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和父亲去钓鱼

swu064194b 收藏 0 0
导读:(来自 - 《》) 父亲离休后,最大的爱好是到郊区钓鱼,逢到周末,我也会和父亲一起去。 天还很黑,父亲低低的嗓音就把我叫醒了。看着还睡眼惺忪的我,他让我先去洗脸间冲个冷水。待我洗漱完毕,父亲已经把一大碗香喷喷的蛋炒饭端上了餐桌,轻轻说:“吃完”。在我吃饭的时候,又拿了两瓣蒜给我。我知道,每次只要是出去钓鱼,他都要我吃点蒜。战争年代,他还是个少年在游击队里当传令兵时,他的司令—中共地下党员柴献忠(解放初第一任的正阳关市市长,后撤市并入寿县),就经常让手下士兵们吃蒜,说是防止闹肚子。从那时起,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来自 钓鱼技巧 - 《远投竿线组》)


父亲离休后,最大的爱好是到郊区钓鱼,逢到周末,我也会和父亲一起去。

天还很黑,父亲低低的嗓音就把我叫醒了。看着还睡眼惺忪的我,他让我先去洗脸间冲个冷水。待我洗漱完毕,父亲已经把一大碗香喷喷的蛋炒饭端上了餐桌,轻轻说:“吃完”。在我吃饭的时候,又拿了两瓣蒜给我。我知道,每次只要是出去钓鱼,他都要我吃点蒜。战争年代,他还是个少年在游击队里当传令兵时,他的司令—中共地下党员柴献忠(解放初第一任的正阳关市市长,后撤市并入寿县),就经常让手下士兵们吃蒜,说是防止闹肚子。从那时起,他就养成了顿顿吃饭不离蒜的习惯。

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母亲,父亲说话行动蹑手蹑脚,他就是这样,对别人的关心都体现在细小之处。

我和父亲推着自行车出了院子,天上星星闪烁,晨风习习。父子两一前一后向郊区疾行。

80年代初,城市的马路上还没有那么多汽车,冷清的路上只有父亲和我轻快的骑着自行车。车上绑着钓鱼的全套行头,早在昨天晚上,父亲已经把一切都细心的收拾妥当了。

那时候,合肥郊区还有很多纵横交错的河塘沟渠,水质清澈,没有污染也少有人放养鱼苗,很多地方都可以钓鱼。

我和父亲此次去钓鱼的地方是西郊一处小水库,父亲几天前已经来过,在哪里钓鱼他早就胸有成竹。

在干休所,喜欢钓鱼的一些老头,一致公认父亲是个好手,都愿意跟着他出去钓鱼。“你爸只要到池塘边一站,鼻子一闻就知道里面有没有鱼。再踩上一圈,就知道在哪里能钓到鱼。”这是经常跟着我父亲钓鱼的李叔叔的原话。

其实父亲不仅能钓鱼还更会抓鱼。父亲的老上司王绍义叔叔不止一次告诉我们:“你爸那是真厉害,夏天我们下部队,天热到河湾里游泳,他一猛子扎下去,半天人不上来,等你等到着急,他从水里冒了出来,你看他凫在水上,左手抓条鱼,右手抓条鱼,嘴里还横咬着条鱼。怎么的呢,先抓的鱼他咬在嘴里了。。。。。。,你说那水不大?小口径步枪打河对面的鸟,要校对标尺,一丈多长竹竿打不到底,你说本事不本事。”

父亲让我在靠着池塘柳树边的水草中,打上位子洒下鱼饵。他自己则沿着水边仔细的观察着水面。我知道,父亲是看看有没有成群浮游的小黑鱼,用他的话是找黑鱼窝。如果有的话,那不远的水下,一定有护苗的大黑鱼。我亲眼看过父亲是怎样钓那黑鱼的。

夏初时节,黑鱼开始在池塘边的水草中产卵,当卵孵化出成鱼苗时,远远看只是黑乎乎的一窝,不仔细瞅,是看不出那就是黑鱼苗的,那一雌一雄俩黑鱼就守在周围。

当父亲发现水边的黑鱼窝后,他不慌不忙退到一边,拿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