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化生活不必政治化

牧野征夫 收藏 0 49
导读:近日南京解放电影院修缮恢复首都大戏院的原名,引起媒体热炒。《金陵晚报》报道说,那些曾在南京人生活中留下浓墨重彩的老电影院,以怀旧的姿态回归,带回民国的吉光片羽,和重情不舍的南京人再续前缘。 也有一些左得可爱的人,义愤填膺,质问南京市委书记“首都大戏院是谁的首都”?指责南京“丢掉光荣中国革命史”。年轻人幼稚可以理解,有的教授也跟着起哄。南开大学著名讲演家艾跃进教授,2014-08-13也在红歌会网抛出长篇大论《试问今日南京是何人天下?北京是否要改回北平?》 笔者认为,解放电影院修缮恢复首都

近日南京解放电影院修缮恢复首都大戏院的原名,引起媒体热炒。《金陵晚报》报道说,那些曾在南京人生活中留下浓墨重彩的老电影院,以怀旧的姿态回归,带回民国的吉光片羽,和重情不舍的南京人再续前缘。

也有一些左得可爱的人,义愤填膺,质问南京市委书记“首都大戏院是谁的首都”?指责南京“丢掉光荣中国革命史”。年轻人幼稚可以理解,有的教授也跟着起哄。南开大学著名讲演家艾跃进教授,2014-08-13也在红歌会网抛出长篇大论《试问今日南京是何人天下?北京是否要改回北平?》

笔者认为,解放电影院修缮恢复首都大戏院,属于地方开发文化市场品牌企业营销行为,地方企业有自主权;只要不违法损害其他业者和消费者权益,别人无权干涉,媒体也不必小题大做。

艾教授说,解放电影院改回首都大戏院的旧名,“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人民不禁要问:今天的南京到底是谁的‘首都’?今日之南京到底是何人天下?”左派教授总爱代表人民。笔者也模仿一下,人民不禁回答:首都电影院是影院名字,不代表首都;今日之南京是人民的天下!这个教授也不想想,“X跃进”这个名字,就代表回到大跃进吗?

这个教授说,“《金陵晚报》借南京市民之口‘怀旧’,这是典型的强奸民意。究竟是谁在‘怀旧’?是一小撮国民党反动派的孝子贤孙、前朝的遗老遗少、旧制度的复辟分子,还是南京市的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广大知识分子和干部群众?”《金陵晚报》是南京市的媒体,自然贴近南京市民。南京市民支持怀旧的不少。艾跃进是天津人,远在千里之外,没有调查南京市民,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怀旧”,就污蔑《金陵晚报》“是典型的强奸民意”。请问号称领袖学、口才学、礼仪学、成功学、教育学、素质拓展与职业道德“魅力教授”,“思想之父、人生导师”的艾跃进,你代表南京人,中国人民说话,是不是典型的强奸民意?

这个教授煞有介事地说,“我们相信,包括南京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决不会再愿意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也决不会再去怀念那人吃人的旧社会。退一步说,真要“怀旧”,恐怕只将南京“解放电影院”改回“首都大戏院”还不够,你南京应该改回金陵、建康、建业、江宁。以此类推,沈阳应当改成奉天、盛京,那新中国的首都北京是不是应该再改回叫北平呢?是不是败退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应该再回大陆来执政呢?”

笔者一向怀疑某些混迹于高校讲台的教授的水平,但像这位教授如此低下实在少有。自己说改回首都大戏院“怀旧”都不够,怎么就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说“包括南京人民”,这“南京”是民国首都,艾教授用“南京”一词是否也愿意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上海有名的南京路步行街,也是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教授不是扯淡吗?此人到处讲演,招摇撞骗,谬误百出,暴露其学识浅薄。此文说沈阳应当改成奉天、盛京,北京应该再改回叫北平,就是对历史无知的胡说八道。沈阳地名在元代就正式出现在史料上,因地处沈水(浑河)之北,“山北为阴,水北为阳”,故名沈阳。盛京、奉天是后来的名字。1929年张学良在“东北易帜”后,改回沈阳。日本侵占东北,将沈阳改回“奉天”。抗日战争胜利东北光复,恢复“沈阳”名称。沈阳是民国时的地名,奉天是日伪时期的地名,艾教授用沈阳是想“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用“奉天”是想回到日伪时期当汉奸,自己挖的陷阱自己跳。北京是历史古都,古时称燕京,元代称大都,明朝洪武改称北平府,永乐改为北京。民国时称京兆,迁都南京后改名为北平特别市。七•七事变日伪将北平改名为北京。日本投降后重新更名为北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定都北京。按照艾教授的逻辑,改名北京是不是要回到日伪统治时期,不是汉奸吗?艾教授是政治干事出身,学识不精,思想陈旧,到现在还是文革时期意识形态警察那一套,还熟练背诵毛主席1963语录:“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齐跑了出来------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叫嚷“要丢掉幻想,准备战斗”,“重新拿起阶级斗争的武器”。 艾教授不要唯我独革,真要搞阶级斗争,上述言论也是牛鬼蛇神。弱智者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南京是六朝古都,文化名城,允许有自己的文化名片。秦淮河、夫子庙、莫愁湖,总统府,中山陵,行政院旧址,都作为景点存在。南京胜利电影院以前叫“新都大戏院”,日军侵占南京改名“东和剧场”,抗战胜利后民国改回原名。国民大戏院1936年上演剧作家田汉的《赛金花》,时任内政部次长的反动文人张道藩也来看戏。最后一场演到卖国官吏向洋人表白“奴才只会叩头”时,台下的观众哄堂大笑,张道藩按捺不住,突然起立大叫:“怎么能这样演呢?”把一只茶杯丢向舞台。有人甚至把痰盂扔上台。观众非常愤怒,痛斥扰乱演出者滚出去!后改为江苏人民大剧院。笔者多次到南京,游览钟山、中央门,住过中央大酒店、白宫大酒店,金陵饭店住不起。正如有南京人发问,“以上这些政治意味浓厚的名字都没有问题,凭什么说,首都大戏院就有问题?”如果旧名称就是回到旧社会,“钟山风雨起苍黄”的钟山也是旧名称,怎么说?北京有长城、紫禁城、颐和园、天安门、皇城根遗址公园,按照艾教授的逻辑,是想回到满清专制黑暗统治?天津的狗不理有侮辱过客之嫌,南开也是民国时期的校名,为什么不改名?按照艾教授逻辑,是要校门口朝南开,有才没钱别进来?中国也是民国的简称,现在的中国、中国共产党,是想回到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民国时期?艾教授不是扯淡吗?

毛主席提出,“我们的目标是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在社会生活中,更不能要求玫瑰花只有一种颜色,鸟儿只有一种声音;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必过于政治化。对社会文化生活之类问题,不应过多干涉,更不能像文革时期那样上纲上线扣帽子,抡起政治棍子横扫一气。艾跃进说这次首都事件“中共南京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负责人难逃干系,他们应该引咎辞职,以谢国人”。左派诸公总希望各级官员下台,换他们上台,一夜回到乌托邦。就他们这种水平,当教授都是滥竽充数,更应该引咎辞职,以免误人子弟,污染学生心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