭受这个邻国的侵略,“仇日”情绪似乎比较容易理解。不同于二战后德国肃清法西斯和走向民主化的坚决态度,日本右翼势力不但从来没有退出过历史舞台,甚至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持续威胁中日关系的稳定;同时,受近年来钓鱼岛事件、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和平宪法等事件的不断刺激,两国政治互信已降至新低。在官方和民间一致的抗议声中,不少人走向了极端:只需随便登录一个涉及国际政治话题的论坛,其中便会充斥着大量言辞激烈的仇日言论。如果说网上的发言还只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那么将这种“仇日”情绪付诸实践的也不鲜见:2012年间国内因“钓鱼岛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就曾有人走上街头,打砸日产汽车,捣毁日本料理店,武汉大学校园中也出现过驱逐身着和服与樱花合影留念的母女等事件。

与“仇日”情绪高昂的青年相对,抱有“哈日”情绪的人也绝不在少数。哈日族最早指盲目崇拜、复制日本流行文化的台湾青年族群,但近年来由于网络的发展,日本流行文化在中国大陆日渐拥有大批粉丝:他们会对日本的全部或某些领域痴迷,无论生活、娱乐、思想上,都大量地从日本文化中复制。还有的“哈日”族想方设法在穿戴打扮上使自己看起来像个日本人,在口语中穿插使用日语的常见词汇,甚至在书写中将日用汉字与繁体汉字混用。

稍加观察我们可以发现,“仇日”抑或“哈日”的极端者是年轻人居多,而那些真正经历过抗战烽烟的老一辈心境却相对平和。这种现象必定有着较为深刻的社会原因及心理原因。

首先,将两种对日情绪极端化的人没有形成一个正确的世界观、历史观。要想对一个国家形成较为客观的认识,就必须全面了解其发展的历史,以及包括宗教在内的文化渊源;而要想做到理性认识与他国关系,则更需建立在深刻理解本国传统及现实发展状况的基础之上。而在极端“仇日”派眼中,中日数千年的交往就等于“甲午战争”和“抗日战争”,他们看似非常重视这段历史,实则不过只看了些战争时期日军罪行的帖子,并不真正了解两国的历史文化,仅仅被一种情绪驱使。每每看到所谓的“日本元素”时,他们就会摆出格斗准备的架势。前些年有一条新闻,说的是身着汉服在公园里举行活动的大学生遭到仇日青年的驱赶和辱骂,原因是他们错把汉服当成了和服。有些网站网友的留言发人深省:“认不清自己国家的传统服装,算是爱国吗?”

极端“哈日”一族亦是状况相同。他们自称喜爱日本文化,其实能说出口的只有几部日漫或者日剧;他们号称了解日本历史,对日本战国时期和幕末时期的英雄人物如数家珍,却偏偏选择性忽略了自丰臣秀吉起的日本对外扩张史;更有极端者,在被问及抗日战争等话题时,会扔出一句“总是提这种事情,太无聊了啊!”……如此任意阉割历史与文化,何以面对长眠于地下的抗战英雄们?

其次,将两种对日情绪极端化的人都存在着对“爱国主义”的曲解。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一项,“爱国”意味着对祖国的成就和文化所产生的自豪感与归属感,以及对本国同胞的认同感。然而这样一种包容性极强的美德,却越来越被理解成一种排他的思想和行为。肆意砸车砸店这种暴力行为,放在任何一个法治社会都应该是难以容忍的;随意施放针对他国全体国民的极端言论,任何热爱和平的人听到后都应该嗤之以鼻的。然而,当这种种暴力行为或极端言论所针对的是日本时,“仇日”派们便毫不犹豫地将其等同于“爱国主义”。然而这种所谓的“爱国主义”,根本是以国籍或血统来判断一个人的好坏——是日本车就一律砸毁,是日本人就一律被扔进军国主义的大筐,这未免有失公允与理性,也容易使人联想到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

和喜欢用“爱国”来装点自己的仇日派不同,哈日一族显然更容易受到“不爱国”的指责,也更经常地对此进行反驳,认为这根本是乱扣帽子、乱打棍子的行为。在这部分人看来,“爱国主义”未免太过热血、太过虚假,在“告别革命”的日子里,人们应该本着“博爱”的态度,自由选择生活方式。当然,我们不否认爱国有许多种表现,也无意干涉个人的自由生活,但一味崇洋媚外,认为“日本的月亮比中国圆”,本身就是对自己国家现状和未来发展不自信的一种表现。而淡化了身为中华民族儿女的自豪感,哈日一族就算是到了日本也未必能得到多少欢迎与尊重——要知道,日本最为敬重的中国人之一是杨靖宇。

其实,无论极端的“仇日”还是极端的“哈日”,说到底都是心理状态的失衡,都没有形成一种坦然而开放的大国心态。然而,大国心态的形成绝非一朝一夕之事。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将这种文化的精华融入自己的骨髓,使之成为爱国主义情怀的思想文化坚实基础——我们不是为了爱国而爱国,而是中国真的值得我们所爱。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牢记历史,勿忘国耻,认真思考造成中华民族近现代屡遭列强蹂躏的重要原因,向着自强不息、为国奋斗的目标跨越前进,绝不能只是简单停留在对某个国家的仇恨上。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将自己的视野放到全世界,不能故步自封、盲目排外,“中国要永远做一个学习大国,不论发展到什么水平都虚心向世界各国人民学习,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互容、互鉴、互通,不断把对外开放提高到新的水平”,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

让人欣喜的是,绝大多数中国公民对此类问题有着自己明确的判断——历史要牢记,但还要面对现实,两国民众的正常交往仍然要继续。正如同《中国日报》评论的那样,“日本在中国发展的道路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无法被简单地定义为敌人抑或朋友。”据《读卖新闻》网站报道,日本政府观光局统计,2014年上半年赴日旅游的外国游客中,中国大陆人数排在第三位,数量达100.92万人,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8.2%。尽管对日本右翼势力歪曲历史的行径极为愤慨,但许多中国民众都能够坦然承认中国在诸如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社会秩序、公民教育等方面需要向日本学习,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大国公民所拥有的自信与风范。我们相信,带着这种开放与包容,中国将摆正自身在国际社会中的位置,更好地处理与他国的关系,更多地抓住发展的机遇,更快地奔向光明的未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