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王朝在西域最后土地:统治敦煌二百年的归义军

狐狼001 收藏 20 13065

中原王朝在西域最后土地:统治敦煌二百年的归义军

沙州义军誓归唐 敦煌莫高窟156窟壁画:河西节度使张议潮统军出行图

唐帝国治下的沙州

归义军是在唐宣宗大中五年(公元851)至宋仁宗景三年(公元1036)期间,实际以军事力量统治沙州地区的地方武装政权。归义军推翻吐蕃而崛起,衰落于沙州回鹘而灭亡。在《丝路岁月》中对归义军的事迹和在沙州的统治情况均有所描写。

所谓沙州,从汉至隋这一段时期,一直叫做敦煌郡,唐初改名为沙州,下辖敦煌、寿昌两县。沙州地处河西走廊最西端,也是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大门,属于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

唐初,唐帝国在河西节度使治下,有八军之说(赤水、大斗、建康、宁寇、玉门、墨离、豆卢、新泉),沙州的主要军事力量正是常驻边防军“豆卢军”约4300人。据猜测豆卢军的主要兵员为降伏唐朝的吐谷浑番兵,这是因为豆卢这名字有点怪,本身就是出于吐谷浑语,意为“归义”。

沙州的陷落

在太宗、高宗乃至玄宗前期,突厥和吐谷浑基本上已经是被打的半死不活、吐蕃还是个成长中的楞头青,因此唐帝国在西域一直独孤求败,甘州(张掖),肃州(酒泉),沙洲(敦煌),瓜州,凉州(武威),兰州,伊州,西州,庭州,廓州,鄯州,河州,岷州均是唐在西域的重要城镇和半军事要塞,在令高仙芝“一败成名”的怛罗斯之战前,唐的扩张达到了顶峰。

安史之乱爆发后,玄宗仓皇逃往成都,儿子肃宗却在灵武即位,于是玄宗就很莫名其妙的“被太上皇”了,从此基本退出历史舞台。考虑到西域战乱不断,军队的战斗力很强,很没有安全感的肃宗便命令西域诸军迅速勤王,一夜之间,唐帝国在西域的15万主力精兵奉命东进,西域立时处于军事真空状态。

本来在青海,哥舒翰的对吐蕃作战打的有声有色,吐蕃一时还要躲着这位名将走路,但大乱之中,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等堪一战的大将们陆续死于非命,吐蕃实在是不下手都不好意思,终于在乾元元年趁势北上,逐渐顶不住的朝廷被迫在宝应二年(763)设立了一个神奇的职位“河已西副元帅”,这职位有点像明朝的辽东经略使,不过比经略使还要更惨的是,连像样的正规部队都没有,主要任务是整合河西、北庭、安西三地的残余唐军,抵抗吐蕃的攻势。

虽然初期的抵抗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首任的河已西副元帅杨志烈在永泰元年(765)在凉州抵抗吐蕃时,由于“士卒不为用”,只得往甘州逃命,于途中被沙陀人所杀。随后大历元年(766年),吐蕃人攻陷河西重镇甘州,肃州。再第二年,作为杨志烈族弟而继任的河已西副元帅杨休明战事继续不利,只得“转进”到了沙州。由于吐蕃控制了大片中间地带,因此河西,安西,北庭三地唐军互相失去联系,只得各自为战。

杨休明大约死于大历二年,当时的河西观察使周鼎被迫挑起大梁。在之后的十余年间,唐军在河西走廊的各个要塞和城市都在孤立无援的境地下为吐蕃逐一击破,最后周鼎发现,自己真正能够控制的也只限于沙州这最后一镇。

从大历五年(770)开始,沙州就一直持续受到吐蕃围攻,周鼎一边固守,一边不断尝试向唐名义上的盟友回鹘求援,但是如果屠了两回洛阳的回鹘如果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了。看到城中粮草将尽,周鼎打算焚城,率领军民突围东进。即使在我看来,这也是个非常不靠谱的决定(请参考携带军民南下的刘备所遭遇的当阳长坂追击战)。因此周鼎的决定立刻引发了沙州军队的意见分歧,具有强烈国家荣誉感的部将们认为一旦放弃沙州,沙州将“永不为唐土”。意见分歧随即导致暴力冲突,最终的结果是安西都知兵马使阎朝“缢杀周鼎”,率领军民继续抵抗。

