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可以重来》第三章 真实身份

爱如果可以释怀 收藏 0 86
导读:当钰康把当年一切告诉王筝后,王筝不在说什么,安静的飞机上两个人都是默默地躺在头等舱座椅上,其实在这一刻,两个人剩下的也只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如果当年一切都没有发生,此刻大家在一起时多么的幸福?两个人这样的安静,让小于也慢慢的淡定下来,因为在小于心里,她知道这一刻最难受的莫过于钰康。 黑夜中,这一切看上去都很协调,BJ首都国际机场,也许对她们这几个人来说,大家都很熟悉,但是也都不想去面对,可是没有办法,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因为她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留个他们的只有去面对生活。三道灯光的跑到,伴随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钰康把当年一切告诉王筝后,王筝不在说什么,安静的飞机上两个人都是默默地躺在头等舱座椅上,其实在这一刻,两个人剩下的也只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如果当年一切都没有发生,此刻大家在一起时多么的幸福?两个人这样的安静,让小于也慢慢的淡定下来,因为在小于心里,她知道这一刻最难受的莫过于钰康。

黑夜中,这一切看上去都很协调,BJ首都国际机场,也许对她们这几个人来说,大家都很熟悉,但是也都不想去面对,可是没有办法,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因为她们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留个他们的只有去面对生活。三道灯光的跑到,伴随着飞机引型的轰鸣声,伴随着飞机的探照灯,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平静,没有人知道,在飞机上刚刚发生的一切,没有人知道几年前发生的一切,飞机缓缓地停在了闸口,王筝看着钰康,她想叫当年的那些同学一起吃个饭,以为当年他们一切经历了太多太多,钰康也看着王筝,其实钰康知道这就是当年飞行学院的情谊,:“王筝,晚一会吧,你们把工作做完,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叫上当年的那些同学,我先去总部汇报一下工作,晚上我们一起叙叙旧。”王筝听到钰康说的这些话,内心澎湃:“恩,一会我联系,晚上我定地方,正好志鹏他们还没回来,应该还要一个小时,他们今天执飞海口的航班,今晚,我们找找当年的一切。”说完,钰康提着箱子,对着王筝笑笑,转身走下飞机,小于看见钰康的背影慢慢消失,对着王筝:“筝姐,看来他还是当几年的潇洒。”两人相对笑了笑,各自去完成剩下的工作。

钰康下了飞机,走在BJ首都国际机场的通道,看着这一切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默默的对自己说了一句话:“有些事,已经结束了,何必不享受现有的生活”他继续朝出口走去,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一号,我已抵达BJ首都国际机场,是现在去见您还是明天?”

“域狼,你现在过来吧,我已经安排了人在机场T3出口接你。”

“好的一号,一会见,再见”

又是那种潇洒,挂断了电话,这种潇洒也许常人一生也学不会的。

钰康出了机场,刚刚出了T3航站楼出港口,四名身穿WJ特种作战服的军人迎面而来,一名右臂上贴着上尉警衔的军人手持一张逮捕令,敬了个军礼面对钰康,:“钰康先生,我们是WJ总部的,您涉嫌违反了法律,请您配合和我们走一趟。”上尉说完,身后一个一级军士长拿出手铐走向钰康,准备给钰康带上的时候,钰康很淡定的笑笑,对着上尉说:“这个,就不需要了吧。”上尉看着钰康,对着那名军士长笑笑,这个就不用了,我相信钰康先生不会反抗的”说完在四名WJ跟随在钰康身后上了那两依维柯军车,其实所有人都很奇怪,这种车不是一般车,车牌号也很耐人寻味{WJ京00010}WJ总部的10号车,车玻璃前面还挂着中南海特别通行证。所有人都在纳闷的想着,钰康要到什么级别,犯了什么罪,才能出动总部10而且可以随时出入中南海的车辆逮捕他。一行人很快上了车,车关上门以后,外面根本没有人看得到里面的情况,因为这种车是三层玻璃,每层都有黑膜,从里往外看能看到所有的一切,可是从外往里看根本什么也看不到。而且三层玻璃都是特殊的防弹玻璃。依维柯军车缓缓地离开了机场,这一切都被紧追在后面的王筝看到了眼里,因为钰康把自己的证件掉在了飞机上。王筝打开证件,看着照片,看着上面的资料信息,姓名:钰康。 年龄:28。 部职别:WJXZ总队......看到这里王筝还在纳闷,钰康怎么会被他们总部的人带走,但是当她低头再看看着证件看见证件上的钢印的时候他捂着自己的嘴“ZYJSWYH”这几个字让她明白了这一切是为什么。

依维柯军车已经上了机场高速,钰康转身,对着刚刚要给自己戴手铐的军士长:“小兔崽子,敢给你排长带手铐了,你现在成精了”军士长挠挠头,看看身边的上尉,对着钰康:“域狼,不是我要带的,张华也是你的兵吧,张华说了让我给你带上,这样会逼真一点,您没看,最后如果不是张华,我也没权利不给你带,要等张华点头才可以”哈哈哈哈,几个人就这样笑着,域狼转身打开自己带过来的手提箱,拿出那套多少年轻人梦寐以求都想穿上一次的军装常服。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协调,这套军装真的很衬托人。肩膀上扛着一杠三星上尉警衔,胸前佩戴者WJ的胸标,看着刻着“钰康”两个字的干部姓名牌,再看看资历章,八年,正营级。在和平年代,八年正营,几乎没有过。四个人站起来,对着钰康尊敬的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刚刚那位上尉警官对着钰康:“域狼,不老排长,您这是欺负我是吧,明明都已经是少校警衔了,非要带个上尉来刺激我,还扛个上尉挂个正营级资历章。用意何在?”钰康笑了笑,对着张华说:“张华,你也不错啊,七年军龄,上尉警衔,正练级了,好好干,总部首长不会亏待你”张华不在说什么,因为张华知道面前这位老排长,和自己同龄,可是还是自己的老首长,张华心里也清楚,域狼也准备转业了,因为这些年给域狼的太多太多了,没有人会拦着不让域狼转业:“域狼,你这次来,JW一号要见你,是不是不让你转业啊?你家老爷子会同意吗?老爷子可是将一生都贡献给了祖国啊”钰康整理了一下军装,带上庄严地大檐帽表情很沉重:“张华,我已经决定转业了,这次更加坚定,这次来总部的原因就是和一号汇报一下,等这次任务结束,我会离开部队,隐姓埋名会地方生活”张华看的出,他这位老首长,这次很认真,甚至他知道这从域狼转业,肯定是因为某个人。所以几何人都不在说什么,他们也已经在长安街。马上就要到达那个让虽有百姓都觉得神秘的中南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