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审核]抗战反思录(1)——贺抗战胜利69周年

曾勇219529 收藏 6 9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言:这是我2005年写的文章,we现在发表供大家分享。很长,请有点耐心看完。

(连这点耐心都没有的浮躁青年怎能谈抗日?)

抗 战 反 思 录

今年是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日子,很多媒体都对抗战的各个方面作了很详实的报道。但我认为我们国家和民族对抗战的反思的角度和深度还远远不够。下面是我对抗战反思的一些意见。

一、 中国为什么会挨打?

不错,落后是要挨打,但我们的挨打的原因仅仅是落后吗?

“九一八事变”时,六千多东北军面对六百多日军的进攻,不仅不做抵抗,甚至连武器都没拿上,不少人就手无寸铁地被日军杀害,完全履行了“就是挺着死,也不许开枪”的命令;在“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才几千人的日本关东军就占领了辽宁、吉林两省的20多座大中城市,不到一周,辽宁、吉林两省就被完全占领;同样在抗战初期,几个日本兵就可以轻易占领一座县城;在很多日本鬼子屠杀中国人的照片中,我们的同胞基本上都是跪着让鬼子砍脑袋或枪毙的;甚至就在南京大屠杀中也从未听说过有日本鬼子因遭到反击毙命的……

困兽还犹斗,而我们呢?!却宁愿束手待毙,而不愿拼命到底。

落后就一定要挨打吗?假如这样的话,那历史就实在太容易书写了,落后的民族那还有生存和发展、甚至是转化为先进的机会。落后不见得一定要受到欺辱,关键面对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古训,我们做得实在太差。面对外敌的入侵,我们不仅有数量巨大的汉奸,更多的人都选择了“跪着生比站着死实惠”的麻木,从侵略者手中接过一张“良民证”,甘于做亡国奴,我们民族太缺少反抗的血性!同时我们民族极不团结,内耗了太多能量,更给了鬼子以可乘之机。

我深爱着我们的祖国和人民,我的以上言论并不是要损害我们祖国和人民的形象,我只是很痛心——我们的牺牲原来完全不必那么大!我们为什么会挨打,不仅仅是鬼子的凶残,也不仅仅是我们的落后,更是我们的软弱和不团结,助长了鬼子的暴行。

建议:对中国为什么会挨打的研究不要仅仅局限于落后这方面,而应该从更多的方面加以深层次的分析,从而揭示我们民族的弱点警示后人。

二、 给中国造成深重灾难的难道只是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吗?

对于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大的灾难和浩劫,我们主流媒体一直是这个基调:中日两国一直都是和平友好的,我们两国的广大人民都是受害者,有罪的只是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对此,我十分不赞同。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日本一直在抄袭、学习中国。就是这样,在唐朝时,日本还妄想侵略中国;从元、明朝开始,就不断有日本人在我国沿海城市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们才有了“倭寇”这个名词;据统计,在日本近现代参与和发动的14次侵略战争中,有10次是针对中国;现在日本的军演的假想敌一直是中国。你能说日本是友好的吗?狗该不了吃屎,侵略是日本民族固有的劣根性,对中国的侵略不是几个军国好战分子之作,而是日本的一项基本国策,日本历届统治者和政府都在坚定不移的执行着这一基本国策。我很担心,日本下一次的侵略对象还是中国。警惕啊,中国!

同时,“友好”其实一直是日本侵略中国的一个幌子。在“九一八事变”前后的很多事件都是这样进行的:日本人挑起事端,中国一有反应,日本就威胁是中国破坏“友好”,然后就是中国让步,日本获得预谋利益;接着又是日本人挑起事端……经历了多少惨烈的历史和教训后,我们真没必要一味粉饰太平的自示“友好”。

让我们看看战后的日本对我们中国是如何“友好”的吧:日本鬼子大肆否定、掩盖、歪曲侵略历史;日本鬼子修改历史教科书;日本鬼子侵占我国钓鱼群岛;日本鬼子支持台独势力分裂中国;日本鬼子向我们三峡工程提供劣质钢材;日本鬼子卖给我们的产品是他们生产的质量最差的……

真的,我们中国人太宽宏大量了,生害怕稍微一点点过重的指责会让邻国有了心理负担,但我们的仁慈和善良用对了地方吗?

