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兼谈中共军队战果

越战老兵啦 收藏 7 2551
导读: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兼谈中共军队战果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八年艰苦抗战,中国终于取得胜利。然而这一段岁月中的人与事,却在后人的转述中逐步走样。在日本投降69周年之际,****特地推出“抗战十大谣言”系列,以正视听。之前已刊发《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名将”张灵甫》、《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孙立人活埋日军》、《抗战十大谣言:起底“钓鱼帖”》、《抗战十大谣言之委员长卫队》与《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八路军大规模种鸦片》。] 这两年出现了一种颇为奇怪的现象:虽然抗战的历史逐

抗战十大谣言之共产党只牺牲1位将军兼谈中共军队战果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八年艰苦抗战,中国终于取得胜利。然而这一段岁月中的人与事,却在后人的转述中逐步走样。在日本投降69周年之际,****特地推出“抗战十大谣言”系列,以正视听。之前已刊发《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名将”张灵甫》、《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孙立人活埋日军》、《抗战十大谣言:起底“钓鱼帖”》、《抗战十大谣言之委员长卫队》与《抗日战争十大谣言之八路军大规模种鸦片》。]

这两年出现了一种颇为奇怪的现象:虽然抗战的历史逐渐远去,但是关于“新发现”的抗战老兵的报道越来越多,除了基本都是国军(本文中国军指的是国民党军队,并非国民革命军的简称,八路军、新四军都是国民革命军序列——****注),还有一个特点:其中一些人参加抗战的年龄越来越年轻,事迹越来越离奇。他们当中有1936年出生、1937年就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如2013年77岁高龄革命抗战老兵范振老先生),有自称上过黄埔军校却没有旁证的,还有声称刺杀过武汉市长而该市长却活到1950年代的……

笔者还发现,和此类新闻逐渐增多的一个巧合是,近年来,各地逐渐把符合条件的国军抗战老兵纳入社保范围内。

二者之间有没有联系笔者不敢妄自揣度,不过对于一篇网文倒是有些话要说。《六十/七十多年过去了,谁还记得这些历史》或称《课本骗了我们六十年/七十年》流毒网络已久,文章用煽情的笔调赞扬国民的抗战功绩,用不严谨的数字和不存在的战绩来粉饰国军,比如“要知道,伟大的中国卫国战争是世界四大反法西斯战争之一!它不是用游击战、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就能打赢的。它是用重兵集团与敌人浴血奋战才打赢的!战争期间,国军陆军有3211418名官兵壮烈牺牲,其中包括8名上将,41名中将,71名少将。国军空军有6164名飞行员血洒长空,2468架战机被击落。国军海军全军覆没,所有舰艇全部打光。”

乍一看,很震惊,甚至会热血沸腾乃至肃然起敬。可是,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比较战果是要比较歼敌和俘敌人数的,第一次知道原来比战果还有比惨的。

抗日战争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民族保卫战,国共两党联手御侮,许多仁人志士前赴后继,付出了重大的民族牺牲,国共两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但是竟然有人拿“国民党军死亡人数比共军多”来作为夸耀国民党的资本,这就有些幼稚乃至不尊重国军将士了。死了那么多人,却没有守住国土,没有保护国民,能以死得多证明成绩大吗?为民族独立的每一个牺牲固然都值得尊敬,但是因为国民党及其军队无能而导致死伤甚众,这种无谓的牺牲,国民党和国民政府难辞其咎。

中共牺牲的高级指挥员略考

一段时间以来,有一种说法叫做“抗日时期国民党100多位高级将领牺牲,共产党仅仅牺牲了左权(八路军副参谋长)1位高级将领”,就比如前文提到的那种。

我本人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编出这句话的人大概只知道左权这1名牺牲的共产党高级指挥员。

在写国民党军队正面战场的《国殇》一书中,著者说国军牺牲将领达206位之多,但是没有说共军牺牲将领唯左权一人。抗战中,中共方面领导的部队包括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华南抗日游击队等武装力量。抗战初期,国共合作时有31位共产党军队的高级指挥员被国民政府授予军衔,其他基本没有人被授衔。

而解放军在1955年授衔的时候,只是对在抗日战争等历次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将领进行了军衔授予,但对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官兵仅仅是追认为烈士,并没有进行军衔上的追加,不可谓不是历史的遗憾。

按国军军衔,部分团级就可以授上校或者少将军衔,旅长可以授少将中将军衔,师长可以授少将中将甚至上将军衔,那么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华南抗日游击队牺牲的团旅级主官也应该也算进来,而绝不是“唯左权一人”。

此外,国民党军队还有追授军衔制度,抗战中追认的少将就近60位,其中当然没有共产党。比较一下,国民党将领王铭章牺牲时是中将,追认二级上将,他的部队不到5000人,而中共将领包森拥兵8000牺牲在前线,该追认什么军衔?国军少将朱世勤所部最强时近3000人,一般也就1500人左右,牺牲追认中将。而中共军队牺牲的高级指挥员,所属部队超过这一标准的不乏其人。

国民政府追认少将中,张树祯(国民革命军416团团长)、刘眉生(510团团长)等所属部人数甚至在千人以下。按照这样的标准,八路军团长叶成焕(在长乐与日军作战中牺牲)的部队与朱世勤中将最强时相近,第十八集团军前方总部秘书长张友清1942年与日军作战时被俘,宁死不屈从容就义,这个职务在国军中本就是少将衔(个别有中将)。甚至大荔县保安副司令薛如兰将军,只有这一个虚职也被追认少将,参照这个,八路军的县大队队长也与少将相当了。那么在东北抗日联军实力最强时任司令的赵尚志将军(有45000多人的正规武装,另有20000人左右的地方游击武装),是不是该追认个一级上将才公平呢?

