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永远难忘的1960年 永远难忘的“叶蛋白”

三三a 收藏 0 195
导读:永远难忘的1960年 永远难忘的“叶蛋白”

说起1960年,对我是终身难忘的一年。那年,我上小学一年级。在那一年,我也知道了.吃到了“叶蛋白”。“叶蛋白”更是让我终生难忘。

我们学校叫:北京总政实验小学。是中央军委子弟小学。有总政.总参.国防科委(后来成立的)。我们这些子弟尽管是在中央军委的子弟小学,饥荒来了,也必须吃树叶。

我清楚的记得,为了度过荒年,班主任老师领着我们学生在树下捡树叶。体育老师上到学校的几百年令的白果树上打树叶。第二天,就上了我们的饭桌。按窝头的形状,做给我们学生和老师吃。并起个好听的名字“叶蛋白”。

开始,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上学了,当学生了,就必须吃“叶蛋白”呢。后来才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是国家闹饥荒了,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没吃的。老师说,能吃上“叶蛋白”就不错了,很多老百姓连树叶都没的吃,吃“观音土”。“观音土”大概就是做“菩萨”用的粘土。人吃了以后,身上浮肿,拉不出屎来。为了活命,拉不出屎来,也凑合了。

那会粮食很少很少,主要是“叶蛋白”。也不用“忆苦思甜”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吃“叶蛋白”是野人.原始部落的主食,连奴隶社会都没有的。最初,我们学生和老师很少吃“叶蛋白”。但是,不吃它,又没别的东西吃。加上伙房叔叔又想了个高招,在“叶蛋白”里放点糖精,解决了苦的问题。人们这才开始吃起“叶蛋白”来。

记得那会,食堂里解决不了的肚子问题,自己解决。解决的办法是,学校的厕所后面有几颗榆树,一到春天,就结出很多榆钱。那会上一二年级时,也不知什么叫旷课,就只知道肚子饿的受不了。老实的同学饿的肚子咕咕叫,也坐在教室里挨饿。我们这些淘气的孩子就旷课找吃的。老榆树就成了我们的首选目标。那会不知道“干净”为何物,只知道用手顺着榆树径撸下来,然后就往嘴里放,吃进肚里。肚子虽然饱了,但是,嘴唇黑了,仔细一看,都是黑泥。那会虽然不讲卫生,但也不爱拉肚子。就是肚子里的蛔虫多点。不过也没关系,每年吃点“宝塔糖”就能把蛔虫打下来。只不过那几天看什么东西都发绿,可能“眼绿”就是这么来的。

那时,学校还有个桃园,可是桃要到八月份熟,也就是说要到我们过暑假时才熟。所以,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只要一长出来,我们就偷吃。厉害的同学让不厉害的同学扎好背心,装毛桃。

为了度过荒年,我们一个同学的父亲是内蒙海拉尔军分区的司令,经常来看望他。每次一来,都要带军分区打的黄羊。黄羊肉解决了不少的问题,使学校能够度过饥荒而不死人。

我们学校的师生,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在那年底,和国家一道度过了有史以来的严重饥荒。当老师告诉我们,国家度过了严重的饥荒。我们激动地跳了起来,终于不用再吃猪狗也不吃的东西--“叶蛋白”了。终于摆脱了原始社会的待遇,改吃窝头了?

我就纳闷,那时的问题为什么不能暴露,不能说,只要一说,就遭到谩骂。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教育缺失的那一代吧?骂人的水平之高,把中国几千年最阴暗的一面全部展现出来--你妈的b。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图谋。

最可悲的是,经过“破四旧”,一些人由人变成了六亲不认的“狼”,“白脸狼”。他们在自己发表的文章中,很“自豪”的告诉人们:那个年代没挨饿。中国人都知道,那是个极度贫乏的年代。人们为了养活自己的几个孩子,忍饥挨饿。绝不会想,自己的不孝子,会在以后的某个时段,向人们炫耀自己在那个贫寒的日子里没饿死。

真是人类的悲哀,历史的悲哀。

到底饿死多少人?这可能永远是个迷。但是,我们军委子弟小学确实吃了几个月的“叶蛋白”,这可能也是“忆苦思甜”吧。

还有没有把树叶当粮食吃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