日本国民接受的教育是:天皇是神,天皇的一切训示都是神圣而正确的;大和民族是高贵的民族,中国人是劣等民族,杀了劣等民族的人,灵魂就会得到拯救;中国的户籍管理十分混乱,在中国随便杀人也没人知道……这也许是日本鬼子在中国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的原因吧。我敢说,古往今来从没有这样训练军队的,但日本做到了。而在中国连杀了一百多平民的两个杀人魔鬼却受到了英雄般的膜拜,你能想象,这是怎样的一个民族,所谓的日本大众可曾有过一点恻隐之心?有一位日本女教师在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根本不知道这段历史,她说日本在战后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教科书对侵华历史几乎是只字未提,所幸的是,这位有良心的日本教师从此开始了南京大屠杀的研究。有一位正直的日本历史学家叫家永三郎,他因为日本政府擅自删去他编写的教科书中有关侵华战争的章节而和日本政府打了32年的官司,日本政府于1997年终于承认了擅自修改他的教科书不合法,仅此而已。换句话说,他的正版教科书到了1997年才能正式面世,也可以说在此之前的日本教科书都有意隐瞒了历史。而以国家行为和意志来隐瞒历史只能证明一件事:侵华战争是整个日本民族所为,而不是日本一小撮军国分子所为。

试问现在还能点出几个有名有姓的的军国主义分子吗?点不出吧。因为这是整个民族的行为,你无法从其身上看到正义和公正。无论是战前、战时、还是战后,甚至是现在,几乎所有的日本文人都在极力美化日本的侵略战争。记不清日本文人著作的否定有关南京大屠杀的书籍有多少种,但最新出版的日期是2005年2月8日。同样美化战争罪犯东条英机的电影《黑幕》、《自尊》也是在近期上映的。在日本侵略战争中,不仅有军人组成的武装部队,文人组成的“笔部队”,医生组成的731部队,科学家组成的化学武器部队,还有商人组成的财阀集团,平民组成的开拓团,宗教人士组成的报国团,妇女组成的国防妇人会……是上至日本天皇,下至每一个日本平民的全民参与。而战后却几乎集体失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话又说回来,在抗日战争中,我们中国军民有过救助日本战争孤女的故事;也有优待俘虏的故事;还有梁思成先生要求美军轰炸东京时不得破坏文物的故事;更有过收养5000多日本战争遗弃孤儿的故事……却从没听说过有一例日本人类似的善举。至于我们影视作品中总会出现的一两个善良的日本人,我都不知道那是某些导演基于什么目的的超越现实的创作。而我们所能了解的最善良的日本人就是挨了长官耳光才用刺刀刺死了作为活靶子的中国人的日本鬼子。

事实上,日本人的兽行不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所为,而是一个兽类集团,是整个日本民族,时至今日也未有几许改变。战争已过去了60年,日本历届政府可有一个象样的道歉,连道歉都这么难,更勿论行动了。在日本现实社会活动中,经常可以看见日本人的鞠躬道歉,看来日本还是一个能分辩是非的民族。其实不然,日本,善只能对于内,其他一切都是伪善,在大是大非面前,整个日本民族都在昧着自己的良心:不认罪、不道歉、不悔过!当然可能日本民族根本就没有良心。同样,战争已过去了60年,日本可有公开过一部它的详细的侵略史;可有几个日本兵或其他战争的参与者有过忏悔或将经历公告世人;可有几个日本历史研究机构将他们手中的资料公诸于众……

在抗战中,中国人民遭受的苦难比自有人类以来人类所有遭受的苦难加起来都还深重的多。至于欧洲德国纳粹的暴行与日本在中国的暴行相比,可能连小儿科都算不上。每每想到此,我的心都在滴血:我们中国人真他妈的惨啊!!!抗战期间,中国军民伤亡3587.9万人(其中死亡2380万人),毙伤俘日军155万人(其中死亡47万人),按杀人偿命的原则,就是加上最后投降的128万日本兵,每个日本兵都可以判14次以上的死刑。同时按日本军部的命令说“如果将参加过战争的军人一一加以调查,大概全都是杀人、抢劫、强奸的犯人。”这就是抗日战争的实情。

是的,我们中华民族是个宽大、仁慈的善于以德报怨的民族,但是以德报怨的前提是受德的一方能懂得“德”,但日本人懂“德”吗?日本民族懂“德”吗?就象羊向狼施德一样,狼懂吗?