周鼎被杀之后,确实没人再主张突围了,但是军粮的问题仍然没解决。阎朝只好下令“出绫一端,募麦一斗”,搞了一次内部的石油换食品活动,应者甚众。即使是这样,到建中二年(781)的时候,沙州还是弹尽粮绝了,面临绝境。阎朝努力做到了最好--他和吐蕃的大将绮心儿郑重约定,献城沙州民众将不会被外迁后,方才同意投降--有没有想起《天国王朝》里和萨拉丁相约、守卫耶路撒冷的巴里安?十一年的沙州围城至此终于结束,虽然最终难免陷落,但是城中的汉人大姓张、李、索等氏族都没有流离失所,保存了日后能够让归义军光复沙州的星星之火。

沙州陷落之后,当地民众虽然没有被驱逐,面临的也是噩梦一般的日子--如果仅仅是换个节度使那也就罢了,问题是吐蕃是个奴隶制的国家(一直到1950年西藏解放前,西藏还仍然遍地是农奴)。吐蕃人视汉民为贱民,在河西诸城生活的汉人被告知,走在大街上遇到吐蕃人时必须弯腰低头,不得直视。对待奴隶,奴隶主们当然不视其为生命,而是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丁状者沦为奴婢 ,种田放牧,赢老者咸杀之,或断手凿目,弃之而去”的情况比比皆是。

为了断绝当地汉人和中原唐朝的血脉和情感联系,吐蕃人还要求汉民不得穿着汉族服装,必须如吐蕃人一般,辫发左衽(汉服均是右衽,即衣服左领压住右领,对面看是个y形状,少数民族正好相反。这是由于汉族以右为尊,少数民族以左为尊,要把尊的一边掩起来。对于汉民来说,左衽的只有两种人,死者或者蛮夷,所以在一些汉人画作里面,有时能看到左衽的人,其实那是暗指已经去世的人)。每年的元旦(春节)是汉人唯一被准许身着汉服的日子,沙州的汉人在家里穿着汉服祭拜祖先,都痛苦得泪流满面。

建中元年(780),当时的太常少卿(礼部负责祭祀的官员)韦伦在奉命出使吐蕃后,路经陇西一带返回长安,一路见当地汉人“毛裘篷首,窥觑墙隙”,有人哭泣、有人向东跪拜、还有人密奏吐蕃在当地的虚实,盼望唐军前来收复失地。

但四十多年后,唐军依然没来。

穆宗长庆二年(822年),大理卿刘元鼎前往吐蕃会盟,路过龙支城(青海乐都),有上千名老人沿路拜泣,自称是当年被俘的唐军,问当今天子安否,“子孙未忍忘唐服,朝廷尚念之否?兵何日来?”。一个“未忍”,道尽多少艰辛,想必听到这些话的刘元鼎,是难过、尴尬、且无奈着吧。

这一切,一直到张义潮举起光复沙州的大旗,才得到改变。

张义潮光复沙州

和后世横跨亚欧大陆的蒙古帝国有相似之处的是:吐蕃人同样善战(确实给唐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并且攻占过长安)、也同样不善于管理。河西之地,本来土地并非贫瘠,在唐统治时曾经修筑过很多水利和农业设施,但吐蕃统治之后,开始逐年荒芜。

同时,唐在由盛转衰时,幸运地出现了一代名相李泌。李泌是中唐时杰出的政治家,历玄宗至德宗四代帝王,始终进退自如。在李泌的政策指引下,唐与回鹘、阿拉伯、南诏等国共同结盟、构建起了针对吐蕃的包围圈,吐蕃从此在政治上进入绝境,无力扩张。不能扩张,也就无法掠夺,不善经营管理领地带来的恶劣后果开始变得尖锐起来。

会昌年间(841-846),由于连年灾害,吐蕃发生了大规模的饥荒,饿殍遍地。会昌二年,吐蕃赞普郎达玛遇刺,死时无子,内臣立了他妻子綝氏的一个内侄名叫云丹的为新赞普(好莫名其妙),自然引起多方不服,从此吐蕃陷入内战。

在内战中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人是原吐蕃大将尚恐热(又名论恐热),在击败了主要对手之后,尚恐热自封为吐蕃宰相,纵兵大掠河西,“杀其丁壮,劓刖其羸老及妇人”。

