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名人演讲:中国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

cavan 收藏 149 316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月11日,田朴珺的新书《习惯就好》发布,她在发布仪式上做了深情款款的演讲。田朴珺用异常坦白的方式总结了自己“被女友”之后的心路历程,更是讲述了从中戏被退学到跨入地产圈、纽约求学直到交往王石过程中的许多细节。新书首发的第二天,澎湃新闻专访田朴珺,从演讲到采访整个过程中,田朴珺都在传达“女性独立”的理念。谈及网上热传的“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一文,田朴珺表示部分认同,她称缺乏父爱导致中国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

《习惯就好》是田朴珺的首部个人随笔集,选择了留学纽约的经历为创作背景,回顾了从“中戏被劝退”到进入“曼哈顿主流圈”到回国成为“中国合伙人”制片人的经历。田朴珺透露,自己的新书“不熬鸡汤,只啃骨头”,“大家都知道我有很多男闺蜜,知道我出书,他们都很支持,但表示不会买给老婆看,只会买给女儿。你看,男人就是这么的矛盾。”

田朴珺表示自己和王石“抠门抠到一起”:“他向我提出做他女朋友时,我当时的反应是,你也喜欢女人?我们俩是抠门抠到一起了。在纽约,我没指望跟他有豪华游,如果是他安排的路线,基本是地铁转公交。有一次有个朋友跟我们一起,腿都走软了,彻底服了,行行好,打车,我掏钱!我们俩看看快下雨,就同意了。认识王老师之前,我的圈子蛮高端的,跟王老师认识后,因为他不善交际反而疏远了。”

田朴珺还回忆自己不知不觉间接受了王石的价值观,学会了对物质的放下:多数时候,两人外出购物先看打折商品。有次田朴珺看上了一件新款大牌衣服,再看价格是八千美金。王石说了句:其实一般啦。田朴珺也就作罢。等走远了王石才带着坏笑说:其实真挺好看的。

以下为澎湃新闻对田朴珺的专访:

对话田朴珺

记者:我注意到你这本书的封面,没有一般腰封上的那些名人推荐,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出版社的意见?

田朴珺:这是我们沟通的结果。我真的很喜欢自己这本书,是我个人价值观的体现。我的性格是不喜欢求人的,也不喜欢麻烦人。所以一个人就把这本书包办了,从前言到后记,一直到腰封。

记者:我注意到昨天演讲时,你很激动,说了 “That’s bull shit”(胡扯)。

田朴珺:That’s bull shit。Right? 因为我没有刻意去给谁留一个好印象。我觉得不需要。这不是一个榜样的时代,没有偶像也没有榜样。我只想展现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我们确实不能跳离这个社会去单独成长,但是我们可以跳离别人的眼光。

记者:你在书中写到了姥姥对你的影响,你觉得她身上那种坚韧的中国女性传统之美,现在这个社会依然需要吗?

田朴珺:当然,中国女性特别坚强伟大。其实姥姥常跟我说一句话,人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包括她告诉我说,小的时候应该多去吃些苦,因为年轻的时候吃苦不算苦。老了吃苦才是真的苦。我姥姥这一篇其实是全书最后(完成的)一篇。写到她的时候基本上是哭了一礼拜写完的。后来我把这篇文章念给我的朋友听,我的朋友就说了一句话,你有这样的姥姥,有什么委屈不能受。

记者:你呼吁的女性独立,和女权主义有什么区别?

田朴珺:我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这两者(女权主义与独立女性)是有区别的。女权主义者给我的感受就是,好像我们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宰。女权主义者认为这个社会高职位的比例应该是65%对35%。我觉得我是一个女性独立主义者,50%对50%就可以了。(笑)

记者:你说过女人要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经济独立方面,你从事地产业的第一桶金是如何赚来的?当时的困难是什么?

