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并非“小朝廷” 大半个中国仍属弘光政权统治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7 391
导读:核心提示:除冀、鲁、晋、陕及河南北部落满清之手,大半个中国仍处弘光朝怀抱。它在整个黄河以南的统治,从河南南部、苏皖北部起,直到赣、浙、闽、粤、桂、滇、黔,都还保持完整有效性;而四川与湖广之大部,因陷动乱,已成瓯脱,统治有效性大打折扣,但建制犹存、官吏俱各在任,至少名义上仍属明地。将此情形标于地图,不知是否仍有人觉得弘光政权是什么“小朝廷”。 本文摘自《中华读书报》2012年06月13日13版,作者:李洁非,原题:明末撮思 甲乙一瞬 中国史学义理古史分期明末的高度当时事,当时语

核心提示:除冀、鲁、晋、陕及河南北部落满清之手,大半个中国仍处弘光朝怀抱。它在整个黄河以南的统治,从河南南部、苏皖北部起,直到赣、浙、闽、粤、桂、滇、黔,都还保持完整有效性;而四川与湖广之大部,因陷动乱,已成瓯脱,统治有效性大打折扣,但建制犹存、官吏俱各在任,至少名义上仍属明地。将此情形标于地图,不知是否仍有人觉得弘光政权是什么“小朝廷”。

南明并非“小朝廷” 大半个中国仍属弘光政权统治


本文摘自《中华读书报》2012年06月13日13版,作者:李洁非,原题:明末撮思

甲乙一瞬

中国史学义理古史分期明末的高度当时事,当时语“甲”为甲申年,“乙”为乙酉年。两个年份紧挨着,在干支中分列第二十一、二十二位。干支历时,六十年一轮回,每六十年总有那么一次“甲乙一瞬”,本无甚特别。然而有一回,连续发生塌天大事,宇内骚然,时人遂每以“甲乙”连而并称,作为那特殊历史时刻的标识。

其时去今,将近四百年。不知不觉,甲乙二字,命运各异——前者仍大大有名,国人但曾念过中学,无有不晓;后者却已知者寥寥。

那甲申年,换作公历便是1644年。是年三月(凡属旧历,我们均书汉字,以后不赘),李自成攻克北京,崇祯皇帝煤山自尽;未足两月,李仓皇西去,满清摄政王多尔衮则由吴三桂导引,入了北京。

如今,以上情节一经提起,每个人都想到四个字:明朝灭亡。历来的史家、教科书或辞书,一致作此表述。大家不妨找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翻到第1853页,其附录“我国历代纪元表”凿然写着:

明(1368-1644)

该词典的权威性不必置疑,它里面每个知识,均来自既有之定论。所谓明代在1644年或甲申年终结,也是一种定论。

然而,定论不代表正确。曾是定论而遭推翻和丢弃的例子,多到不胜数,地心说和日心说便在其中。眼下,1644明亡之说是否如此我们不急于断言,而先看事实。

甲申三月十九日清晨,崇祯自缢,同日,北京全城彻底告破。明朝经过四十三天无君状况,五月初三,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宣布监国,五月十五日即皇帝位,年号弘光。以史可法(稍后改马士英)为首的新政府,随之受命、履任。

以上百字,若有一字不合于史,幸为指出。如无可疑,它的内容则很明白:明朝这套系统并未因崇祯殉国而死机、崩溃,不久便在南京重启、恢复运行。

顺带说明:崇祯之死,固如木坏山颓,但类似局面在明朝却并非第一次经历。正统十四年,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于土木堡被蒙古人活捉,掳往大漠,其弟朱祁钰由于谦等人拥戴代其为君,也即景泰皇帝。较之“土木之变”,甲申事态虽更严重,问题实质却并无不同。古时视君犹父,喜欢说天下安危尽系君身之类过头话,其实,既没那么夸张,也没那么脆弱。帝制表面热衷伦理的煽情和歇斯底里,骨子里则不乏理智的考虑和设计,备有应对危机的各种程序,一旦有事,适时启动。朱祁镇被捉后如此,朱由检自尽后也不例外。

故尔,崇祯的死根本不曾让明朝的钟摆停摆。它运转自如,立刻产生一位新的皇帝。朱由崧的践阼,其手续及过程,与先前十几位朱明皇帝略无轩轾。从道理上说,如果认崇祯是明朝的合法皇帝,便无任何理由否定弘光皇帝的同样地位。然而,我们诸多史著却执意在崇祯后面画上句号,将朱由崧的存在抹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