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化训练,我军科技练兵的新模式

南京军 收藏 2 82

(一)

在雷霆万钧之势的新军事革命冲击下,战争形态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传统的军事训练模式面临严峻挑战,基地化训练已成为高技术条件下调整改革军事训练的主要手段,且倍受发达国家军队青睐。

世纪之交,人类社会在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推动下,正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过渡,这种时代的变迁,在极大推动社会生产力提高,使新的富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经济形态应运而生的同时,也使军事革命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击着新世纪的大门,军队的战斗力产生了质的跃升,战争形态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军事训练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对此,世界各发达国家军队,为适应这种高技术作战形态的需要,纷纷对军事训练进行了调整改革,并把基地化训练作为生成和提高军队作战能力的主要途径。

据有关资料介绍,美军早在70年代后期,为适应大规模作战训练的需要,在原有训练中心的基础上,集中财力和新技术设备在其本土组建了3个相互连接的现代化训练基地;80年代初,美陆军又在加利福尼亚的欧文堡、洛杉矶的波尔克堡和德国的贺汉弗尔斯等地建立作战训练中心,目前在国内外有各军兵种训练基地80余处。英军有大中型综合训练基地19个;法国有训练基地13个。近年来,俄罗斯军队也先后在赤塔、奥尔塔、蒙古等地建立了大型训练中心。上述各国军队的各类训练基地,既有国家性的,也有地区性的,基本上是用最新高科技成果装备起来的现代化综合训练体。在训练基地内,可进行不同军种和兵种参加的战役战术对抗演习,并根据作战任务的需要,模拟不同战场环境作战。由此可见,营造近似实战环境的诸军兵种综合训练基地,使部队逐步走上基地化训练的路子,已成为高技术条件下生成和提高部队战斗力的重要途径。

(二)

“科技大练兵,一切为打赢”是军事训练迈向新世纪的主旋律。要唱响这一主旋律,就必须有计划、分步骤地建设具有我军特色的诸军兵种综合训练基地,走基地化训练的路子,以此提高部队高技术条件下的作战能力。

面对世纪之交的划时代军事革命,我军要提高整体作战能力,必须谋求军事训练向21世纪的跨越式发展。对此,中央军委高瞻远瞩地提出了科技强军、走精兵之路的战略思想,江泽民主席深刻指出:“开展科技练兵,要注重训练内容、训练方式的改革,尽可能采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并作出了提高训练的高科技含量,有计划地建设一些大型综合性训练基地,使我军逐步走上基地化训练路子的军事训练改革决策。

为贯彻中央军委的战略决策,总部坚持把加强训练基地建设作为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的一件大事来抓,积极搞好规划论证,于1994年10月,组织召开了“全军训练基地建设论证会议”,对训练基地的体制编制、任务职能、建设内容等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论证。确立了体现时代特征、反映客观规律、具有我军特色的基地体系的建设思路。1997年12月,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在研究论证的基础上,联合下发了《全军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建设规划》,明确了基地建设的指导思想、目的、任务、标准、方法步骤和保障事项,为基地的建设形成体系提供了基本依据。

各大单位把基地建设作为加强本军兵种和战区建设的重点工程,作为开展科技练兵、提高打赢能力的重要途径,不断加大对基地建设的组织领导力度,按照总部的规划,采用先进成熟的技术,运用系统集成的方法,在基地建设试点单位建成了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综合保障、基地管理“五大系统”。以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为重点,兼顾综合保障和训练管理的需求,建立了导调指挥、卫星定位报告、情况显示控制等若干子系统,开发研制了导调监控、计算机评估、数据库等软件,培养了外军模拟部队,修建了多种形式的部队驻训营房和供修保“一条龙”的训练保障设施,初步实现了导调手段的现代化、战场控制实时化、训练环境实战化、质量评估科学化、基地管理正规化、野战保障一体化的建设目标。总参于1999年10月组织了“全军开展科技练兵观摩活动”,总结交流了训练基地建设、使用、管理的经验,观摩了利用训练基地组织的实兵演习和有关军区组织的科技练兵课目演示,指明了今后基地建设与发展的方向,显示了基地化训练的广阔前景。也为军事训练跨世纪发展明确了目标、任务和思路。

(三)

创新是民族进步的灵魂,是兴国的不竭动力。训练基地作为具有时代特征的军事训练新生事物,只有结合实际,依靠科技进步,不断改革创新,才能使基地建设适应军事技术的飞速发展,适应深化科技练兵的客观需要,从根本上提高部队打赢高技术局部战争的能力。

我军的训练基地是在改革中产生的,并紧紧依靠科技进步,在借鉴外军有益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创新来不断地发展和完善的。目前,正沿着科技兴训、科技练兵的方向,根据不同作战任务的需要逐步形成体系,以保证部队的训练走上近似实战的基地化训练道路。

首先,着眼打赢高技术局部战争的需要,全面实现训练基地职能的转变。即以基地组织导调联合战役和合同战术演习为主要形式,以信息网络为基础设施,以模拟仿真为基本手段,使训练基地全面实现由过去的保障机构向训练机构的转变;由使用简单的训练手段向使用高技术训练手段转变;由组织单一兵种专业训练向组织合同战术和联合战役训练转变。并有计划地安排部队进行实战化训练,使训练基地逐步实现向全年度满负荷使用,诸军兵种共同使用,面向全军开放使用的转变,提高部队在不同地形和气候条件下作战的适应能力,为有针对性地做好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创造条件。

其次,着眼现实军事斗争准备的需要,形成训战一致的基地化训练体系。当前和今后一个较长时期内,我国面临的军事威胁是多元的,其中有围绕祖国的统一问题可能爆发的较大规模的局部战争;有围绕与某些国家存在的领土争议而爆发的边境局部战争;有围绕与一些国家存在的海洋权益之争而爆发的海上局部冲突;有围绕国家利益的纷争,面临着某些强国实施的空中打击报复行动。这就要求我军训练基地建设的改革创新,要朝着与作战任务相适应的方向发展,使部队的军事训练能依托不同战略方向的训练基地,运用现代化的训练手段和逼真的战场环境,分别进行提高三军联合作战能力的渡海登陆作战训练;提高陆基联合反击作战能力的边境反击作战训练;提高联合封锁和联合进攻作战能力的大型岛屿封锁、保卫海上岛礁作战训练;提高防空作战、机动作战能力的反空袭和攻防作战训练;提高核与常规导弹“双重威慑”、“双重作战”能力的全要素、全课目、全过程综合演练。摸索与各个战略方向相适应,与各种作战任务相符合,与各种作战样式相配套的诸军兵种联合战役训练和合同战术训练路子,使训练基地成为高技术条件下的练兵场,现代化作战的“实验室”。

第三,依据现代战争特点,借鉴外军实施兵力投送的有益经验,使基地的建设朝着生成、储存和快速投送作战力量的方向发展。主要结合我军实际,通过在不同的战略方向,有重点地建设兵力快速投送基地,实现“不经人员、装备补充和临战训练,即能在规定的时限内,执行应急机动作战任务”,达到“快速反应、信息对抗、战场生存、协同作战、综合保障能力”的目标,保证作战力量及时到位,赢得先期交战的主动,使具备一定条件的训练基地真正成为作战力量生成、储存和快速投送的基地。从而提高我军应付危机,赢得先期作战主动,打赢高技术局部战争的能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