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县法院院长受贿获刑 狱中写“命契”称冤枉

炎黄子孙华夏龙族 收藏 0 92
导读:[size=16] [/size]


安徽:县法院院长受贿获刑 狱中写“命契”称冤枉

2014年08月14日 03:37

来源:成都商报

原标题:法院院长“坚拒受贿”中间人转身化作保险柜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王毅

安徽合肥报道

检察机关认为,存单虽然放在中间人处,但罗宏祥需要用钱时可以随时支取。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与典型受贿犯罪方法手段不同的受贿行为。如果不予追究,就会被广为效仿,成为一种带有普遍性的行为。

这40万元的来历

2003年11月5日,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获批新建审判大法庭,于2005年4月12日对外招标。舒城县八方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经理王运生以及另一商人杨绪顶想合伙承包该工程,遂到罗宏祥家行贿,但被罗当场拒绝。二审判决书也认定了这一事实。王运生在接受安徽华人律师事务所律师询问时,也证实了行贿被拒的事。他说:“杨绪顶带我去给罗宏祥送钱时,还被罗宏祥撵出来了。后来,杨才提议通过罗的外甥胡磊送。”后来,杨绪顶通过其弟弟杨绪忠认识了罗宏祥的外甥胡磊,胡磊是中国银行一个分行的行长,杨绪顶通过胡磊送钱给罗宏祥,并许诺给胡磊10万元好处费。

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原院长罗宏祥因受贿43.5万元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而罗宏祥在狱中却写下一份命契,否认其中的40万受贿指控,称“本人只有烂命一条,现契命于天下……如我有罪欺骗了大家,我将以死谢罪”。他称,因妻子被控制,未成年的孩子无人监护,才“精神上屈从于审讯人员,按照他们的意图供述”。

法院院长因受贿获刑

写“命契”称冤枉

7日,罗宏祥的妻子、二姐向成都商报记者出具了罗宏祥在狱中写的“命契”。罗的二姐说,这份“命契”是她今年春节后去狱中看望罗宏祥时,罗偷偷交给她的。罗宏祥是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此前,曾在安徽省寿县法院当了9年副院长,在舒城县法院任院长8年。

成都商报记者看到,这份“命契”为罗宏祥手写,有他的签名,日期为2014年,但未署具体时间。罗宏祥的代理律师、安徽华人律师事务所律师苗春健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他于上月会见罗宏祥时,罗表示“命契”为他本人所写,是希望能够有人关注他的“冤案”。

罗宏祥在“命契”中称:“契命人无罪,却被时而有罪、时而无罪地在看守所关押了两年多……本人只有烂命一条,现契命于天下,叩乞天下君子仁人救我于水火,为我鸣冤,还我清名!如我有罪欺骗了大家,我将以死谢罪,还大家公正;如我确实冤枉,谁能为我申冤,使我得到公正,我这条命便是谁的,契大于天。”

他称,万般无奈出此下策契命,只求一死能得到公正。

曾经的法院院长缘何成为阶下囚,要以“命契”的形式“讨公道”?

2014年1月20日,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罗宏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罗宏祥于2011年11月15日已经被羁押,2012年9月27日,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其10年徒刑,罗宏祥不服提出上诉;2013年5月13日,黄山市中级法院要求撤销原判,发回重申。2013年8月14日,黄山区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未采纳其中40万元的受贿指控,改判为三年;黄山市黄山区检察院认为,黄山区法院认定事实有错误,导致对被告人罗宏祥量刑畸轻,随后提出抗诉。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罗宏祥的行为已经构成受贿罪,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成立,予以采纳。最后,罗宏祥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判决的一波三折,主要是因为对认定的受贿金额43.5万元中40万元,存在争议。

罗宏祥称:

我没受贿,是中间人没退款

罗宏祥的代理律师苗春健介绍,在纪委的笔录中,胡磊对罗宏祥说:“钱放我这儿安全。”罗说:“好。”

但罗宏祥对此予以否认。

2005年4月17日,杨绪顶将40万元现金交给胡磊,胡磊以其妻子宁某某的户名,将该款以个人七天通知存款单的方式,存入自己所在的中国银行某分理处。胡磊将这一存款单送到罗宏祥家中,当时仅罗的妻子孙自芹在家。孙自芹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胡磊并没有直接将存单给她,而是悄悄放在了客厅,走后才告诉她。随后,她便告诉了罗宏祥。