唐帝国看出吐蕃的穷途末路,在国力衰败的情况下仍试图派兵向西小规模进军。大中元年(847) 五月, 河东节度使王宰率代北诸军, 于盐州大败尚恐热所率吐蕃军。次年12月, 凤翔节度使崔珙奏“破吐蕃, 克清水”,并一举收复了原州、石门等六关和威州、扶州。吐蕃的凶残和唐军的局部胜利,刺激了张义潮最终发动了沙州起义。

张义潮,生于贞元十五年(799)前后,沙州敦煌县神沙乡人,是沙州陷落后在吐蕃的统治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张氏在河西,是名门望族,世居沙州,张义潮的父亲张谦逸曾在朝为官,官至工部尚书。张义潮一代有史料记载的张氏兄妹共三人,长兄张义谭,相对低调的一个宽厚长者,一直自愿隐身于张义潮身后;姐姐张媚媚,出家为尼,法号了空;另外的幼弟,就是张义潮。

据史料记载,张义潮最崇拜的人是高仙芝部下的第一大将封常清,立志以封常清为榜样,曾一笔一画地抄写封常清在安史之乱中被诬陷处死前所作的《封常清谢死表闻》。耳闻目睹当地汉人被压迫的悲惨生活,张义潮对吐蕃统治下的沙州现状极为不满。但是由于吐蕃之前的高压统治,一直隐忍到五十岁。

张义潮自幼习文练武,极有谋略。按照张家自己略带夸张的记载,是“得孙武、白起之精,见韬钤(古代兵书《六韬》、《玉钤篇》的并称,泛指兵书)之骨髓”。当此时机,张义潮“知吐蕃之运尽,誓心归国,决心无疑”。张义潮起义的核心力量来自于三方面:望族、僧侣和当地豪杰。当年沙州陷落的时候,名门望族的保全为起义提供了充足的物质准备;僧侣的协助扩大了起义在民间的影响力和认同感;而豪杰成为了起义中的中高层骨干领袖,在张义潮和普通民众的中间层级起到了很重要的纽带作用。另外,作为兄长的张义谭也参加了起义,并起到了一定的领袖作用,也成为张家“双核心”之一。

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沙州起义爆发。起义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根据当时的各类书籍的零散记载,义军是趁城内吐蕃兵力空虚之际,发动突然攻击,“汉人皆助之”。吐蕃军在慌乱之中没有组织起有效防御,竟然被逐出城外,之后虽然不甘心进行了多次反扑,但终于没能夺回城池的控制权。在某些记载中还有“启武侯之八阵, 纵烧牛之策”的描写,我个人推测大概是著书者的意淫和演义了。

归义军政权的建立

沙州光复之后,借此事件的影响力,河西地区的汉民起义此起彼伏,先后都和张义潮取得了联系,并陆续归附。张义潮作为起义的发起者和领导者,实际上已成为沙州最高军事和行政长官,他不得不开始考虑后续对策。

在起义之前,张义潮就已经明确的将“归国”作为口号。起义之后,一方面义军要面临吐蕃反扑的压力,另一方面需要将“归国”的策略延续到底,张义潮决定向长安的朝廷派遣使者,传递河西光复的消息,并寻求朝廷正规军的军事支持。

沙州和长安,相隔数千里,而且途中尽是吐蕃人的势力范围,使者的行程之艰险可想而知。为了确保信息能够到达,张义潮派出了十队使者,携带十份完全相同的文书,由沙州出发,分别向十个不同的方向在沙漠中绕行东进。为了尽量迷惑信佛教的吐蕃人,在使者中还安排了大量的僧侣,以保障旅途的安全。

这些使者的旅行非常悲壮,在东进的途中,有九队人马或者被吐蕃军队追击、或者迷失方向、或者因为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最终在莽莽大漠之中沉默的消失。只有敦煌高僧悟真率领的一队使者,在向东北绕行三千里之远后,脱离吐蕃的势力范围,侥幸到达了位于蒙古的唐朝针对回鹘的边防军--天德军的驻地。在一路上,这队使者穿越的沙漠地带就超过两千里,可谓九死一生。

在天德军防御使李丕的协助护送下,悟真的使者队伍终于在大中四年(850)正月,又经过上千里的旅行从天德军驻地到达长安。至此,十队使者活下来的寥寥无几,能够在史料中留下名字的,只唯有悟真一人。