在抗战前日本侵略中国的历次战争中,中国遭受了侵略,却因为战败还要向日本割地赔款等等,仅“马关条约”日本就从中国获取了相当于日本4.5年总收入的赔款。抗战期间,除了西藏和新疆两省外,我国其它的所有省份都直接遭到了战争的摧残,我国最文明和最发达的地区无一幸免。日本侵略者疯狂地掠夺和破坏中国的资源、物质财富及文化遗产,被占领区的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积淀几乎被摧残殆尽。而抗战后出于中日两国的友好出发,中国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我坚信:即使要求日本赔偿,日本也绝不会赔,这是一个无赖加强盗的国度)。尽管这已作为历史可能已无法改变,但我还是对此十分不赞同:对做错事而不受到丝毫的惩罚,只能让错事不断的重复和延续。一方面受害者的损失得不到任何的补偿,这十分违背公平的原则。另外,受害者由于遭受了损失和伤害,在重建和自救的过程中往往需要救助,而当施害者变为救助方时,就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施害者高高在上,而受害者低声下气,而受害者所受的资助往往是被施害者掠夺走的财物。也由于这样,施害者同时又作为施恩方就更不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任何愧疚之心,更不能辨别是非。另一方面,施害者由于未受到任何惩罚,他会认为他做的事是正确的,既然是正确的,肯定值得接着做;即使不是正确的,但由于只有利益而无任何损害,他也会继续做。同样因为未受到任何惩罚,事后他也可以全部赖帐、混淆视听、反戈一击,或就是一副你又能奈我何的无赖架式;还是因为未受到惩罚,很容易从直观上改变受害者和施害者之间的力量对比,这就是施害者越强大,受害者越弱小,受害者对施害者没有制衡的能力,施害者可以随时再次伤害受害者,而且伤害将更加严重;最后也是因为未受到惩罚,施害者还会觉得受害者软弱可欺,不会顾及受害者的任何权益。这就是作为施害者——日本民族的一贯态度和做法。

为什么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日本民族是兽类的集团呢,请允许我再稍微罗嗦几句。

1、抗战胜利时,有128万日本鬼子投降,每个日本兵被允许带30公斤的物品回国,我相信这30公斤物品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掠夺品。这点连日本兵都感到太宽宏大量,而这些日本鬼子回国后,可有几个忏悔过?我估计可能有万分之几吧,因为到现在还能不断听到日本老兵的叫嚣:为什么以前没把你们中国人杀光!

2、新中国对1000多日本战犯没判一个死刑和无期徒刑,在人道改造后全部释放。这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真正成为了中日和平友好的使者,而其他没接受教育的日本友人又有几个呢?随着这批友好使者的去世,还能有几个日本人对中国存在几分愧疚之心呢?调查表明,大多数日本人对中国都表示不友好。

3、就是制造化学武器的日本人都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而真正遭受到毒气弹等化学武器伤害的中国人民却不是受害者。日本政府到现在都还不愿意告诉中国他们遗弃在中国的化学武器的地点和数量,而这些化学武器还在一直不断地伤害着中国人民。

4、从1995年开始到现在的25起对日诉讼中,中方受害者可以说是无一胜诉。对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伤害,日本政府、日本民众和相关企业可以面无愧色的全盘否定,剩下的只是我们的受害人一个个的死不瞑目的辞世。等你们的证人都死光了,看还有谁能来告我,这就是日本的谋略。我真的很敬重王选女士等人的所作所为。但我的观点是:还历史一个真相完全正确,但要指望在日本和日本的法庭得到正义无疑是痴人说梦,怎么可能在不存在正义的国家和法庭得到正义呢?同时,同日本拒绝对战争受害者进行赔偿相比,日本政府于1952年制定了《战时战伤、病者、战 者及遗族援护法》、《恩给法》等法律,每年给日本国人所谓的“战争受害者”以年金补偿。如旧大将级军人每年可得到761万日元……旧日本兵每年可得到104万日元的补偿,即二战时罪恶越大,每年得到的战争补偿金就越多;并且这种补偿将一直延续下去,包括东条英机等在内的战犯遗族一直享受着这种补偿。