按照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的学生、南京师范大学耿雨霞硕士在《抗战期间牺牲的中共将领群体的考证与定位》一文中的考据,东北抗联有75位、八路军有76位、新四军有29位、华南抗日游击队有8位将领牺牲,合计188人。有网友自发统计的结果是197位。

到抗战结束时,国民党方面的总兵力约600万,共产党方面的兵力约130万。按照国军牺牲了206位将领,共产党牺牲了188位来算,共产党的阵亡将领比率,是国民党的4倍多。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共产党指挥员喊“同志们,跟我上!”和国民党军官喊“弟兄们,给我上!”的差别导致的就不得而知了。

“正面战场”不等于主战场

回到开头所谓“战争期间,国军陆军有3211418名官兵壮烈牺牲……”,比起论坛上动辄国军数百万将士殉国的虚数,起码这个数字有零有整,但也不能把受伤的近200万国军战士说成是死人呐。

国民政府的资料中,和这个数字最为接近的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及陆军总司令部的统计,数字为陆军阵亡官兵1319958人,负伤1761335人,失踪130126人,合计为3211419人,和上面的数字只差了一个人。这个数字和国民政府军政部在1945年12月统计的陆军伤亡3391293数字略有出入,此外还有行政院的统计等等,基本在320万上下。有人非要把伤亡说成阵亡,不知是缺乏常识还是不把国军战士当人。

共产党武装方面,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到1945年8年的全面抗战中,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人员损失共584267人,其中伤290467人,牺牲约160603人、被俘45989人,失踪87208人,此外还有东北抗联损失了3万余人。

从伤亡数字上看,好像是国军付出的更大,但是比战果比的是什么?比的是毙伤敌人人数、俘虏敌人人数、收复失地的多少。现在不是讲究“效费比”么?有一些事实是需要好好研究才有意思。

常有人说共产党部队“游而不击”,只顾“发展自己”。且不说蒋介石自己就说过“二期抗战,游击战高于正规战”,对于任何哪只军队来说,战争不是锻炼和发展自己?中共军队从八九万人发展到130万,国军不也从不到200万发展到600万么?放眼二战战场,哪只军队不是越打动员的越多?

1939年进入战略相持以后,正面战场大多数“会战”兵力规模(日军)并不比敌后反扫荡作战大。共产党军队对日作战非但不是“游而不击”,而且是恶战。当时,侵华日军作战以大队(相当于营)为基本单位。每个大队战斗兵员800余人,全员1000余人,再加上支援部队要超过1500人。日军在正面战场作战,规模最大的几次投入兵力30个大队左右,约四五万人,多数战役投入兵力只有十几至二十个大队,二三万人。而敌后战场,日军对共军军分区一级的扫荡作战,投入兵力至少十个大队,这样的作战有上百次之多。而投入三、四十个大队,五六万以上兵力的扫荡作战也有将近二十次。1941年扫荡晋察冀根据地用了八十多个大队十多万人。数千人规模的扫荡更是数不胜数。除了日军,大量伪军也被投入到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进攻中。

1941年1月20日,东条英机在日本参众两院做关于1940年总结报告时说:“昭和15年重庆敌军抗战之特色为作战非常消极,迄今未进行主力反攻,只有共产党军于去年8月在华北进行大规模反攻;与之比较,蒋介石嫡系及旁系军队始终采取守势。”

八年抗战中,八路军、新四军抗击侵华日军的比例是这样的:1938年是59%,1939年是62%,1940年58%,1941年75%,1942年63%,1943年58%,1944年64%,1945年69%。这还没有计算伪军,要知道,伪军也绝大多数是国军摇身一变而成的,不少还从重庆政府那里拿军饷。这也堪称二战史上的奇迹了。

至于收复失地方面,自1944年春,敌后八路军、新四军就展开局部反攻,攻克日伪据点2580余处,县城20余座。而这时国民党政府在哪里呢?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回忆中是这样写的,他说抗战后期,国民党的权力、蒋介石的权力仅限于西南一隅,长江以北连国民党政府的影子也找不到。

1944年1月15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华北军》发表昭和十八年(1943年)度综合战果,充分说明了过去以重庆军为对手的华北军,在今天已完全转变为以扫共战为中心的事实:敌大半为共产党军……交战回数一万五千次,与共产党军的作战占七成五,交战的二百万敌兵力中,半数以上都是共产党军,我方收容的十万九千具敌遗尸中,共产党军约占半数,而七万四千的俘虏中,共产党军所占的比率,则只有三成五。这一方面暴露了重庆军的劣弱性,同时也说明了共产党军交战意识的昂扬……”

