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知识就是力量1978 收藏 3 211
导读:“美国正在研发一种网络战秘密武器‘怪兽头脑’(MonsterMind)、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造成了2012年叙利亚内战时该国互联网瘫痪……”   NSA前合同工、“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虽然在7月得到了俄罗斯政府延长居留许可的待遇,但也没闲着。近日,他在莫斯科接受美国《连线》杂志专访,再次揭秘美国情报机构的内幕。   针对斯诺登在专访中的种种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拒绝发表任何看法。   “怪兽头脑”在研发中   斯诺登在专访中说,正在研发中的这种美国网络安全程序不仅能识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正在研发一种网络战秘密武器‘怪兽头脑’(MonsterMind)、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造成了2012年叙利亚内战时该国互联网瘫痪……”

NSA前合同工、“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虽然在7月得到了俄罗斯政府延长居留许可的待遇,但也没闲着。近日,他在莫斯科接受美国《连线》杂志专访,再次揭秘美国情报机构的内幕。

“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针对斯诺登在专访中的种种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拒绝发表任何看法。

“怪兽头脑”在研发中

斯诺登在专访中说,正在研发中的这种美国网络安全程序不仅能识别、追踪和阻止潜在的计算机攻击来源,还能在无人情况下进行自动反击。该程序名为“怪兽头脑”,在发动攻击时,黑客能掩盖攻击源,经由其他国家的电脑发动攻击。

“这些攻击具有欺骗性。”斯诺登对《连线》杂志称,“比如,可能那个人是在A国,但可以令这些攻击看起来是来自B国,最终变成对B国进行回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说,这很可能导致一场“意外战争”的爆发。

斯诺登说,尽管其他网络战程序也能自动侦查和阻止黑客进攻,但“怪兽头脑”是对隐私更大的威胁,因为它需要通过进入几乎所有从海外进入美国的私人通讯记录,然后才能进行工作。

“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他对《连线》杂志说:“如果我们要分析所有的数据流,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拦截所有数据流。这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在没有搜查令、没有合理根据或犯罪嫌疑的情况下抓取私人信息。”

这是自去年“棱镜门”爆发后,斯诺登对NSA监控项目的最新重大揭秘。目前,他正在俄罗斯申请避难,上周刚获得了为期3年的俄罗斯居住许可。不过他称愿意重返美国,即便那意味着监禁。

“我对政府说,我愿意蹲监狱,只要名目是合理的。”他说,“我更在乎国家,而不是自己。但无论交易多有利,我们也不能允许法律成为政治武器,或赞同恐吓人们不再坚持他们的权利。”

美国政府希望斯诺登回到美国,面对泄露国家机密等指控。美国官员亦一再敦促他重返美国。不过他此前曾表示不会回去,并希望最好在俄罗斯得到庇护。今年5月,他曾对美国媒体称,他不会简单地“走进牢房”。

“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NSA涉嫌叙利亚互联网故障

除了“怪兽思维”,斯诺登还爆料称NSA造成了2012年叙利亚内战时该国互联网瘫痪。

《连线》杂志引述斯诺登的话写道:“一天一位情报官员告诉他,NSA黑客部门TAO曾在2012年试图在叙利亚一个主要互联网服务商的一个核心路由器上远程安装一个漏洞利用(exploit),而当时叙利亚正经历着内战。这么做可以令NSA获得叙利亚的很多邮件和其他互联网数据流。但出了一些问题,路由器彻底无法运行。路由器的故障导致叙利亚忽然完全无法连接到互联网上。然而公众却不知道美国政府应该为此负责。”

有分析认为,目前看来此事信源模糊,仅仅是斯诺登从另一位美国情报机构人员的口中听说。斯诺登并没有展示支持他所说的文件,尽管在《连线》杂志的专访中他暗示称他并没有阅读从美国政府电脑系统中带走的所有信息,所以有可能有更加直接的证据证明他所说的真实性。

网络公司Renesys资深分析师马德瑞(Doug Madory)称,叙利亚在2012年确实发生了互联网瘫痪,但斯诺登所形容的路由器障碍很难同其他原因导致的路由器障碍区分开来。

不过,斯诺登的说法仍然为此事提供了新的思路,此前很少人认为NSA和叙利亚断网事故有关,更多人认为其他方面应该对此负责,包括阿萨德政府或者以色列等。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故障看似只影响了反政府武装控制的部分,甚至有时看似对阿萨德政府有利,这令很多专家和媒体猜测阿萨德政府的支持者故意切断了互联网。

美国《华盛顿邮报》评论称,斯诺登的爆料为一次互联网瘫痪提供了更为戏剧化的地缘政治含义。而围绕叙利亚互联网瘫痪凸显的真正问题可能是,当冲突地区的技术基础设施出现问题时,很难提供和找出具体归属和原因。当互联网变成战场,要准确找出谁在做什么会很难。

“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爆料因难忍政府谎言

在专访中,斯诺登说美国情报机构高官对国会不诚实的讲话成为他离开美国并披露机密文件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称,作为NSA前合同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为NSA的活动所困扰。

直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对国会议员们称美国情报机构“并非蓄意”搜集数百万美国公民的数据时,他被激怒并决定采取行动。

“我想,第二天读着文件,和同事说,你能相信这个吗……”斯诺登说。也正是在读完克拉珀在参议院委员会讲话的简报后,2013年的那个夏天,斯诺登决定离开夏威夷的办公室,带着存有机密文件的拇指驱动器前往中国香港。

在斯诺登揭露了美国全球监控范围以及NSA如何搜集美国电话用户信息后,克拉珀对自己的“错误”言论向参议院道歉。

斯诺登对《连线》杂志称,在过去的几年中,他已经数次考虑“揭发”美国政府的“不法”行为。他原本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竞选前就准备揭露NSA机密文件,但在竞选时推迟了,因为希望能迎来一个更开放的政府。但到2013年,他不再对奥巴马抱有幻想,便释放了手中掌握的部分机密。

他说在克拉珀向国会发表讲话后,他的同事似乎并没有感到多震惊,但他却担心深陷入一个“邪恶”的体系。

NSA前局长亚历山大在此前的讲话中曾表示,斯诺登交给媒体的文件数量在5万~20万份之间,后来又有NSA官员称斯诺登潜逃时携带了170万份数字文件。而亚历山大也曾承认并不知道斯诺登揭秘的规模到底有多大。

“合同工”斯诺登再揭美情报机构老底

斯诺登在此次采访中称自己携带的文件少得多,实际上他可以接触到更多。不过他表示自己曾留下了线索,政府原本可以凭借这些线索弥补漏洞和减轻损失,但政府却错过了。

他说,之所以留下这些线索原因有二,其一是为了表明他只是个泄密者而不是间谍,另一方面是因为泄密会给国家安全带来风险,NSA一旦发现了他留下的线索,就能将风险降低到最小。

“我想,他们觉得事情已经暴露了,政治上完蛋了。”他嘲讽地称,“政府的调查很失败,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重申一些数字。这让我觉得他们在评估损失的时候肯定以为一些不得了的东西泄露出来了。”

斯诺登说:“我猜到了他们可能会焦头烂额,但没想到他们竟如此无能。”

2014年08月15日第一财经日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