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该出手时就出手

一鹤北飞 收藏 11 1095
导读:[导语]维护国家领土和领海的军事斗争,在新世纪的十年以后,正式拉开了序幕,借此建立高效的军事机制,有了灵活性,方能赢得主动权,方能真正不折不扣地执行政策。军事斗争的最高原则,永远是有效维护和誓死捍卫国家领土和海疆完整,国家核心利益不受侵犯,永远是解放军至高无上的原则,这与党的领土原则不相矛盾,恰恰相反,正是我们的党长期以来所坚决秉持和奉行的。 面对沿海小国捣蛋,不是鬼哭就是狼嚎,心情有点乱,不祥和,不宁静,论者以为有大国身影,中国如何办?“中国式犹豫”,似乎总在瞻前顾后。 新中国多年快意

[导语]维护国家领土和领海的军事斗争,在新世纪的十年以后,正式拉开了序幕,借此建立高效的军事机制,有了灵活性,方能赢得主动权,方能真正不折不扣地执行政策。军事斗争的最高原则,永远是有效维护和誓死捍卫国家领土和海疆完整,国家核心利益不受侵犯,永远是解放军至高无上的原则,这与党的领土原则不相矛盾,恰恰相反,正是我们的党长期以来所坚决秉持和奉行的。

面对沿海小国捣蛋,不是鬼哭就是狼嚎,心情有点乱,不祥和,不宁静,论者以为有大国身影,中国如何办?“中国式犹豫”,似乎总在瞻前顾后。

新中国多年快意恩仇,止攻于台湾,海军不济。1953来自伟人的呼唤,“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海军不大不强,自古外患海上来,国家的安全就会危机四伏,一如反思中日甲午战争的今天。人云,日本海上自卫队,不是军队,胜似军队,所谓“不知军中之事而同军中之政,则军士惑也;不知三军之任权而欲同三军之任,则军事覆疑”,这是《太平御览》上的话,网络时代,有多少不谨之语在此喋喋,又譬如中美差距天壤,现在一战的话是要吃大亏的等等。早已不再是以言治罪的时代,自可各抒己见,水军们浑水拿鱼,不在乎名誉,在乎一己之私也。

误国乱军,论而有据,比如1988,陈伟文之事。出发前的原则,即“五不一赶”,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如果敌人抢占领岛屿,要强行赶走。其核心正在于维护国家利益。陈坚决有效地执行,回来以后,有那么几个大腹便便的领导,在僵死的时代多年有僵死的思想,要追究其责任,逐级上报,对是次海战,总结经验教训,“痛心疾首者”说,作为一线指挥员,没有命令开了枪,这事不小,了不得云云。

斗法南沙,由于思想的混乱,自缚手脚了多年,被人一朝窃据,影响至今。有人归结为力有未逮,也不尽然。

1979小兄弟不听话,要教训一下,也未出动空军,成为天下战争奇观。我们的战斗机,甚至不及越南先进,这是时代的无奈与辛酸,1962不及印度,空军也没有出动,“歼-6万岁”了多年,自然小心翼翼。1988这场战事,如果越南人出动了空军会如何?邓大人有判定,“没有空军什么仗也打不下来”,可见歼-6不能万岁,可称万岁者是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敢于战斗,以劣胜优,是以成就了歼-6的成功。

假如1988越南在我们的南沙出动空中力量,我们自有致小霸于死地之法,比如可在云桂前线也出动空军一攻之。越南哪有那么神呢?假如陈伟文不是坚决还击,凭谁问,结果会是如何!我们胜利了,正是坚决地执行了“五不一赶”原则。

以此来论之今日,981在西沙的遭遇,如何看待越南人的强硬?越南人将南沙和西沙收于其囊中,以立法的形式,正反应了其小国式的稀里糊涂,更缘于长期以来其在南沙的得意,所谓老虎不发威,人就以为是病猫一样,坚持地斗争,正是时下中国的做法。

这口井打定了!我们宣布。中国从来说到做到,不只是震慑,而对于越南,不管其愿不愿意,是要铁定地这么一闹的,不然,其立法就会卫生纸一样,闹的动静越大,其国内反对的声音就会越小,这是反比例关系,越共正在玩弄政治。亲西方的阮晋勇,整天飞来飞去,亲美制华,与菲日马抱团取暖的意味十足,早年也如此,亲苏,挨打。