罗宏祥知道此事后,让孙自芹叫胡磊把存单拿回去,孙遂将存单交给胡磊。这一过程也获得了法院的认可。但二审判决书认为:胡磊取回存单后,仍多次找到罗宏祥,请罗在法院工程招标过程中帮王运生、杨绪顶的忙,并告知钱放在其处。但罗宏祥“未表态”是否会帮忙。

罗宏祥却说,说他“没有表态”,是纪委工作人员对他意思的误解。他说,曾明确告诉胡磊,“我不要一分钱”。

法院的工程招标时,王运生的公司中标,但由于王的项目经理施工类别与法院的工程不符等事由放弃中标,舒城县人民法院与第二中标人安徽华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施工合同。王运生又从华力公司承包了该工程的土建、水电安装等工程。

杨绪顶与罗宏祥的父亲罗某某也熟识。2005年,杨绪顶曾向罗某某提出合伙购买六安市的一处门面房,两人各筹资72.5万元。

检察机关认为,因资金不足,孙自芹便提出使用在胡磊处的钱。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认定,孙自芹问罗宏祥,能否用退给胡磊的40万,其表示可以暂时先用一下。其后,罗觉得用这笔钱不妥,就叫孙自芹筹钱还给胡磊。

孙自芹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有资金周转后,她便在2006年2月到4月间分三次将40万还给了胡磊。

检察机关认为还款理由是,当时,时任六安市副市长、曾任舒城县县委书记的王伟受到省纪委调查,罗宏祥受此案影响,遂安排孙还款。

罗宏祥否认还款与王伟被调查有关,他说,王伟是3月19日才批准立案的,而他第一笔还款20万是2月22日。苗春健介绍,在纪委的笔录中,胡磊对罗宏祥说:“钱放我这儿安全。”罗说:“好。”但苗春健还称,对于在纪委的供述,罗宏祥在开庭时就推翻了。罗宏祥说,自己从未讲过,只是为了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保全家庭而做的不实供述。

据苗春健介绍,王运生在接受罗宏祥的代理律师谈话时表示:他一直怀疑胡磊和杨绪忠两头隐瞒,想吞了这笔钱。“罗宏祥在这个工程上压根就没照顾我。”他称,由于舒城法院审计得严,自己在这个工程上还亏了100多万。他在一次吃饭时问过罗宏祥,收了钱为什么不帮忙。“罗宏祥当时就非常严厉地跟我说,我把你当兄弟,是绝对不会要你一分钱的,并告诉我钱早已让胡磊退掉了。”

在笔录中,王运生表示,曾问杨绪顶为什么送钱没有效果。“后来杨绪顶、杨绪忠、胡磊他们告诉我估计40万少了,建议再追加40万元。”后来,王运生因没有现金,给杨绪忠打了26万元欠条。目前,杨绪忠因为敲诈勒索已被判处缓刑。

杨绪顶在接受苗春健谈话时也表示,“罗宏祥亲口告诉我他分文没收。当他得知胡磊没退钱后,非常生气,并说限胡磊在3日内把钱退给我们。”

胡磊并没有退钱,据律师介绍,法院追缴这笔受贿款时,是杨绪顶、杨绪忠和胡磊分别退了20万、5万、15万。

检察机关:

这是特殊形式受贿,若不追究会被效仿

黄山区检察机关在抗诉书中表示,罗宏祥没有将该40万还给王运生和杨绪顶,也没有敦促胡磊还钱,只是安排孙自芹将存单放在胡磊处,交予其保管。

检察机关认为,当初,罗宏祥从胡磊处取回40万元,证明了其主观上完全具有占有的故意。存单虽然放在胡磊处,但罗宏祥需要用钱时可以随时支取。

检察机关认为,罗宏祥的受贿行为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与典型受贿犯罪方法手段不同的受贿行为。检察机关认为,如果罗宏祥这种特殊形式的受贿行为不予追究,那这种特殊方式的受贿行就会被广为效仿,成为一种带有普遍性的行为。

目前,罗宏祥正在狱中进行申诉。7月30日,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罗宏祥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但罗宏祥称,他仍将继续向上级人民法院申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