5、美穗子作为中国抗战中人道主义的典型,在中国抗战胜利60周年准备第6次来华访问前,却因为盘缠问题而犹豫再三,终于因有了数10万日元的捐助才决心来中国。数10万日元,这就是日本人的良心。记得也就是救助过美穗子的村庄,在美穗子走后不久,就被“扫荡”的日本鬼子杀害了150多人。1995年世界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美国准备发行一套原子弹爆炸的纪念邮票,日本指责发行这样的邮票是“丧失良心”,最终邮票没有发行。这就是日本人的良心,看得见自己蹭伤的皮,却看不到蹭伤皮前杀害的千百万其他国家的人民。

6、为什么日本国民对他们侵略战争的真相了解近乎全是白痴,却对参拜靖国神社是无比坚决和清醒呢?因为他们是毫无良心、毫无正义、毫无公正的日本人。作为一个浅显的事实是:没有广大日本国民的支持,政党能执政吗?不断参拜靖国神社的首相能连任吗?我深信:一个国家的国民只能选择代表他们最广大利益和最广泛意愿的人或团体来领导,这才是一个国家的主流民意和人心向背。从这一点来看,日本从未有过悔改之意。同样,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参拜靖国神社就是中日关系的症结,难道除了首相不参拜,其他日本人都参拜,就可以说中日邦交正常化了吗?善良的中国人民啊,请别把日本人当人看,小心这畜生又咬人。这是我的结论。

7、我国一直在说,我们两国的广大人民都是受害者。对此,我很不赞同。难道犯罪者由于受到受害者的反抗而有所伤害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受害者了吗?那要法律还有何用?也就是因为这样,日本对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一直是遮遮掩掩,“不认罪、不悔过、不赔偿”是日本的政策。另一方面却对遭受的原子弹袭击津津乐道,无限夸大悲情效果,处处以受害者自居,混淆日本民众和世界舆论视听。且不论日本为什么会遭到原子弹袭击,但原子弹袭击,日本才死多少人。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们死去的人民都是死于原子弹,那样我们的人民会少太多太多太多非人的痛苦和折磨,那样或许我会相信:那场战争只是一小撮军国分子所为。

8、当日本人不断否定、歪曲历史时,他们说:“我们是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这就从法律上保障了为侵略历史翻案及军国主义史观存在的自由。而德国于1994年通过法律,对否认“奥斯维辛大屠杀”历史的人可以判5年徒刑。

我们民族太过于宽容和善良,这已被日本人深深的利用。醒醒吧!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尤其对日本这样毫无良知、不懂仁义的民族更只会深深伤害我们自己。滥用的仁义早已不是仁义,而是愚仁!不要扭扭捏捏,也不要自欺欺人,更不要怕被扣上破坏和平友好的帽子,可曾见日本在何处体现和顾忌过和平与友好?事实上,给中国造成深重灾难的是整个日本民族,而且到现在还在持续的伤害我们中华民族。

建议1:立即停止宣传诸如“中日和平友好是主流”、“日本也是受害者”、“有罪的只是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之类的言论,而以具体的事实说明中日间的交往关系。

首先,中日在历史上确实存在过友好,但那是建立在中国无比强大的基础上,同时日本几乎完全处于单方面学习的地位。从14世纪至今,日本对中国是极度的不友好,日本给中国造成了无与伦比的损失和伤害。当然,现在中日之间也存在着一些友好,但这不是主流,对中国存在友好的日本进步和和平人士的数量和影响都极其有限,根本无法代表日本政府和日本民众对中国的态度。举个例吧,每次日本做出伤害中国人民的事时,日本国内抗议的也就那么几十、百把号人;而日本每年仅参拜靖国神社的人数就达300万人;在战后由日本律师发起的赦免战犯的签名运动,就有4500万人签名;当中国一艘考察船去钓鱼岛附近探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日本外交部的警告:未经日本政府许可不得进入日本领海。日本青年纷纷要求与中国一战。日本人对中国的敌意,是全民族的,是发自骨子里的。