面对外侮,一般的法则,惩治贪腐以做到上下同欲,打造武备加紧练军以提高军队战斗力,合纵联横以实现外交突围,时下亦然。多年不战的结果,大腹便便之人以不出事为最高治军法宝,以为升迁之能,在官样文章,文牍主义盛行,形式主义正是严重的官僚主义,贪辈、庸辈污着不堪,有装备也碍难形成战力,上下其手骗党骗人民乱军命以危害国家,正为奸贼之事,惩贪,必须的。军队,哪能成为鼠辈群屑发财之处呀,当年黄埔之对,至今掷地有声,“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

只有铲除腐败的土壤,三军方能用命,一个能捍卫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高效军事机制才能形成。

方出了自缚手脚的火焰山,又进了和为贵的蝎子洞 朝鲜战争的胜利,是三军奋勇不怕牺牲的结果,是我军灵活战术的胜利,是没有疑问的。我军长期以来,之所以能以劣胜优,从胜利走向胜利,这与我军的传统优良作风密不可分,当然,新的时期根据变化的治军一些会有许多新的提法,但传统才是我军之魂魄!敢于压倒一切敌人,敢于胜利,狭路相逢勇者胜,敢字当前,这才是我军强大的象征。从来立足现有装备,无论任何强大的敌人,这才是我军之本色,胜利之根本。

如果说陈伟文的事,让人痛思定痛了很长的时间,那么,今者所谓和为贵,不经意间,也使疥癣之疾正成为养痈为患。军队要听党指挥,这是永远不变的军魂,然而我们在强调听从命令听指挥的同时,也要发挥军事民主的优良作风,我军从来不影响为将和为兵的主观能动性。兵熊熊一个,而将呢,熊就会熊到一个战斗集体。确保边疆的和平与安宁,是不错,但绝不能容忍以牺牲我国核心利益为代价,守土卫国,正军人责任所系。坐视领土失去,岂能仅仅一个力有未逮了得!

殷鉴不远,未来可知,我们在回顾历史的同时,是否要把甲午的事说全了,世界最大的广场上,正有巨碑一座,莫要忘记此碑上溯的时间正然是1840年,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每年国庆要亮相在此碑之畔,这种亮相绝非是一个象征。下岸犹未一,西方仍是1840年的西方,谁要忘掉了这点,今日的日本会给他们健忘的记忆时时一警醒。中国也是1840年前后之中国,虽然我们今天并非能与昨日可语,但中国仍只是中国,看今日回忆甲午之文章,一个个跺脚有叹,无非隔靴骚痒而已,不知昨天切肤之恨,又会怎么知道今日努力之可贵,把话讲得全面了,才能清晰如昨,要知道,谁也割不断历史。我们知道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清小说之可爱,也当知鸦片战争甲午战争中日战争之可悲。历史的战与和,打大清的战端轻开,到老蒋的一枪不放丢东北,凝结了太多的血,不能白流,吸取了战与和的教训,才能真正把昨天说得清楚。可是我们看到,甲午之事,至今在讨论,说法也不一,为什么?原因就在还没有彻底地把昨天认识清楚,不能全面地正确土认识仔细,何来吸取教训之说。说来说去说白了,正然是,腐败无能,丧权辱国,八个大字瞧仔细,否则的话,再多的文过饰非,只能说明自己更愚蠢。一个腐败透顶,从高层到基层全然腐败的国家,能有什么善政和作为呀,如果硬说有何善政的话,也是虚伪不实的,都是欺人欺世欺天的一些大道理,站不住脚的,有人说有几个将领民族气节不失,正匹夫不可夺其志,三军哪能惰其气,面对民族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国人从来一样。当年的抗战,张自忠是一个代表,一样的风流人物,然而他代表不了最高层,代表不了老蒋。虽然老蒋终没有与汪合流,然屡有商量。蒋心正不可知,说明了蒋正是奸诈阴险的小人。

没有这样的结论,就会有无穷无尽地讨论,有人更奉其英雄一样。蒋,非英雄也。食不果腹夜夜杀倭贼的八路军,个个才是英雄。如果说因蒋抗战言论二三,行动二三,就因之把蒋奉为英雄的话,就会陷入另一个怪圈,是英雄一事无差,是狗熊一事无好,正是鱼目混珠之论也。