整个长安城都因为此队使者的到来而轰动。早在六十多年前朝廷失去河西的控制权之后,除了有限的几次路经河西的从吐蕃归来的使者的报告,中央政府没有任何关于此地的消息。没有任何人能到,河西的汉人仅凭民间的力量就可以收复失地!唐宣宗下令以盛大的规模迎接了使者的队伍,并称赞说:“关西出将,岂虚也哉!”。悟真因为其功绩还被封为“京城临坛大德”(对有修为和德行的僧人的敬称),以作表彰。

由于路途的艰险,悟真到达长安的时候,张义潮起义已经过去了两年。在这两年中,张义潮并未被动等待使者的消息(否则怎么可能被称为晚唐的名将),他十分清楚人力和物质对战争的作用,马上整顿沙州的生产,走“缮甲兵, 耕且战”的藏兵于民路线,并四处出击,与各地起义的其他汉民一起扩大战果。大中三年(849),张义潮收复甘州、肃州;大中四年,再收复伊州,吐蕃在河西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

尽管没有得到正规军的直接军事支援,但是前往长安的信使带回的朝廷褒奖还是极大的鼓舞了义军的士气。大中五年(851),张义潮率领义军发动了对吐蕃的全面攻势,不到一年的时间,除凉州之外的河西之地全部收复,报经内乱之苦的吐蕃军统治再也不复一百年前的威势,瞬间土崩瓦解,一触即溃的吐蕃军队也只得逃往最后的据点凉州。

看到东进的路线已经被打通,张义潮意识到自己需要得到朝廷的支持和承认。但是张义潮明白一个道理:功高震主。尤其是在有像安禄山史思明这样的掌兵大将在外做乱的先例下,如何能够让朝廷对自己放心?张义潮和作为义军重要领袖的兄长张义谭两人经过商议,做出了关于权力交接的重要决定--派遣张义谭入朝为人质,张义潮主持河西军政大局;张义潮之后,由张义谭之子张淮深继任。

大中五年(851)八月,张义潮向长安派出规模宏大的信使队伍,当然吐蕃已经退走,本次的出使就没有什么危险性了。这支信使队一行二十九人,首领为张义潭,还有沙洲本地的豪族李明达、李明振、押衙吴安正等人,携带着河西十一州(瓜州、沙州、伊州、西州、甘州、肃州、兰州、鄯州、河州、岷州、廓州) 的图籍,入长安向皇帝告捷表功。

在时隔不到两年后再次收到振奋人心的消息,唐宣宗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他下达诏书,表彰张义潮和义军的忠勇,诏书写张义潮“抗忠臣之丹心,折昆夷之长角。窦融河西之故事,见于盛时;李陵教射之奇兵,无非义旅”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十一月,朝廷于沙州正式建立归义军,与之前豆卢军的“归义”之意一脉相承。授张义潮归义军节度使、十一州观察使,管内观察处置,检校礼部尚书,兼金吾大将军;拜李明达为河西节度衙兼监察御史;拜李明振为凉州司马检校国子祭酒,御史中丞,授吴安正为武卫有差;而作为人质留在长安的张义潭则被授为金吾卫大将军。

即使被中央政府承认,但实际上的帮助还是没有。张义潮面临的,依然是四面遇敌的严峻形势:南面和凉州的吐蕃、北面虎视眈眈的回鹘、东面的党项、西南的吐谷浑残部等等,都让河西的局势复杂无比。

根据敦煌出土的《张义潮变文》记载,仅在大中十年(856)到十一年间,归义军就经历了三场大规模战斗:

第一战:吐谷浑追击战。大中十年,脑残的吐谷浑王完全没有判断清楚形势,带兵前往沙州劫掠,结果张义潮亲自带兵星夜出击,两军遭遇后,吐谷浑军摄于张义潮的威名,竟然不战而逃。张义潮带兵追击一千多里,深入吐谷浑境内,活捉其宰相三人,并当场斩首。最后全军高唱凯歌《大阵乐》,凯旋而回。从此吐谷浑不敢再轻易进入河西。

