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称中国“搭便车”30年 日媒反驳

jiwuy 收藏 4 5478
导读: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3日刊登题为《中国未在国际安全方面搭便车》一文,从多个角度批评了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对中国的相关指责。 奥巴马8日接受美国《纽约时报》专访,谈及伊拉克问题时,奥巴马自诩美国对伊地面目标空袭所展现“独一无二”作用之余,提出中国过去30年来一直在国际安全方面“搭便车”的理论。对此,日本外交学者网站文章认为这种说法不公平、具有误导性。 文章首先指出,从伊拉克进口石油对中伊两国是双赢,不能因此指称中国是“伊拉克战争的最大受益者”,而且中国在伊各种投资项目实际上有助于伊拉克稳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3日刊登题为《中国未在国际安全方面搭便车》一文,从多个角度批评了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对中国的相关指责。


奥巴马8日接受美国《纽约时报》专访,谈及伊拉克问题时,奥巴马自诩美国对伊地面目标空袭所展现“独一无二”作用之余,提出中国过去30年来一直在国际安全方面“搭便车”的理论。对此,日本外交学者网站文章认为这种说法不公平、具有误导性。


文章首先指出,从伊拉克进口石油对中伊两国是双赢,不能因此指称中国是“伊拉克战争的最大受益者”,而且中国在伊各种投资项目实际上有助于伊拉克稳定,这也符合美国的利益。


文章进而提出尖锐问题,是谁造成了伊拉克当下的混乱?暗示美国才是始作俑者。文章认为,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是非常糟糕的决定。基于这一点,美国应当为伊拉克目前的局势承担主要责任。正如古语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当下美国理应投入更多精力帮助伊拉克恢复重建。


文章指出,近年来,中国已经在积极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但对于美方来说,是否真心希望中国分担更多国际责任还是个问题。文章认为,责任与领导权密不可分,不应当只要求中国承担更多责任,却不给予其相应的领导权和地位。


新闻加点料: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于8月8日接受了《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的专访,谈近期国际和地缘局势。采访中,弗里德曼与奥巴马从中东局势谈到乌克兰危机;从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分歧谈到他如何看待中国,以及中国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


中国“搭便车”30年


弗里德曼对奥巴马的采访从伊拉克局势开始。采访当天,美国开始对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IS)武装进行针对性空袭。


弗里德曼问,在伊拉克问题上,人们总是看着奥巴马的言行,而中国是目前伊拉克最大的能源投资者,总统是否想对中国说,到了你(指中国)应该成为一个“持份者”(stakeholder),而不只搭便车的时候了?奥巴马回答说,中国确实在“搭便车(free rider)”,“他们搭了30年的便车了,且一直没有什么问题。”他说,他有时甚至会调侃说,“我们能像中国一点吗?没有人指望他们做任何事情。”奥巴马表示,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总是看着美国,而不是中国的原因。


这也是奥巴马本月以来第二次发表对中国的看法。在月初接受《经济学人》的专访时,奥巴马说,尽管中美两国要做长期的伙伴,但美国也应对中国态度坚决,“因为在遭遇阻力前,中国会尽可能地步步逼近。”


普京“随时可能入侵乌克兰”


在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半岛危机后,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不断恶化。马航MH17坠机之后,西方认为普京在背后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分子,因此进一步强化了对俄罗斯的制裁。


在采访中,奥巴马还谈到近期与西方开打“制裁战”的俄罗斯。他说,尽管俄罗斯受到西方国家的连续制裁,但俄罗斯总统普京随时“可能入侵”乌克兰。


奥巴马说,若发生这种情形,“那在我任期结束前,试图找到重新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将会变得更加困难。”


在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半岛危机后,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不断恶化。马航MH17坠机之后,西方认为这是普京支持的乌克兰东部分离分子所为,因此进一步对俄罗斯的制裁。


就在奥巴马就此发表谈话的前一天,俄罗斯对西方的制裁采取了报复性的措施。这一措施包括,在未来一年内,俄罗斯将禁止从美国、欧盟、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对其制裁的国家进口肉类和水果等农产品。


“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


不过,尽管人们担忧俄美重蹈“冷战”覆辙,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冲突持续,中东局势进一步恶化,美国国内的政治似乎更令奥巴马担忧。


奥巴马警告说,“对美国来说,最大的威胁,也是真正能够削弱美国的,是美国自己。”他指的是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互不妥协。


不过,虽然奥巴马指责极右翼的共和党人破坏原本可以让两党妥协的可能性,他也承认,新闻媒体和不受控制的金钱与政治的结合,让美国政治无法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吃惯了大鱼大肉,再让它去吃糠咽菜,那会是噩梦。判断国之兴亡,也是一个道理,一个国家初建,百废待兴,必然是艰苦奋斗卧薪尝胆,社会生产力努力提高。哪怕领导者偶尔做出一个错误决策,也能很快被大多数人埋头苦干的社会趋势引导,重新走回正确的道路。这就是水能载舟,舟哪怕一时逆流,最后也必然顺流而下,就像中国的大跃进和文革,虽然造成了重大损失,但是,最后都走回正轨。

而一个国家进入后期,社会奢靡,必然是不劳而获好逸恶劳,社会生产力萎缩。哪怕能够选出一个英明的领导者,也会很快被大多数人的骄奢淫逸引导,重新走回衰败。这就是水亦能覆舟,舟逆潮流而动,最后不是顺应潮流就是覆灭。就像美国的肯尼迪和尼克松,他们都是那个时代最出色的领导者之一,都想要挽救美国,例如尼克松,力排众议促成中美建交。随后,就被赶下了台,水门事件真是一个很搞笑的原因。可以试想一下,中美如果长期保持良好关系,双方必然都能获得难以估量的收益。看看日本的经济奇迹,再看看韩国的经济奇迹,无不是建立在融入中国市场之上的。而美国如果想要合作,而不是对抗,那么他能卖到中国的产品,只会更多,获利只会更大。可惜,美国赶走了尼克松,恢复了遏制中国的政策。肯尼迪我就不说了,能把个骄横傲慢的克鲁晓夫整治的服服帖帖,足见其才能。肯尼迪的真正死因,也是众所周知。

所以我说,美国的衰弱乃至崩溃,不可避免,无论领导人是谁,有多英明睿智,结果都是一样。美国的根,已经烂透了。社会阶层已经固化,有智慧有能力的人没有途径上升主导国家的命运,只能沦为前台的提线木偶。这就是美国式民主,两个党派相互攻伐,演戏给美国群众看,实际上,真正决定这个国家命运的,总是那一帮躲在幕后的人。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