大清要战,冒然接战,失败辱国;老蒋不战,多年卖力杀红军,以攘外必先攘内这样的混帐理论,来混淆是非,正是其不敢一战之明证,一枪不放丢东北。战与和,都要根据变化了的形势。当年八路军毅然决然上了太行山,根据自己的装备决定战术,打得赢就打,平型关歼敌不失机,打不赢就跑粉碎日寇多次围攻和铁壁合围,战与不战的事实,不是很清楚吗?至今无知小儿犹诬蔑,学着老蒋之腔腔,不只是荒腔走板之语,无知也无耻,不学也无术,只能害人又害己。八年抗战,越战越强,是以摧枯拉朽,不但终于赶走了侵略者,也打走了祸国殃民的老蒋。事实清楚,举世能瞩。现在有人自甘为奴为奸当水军,罔顾历史说兴衰,其心也可知。

比如正在发生的事实,有人以他人之心为心,拨弄是非,颠倒乾坤,辱党污军毁国,有轻开战端论,有我军不胜论,有我国落后论,有美军强大论,等等,不只一端,轻言战与和,以为危人耸听之能事,果如是乎?

战而能战也与战,新中国从来不惧一战,历史已有定论,当战则战。1962冲下了喜马拉雅山,印度小三落魂;1979己未雷霆一击,越猴丧胆。有人因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就说,你们这些人想割断历史么?不能躺在功劳薄上睡大觉,提醒一下不错,今日要发扬传统,争取更大荣光。可是,你能说,美军打点鸡零狗碎的小仗,就能挟大国而有胜吗?美军正像那卖矛售盾之人,持其矛如F-22说,无物不陷;又拿其盾如“爱国者”来讲,物莫能陷。自吹自擂以为霸权涂脂涂粉而得计,凡物皆有其至命之处,何况我自古有百工奇匠之能的中华哉,莫长了别人威风,自灭我家男儿之奇志。虽说战术上要重视敌人,但要在其害,这才是重点。当年无能之晚清,朝野上下一片轻敌之无知气氛弥漫,一打才知外强中干,要不得。夫大清闭关锁国也多年,说中兴,正昙花一现耳。战与不战的标准,当以胜而有利,当你看到有利不取的中国,这样的政治,便是进退皆失据,离丧权不远矣。我要问,藏南、南沙和钓鱼岛,发生过这样的事么?只有南沙,离得远,制不住的,不得着急,当年战机飞不去,仍在1988的胜利,不简单。

从现在的态势和态度,中国一攻,攻守之势逆转,可见治政聪明,如果毛手毛脚,于事无补不说,仍会失机失断。这是和的本意,政策上说,主权在我,这是根本的一条,可是人在讲段子,西门庆呀武大郎乱七八糟,小人趁机一渔利而已,并不是好听的笑话。像这样的故事,多数人讲不出,而有人在哪里出风头,并不意味着这个故事有多么大的意义。同流合污者有之,顺水推舟者有之,痛快其嘴巴者有之,都有的,如何呢?谁知攻守之势也,寸步之间,势易,或大错特错,一步短,一步险,中国所处的环境迥异。

有这样一个现象,诚所乖之,当你将一个简明的道理说与无知,再讲也讲不明白,而自己思考的人,早已是参悟细审,这对文化程度还不高的中国来讲,实在是太普遍的。

国大家大灶炕大,任之万家灯火里烹炊,有说不清道不明之事,多少人说过了也就说过了,只当关一回心,尽一回力,这样的人十之七八,参政议政要在十三亿的中国搞起来,就以现在的成色,太难,如果公说公有理,不太现实。是以都认为自己不含糊,有甚者以为精英,现在的大V,拨弄得风生水起,就是郭美美这样的下三烂,都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论者以为,假如红十字根红如何如何,我要说,不是红十字如何,而是干爹之类大行其道。有风助者,助一火威,使小虫爬向更抢眼的地方。社会的王道,严重价值观扭曲,秀豪车,住豪宅,正是王道,周者王谢,郭者百姓,舍本逐末,几成主流。

要发展,免不了这样的污泥浊水,自有沉淀,一个不跟风的社会,才健康健全。内政不治在肌理,而腐败之毒在骨髓。埋头治好自家的病,国家大有希望,越菲日印算不得什么。当年小平同志有个基本判断,国家之难在其右,形同其左。人需要一双明辨是非的眼睛。

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要照的要洗的灵魂,而不在其表。

是个事,总有解决的一天,不用愁,而乱了的人心,却最难收拾,岂在反腐吗?

有人关心,他们贪腐多少多少,其实没有什么,要紧的在于他们耽误了多少事,何止千倍万倍,所以这样的人该杀,不能手软,他们实在太坏了,误国之奸佞,民之贼也。

这是时下百姓最关心者,国贼不除,家国未宁。而所谓出手,只要没有带路党,一定能战而胜之,该出手时出手,没有问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