第二战:纳职奔袭战。伊州是河西十一州之一,位于沙州以北千里之外。而纳职县位于伊州之西。公元846年左右,对唐王朝一直傲气逼人的回鹘政权因为在和吐蕃的对抗中国力衰落,又因内讧不断,被反抗的黠嘎斯部族推翻而灭亡,各回鹘部族虽然仍然具有相当战力,但失去了向心力的他们也只得被迫分批向各方向迁徙,以仆固俊为首领的北庭回鹘部族选择了追随张义潮。而居住在纳职的回鹘部族就和吐蕃残兵相互勾结,一直为害乡里。大中十年六月,张义潮从沙州带兵长途奔袭,回鹘兵一时没有准备,措手不及之间被围攻而尸横遍野。归义军反掠回鹘人的驼马上万头,大胜而回。

第三战:由于文献的残缺,只知道是叛乱的部分回鹘人劫持了唐朝的回鹘使王端章,张义潮闻之大怒,引兵讨之。虽然结果并不清楚,但从交战双方的力量对比和归义军后续的发展情况来看,应当至少没有战败。

基本平定河西的各种祸乱之后,归义军的兵锋指向了吐蕃在河西的最后一个据点:凉州。

凉州是原河西节度使的治所,从河已西副元帅杨志烈败逃算起,已经落在吐蕃军手中将近一百年之久。作为嵌入河西的最后一根钉子,吐蕃人也摆出了绝不松口的架势,作为战略要地,凉州的得与失决定了新生的归义军能否长久稳定的发展,大中十二年(858),张义潮与侄子兼继承人张淮深一起起兵,东征凉州。

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但东征的兵力并不多,只有汉军和归顺的吐蕃军共计七千人,以这点兵力进攻占有地利和人数优势的敌军,难度可想而知。毕竟吐蕃不是后期衰落到低谷的北魏,张义潮也不是战术之神陈庆之,双方在凉州展开了长达三年的拉锯战。在敦煌出土的《张义潮变文》中描写道:“汉家持刃如霜雪,虏骑天宽无处逃,头中锋矢陪垅土,血溅戎尸透 战袄”,虽然有艺术夸张的传奇成分,但战场之惨烈也可见一斑。

咸通二年(861), 张义潮终于攻克凉州。张义潮收复凉州后, 即刻表奏朝廷 “河陇陷没百余年, 至是悉复故地” 。咸通四年(863)朝廷复置凉州节度使, 统领凉、洮、西、鄯、河、临六州, 仍然以凉州为治所, 由张义潮兼领凉州节度使。当时的唐人感叹于张义潮的不世功业,写下这样的诗句来赞扬张义潮:“ 河西沦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天下知。”

张氏统领下的归义军

张义潮在河西的行动是非常成功的,但这却并不代表大唐帝国的成功。安史之乱后, 唐帝国国力逐渐衰微,根本没有余力涉足西域事务。在得到人质(张义谭)之后,朝廷能够做的只不过是让张义潮在河西权宜处理,张义潮由此身兼节度使、观察使、营田支度使等职位,一手把握军事、行政、财经大权。

张义潮的出色之处在于,他不仅仅是一员战将,出身世族的他更兼具有经济头脑和处理政务的手段。在他的统治下,军事上,北庭回鹘和部分吐蕃降军正式成为麾下的重要军事力量,士卒日夜操练,厉兵秣马,从未给外敌任何染指的机会;经济上,张义潮废除了吐蕃统治时的各种歧视,恢复了灌溉和水利系统,让沙州出现了多年未有的五谷丰登的景象;行政上,张义潮重建了唐前期在这里实行过的“州-县-乡-里”制,在沙洲城内, 归义军还恢复了唐前期实行过的城坊制度和坊巷的称谓,还仿照内地的军政体制, 设置了与中原藩镇一样的文武官吏, 恢复了相应的一套文书、行政制度,重新登记人口、土地, 编制户籍, 制定赋役制度,大唐帝国的边疆竟然再度重现盛唐的光芒,商旅和使节不绝于道;在文化上,汉族和少数民族开始和睦相处,汉人也恢复了往日的衣冠,河西的一切都已在归义军制定的秩序下走上正轨,稳定而繁荣。

