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一个医学常识之谈湘潭市妇幼保健院产妇死亡事件!

zidianqingshuang 收藏 0 193
导读:医患关系走到今天,虽然各方面都有很大关系,但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也是其中推波助澜、无中生有的很重要一环。还记得八毛钱治结肠闭锁、助产士缝肛门、医院“烤婴儿”等等事件吗? 我们的民众、媒体人、记者需要更多的医学常识! “湘潭一产妇剖腹产后大出血不幸离世”的新闻成了这个周三上午整个中国互联网最轰动的话题。新闻本身及其反响这里就不累述了。笔者在这里只简要的说明两个问题。 首先,一看到描述,“孕妇死亡时满口鲜血”,笔者立刻想到了羊水栓塞(最后的诊断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个孕产科最凶险的恶魔,人类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医患关系走到今天,虽然各方面都有很大关系,但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也是其中推波助澜、无中生有的很重要一环。还记得八毛钱治结肠闭锁、助产士缝肛门、医院“烤婴儿”等等事件吗? 我们的民众、媒体人、记者需要更多的医学常识!

“湘潭一产妇剖腹产后大出血不幸离世”的新闻成了这个周三上午整个中国互联网最轰动的话题。新闻本身及其反响这里就不累述了。笔者在这里只简要的说明两个问题。

首先,一看到描述,“孕妇死亡时满口鲜血”,笔者立刻想到了羊水栓塞(最后的诊断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个孕产科最凶险的恶魔,人类医学至今未能攻克的疑难病例。简而言之,羊水栓塞就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

由于羊水中含有各种各样的污染物质(胎儿胎脂、胎粪、毛皮)和促凝成分,既可以直接阻塞血管,又可以作为强凝物质,引起急性肺栓塞、严重的休克情况。尤其是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将使产妇发生不可控制的全身大出血;而其他污染物质进入血液,则会引发全身大面积急性感染、导致肾衰竭;这两者都有极大的可能导向死亡。

引发这个急症的原因一般是子宫收缩过强,导致胎膜破裂,羊水从子宫创口进入血液循环。至今人类医学的产前检查对此仍没有找到查出先兆的办法,也就没能研究出足够的措施来预防。

然后胎膜破裂后病人发作很迅速急迫,抢救往往来不及。羊水栓塞的发作率虽然只有大约两万分之一,但孕妇和胎儿死亡率高达 80%,是产科最凶险的并发症,也是至今残存的孕产妇死亡主因。

很多人都不太能接受,在医学昌盛的今天有孕妇死亡的现实。但其实孕妇分娩的风险,虽然在当代医学帮助下大大降低,即使在发达国家,孕产妇死亡率也有约十万分之十左右,也就是万分之一。

其中在发达国家,孕妇死亡原因近一半是羊水栓塞引发的大出血和急性感染。而在非洲,那些孕产妇死亡率高达 10 万分之 1000 也就是百分之一的地方,则主要是难产和不安全堕胎。

就中国而言,全国万分之二,大城市不足万分之一的孕产妇死亡比例总体来说已经很低,但落在任何一个家庭仍是天崩地裂般的大悲剧。

至今为止,在地球这颗行星上,人类医学还没有找到产前检查确认羊水栓塞风险的办法,属于不可预知极难抢救的医学难题,做手术之前都会告知这种不可抗力及可能性,并由病人和家属在手术协议书上签字。

笔者这里要说,每一个孕妇都很伟大,向母亲致敬。从目前视频报道和描述的分娩和抢救过程来看,因胎儿个头过大,医生一开始建议剖腹产,家属坚持顺产;后来产妇太痛(子宫收缩过强),被迫转为剖腹产,婴儿生下后,发现羊水已经进入血液循环,产妇陷入危险。

有准备的剖腹产恰恰是减少和避免羊水栓塞的最有效方法。切开子宫瞬间吸引器首先是吸羊水,刀口是安全可控的,因为有止血钳钳夹,可以防止羊水进入静脉血管。家属对医学不了解,没有及时同意转为剖腹产,这是导致羊水栓塞未能避免的主要原因。

至于后来,医生建议切除子宫保大人——这是应对严重羊水栓塞,不得已抢救的关键之一,主要是为了能减少羊水、胎膜与主创口的接触面,并迅速止血,简而言之,要保命必须摘子宫止血(而不是媒体报道的切子宫引发大出血)。

同样是由于家属对医学不了解,医生建议摘子宫保大人,家属特别是媳妇的婆婆反对,说“这以后还怎么生二胎,做不了就转院”。可这时还能转院吗?根据临床医学博士徐蕴芸的描述,协和医院救回过一例羊水栓塞患者,切除子宫,光输血就输了一万多毫升,是人体血量的两倍多,相当于 50 多个献血者所献的全部血量。最后救活了孕妇,但胎儿没有保住。

而且这是在协和医院这个中国最顶级的医院,得益于北京这个超级城市的多个血站资源。很多小城市整个血站都没有备有这么多的单一血型血源。在这个县级妇幼保健院,医生们在家属阻挠救治措施的情况下,用尽了一切抢救举措,还请来市里专家进行协商,从下午 1 点一直抢救到晚上 9 点,可谓是尽了全力,尽到了救死扶伤的医者天职。

如果已经确定患者死亡,医护人员撤离也是正常情况,没得说患者已经死了一堆医生护士要留下来围着守尸的。何况是家属情绪激动的情况下,都站在那里乖乖的等着挨打么?当然,家属遇到这种天崩地裂的悲剧,说什么做什么,甭管对不对,心情可以理解。但一些媒体这么报道,就是严重的不及格。

媒体人其实是一个“奇特的存在”(笔者一媒体同行语),既然声称“负责报道一切”,这就要求报道者是个通才。但实际上,这个世界上通才早已不存在了。限于时间,往往很多连门都没入的媒体人就开始根据自己极有限的学识、很狭窄的知识结构体系(相对复杂的世间万物来说)开始对世间万物夸夸其谈了。

没有见识并不可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通才。可耻的是在互联网时代,用几分钟就能了解的一些浅显常识都不去了解,就去哗众取宠,用震撼性、爆炸性的新闻标题引发公共话题,制造更大的社会矛盾。家属可以没有医学知识(当然事先有所了解的话最好),但受过高等教育的记者,在承担“社会公器”这一神圣身份的时候不应没有。

事先不知道很正常,可以快速的简单学习一下,请教一下专家。既然要在互联网上以“社会公器”的身份去传播新闻,为何不本应先用互联网这个工具本身快速了解一下?再请教一下各路专家的多方观点?有了一些基本的常识和了解,再对这个问题发声,这总共花不了几分钟时间。

尤其在医患矛盾突发的今天,自称“社会公器”“道德良心”的媒体记者在报道这些案例时要格外谨慎,不要轻易直接断定这是医生和医院的责任。最起码,要先咨询一下专业医生和医学界学者,不要闹出“羊水栓塞为何没有事先检查出来”的无知笑话。

这些工作不做是一个媒体在技术上的缺失;故意不做,制造话题煽情,达到炒作目的,无端加剧社会不安,则是道德上的无良和无耻。医患关系走到今天,虽然各方面都有很大关系,但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也是其中推波助澜、无中生有的很重要一环。还记得八毛钱治结肠闭锁、助产士缝肛门、医院“烤婴儿”等等事件吗?

愿逝者安息,愿无谓的纷争不再。愿医者救死扶伤,愿记者肩负正义。愿我们每一个人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都能有职业操守、道德良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