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hai1331673 收藏 13 1127
导读:寒冷的1952年12月志愿军130师从广东乘专列开进了东北边境火车站,在车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苏联士兵不畏寒冷地洗冷水澡。需然没有象1950年10月第一批仓促秘密入朝而没有来得及换冬装的志愿军被冻僵那样的感受,但也感到寒冷逼人。 44军的三个师是132师驻湛江组建海军,也就是现在南海舰队的前身,131师驻广州地区;130师驻海丰、陆丰沿海,当年战士们在海滩上也能捉到海龟用来煮汤食,天气炎热部队也喝中药凉茶。 在朝鲜战场上中央作出了全军轮番入朝作战的决定,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是原44军的军长当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寒冷的1952年12月志愿军130师从广东乘专列开进了东北边境火车站,在车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苏联士兵不畏寒冷地洗冷水澡。需然没有象1950年10月第一批仓促秘密入朝而没有来得及换冬装的志愿军被冻僵那样的感受,但也感到寒冷逼人。

44军的三个师是132师驻湛江组建海军,也就是现在南海舰队的前身,131师驻广州地区;130师驻海丰、陆丰沿海,当年战士们在海滩上也能捉到海龟用来煮汤食,天气炎热部队也喝中药凉茶。

在朝鲜战场上中央作出了全军轮番入朝作战的决定,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是原44军的军长当然希望也入朝作战,入朝前130师作了动员和个人报名参加。44军的130师与45军的134师135师合并,但该取谁的番号各不相让,最后由周总理提出各取后一个数字组成54军。解放广东包括海南岛是由林彪指挥的第四野战军的43军、44军、45军由东北打到南疆的,邓华是林彪的老部下,当时由于战事的紧急回国汇报情况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疏远”了林彪导致文革时的被整。

130师先入朝,入朝时美式、日式的枪支都留下,134师、135师留在边境防守,几个月后才入朝。进入朝鲜就目睹了战争的破坏性之大一个弹坑就象一个大水塘,到处满目疮痍,行军时,胸前只挂两颗手雷,攀山越岭时左右摆动叮当响,雨天的泥路非常难行,这时脚上又生了冻疮,有时要抓住马尾巴才能走得动,最后只得留下在朝鲜老百姓的一个家里养伤,这户人家只有母女两人,对志愿军很热情,但毕竟是战时周围情况复杂,晚上时有特务在山上亮手电打信号,所以枪不敢离手,冻疮稍有好转就立即归队。

参加了1953年春反登陆作战准备和夏季反击战役及金城战役。反登陆作战准备就是防御美军仁川登陆的重演,部队从东线到中线不停运动防御,翻山越岭艰难又惊险,平常有的人表现有一套但见到这险峻的山岭路也畏缩。最轻松的时候就是仰卧在山顶上看战机激战,蓝蓝的天空突然就出现几架战机来个你死我活的战斗,看得刺激又紧张,打得赢要走打不赢也要走,只要时间一到各自归家去,有一次有一架战机被击落飞行员跳伞逃生,立刻向别人要了支手枪向山下冲去,当到达降落伞的地点时飞行员已上了吉普车,原来是苏联战机被击落了。寒冷的冬天在山上就更寒冷,有一次就是在这寒冷的夜晚看见远处的山上有火光出现,就领着一班人攀摸了上去,原来是苏联的通讯兵在生火取暖,两国的士兵相遇语言不通只有用手势比划着打招呼。

在战场上建立的战友情谊使人难忘,战友周柏森说:“我是新会九区下栏村人,如果你到我家来一定杀鸡招待你。”1956年复员后曾经去信给他但说没收到,直至四十五年后的2001年经多方查询原来九区是新会睦洲镇而下栏村在60年代斗门建县时划入了斗门县,同时得熟人电话联系上了他,2月16日终于在他家相见,他的老伴还送给家藏的葛粉,四十五年了相见谈了很多,谈了复员后各自的工作、生活,更多的是把酒回忆朝鲜战场的往事:“还记得吗?有个战士过独木桥时就是不敢过,不过又怕掉队,”“那个背电台的战士由于积劳成疾吐血回国治疗没多久就离世了,”“还有个战士被炮弹炸起的坭土封闭了眼睛看不到东西腰背被炸塌的洞的木梁象刮萝卜一样刮掉了皮肤,眼睛看不到东西走不了路就害怕起来,怕当俘虏,就对他说:‘不要怕,现在是打胜仗是向前进,如果打败了我背你走。’这样才放心下来。周柏森你的头被炸弹炸起的石头击中头部,我当时不在,回来才知道。”“受伤到后方治疗了几个月,复员时补助300元。还记得在山洞睡觉时你的两只脚总是不盖被。”“哈哈,还最不喜欢在洞内睡觉,宁愿被炸死也到洞口外睡觉。”