其次,日本完全不是受害者,而是不折不扣的十足施害者,他们的损失只是因为他们发动侵略战争付出的代价,尽管代价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也许有人认为这种说法不妥,难道非要中国伤亡3587.9万人,日本无一伤亡,才能说日本是施害者吗?!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同时,日本在整个战争期间,可有一人想过反对甚至是终止战争呢?可见日本民族的侵略的法西斯本性是多么的深入民心和深得民心。

第三,有罪的是整个日本民族,而不是所谓的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我真想问这“一小撮”究竟是多少,是十个?百个?千个?万个……那“一小撮”真有那么大的能量挑起并支持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规模宏大的战争吗?!记住:我们的抗战叫全民族抗战,就是因为我们民族遭到了另一个民族的侵略。另一方面,在那场战争中,如果“一小撮”被消灭了,那他们是谁,现在的“一小撮”又是谁;如果没被消灭,那现在“一小撮”依然存在。同时,“一小撮”以前能主宰日本社会,现在一样能主宰日本社会。话已至此,还能相信有罪的只是“一小撮”日本人吗?

同时,还要立即停止千方百计地为日本民族开脱罪行的行为和言论。如日本天皇和德国的希特勒、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一样,是法西斯国家的元凶和罪魁祸首。我们却一相情愿的为他开脱,找个东条英机来当替罪羊。东条英机算啥?作为战争末期才当上有点发言权并完全听命于天皇的首相来说,他有资格扣上那顶大帽子吗?作为法西斯国家象征的希特勒、墨索里尼及其法西斯国家体制在德国和意大利已基本得到完全肃清;而作为日本法西斯国家象征的天皇却毫发无损,其法西斯国家体制也基本被完全保留,这就是日本的现状。我们可以大胆的预测:日本很快就会放弃“和平宪法”,甚至还会恢复天皇制度。那么战争留给日本人就只可能是激励日本人不断前进的靖国神社和广岛、长崎的和平公园。

我之所以坚决要求废止那些言论,是因为那些言论长期以来一直严重影响、甚至误导中日两国对那场战争的正确认识。设想一下吧,假如每个中国人都认为日本是友好的,日本是友好的,他不是那“一小撮”,那战争是谁干的?我们还能指责谁?同样每个日本人也会说,我们对中国是友好的,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们也不是那“一小撮”,那我们何罪之有?你们中国凭啥还一直指责我们日本?

我能理解原来那些言论的良苦用心是在于希望能淡化并消除我们两个民族间的仇恨。但日本是一个没有遭到教训而死不悔改的民族,我们越不愿意伤害它,它就更变本加厉的加害我们。让我们客观总结一下中日之间的关系吧:中日两国在历史上存在过友好;但从公元14世纪至今,日本对中国是极度的不友好,尤其是在1931年到1945年间,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更是给中国造成了无以伦比的损失和伤害。尽管现在两国在很多方面的联系都很密切,但日本如不能正确认识历史,两国就不可能做到真正友好。我认为根本不要对中日友好抱有任何幻想:日本人是永远不会反省的!

除非日本重新彻底审判包括天皇在内的所有战犯的战争罪行!

除非日本能还那段历史一个彻底的真相!

除非日本对战争做出了真诚的道歉!

除非日本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伤害作出了赔偿!

除非日本归还了掠夺中国的文物、财产和资源!

除非日本积极主动地清理好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等事宜!

除非日本废弃天皇、靖国神社和神道教!

除非整个日本民族集体反省并得到教育!

除非日本停止一切伤害中国人民的举动!

这样中日两个民族才能真正达到谅解并和解,但我知道这仅能作为一个安慰我们自己却永远不能实现的梦想,日本不是德国,它永远做不到这一点。德国的忏悔能让世界接受,是因为德国对受害者提出的战祸记录从不提出质疑而“讨价还价”;对迫害犹太人的任何遗址、遗迹都妥加保护以待追思;对判决的战犯,则天涯海角的追查处分。所以我再次提醒我们国民,千万别再自欺欺人的自示友好,日本是我们永远的仇家!跟日本打交道,请握好斧头!

