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去钓鱼2

(来自 钓鱼技巧 - 《钓鳊鱼技巧》)


鱼竿,把最细的头一截抽掉,然后在鱼竿细头顶端栓上约1米多长的粗鱼线,鱼线另一头,系着一只鱼钩,这可是父亲自己用自行车辐条特制的。在磨成钩尖的一端,父亲将一只土黄色、拇指般大小的青蛙,从屁股中穿过,再将土青蛙的两只腿用细线栓在后面的钩尾上。这样从前面看,似乎还是一只昂着头的土青蛙。(附带说一句,水边的青草中这样的土青蛙可多了去)。

他则双手端着长长的鱼竿,将栓着土青蛙的鱼钩,轻轻在水面漂游的小黑鱼窝前后不远处,向水面有节奏的上下轻点,突然,有什么东西,将土青蛙钩猛地拽下了水中,说时迟那时快,父亲刷地一下扬起了鱼竿,一条全身乱摆的大黑鱼被甩上了岸边。回家称了一下,有2斤多重。

当我把蚯蚓穿好在鱼钩上,将栓着鱼钩的鱼线甩进打了鱼位的水草中,东边的天际已经浮现出一片彩霞。父亲也在我边上不远处地方,放下了鱼钩。这时,正是鱼儿上钩的时候,一条一条鲫鱼,昂刺鱼接二连三被我和父亲钓上来,放进沉在水塘边的竹篓中。

随着日头逐渐升上当空,钓上的鱼儿也逐渐稀落,父亲说:“太阳毒了,鱼躲到水下乘凉去了,我们吃饭。”

在一棵大树下,我摊开一方塑料布,把带来的酒水卤鸭膀爪放上,一边吃菜,父亲一边小口抿着白酒,我则大口灌着啤酒。初夏的熏风从湖面拂来,夹带着四周农田里小麦我已经习惯了。从我记事起,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话就不多,但是我看得出的香味,父亲眯着眼,斜靠在树干上,虽然没有什么话,但:父亲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多少年过去了,转眼父亲已经离开我20年了,那情景仿佛还在眼前。

成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