1953年6月130师进入了金城地区,归67军指挥,参加抗美援朝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战斗的地点是一处叫二间洞的地方。金城是在三八线的中段位置,对方占领的土地向北凸出过多,所以这一仗一定要打,一定要赶在签定停战协定前打,金城战役不同于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时的五次战役,当时双方都没有站稳脚跟,志愿军从鸭绿江边把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又从三八线打到首都汉城(汉城),接着险些被美军反击打败,但总算站稳在三八线附近,从此,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大的运动战时期,而代之以边打边谈,谈谈打打的僵持阶段,这个阶段一直持续了两年之久,打法上采用毛主席提出的‘零敲牛皮糖’的 办法,积小胜为大胜,彭德怀总司令员在他的《彭德怀自述》一书写到在停战协定书上签字时心中想:“但当时我方战场组织,刚告就绪,未充份利用它给敌人以更大打击,似有一些可惜。”言下之意就是签字太早了。电影《上甘岭》的故事就发生在金城地区。金城战役是对手经过两年的时间修建在对方以坑道和钢筋水泥为主体的坚固防御阵地内拉直了金城以南战线。到达预定地点时看到的是仗未打,而墓穴已挖好了一大片有一公里多长。侦察班日间只能用潜望镜观察前方山上敌人的动向和火力情况,为炮兵提供准确的目标,当需要火箭炮打就说要“红墨水”,当需要大炮打就说要“蓝墨水” 这是当时所用的暗语。火箭炮又叫喀秋莎是苏联研制的当时最大杀伤力的炮,火箭炮发炮时几十米距离的树都弯下腰,炮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当时俘虏的美军士兵提出抗议说是使用了核武器。在文化大革命武斗时有一派弄到了一门炮,说不要你动手只要指点一下就可以了,这事只有推之为上策。总攻之前和营长两人去检查阵地,在过一条小河时被小河上游山上的敌人发现开枪射击,由于距离较远看到子弹落到河面上溅起的水花,趁停止射击的时候两人先后冲了过去。总攻在1953年7月13日晚上9时开始,火箭炮和所有类型的炮火连续不停地打了两个小时,当时正下着大雨整个战场硝烟弥漫,雨笼罩着硝烟,硝烟裹着雨,使人喘不过气,当时上级下达的作战任务是占领前面一大两边小呈品字型的三个山头,经过激战占领了这三个山头,高兴之余本以为有短暂的休息,疲劳又饥饿的战士很快接到上级的命令要继续前进。黑夜的战场美军发射的照明弹如同白昼,路上处处都是弹坑,有一个弹坑周围躺着几个牺牲了的志愿军,其中一个留长头发,显然是干部,经过雨水的冲淋皮肤已发白,有一支手枪以及用手帕包的子弹,这两样东西都拿走,在途中见到一个受伤的战士手拿着爆破筒躺在地上,见到时就说同志给你爆破筒,这时对他只有说句你等一等后面的担架队很快就到这样的安慰话,没走多远这爆破筒不好携带就放下。在前进的山上发现一个美军的记者倒毙在一棵树下,旁边有一部被雨淋湿的相机,拿起相机继续前进。经过奋勇作战冲进了美军的仓库,仓库里边食物很多,已经七天没食东西了,当准备拿来吃的时候接到上级的命令:预防食物被下毒不要吃,食物不能吃但发现了美国产的红圈牌香烟,就带头抽烟,这烟太熟悉了,解放前在香港两年打工学裁缝时抽过这种烟,解放了就回来参军,当三十九年后的1992年又讲起这事后有人特意从香港买回两条红圈牌香烟。在战斗中缴获了美军一件防弹衣,营指导员也想要,这样只能将防弹衣拆开,面料是军绿色,里料是白色给了指导员,这军绿色的防弹衣面料就一直用来做枕巾,带着它走遍了大西南北。床毯也是美军的,在战场上的一个积水的洼地里用树枝捞上一个照明弹用的降落伞,因布料疏薄就弃掉了。战斗一直未停止过,战到1953年7月27日晚上10时正,接到上级的命令停止前进不准开枪,当得知是停战的命令时真是高兴和激动,停战协定是早上8时签的十二小时后生效。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 相片:这军绿色的防弹衣面料就一直用来做枕巾)


