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总理:中美一旦开战 澳方除参战外别无选择

和平联盟 收藏 0 41
导读: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8月13日发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休-怀特的文章称,尽管一些分析认为亚太战略现状会持续下去,但事实上目前亚太战略局势已经正在发生变化。很简单,自1972年以来,亚洲一直很稳定,这是因为中国愿意承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而这也正是亚洲秩序的基础。中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其自认为自己实力弱小,不足以与美国展开有效竞争。现在,中国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能够和美国争夺亚太地区主导者的地位,而且中国也正这样做。   文章称,亚洲在越南战争之后的秩序以美国在亚太地区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8月13日发表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休-怀特的文章称,尽管一些分析认为亚太战略现状会持续下去,但事实上目前亚太战略局势已经正在发生变化。很简单,自1972年以来,亚洲一直很稳定,这是因为中国愿意承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而这也正是亚洲秩序的基础。中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其自认为自己实力弱小,不足以与美国展开有效竞争。现在,中国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能够和美国争夺亚太地区主导者的地位,而且中国也正这样做。

文章称,亚洲在越南战争之后的秩序以美国在亚太地区毫无争议的主导地位为基础。不过,这种秩序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的问题是,取而代之的新秩序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的答案存在若干可能性。对于澳大利亚而言,这些可能性都不像自1972年以来的亚洲秩序那样对澳大利亚有利,但其中有些选择却要强于另外一些。澳大利亚应该努力推动该地区走向适合澳大利亚的新秩序,远离那些对澳大利亚不利的可能性。

不过,一些战略分析人士则暗示,澳大利亚应该尽量维持现状。澳大利亚战略政策协会分析人罗德-莱恩(Rod Lyon)就坦率地描述了中国能够发挥更重要作用的新秩序给澳大利亚带来的风险。不过,文章指出,这些风险必需要与未能成功保持现状的风险相互权衡。如果澳大利亚拒绝在某种程度上适应中国,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战略竞争不断升级。

所以,文章认为,澳大利亚面临的问题并非像罗德所说的那样要在适应中国和保持亚洲战略现状做出选择,而是适应中国并面对这个竞争对手。文章指出,罗德及其他分析人士倾向于低估风向,因为他认为面对澳大利亚维持现状的决心,中国只会后退。然而,战略学家鲍博-奥-内尼尔指出,钓鱼岛争端可追溯到马关条约,这是中国的百年耻辱,而这正是中国为何执着于改变亚太地区现状的原因。

问题是,中国是否强大到足以实现自己的抱负?澳大利亚学者安德鲁-菲利普和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比尔-陶都不这样认为。安德鲁认为,对于中国而言,目前亚洲秩序牢不可破。比尔暗示中国并没有致力于与美国争夺在东亚的影响力,因为其更关注中亚,而且也承受不起与美国争夺影响力的代价。不过,文章认为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中国的实力自然存在限制,但文章认为中国有可能通过破坏美国的地区联盟的可信度,用非常低的代价大幅度削弱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而这正是中国正在做的事情。

安德鲁-奥-内尼尔认为认为,未来的事情无法预料,在这一点上,大家很容易获得共识。在明确发生过的事情之前,很难确定澳大利亚能够且应该做的事情会有什么影响。如果想要在事情变得不能挽回之前采取行动,那么澳大利亚除在无法明确行动结果之前采取行动之外别无选择,因此澳大利亚必须愿意支持自己的判断。有些事情已经很明确,而澳大利亚也可以基于此判断——例如,中国经济已经与美国不相上下,中国已经表明自己想要构建大国关系新模式。安德鲁正在等候新的证据,证明中国是否有改变亚洲现状的实力与意愿。

文章认为,对于澳大利亚而言,问题并不是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边站。一方面,亚洲有可能会出现避免美中两国竞争升级的新秩序,在这种秩序下,澳大利亚能够同时与中美两国维持密切关系。对于澳大利亚而言,这种新秩序使北京是最有利的。另一方面,在新秩序中,反对适应中国会导致竞争升级的可能性也的确存在,中美竞争越升级,澳大利亚就越需要在两国之间做出选择。中美两国距战争越近,澳大利亚就越需要在两者之间二择其一。

因此,文章认为,如果澳大利亚选择维持现状,而不是接受新秩序,那么澳大利亚就有可能不得不在美国与中国之间做出选择。为了避免这种选择,澳大利亚应该主张改变。(知远)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网站8月14日报道,文章援引美国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外交官的话表示,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不会将澳大利亚拖入对华战争。但澳大利亚前总理认为,一旦美国与中国开战,澳方除参战外别无选择。

据报道,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丹尼尔·拉塞尔对澳大利亚前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关于美澳同盟的说法进行了驳斥。弗雷泽称,澳大利亚被牢牢困在美国体系内,一旦美国与中国开战,澳方除参战外别无选择。

拉塞尔表示,恰恰相反,美国在整个地区坚定推行接触政策并对中国的不当行为予以回击,这大大降低了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

据报道,在拉塞尔讲这番话前,两国举行了澳美部长级定期磋商会议,会议为整合澳美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增加美国军舰对澳港口的访问量以及美国空军更多使用澳大利亚北部军事基地等事宜敞开了大门。

报道称,拉塞尔这番态度极为坚定的评论是对弗雷泽的回应。弗雷泽认为,美澳同盟关系剥夺了澳大利亚选择不介入对华战争的战略空间。

拉塞尔说:“我认为,未来并不会与中国发生战争。有关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在给澳大利亚带来风险的说法极具误导性。”

尽管如此,他还是对中国在南中国海采取高压手段以及最近对在华跨国企业进行史无前例的司法攻击表示了担忧。

据报道,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约占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但澳企似乎并不是当前这场闪电攻势的打击对象。

澳大利亚前驻华大使芮捷锐表示,中国在利用经济手段发出政治信息。芮捷锐说:“我认为中国在某种程度上意在提醒美国:两国关系处理不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表示,澳大利亚也成为打击目标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澳大利亚的重要程度还不够,且中国要依赖与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贸易。

弗雷泽在其著作《危险的盟友》中敦促澳大利亚放弃澳美同盟,以避免与中国发生冲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