咸通七年(866)二月,张义潮率领部下的汉军、回鹘军以及吐蕃降军共计数万精锐骑兵西征吐蕃,目的在于收复西域西部的故土。联军连战连胜,斩首吐蕃军万余,陆续收复西州、北庭、轮台(均在今新疆的西部和北部),这是高仙芝时代之后,唐军唯一的一次如此深入西域作战,距离最远、战果最大。

十月,归义军回师青海,张义潮与部下北庭回鹘首领仆固俊、吐蕃降军首领拓跋怀光一起率军围攻廓州,包围了当时吐蕃最高统治者、在西域做乱多年的吐蕃王朝大相尚恐热。由于对尚恐热的愤恨,归义军作战极为凶猛,吐蕃军全线溃败。拓跋怀光率领五百骑兵突入城中,生擒论恐热,将之砍掉四肢、再斩首示众,并将首级传送长安。尚恐热的部下仓促突围,在向秦州逃命途中,很不幸又遇上归附大唐的前吐蕃大将尚延心,遭到毁灭性打击,尚延心奏告朝廷后,将尚恐热的余众全部迁于岭南地区。吐蕃从此以后一蹶不振,大唐帝国的河西地区彻底被肃清。

按史书记载,唐军“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山河,宛然而旧”。张议潮和归义军创造了 “败吐蕃,河西、陇右之地尽归大唐”的奇迹,这是张义潮自沙州起义后的第十八年,也是他整个人生的顶点。

一年之后的咸通八年(867),张义潮在长安留为人质长达十六年的兄长张义潭去世,为了避免中央政府的猜忌和兑现当初和兄长的约定,已经六十九岁的张义潮主动入朝长安为质,被封为右神武统军, 后晋官司徒, 拥有丰厚的田产宅第。咸通十三年(872) 八月,张义潮作为归义军的创始者,在长安享尽天年,安然去世。

早在入朝之前,张义潮就已经把权力交接给了侄子张淮深。我个人推测,张淮深的军事能力与张义潮相差并不大,从他历次征讨的战绩即可证明,但他不如张义潮的重要一点是不善于处理民族关系。以前追随张义潮的北庭回鹘首领仆固俊,因为与张淮深交恶,率部出走,以高昌为中心自立一国,即是高昌回鹘(又名西州回鹘);河西地区的回鹘人也开始逐渐反抗、摆脱归义军的统治,以甘州为中心建立一个政权,即是甘州回鹘。

张淮深与回鹘部族的战争一直持续了整个任期,虽然胜多败少,但是乾符三年(876),高昌回鹘攻陷伊州,还是让张淮深的势力开始下降。

在独自主持了归义军十八年之后,大顺元年(890),张淮深与夫人陈氏及六子(延武、延信、延妈、延奉、延礼、延晖)同时被杀。对于他的死,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和记载,史学界至今没有定论,主要的几种说法有:第一,谋权弑叔、弑父,嫌疑人分别是张义潮的亲儿子张淮鼎、张淮深的儿子张延兴、张延嗣等;第二,归义军内部夺权,嫌疑人是归义军的重要将领张文彻一党;第三,张淮深被朝廷内部的权力争斗波及,数年前邠宁节度使朱玫叛乱攻入长安,立襄王李煴为帝,但随即失败。张淮深当时是派兵支持了朱玫的,于是因为站错了队而死。

当然还有第五,也就是目前最主流的说法:张义潮的女婿索勋杀张淮深及其妻儿,立其子张淮鼎为傀儡节度使,在张淮鼎两年后病逝之后,索勋再自立为节度使。如果按照说法一,是张淮鼎自己杀叔叔一家完成夺权,但在临终托孤给索勋的时候,索勋才开始篡权--也就是说,反正索勋扮演的是反面角色;而张淮鼎则很难说,联想起数十年前张义潮张义谭兄弟的约定,张淮鼎在本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相当值得玩味。

景福元年(892),无暇顾及西域的朝廷正式承认索勋为河西归义军节度使,正春风得意的索勋并没有发现,他的行为惹恼了他的小姨子张氏。张氏是张义潮的第十四个女儿、也正是曾前往长安面圣的沙州豪族凉州司马李明振的妻子。张义潮不但能生--要知道这可是第十四个女儿--而且其女颇有乃父之风!