田朴珺:那时候是2006年。因为我什么都不会,人家能给我一个学习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我那时候其实是不拿工资的,但我也要有生存的来源。所以我跟老板讲,你做成项目我再拿钱,做不成项目我就不拿钱,就当学经验了。老板当然很高兴。然后我就去上班了,很认真工作。我觉得我没有在帮别人打工。很多时候我们有一种心态,反正我是给人打工的,就无所谓了。就是因为这种心态使得你不进步,不要认为你是给他打工的。每个人说到底都是在为这个社会打工。老板也是在给社会打工。

我自己创业在带团队的时候发现,当老板真的有当老板的苦。现在小孩有很多东西不会,连怎么订机票你都要教她。我就跟公司90后的小孩说,我不怕你不会,我可以教你。我就怕这个人不懂,没有责任心,“差不离就行了”,这个不是我能教会你的。可能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这个事情你既然做就一定要做好,做不好就要重做。

记者:思想独立方面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下。

田朴珺:昨天我做了个微访谈,其中被问到最多的就是我今年二十几岁,好像时间不多了到底是嫁人还是工作。我觉得没有万金油的答案。我能传递的就是一种独立的精神,就是你要相信自己能掌握命运。

男人在社会生存中压力也非常大,你为什么把你全部的生活压在一个男人身上?如果我是男人,我也会想跑的。当你变成一个独立个体的时候,你会更有魅力地成为另外一半的支撑,才能风雨同舟,走得更远。

记者: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在网上传播非常广,文章中观点你认同吗?

田朴珺:部分认同。因为我觉得,为什么这个社会有一点扭曲?因为男权社会,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造成大部分小朋友都是由妈妈带大的,其实就是和一群阿姨带大的。所以男孩大部分是和女生长大的,父爱缺失。尤其这个社会还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体系,往往很难得到一个男性力量在你身边,导致中国男人越来越不像“男人”。

我觉得这种“男人”不单单是一个性的特征,更多是一种品质的特征,不然你怎么能称得起“男人”这两个字呢。你怎么能成为一家之主呢?

你看我今天穿了裤子,我平时喜欢穿裤子。英国有句谚语,这是家里“穿裤子的人”,意思就是这家做主的人。现在很多女性其实都穿裤子,可是还没有成为这家做主的人。这一天会不会到来?我相信会,但是需要越来越多女性自身的觉醒。

记者:你曾经说自己有记者梦,什么时候有的?什么时候打消的?

田朴珺:这个念头有了很久,从小学到中学都有。我小学时候作文拿过奖,全年级考试拿过第一,语文一直都挺好。我唯一能骄傲的成绩就是语文不错。那时候看新闻觉得记者这个职业特别高尚。(这个梦想)幻灭是因为我的数学太差了。我严重控诉中国教育体制(笑)。 明明一个文科生,你非要让他考数学。而且现在拉低了英语教育,我真的觉得不合理。因为英语是一个交流工具,是走向全世界的平台。

记者:你写专栏关注度也很高,平时的写作训练是怎样的,最近看的三本书是什么?

田朴珺:我强烈推荐管理学大师德鲁克的散文集《旁观者》。他通过写人来反映当时经济状况。也是我近些年来,我看到的写人物最好的文章。还有乔布斯当年推荐的一本书《禅的初心》。另外一本我推荐自己的书。(大笑)

记者:你写男闺蜜陈可辛,写褚时健,引发了一些当事人的回应。你后来跟他们两位有没有沟通过?

田朴珺:二位都是我很尊重的人。我跟褚老不熟,就是像采访一样,五个小时的接触。可能过段时间我还会去看他,他是太值得人敬仰学习的。他告诉我说,做一件事如果做不好,不管大事小事他就睡不好。后来你发现做成事的人都有这个特质。这可能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记者:你说自己在十七岁第一次客串的时候就看到了表演的谜底,请问这个谜底是什么?

田朴珺:那个谜底就像运动员。几乎都是到了三十岁左右,运动员的生涯就基本结束了。虽然演员没有那么残酷,但你不能否认演戏也是一个相对青春的行业。那个谜底告诉我,这个行业不会是我干到老,这不是我干一辈子的事。

记者:后面你接戏的话要挑自己喜欢的,会不会一些比较性感的角色就不接了?