建议2:跟日本这样毫无诚信、反复无常、出尔反而的国家打交道,一定要注意方法。不错,诚实守信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但对小人以君子之道,吃亏的只是我们自己。我以为:对君子我们应该以君子之道,甚至比君子更君子;对小人我们应该以小人之道。而对日本,即使我们做不到还以小人之道,更做不到更小人,但至少也不能完全待以君子之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日本充分利用了我们的善良和守信。在抗战期间,日本挑起事端,一旦遇到不利情况,就指责中国破坏和平等;而中方就傻乎乎地去谈判,等日本鬼子积蓄好力量再收拾我们。如“七七事变”就是其中的一例典型。而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就更是如此:日本给我们贴上了“守信、和平友好、宽大”的标签后,就放心大胆地做着损害中国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勾当,可我们除了所谓的抗议之外,还做了什么?中国,你在为谁守节?!我们固执地坚持是不是太傻,我们真该对我们的傻事做一个总结,真正汲取教训。面对日本的恣意妄为,我们再也不能作茧自缚、固步自封、自欺欺人和坐视不理了,我们应该奋起还击。日本早已严重违反了中日联合声明,作为签定“中日联合声明”的基础——中日友好——已不存在,中日联合声明早已对日本失去了约束力,同样中国也不应该再受中日联合声明的约束。所以要求日本对战争进行赔偿,应当理直气壮地进行。否则,我们真是在宣告鬼子侵略无罪。

当我们今天在这里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却发现我们所有的胜利仅是把侵略者从我们的土地上赶走而已,而留下的全是苦难的回忆:除了重大的人员伤亡外,据不完全统计,八年抗战,日本给中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按1937年的比值算),间接经济损失5000亿美元,掠夺钢3350万吨,煤5.86亿吨,木材1亿立方米……这是一个怎样的数字?仅1000亿美元,就相当于1936年中国国民政府财政收入的385倍!按1941年的黄金价格,可购黄金7.3万余吨;如把直接和间接损失合在一起算,那6000亿美元就相当于1936年中国国民政府财政收入的2310倍,假如能简单的推算的话,那是不是可以说日本鬼子将我们祖国2310年积累的财富都洗劫一空或毁之一旦。2310年前,我国还处于奴隶社会的战国时代。悲乎!!!我们一直是在以血饲狼,用我们自己的苦难去为日本鬼子谋福利!即使是这样,日本鬼子可曾说过中国一句好话?就是说过,也不能将历史和罪恶抹去。

真的,好好爱我们的国家,好好善待我们的人民吧!再也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所以我强烈主张:坚决要求日本对战争进行赔偿,即使是断交也在所不惜。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是离了谁就没法活下去了。当然,这个赔偿不仅是作为我们人民的一些象征性的安慰,更是要让日本鬼子得到一点教训,希望能对日本正确认识那断历史有一定帮助。有时我也在想,鬼子的狡猾不仅仅是我们的愚忠,更是我们的纵容。

三、 如何评述同盟国的功过?

先讲一个故事:为寻找一个美军飞行员的遗骸,我们发动了几千人的搜寻队伍,当达到目的的美国人兴高采烈地走后,却没人理会我们一位在搜寻过程中摔伤的农民。这是我们的一贯作风,对别人的利益看得无比重要,却不断轻贱自己的国民。这样厚此薄彼的做法很让人寒心。是的,我们民族是一个有恩必报的民族和善于以德报怨的民族。对于抗战过程中对我们有过帮助的国际友人:斯诺、白求恩、爱泼斯坦、柯棣华、飞虎队等,我们致以最真挚的敬意和感谢。但另一方面,我们对国际社会和同盟国功过的评价是否完全恰当呢?

以英、美、法等国为主的国际社会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国际社会对法西斯国家的纵容和采取的绥靖政策,才造成了法西斯国家的猖獗和横行。设想一下:如果德国进攻波兰时,英法联军能阻止,甚至是更早干涉,那欧洲就可能打不起来;同样如果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国际社会能阻止,那亚洲就可能打不起来。再往后说,如果不是法国被灭,伦敦被炸,英国会努力抗击德国吗?如果日本不偷袭珍珠港,美国会参战吗?