景福二年(893),归义军第二次内乱发生,张氏派其三个儿子再度发动兵变,杀掉索勋,拥立张淮鼎的儿子张承奉为归义军节度使,张家的统治因而得以延续。当然,根据史家的说法,张氏和她的儿子们(又称李氏诸子,因为是李明振的儿子)并不是义务劳动,他们在此后的数年间一直把持着归义军的大权,成为了另一种意义的夺权者。

但是李氏诸子小看了张氏在归义军中的影响力,深受张氏两代大恩的瓜州、沙州豪族们在三年后的乾宁三年(896)发动新一轮的政变,推翻李氏诸子的统治,将实权交还给了张承奉。光化三年(900)八月,唐昭宗下诏正式册封张承奉。

张承奉很幸运的得到了权力,但他也很不幸--经过多次内乱的归义军已经是千疮百孔,先前被回鹘占了高昌和甘州、高昌回鹘又攻占了伊州、历次内乱时肃州的本地家族龙家也脱离了归义军,而凉州和沙州因为隔着甘、肃凉州,实际上也早失去了控制能力。到了张承奉的时代,只有瓜、沙凉州还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这实在是一个烂摊子。

张承奉执政的前十年,始终以唐臣自居,未有异心。只是唐帝国在黄巢起义之后,实在已是到了穷途末路,河西成为了完全的飞地。末代的权臣朱温挟天子而令诸侯,群雄逐鹿中原,唐朝名存实亡,在天佑三年(906),也有一说是开平四年(910),张承奉终于脱唐自立,建立了“西汉金山国”,自号为“白衣天子”。“西”是指沙州本身在西,“汉”指汉人,“西汉”合意为西部汉人之国。“金山”又名金鞍山,在沙州西南。按“五行”的说法,西方属金,金为白色,所以“白衣天子”者,也就是“西方天子”的意思。张承奉还给自己起了很多其他NB名号,比如“至文神武天子”……

名号不可谓不怎么样,但是张承奉本人的表现实在是志大才疏。连年的战争使瓜沙地区经济凋零,不少百姓家破人亡,境内人民对其非常不满。

为了打通和内陆的交通线,张承奉多次领军与回鹘交战,但屡战屡败,到开平五年(911),甘州回鹘围攻沙州,张承奉国力衰微、抵挡不住,只得求和归顺,从此成为甘州回鹘的附庸,也就是受人摆布的“儿皇帝”。归义军的建制不复存在,所谓“白衣天子”“至文神武天子”也成了彻底的笑话。

张氏在沙州的统治至此落下了帷幕,而曹氏的崛起,才刚刚要开始。

曹氏统领下的归义军

对于敦煌(沙州)本地的曹氏,经过史家考证,其渊源大概有二,分别来自中原内地与来自中亚粟特。而在归义军中崛起的以曹议金为领袖的曹姓家族是中亚粟特曹氏的后裔,之后冒充谯郡曹氏,主要目的是藉以抬高门第,这种行为在世界历史上屡见不鲜。曹议金,本名曹仁贵,是索勋的女婿、张义潮的外孙婿,在张承奉后期时的沙州担任长史。在后梁乾化四年(914),张承奉因为失败而忧愤去世之后,实际上曹议金已经替代了毫无号召力的张承奉,正式掌政瓜沙两州,自称节度兵马留后,尊奉中原的后梁政权、并派遣使者前往进贡和讨封。

曹议金是一个胸怀大志,而且很能隐忍的人。在掌权后,曹议金重建了归义军,并充分思考和吸取了张承奉之所以失败的原因。为了获得周边势力的支持,他接受了张承奉和甘州回鹘订立的“父子之盟”,并主动取悦回鹘可汗,修好两家的关系,并努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势力和力量。

后梁贞明四年(918),曹议金娶了甘州回鹘天睦可汗的女儿为妻,出于政治原因,其地位还在结发妻子索氏(索勋的女儿)之上,后来,他又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甘州回鹘的新可汗和于阗国王,并与豪族翟家、阴家、令狐家、瓜州慕容家都保持了姻亲关系,虽然让晚辈们的相互称呼成为一大难题,但毋庸置疑,这样大规模的联姻行为极大的稳定了之后数十年间曹氏政权的稳定。

在环境稳定之后,曹议金继续不断向中原替代了后梁的后唐政权进贡,与后唐的灵武节度使韩洙达成了一定的人脉关系,在韩洙的穿针引线之下,唐庄宗册封曹议金为归义军节度使、敦煌刺史、检校司空。内忧外患基本解除,沙州的经济得到很大的恢复,政治相对清明,百姓修养生息已足,曹议金这只猛虎就要下山了。