停战了,走着原来的路回后方取食物,原先手拿爆破筒受伤的战士这时还在呢,仗未打前挖的墓穴现在都扦上了木碑,一路上不时蹲下来看看碑上的文字有没有熟悉的烈士名字。

金城战役经过15天的奋勇作战共歼敌78000余人、缴获坦克45辆、汽车279辆、飞机一架、各种炮423门、各种枪6653支、收复土地240平方公里、突破敌防御纵深达15公里。

停战了,部队驻守在前线。有一天食饭的时间,战士们都吃完走了,指导员跟随丁盛军长走了进来,军长看见正在食饭就问“伙食好吗?”回答说“不好,没有菜。”军长说“你们师的火车被炸,运输跟不上,但很快就好了。头发为什么这样长不理发?”回答说“理发工具打仗时都丢失了。”军长刚走就被指导员拐了一脚说“见到首长为什么不行礼。”心想:不是吃饭时例外吗。丁盛是林彪的部下,解放广西时率45军腰斩桂系白崇禧部队,为全歼桂系之敌起主要作用,六十年代末是南京军区司令员,后调离远离北京当广州军区司令员,与少林寺出身的许世友互调,林彪事件后,许世友调回广州军区,丁盛因林彪事件而下台。

站岗、放哨是必须的,有一次,一个战士站岗回来在洞内擦枪时走火击中在旁边的一位小战士,真可惜,这位小战士是番禺人,是孤儿,年纪很小,打仗时没有派上战场,而是在山下看管马匹。在战场上缴获的德国制造的相机用布将表面的泥水抹干净放在枕头下,有一天,营部有人来喊:“某某某”“到” “你的相机要上交。”因为相机当时是希缺物品,由营部上交到团部最后上交到师部。

预防敌人使用细菌战,部队人人要打防役针,怕痛就是不想打,站在队伍的后面拾起掉弃在地上的棉枝按在手臂上,还是骗不过卫生员。枪瘾起了就到山洞里弄弄枪法,有次看见山鸡就开枪打,当然就被批评了。有一天营长和指导员骑着马到来,下马后营长就在公文袋里取出一叠壹元的崭新纸币随手就分了差不多一半说:“给你拿着。”自己还不知什么原因当然不能要,在旁的指导员就说:“给你就要吧。”接着营长就说:“看过你寄的信。”原来寄给战友的信说到家庭困难的事情,这营长对自己真不错。停战了,也要备战也要建设,文体活动也不少,祖国慰问团来所发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就因去了别处打篮球而由别人代领的,纪念章用擦枪的白布一直包裹着。兵当了五年多了,可复员就是不批准,复员要符合三个条件都对上了,只好打报告上团部至师部得以批准。1956年3月复员了,人员全部住进中山大学进行封闭式管理,校门有人站岗,但总算得机会和一邦人出了校园,省城其他人没去过路不熟,只有自己到过。解放前年纪还小的时候,偷了母亲的金介指卖了得十九万元,坐船到广州用了二万,到广州找熟人介绍做工,这个人的叔叔取了蒋介石四大家族之一孔祥熙的侄女,广州这银行是孔祥熙送给她的,而这个人就在这间银行当信使,当说明来意后他说你年纪还小不能做,你身上的钱帮你保管,就这样在广州玩了几天。从中山大学出来后就领着他们到广州最出名的大同酒家饱食了一餐。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相片:纪念章用擦枪的白布一直包裹着)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一个志愿军的故事(纪念抗美援朝停战61周年)

(相片:换取的朝鲜纸币)

回到家乡有校长想请到学校讲抗美援朝的事情,能说什么呢,战争是残酷的,也是刻骨铭心的。当告诉说孙儿今天出生时立刻就想到今天是停战日,真巧合。

54军、1军、16军、21军、23军停战后暂驻朝鲜,参加朝鲜经济恢复和建设,维护停战协定,至1958年3-10月分三派回国。金城战役伤亡3.25万人,54军在金城地区有4个烈士陵园,共安葬1468名烈士。

130师新会籍的烈士:

黄明,男1930年出生,崖西黄冲乡人,1951年参加革命,第389团战士,于1953年7月牺牲于朝鲜。

林思,男1929年7月出生,古井洋边村人,1951年2月参加革命,于1953年7月牺牲于朝鲜,志愿军130师警卫连战士。

梁胜,男1925年2月出生,环城茶坑村人,1951年参加革命,于1953年7月牺牲于朝鲜,志愿军130师389团1营1连战士。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有时听着给人一种气势雄壮和坚强奋勇的气势,有时听着给人一种壮士一去永不回的悲壮、沉重。

写于2010年9-10月

续写修改于2014年6-7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