记住:在太平洋战争前,美英两国对日本实行的是东方的绥靖政策,妄想牺牲中国来换取日本进攻苏联:同时美英两国大肆出售军火及军用物资给日本,从犯罪学上讲,美英两国都是日本的同犯和帮凶。可又有谁追究过美国的战争责任。美国能为二战中在美国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日本人赔偿,却从未对长时间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中国人有任何的赔偿。能看出什么问题吗?美国仅有的一点正义都是日本逼的。其实美国和日本一直都是狼狈兄弟。而日本偷袭珍珠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停止向日本提供军用物资。当然,日本做梦也没想到,美国因此在正义的场合呆了几年,就可以自诩一生,荣耀一世。也是在太平洋战争前,除了苏联给了中国很有限的援助外,中国全是凭一己之力抗击着日本已达十年之久。面对约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4.5亿中国人民的抗战,全世界都患上了失盲症,和平和正义已将中国遗忘。美英等国反而一直在实行远东慕尼黑阴谋,希望能迫使中国对日本投降。英日分别于1939年7月24日和1940年6月签定了《有田——克莱奇协定》和《天津协定》,共同迫害中国人民和破坏中国的抗战;1940年6月,英法按日方要求封闭了援华国际通道;1940年7月17日,英日签定了《封锁滇湎路和香港边境协定》,切断中国抗战外援;1941年3~12月,美日一直在秘密会谈;就是美英卖武器给中国也得看日本人的眼色。

事实上,其他国家并没有给我国多少帮助,他们给我们的帮助远小于他们因此而获取的利益。如在1940年底,美国只有26万正规军,正是中国的英勇抵抗才让美国有了充裕的时间备战。再如二战三巨头的评语,罗斯福:假如没有中国,假如中国被打跨了,你想有多少个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它方面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 …… 丘吉尔:如果日本进攻西印度洋,必然会导致我方在中东的全部阵地崩溃。而能防止上述局势出现的只有中国……斯大林:只有当日本侵略者的手脚捆住的时候,我们才能在德国侵略者一旦进攻我国的时候,避免两线作战……

我们记住了他们的帮助,可有几个外国人记得中国给他们的帮助。但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不要妄自菲薄、轻贱自己。

就是对苏联的帮助,我也不存在多少感激。首先,苏联与日本签定的和约一样抛弃了中国。其次,作为有偿的帮助基本上可以不能再叫帮助,换叫交易更为恰当。作为更深层的原因,帮助中国就是在帮助苏联自己,苏联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我对苏联的帮助感激成分居少,而认为有趁火打劫的成分居多。第三,就是关于苏联红军于1945年8月9日出兵中国东北。本来作为同盟国打击共同的敌人是理所当然、无条件可讲的,可苏联却避开中国与美英签署了“雅尔塔秘密协定”,获取了中国的大量利益;同时,苏联在对日作战结束后,大肆掠夺战利品。事实上,苏联对日作战也就十几天,牺牲了1.29万人。苏联的巧取豪夺行为无疑算是强盗行径。他们显然忘记了正是由于中国人民的浴血抗战和付出的巨大牺牲,才让日本在苏联最危难之际也没有派一兵一卒越境与德国夹击苏联。而苏联给中国造成的最大损失就是使外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真希望苏联永不参战。也许有人不同意我的看法,认为会破坏中苏友谊。不知为何,我们对历史老是遮遮掩掩、粉饰太平,不敢真实面对,生害怕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这样,我们就不能真正在历史和现实中学习,避免犯再次的错误。

事实上,历史上凡侵略过我国的国家骨子里基本都是亡我之心不死。其实除了我们自己在意外,其他国家谁还顾及过这些。我希望我们祖国能永远离正义最近,但也不能因僵化的坚持正义而伤害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并放弃对邪恶的抗争。