同光四年(926)秋,曹议金撕毁盟约,率领数万归义军精锐奔袭甘州回鹘。享乐已久的回鹘人完全不是归义军的对手,只得退守甘州城池。围城半年之后,翌年正月初一早晨,回鹘可汗率文臣武将出城向归义军归降,改称归义军为父,回鹘可汗为子。十五年之后,归义军终于一雪前耻!至此,归义军又重新确立了在河西的霸主地位。

后唐清泰二年(935),曹议金病故,长子曹元德继任。

次年,后晋取代后唐,归义军奉其为正朔,后晋朝廷追赠曹议金为太师。后晋天福四年(939),曹元德外出巡军,坠马而死,其弟曹元深继任。天福九年(944)中秋,沙州举行曹氏归义军建立三十周年庆典,曹元深饮酒过度,长眠不起。其弟曹元忠继任。

不同于几个短命的兄长,曹元忠在位三十年,是在位时间最长的归义军节度使。他在任期间颇有作为,编纂历法、设立军镇、还授土地、尊崇佛教、开窟造像、雕版印经、保障丝路畅通、促进文化交往,是敦煌文化的重要缔造者和保护者之一。在《丝路岁月》之中,对曹元忠也有过很多描写。

后晋之后有后汉、之后又有后周。归义军则始终保持与中原的臣属关系。后周显德七年(960),宋朝统一中原,归义军与朝廷关系更为密切,毕竟,没有人不喜欢一个不捣乱又年年进贡的小弟弟。开宝六年(973),曹元忠被朝廷封为推诚奉国保塞功臣、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史兼中书令、西平王。翌年,曹元忠故去,北宋皇帝追封其为“敦煌郡王”。

曹元忠死后,儿子曹延禄太小,所以由其侄儿、曹元德之子曹延恭继任归义军节度使,引起曹元忠后嗣的不满,十五年后,曹延恭亡于任上,曹元忠子孙拥戴曹延禄执掌归义军大权,又引起曹延恭子女的怨恨,一场内乱终于难以避免。

归义军的没落

曹延禄执政晚期,回鹘不服归义军节制,并号召沙州在“金山父子之国”时期为回鹘效过力的官吏后裔作内应,因此曹延禄对归义军内部“亲回鹘派”进行了大清洗,制造出大量的冤案。同时曹延禄又发动对回鹘的征讨,无论是兵力调配、物资的供应和战胜后的论功行赏中都表现出了对自己的亲信和原来曹延恭部下的厚此薄彼,引发了极大的不满。

咸平五年(1002),归义军内部发生兵变,曹延禄与其弟曹延瑞被迫自杀。延禄的族子曹宗寿在众人推举下掌握了归义军政权,宋廷遂任命曹宗寿为归义军节度使。战争和内乱使曹氏归义军政权迅速衰落,而沙州地区的回鹘势力在这一时期却得到了迅速发展。

此后,归义军政权已不堪一击,任何外来的攻击和内部的骚乱都足以使其倾覆。天禧四年(1020)和天圣元年(1023),曹宗寿之子曹贤顺曾两次向宋廷进贡。但天圣元年以后相关的记载从史籍中就消失了。

根据相关材料推测,它可能是在天圣六年至景祐四年(1037)间被沙州回鹘所吞并。在之后的战乱中,又被西夏王李元昊所收服。

近两百年的归义军政权,至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中亚学家老荒:左宗棠收复新疆,部队人数在6-8万间。此前,朝廷曾有意让刘铭传挂帅并调其精锐西征,刘称病辞职,部队被李鸿章扣下。宋庆的毅军是参加陕甘戡乱的一支精锐,也被李鸿章调往河南。左公在兵源、军饷、军粮、转运方面遇到的困难极大,一般人的神经无法承受。 离奇而又难能可贵的是,左公西征的部队,更像是一支志愿军。入疆前,他们每年从朝廷只能领到一个月的饷。左公感到对不住大家,宣布是否入疆全凭自愿,结果大多数人坚决请战。刘锦棠、张耀、金顺等将领虽能力有高下,但他们不计个人得失的境界令我辈仰止。


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这样的英雄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