田朴珺:我从来不介意。如果你觉得那是美,你就去展现它,为什么不呢?而且我觉得身体本身就是很美的一部分,你觉得它脏吗?你觉得它脏把它裸露出来也就是脏。如果角色合适,为什么不呢?这就是一个演员,身份赋予你的。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就不要当演员。

记者:你经常被称作 “王的女人”, 你觉得需要怎样才能不只被称作“王的女人”?

田朴珺:我要努力做到(让王石做)“田的男人”。(大笑)。你看“田”字里面横竖都是一个 “王”,我应该做得比他多才对。

记者:事业上要达到怎样的成绩?

田朴珺:没想过和他比,因为他太强了。人生就是比马拉松还长的跑步。他是一个毅力比我还要强的人,这点上我非常非常敬佩他。但是我觉得他有他的人生,我有我的人生,希望这种人生有相交性,又有独立性。

记者:你买房不方便贷款的时候,王石为什么不用广告代言之外的收入来帮你?

田朴珺:其实他有多少收入你们上网都能搜到,包括扣税什么的,基本上算是高级白领的收入吧,我的财务能力也并不比他差多少。

记者:就像你助理说的,你比他更富有?

田朴珺:我没说过这个话。不能这么说吧。反正我们经济能力上,彼此是平等的,我不花你一分钱,当然他也没花我什么钱。那个广告对他来说算是额外收入。他也想过替我还点,帮我分担点压力。毕竟大家都知道,我自己的工作挣钱也不容易。但是他说他认识我之前都是捐的,如果认识我之后不捐了,公司的人会怎么想。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第一反应就是“你捐,你全捐,你一分都别留”。

记者:你们最开始认识大概是什么时候?

田朴珺:很早了。我可以讲下长江商学院的事情。很多女性会觉得也许能在长江商学院里认识什么大佬。你如果把商学院当成婚介所,那你就想错了。商学院就是商学院,找对象还是去婚介所。总之对我来说,长江不是我认识人、找圈子的地方。(不是认识、寻找伴侣的地方?)绝对不是。而且那时候我去上长江的时候,是我们班最小的,资历最浅,说实话人家都不太爱带着你玩,那个圈子是很现实的圈子,我跟我们同学来往非常少。

记者:你在接受采访时说,和王石彼此第一印象都不太好?

田朴珺: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好不好我不知道,你要去问他。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记者:你说他对你的演员身份可能不太高看?

田朴珺:不是,他是知道这个女孩当过演员,还做地产,他觉得很奇怪这个身份定位。一个演员懂做地产,这是什么逻辑啊。好像一个数学老师是一个烤红薯高手。但是后来通过接触,他自己都说,如果有一天谁说我挣钱容易,他会跟谁急。

记者:什么时候擦出火花的?

田朴珺:品质吧。慢慢了解,就跟所有人一样。我不会因为你是大佬,我就想做你女朋友。对我来说,也有其他选择的机会。

记者:跟他接触的时候有没有了解他的婚姻状况?

田朴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单身。

记者:能不能谈下你现在实现的和没实现的梦想?

田朴珺:说说我的梦想吧,我的终极梦想是造福人类。这不是空话呦,这真的不是空话。

我可能从小受妈妈的影响,她是一个特别虔诚的佛教徒。乔布斯,他最大的贡献,不是缔造了市值那么大的苹果公司,That’s nothing。他的贡献在于把人的生活习惯变得更美,更加丰富。这是我觉得乔布斯伟大的地方。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找到我的契机,为这个社会做贡献。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高等妓女 卖个淫都这么高调

自我炒作而已,不过她说对了一件事,王石被一个婊子耍成那逼样, 做男人真的很失败!

只感觉比郭美美的牌坊立的高一点,本人没有歧视女性,当今的中国女性谈独立就是他妈的扯淡。

不要上当,

中国的女人爱自己的男人中国的男人爱自己的女人

就可以了,

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天经地义,这个也能挑拨出事来?服了狗们

你要出书就出书,别踩在全国男人肩上呀!

1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