我认为,在相当长时间内的所有国家关系中,和平与正义都只能是幌子,永恒的只能是国家利益。相信类似中国援助朝鲜和越南的情况,以后永远不会有。这个认识也应该是抗战留给我们民族的智慧和财富。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就很容易理解国际社会和同盟国的作为了。同样,我也希望美英不要参战。我相信我们一定能独立打败日本鬼子,尽管牺牲会更大一些。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接受了一些小恩惠,却受到了长远并持续到今的大损失。在太平洋战争开始到日本投降的三年多时间里,中国和同盟国可以说是一直对外,这是中国和同盟国的黄金蜜月期,在这期间,同盟国确实给了中国的抗战很多帮助。但我也认为,作为打击共同的敌人,他们不仅是在帮助中国,更是在帮助他们自己,他们不是中国的救世主,他们只是自己的救世主。因为他们也没法置身事外,同时他们也得到了中国的极大帮助。作为利益息息相关的盟国,要严格区分是谁帮谁的问题是不恰当和不可能的。在整个抗战过程中,除了临近胜利的苏联出兵东北外,其他所有同盟国到中国参战的军队远不足中国远征军的零头。从这点来看,其他同盟国对中国的抗战并不应该有多大的夸耀资本。就拿宣传得玄乎其神的飞虎队来说吧。1941年7月10日,第一批美军志愿人员由旧金山启程前往中国,而参加陈纳德将军志愿队的只有300多人,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1941年12月20日才是美军志愿队的第一战,此后志愿队被改称为“飞虎队”,于1942年7月4日改组为美国陆军航空队第十四联队,并于1942年10月开辟“驼峰航线”。“飞虎队”不仅为美国赢得了巨大声誉,十多名飞行员获得了美、英政府颁发的飞行十字勋章,更大多数队员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嘉奖,就是至今每次到中国来都会受到无以复加的礼遇。最近,重庆要建“飞虎队纪念馆”;昆明将从城市到机场的一条公路重新命名为“陈纳德路”。且不说陈纳德战后也是积极的反共人士。

我想说的是,我们的感谢已够多了;其他同盟国又对我们有多少感谢呢?我们的人民修机场,协同美军作战,救助美军飞行员,给盟军提供物资和后勤保障……可有几个人说过我们人民的好,我们的人民甚至是美军的战友,又有几人受到美军同仁的的邀请去美国接受英雄般的欢呼和礼遇。最关键的是,我们往往忘记我们自己人民的好,从而轻贱自己,这是我们民族的一个悲哀之处。随着抗战的胜利,美英等国和中国的友好关系就此结束,美英等国又回到了一贯伤害中国的老路上直至到今。尤其是美国,对我国的伤害仅次于日本。由于美国的庇护,日本大多数战犯(包括天皇)没有得到惩处或惩处远远不够,如美国以获取731部队的全部情报数据为条件,免除了731部队全体人员的战犯罪;日本的战争罪行基本上没得到追究;日本的法西斯体制没有得到较彻底的清理;日本的战争赔偿基本没有执行……这就为日本民族至今的死不悔改留下了最大的隐患。

同时,当今天的日本在不断否定历史时,除了中国和韩国的抗议外,国际社会和我们战时的盟国都到哪儿去了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旦有美化希特勒的言论,国际社会又都“正义”地站了出来。如英国历史学家戴维.欧文因否定纳粹大屠杀被奥地利判处3年监禁。所以说我们的抗战表面上是胜利了,但实际上还远远算不上胜利。因为战争罪行没有得到惩处;战争罪犯没有得到根究;历史还不能被完全还以真相;犯罪的民族没有得到教育,更没有悔过……我们抗战的路还很长很长。

不是我们不愿意化解仇恨,只是当历史无法被轻易地翻过去时,它只有不断地被重复定格。我敢断定:侵华战争的失败是日本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可以正确而清醒的认识自己的机会,但由于美国的纵容,让日本永远失去了这次机会,而且日本也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得翻身。

建议:对国际社会的功过,我们也要一分为二的实事求是来对待,既要记得他们的好,也要记得他们的不好,不能盲目得只剩下感谢。当然,最重要的是:发展才是硬道理,实力才是正义的保证和代名词。一切还得全靠我们自己,靠我们自己的努力而让我们祖国变得真正强大,才能真正抵御外侮,不致于时时受到别人的盘剥,甚至是落井下石。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