敌后战场节节胜利的时候,正面战场上却遭遇可耻的溃败。1944年4月到12月,日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也叫“一号”作战),即豫湘桂战役,在8个多月作战中,国民党丧失兵力五六十万人,丢失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福建省大部和贵州省一部,6千万人民沦陷于日寇的铁蹄之下。日军一直进攻到贵州的独山,逼近“陪都”重庆。

而在1945年春夏季攻势中,八路军组织了强大的野战兵团,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结合,攻克日伪据点3512处,解放县城54座;1945年战略大反攻:八路军和新四军收复张家口、邯郸、邢台、烟台、威海、淮阴、山海关、焦作、长治等中小城市250座,解放2000万人口。

1945年4月,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华南抗日游击已经发展到91万人,民兵200万人左右,创建了19块大的解放区,解放区的面积已经达到95万平方公里,人口9550万。更为重要的是这些解放区地处当时全国重要的战略区,当时全国重要的城市像北平、天津、保定、太原、济南、徐州、上海、杭州、郑州、武汉、广州等均处于人民军队的包围之中,全国重要港口也大多数处于人民军队的活动范围之内。

而在正面战场,直到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前夕,正面战场上竟然还有县城失陷……

至于积极剿共制造摩擦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国军的投敌也是一绝,党政要员62人,高级将领67人,军队50万人,其中国民党副总裁及中委以上者20人,占全部汪伪军62%;而老百姓帮日军打国民党军的事发生了也不是一两次……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之前,共产党军队俘虏日军的数量比国军多,共有5000多人,考虑到共军的总人数,算下来的共军的平均战斗力或者叫效率比国军高的多了。敌后战场的日军俘虏有逐年统计,并且能和日方资料互证,而且级别最高的3个大队长都是敌后战场的战果。正面战场俘虏的日军,没未见到国民党方面任何的年度统计,也没有一共俘虏了多少日军的统计。各种战报实际上也鲜见俘虏日军的记载——这与正面战场多为节节抵抗的单纯防御战,且不注重用“攻心战”瓦解日军有关。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展开,不过有这样一个细节:

1941年10月6日,第二次长沙会战,国民党军30余万对付日军约10万,日军以伤亡不到7000人的代价击溃薛岳4个军并攻进长沙,后因准备太平洋战争而主动撤退,国军趁机收复失地。战后蒋介石问俘虏缴获情况,答曰:8名。蒋在南岳军事会议上斥责第9战区“像这次长沙会战,我们有这样雄厚的兵力,有这样良好的态势,我们一定可以打败敌人,一定可以俘获敌人很多的官兵,一定可以缴获敌人无数的军械!即使没有一万俘虏,也总应该有一千!一千没有,总要有一百!一百没有,少而言之,也应该有十人!”“丢尽了党国军人的脸面”。

何谓“中流砥柱”?

按照词典的解释比喻,中流砥柱能担当重任、起中坚作用的人或集体。或者换句话说,能给人以力量和希望,要能有“回天之力”。

延安是当时的先进青年心之所向,多少东南沿海的青年带着家里给的出国留学的钱奔赴延安。1938年底,中共党员人数由抗战初期的4万多人发展到50多万人。抗战过程中,根据地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1940年著名的华侨领袖陈嘉庚在比较国共统治区的人民生活状况以后,就断言说中国的希望在延安,历史果真被他言中。

从抗战中的表现来看,从国民党被称为“刮民党”来看,从新一军被称为“新日军”来看,从还都南京后“等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的民谣来看,中流砥柱自然离国民党和国军越来越远。

而看看当时外国学者、记者在华的游记、写的史书,再比较一下两岸的历史教科书,突然发现,原来共产党是除了台湾之外对国民党最笔下留情的。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另一个广为流传的谣言就是“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没错,毛泽东是说过类似的话,但是要对汉语多无知才会认为这里的感谢是肯定日本的侵略?

1956年,毛泽东在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同年,在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时,也说了类似的话。

1961年1月,毛泽东同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黑田寿男进行的谈话《日本人民斗争的影响是很深远的》中提到“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

毛泽东曾多次说过诸如“感谢”敌人、“感谢”对手之类的话,对象包括蒋介石、美帝国主义。这是成功者的自信,他的话语意明确,有特定含义,但攻击毛泽东的那些人总是别有用心,断章取义。

“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抗战中,共产党对俘虏的日军进行教育改造,成立“反战同盟”、“觉醒联盟”等,为从心理上打败日军和战后的中日友好都做出了贡献。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同样的战士,在国军中和在解放军中的表现天差地别,有“国粉”说这是因为国军的主力在抗战中拼光了,问题是哪家的军队不应该通过战争越打越强?

就这样,蒋介石政府携“战胜者”之余威还都南京仅仅3年,就被赶到了海峡对岸的小岛上,结束了“中华民国”在大陆的统治。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