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离中国到底有多远?

雷特森1993 收藏 0 526
导读:新华网近日报道,埃及副总统苏莱曼11日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军方。更有外电称,穆巴拉克和他的家人已经离开首都开罗。由此看来,埃及的颜色革命似乎告一段落,而穆巴拉克的最大罪名无非又是独裁与贪污。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颜色革命大行其事,已在苏东地区、中亚地区以及北非地区屡屡得手,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势。颜色革命的演进轨迹也愈发鲜明,民众走向街头反对独裁与腐败,军队保持中立或宣称与人民站在一起,强权人物退出政治舞台,国体和政体实现和平演变。  

新华网近日报道,埃及副总统苏莱曼11日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军方。更有外电称,穆巴拉克和他的家人已经离开首都开罗。由此看来,埃及的颜色革命似乎告一段落,而穆巴拉克的最大罪名无非又是独裁与贪污。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颜色革命大行其事,已在苏东地区、中亚地区以及北非地区屡屡得手,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势。颜色革命的演进轨迹也愈发鲜明,民众走向街头反对独裁与腐败,军队保持中立或宣称与人民站在一起,强权人物退出政治舞台,国体和政体实现和平演变。


反对独裁,反对腐败,要求民主,已然是颜色革命占领的道德高地。然而,颜色革命的背后却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颜色革命成功的国家有几个实现的是人民的利益?对于前苏联而言,颜色革命的结果是苏联分解为15个新国家,迷恋休克疗法的俄罗斯一病不起,其余多个国家又陷于无休止的领土与民族纠纷,生存已经不易何谈发展;对于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而言,颜色革命实现了制度易帜,革命后的新政府却并未让老百姓过上比社会主义时代更加富足稳定的生活;对于中亚与北非国家而言,颜色革命实现的只是权力轮换,国家政权无非是由一个代理人交由另一个代理人。人民群众的街头政治永远不能与利益集团的幕后政治交易相提并论,成为政治工具的人民斗争与人民本身一样悲哀。


独裁不是哪一类国体或政体或族群所特有的,封建主义代表的是地主阶级的君主独裁,资本主义代表的是金钱独裁,社会主义被西方诟病为一党独裁。腐败的终极根源则是人性恶的一面,所有社会都面临这样的难题,而资本主义的腐败现象更令人触目惊心,竞选政治背后的权钱交易同样不会显得多么高尚。反对独裁和腐败只是最为道德的借口罢了,动机的纯洁并不代表过程和结果的正义。一场轰轰烈烈的人民运动,要么成为外部敌对势力借力打力搞垮对手的帮凶,要么收场于换汤不换药更迭傀儡的把戏。至于这样的结果是否有利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不是外部操盘势力所看重的,恰恰是由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人民自己去品尝。酸甜苦辣咸五味俱陈,甘苦自知。


不由想起一句谚语: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究竟离我们还有多远?


在批判资本主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马列主义理论,最终在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硕果仅存。然而,除却正在蓬勃发展的中国,其余几个社会主义国家乏善可陈。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内部正面临日益聚积的严重发展问题和社会问题,外部伴随的恰恰又是西方某些势力人权、民主的舆论围攻,而后者正是颜色革命被引爆的导火索。在中国策划引发一场颜色革命,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似乎已是箭在弦上,引而不发或许只是时机尚未成熟。


对于中国而言,之所以被西方某些势力贴上邪恶的标签,实质并不是由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一个资本主义的中国同样也会成为他们眼中的邪恶代表。中国的邪恶根源于中国的庞大与发展,根源于中国的独立自主,而非像印度一样甘愿成为一个被阉割的巨人。这样的中国,共产党执政也好,国民党或别的党统治也罢,都不会成为西方某些势力的放心朋友。此外,西方人一直放言,西方的工业化历程和高消费的生活模式是不可复制的,换言之,西方的发达只能建立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落后的基础上,只有这样西方人的种族优越感和发达才是可持续的。现在中国人偏偏要打破这样的潜规则,实现民族的富裕和国家的发达,这也是其所不甘心见到的。因此,颜色革命可以成为搞垮中国的有力工具,仅定义为工具而已,但颜色革命只是中国人噩梦的开始,中国一日不肢解,一日不倒退,颜色革命的阴影时刻会伴随左右,毕竟人权和民主永远只是相对的,这样的口实不难寻找。试想,2005年法国镇压巴黎骚乱,世界主流媒体竟然集体噤声,同样的事件倘若发生在北京将会是如何的结局。


对于现在的中国,颜色革命已是西方某些势力最后的藉借。如果说古代中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近代中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是西方海洋强国的坚船利炮,那么,现代中国面临的主要威胁则主要来自内部危机。如果说西方人是富人,那么,核武器便是中国人手中的那根打狗棒。中国是世界上合法拥有核武的五大国之一,核武器的存在使得外部敌对势力即便对中国恨之入骨,也不敢轻易开动军事机器进行武装干涉,他们只能寄希望于中国人自己把自己搞乱搞垮,最终走向分崩离析。


因此,颜色革命究竟离我们还有多远的问题,要看外部势力煽动的技巧和力度,更要看中国人自己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信念和信心,看中国的发展模式能否继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毕竟一个强大发达的中国,本身便是存在既是真理的最佳验证,可以更加从容地应对颜色革命,而这次,担惊受怕的恐非黄种人吧。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愿国人与某些外国人以此共勉罢。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