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南海已被大批潜艇包围 或爆发海战

daviet1999 收藏 25 128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蓝天碧水间出现3艘解放军核潜艇。

[环球军事报道]美国“海军技术”网站2014年2月4日发表了贝勒奈西•贝克的文章:《中国海域周边国家的海军建设》。文章详细介绍了中国海域周边国家采购潜艇和水面舰艇的情况。作者指出,在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只是中国海周边国家纷纷加强海军建设的一个次要原因,加强海上战略通道的防卫能力才是主要原因。文章编译如下:00

在南海和东海的领土争端以及保卫战略入口的推动力,导致该地区的海军纷纷投资建造先进的舰艇,特别是潜艇。虽然联合演习有助于加强沟通和理解,但是该地区海军战略背后的重要推动力非常复杂,不能定性为传统的军备竞赛。

鉴于广泛报道的南海和东海周围的领土争端,该地区不断增长的海上力量似乎是一个明显的反应。但是相对于典型的军备竞赛发展方式,该地区的每个国家都不准备直接打击敌人。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防务研究所(RUSI)海权及航运学资深研究员彼得•罗伯茨(Peter Roberts)解释说:“该地区的各国政府似乎都采用了更有远见的方式来平衡该地区的不确定性和实力分配。”

“驱动因素包括缺乏多边安全协议、美国可能撤离所带来的孤立恐惧以及中国的实力增长,”他补充道。

挑战之一是该地区的人们没有一个相似的发展海军的理由,每个国家关于海洋都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判读。这并不是说没有国家正在建设直接响应威胁的能力。韩国海军已经发展了一些应对可能来自朝鲜威胁的能力;日本已经加强了反潜战和布雷能力来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的势力扩张;越南希望通过其柴电潜艇计划以扩大其影响力。

“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参与潜艇建造的海军战略不但对于‘存在舰队’有着实际用途(海军部队不离开港口就可以扩展控制效应),而且如果使用得当,这还是一种主动防御和海上封锁,可以防止中国在本地区施加海上控制,”罗伯茨说。

亚洲的潜艇采购增长

虽然反潜战模式难以确定,但不断发展潜艇却是无可争议的,自2011年以来,潜艇的采购以及在南海的部署一直显著增加。

“‘猎杀潜艇的最好平台就是另一艘潜艇’是一句古老的格言,我不相信这句格言仍然适用于现在的海战,”罗伯茨说。“现代潜艇是如此隐秘,使用常规潜艇追踪和攻击其他常规潜艇并不能使潜艇物尽其用。”

罗伯茨认为,大量采购水下资产而不搭配更有效的反潜技术——例如,海上巡逻机、配备投吊式声呐并具有进攻性布雷能力的直升机——表示这不是一种对抗中国崛起的传统军备竞赛。日本研发P-1海上巡逻机从商业层面对抗波音公司的P-8“海神”海上巡逻机显然是一个例外。

“你必须在潜艇对抗之外另外找到一个原因,作为军备竞赛的理由,”罗伯茨说。“他们希望将潜艇作为国家实力的象征,在潜在对手的心灵产生不确定性的影响。”

该地区著名的采购项目包括:越南从俄罗斯采购一批“基洛”级潜艇;菲律宾打算购买3艘常规潜艇;泰国也订购了3艘常规潜艇;印尼正在从俄罗斯或韩国采购高达12艘潜艇,以取代其现役的老旧潜艇;新加坡刚刚同意从德国购买2艘以上的219SG型常规潜艇,这样其潜艇数量将增至4艘;马来西亚正在寻求与一个法国-西班牙财团合作来发展这种能力。

也许这不是最有效的应对,但是这种反潜战模式也已经列入地区大国的购物清单。中国正在投资其核潜艇舰队,而印度才刚刚列装其首艘弹道导弹战略核潜艇,并可能从俄罗斯租借第2艘“阿库拉II”级核潜艇。

作为实力象征的水面舰艇

不是所有的海军战略都关注水下战,水面舰艇也同样受到关注。大多数国家并没有投资于土地作战能力,而是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发展海上能力,很多国家专注于布雷和猎雷舰艇以及一些较大的平台,尤其是中国。

“自上世纪90年代,韩国已经研制出一些更大的平台,力图将韩国海军塑造成为大蓝水海军(能够在公海深海区作战的海军部队),例如韩国海军已经列装的的“忠武公李舜臣”号驱逐舰(KDX II),这种舰艇能力很强,”罗伯茨说,“传感器和信息系统都是基于美国的“宙斯盾”系统,装备了SPY-1雷达,在能力方面类似于日本的“宙斯盾”舰艇。

许多国家还冒着激发领土争端冲突的风险,在南海和东海加强他们的两栖作战能力。

“地面部队登陆小岛并占领一段时间可能会导致大的摩擦,尤其是在具有争议的岛屿上,”罗伯茨说,“登陆并占领这些岛屿,只需要一支很小的两栖作战部队。”

在这些引人注目的采购中,韩国签订的第二艘两栖坦克登陆舰(LST)采购合同是其中之一。除了日本、韩国都编列大规模海军陆战队以外,菲律宾和新加坡也保留了两栖作战能力。

在亚太地区,中国采购“辽宁”号航母可能会被认为是一个重大采购事项,但是罗伯茨认为,固定翼战机航母是一个国家的象征,而不是一个防御性资产,因为它们在近海控制方面效用有限。

“作为对抗朝鲜大规模军队军事战略的组成部分,韩国采购了1艘专注于反潜战的直升机驱逐舰,这应该算是一个例外,”他说。

联盟和演习

鉴于该地区的紧张局势,联盟通过联合演习只是有助于培养积极的关系。“在海上,很难实现不同的武器系统、数据和通信网络之间的互操作性,”罗伯茨说。“演习是一种在海军士兵之间实现和谐沟通的简单方式,相对于签订大量协议或建立联盟,这在政治上更容易实现。”

在南海和东海区域的海上安全利益显然超出了接壤国家。西方国家从中国、台湾、日本和韩国大量进口原材料和成品,所以对该地区的贸易有着巨大的依赖性。

“对于商业交通,航行自由的保护性措施仍然是至关重要的,而且我认为,随着各国政府开始了解海上交通线的性质和重要性,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大投入,“罗伯茨说。

地缘政治挑战

在一个非常复杂的地缘政治背景下,所有这一切都正在发生。历史表明,该地区的国家即使在对抗共同的敌人时也不愿意合作,这导致他们不可能看起来会像一个天然的联盟。

“中国海的问题是你不能把[周边国家]作为亚洲一个地区,他们是一系列具有非常不同战略文化的国家,他们拥有非常不同的目的和目标以及生活和作战方式,”罗伯茨说。

在地理和海洋方面,该地区很难制成图表,有些区域海水很浅、水温较高,但是很难导航,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与大量自然资源相关联的深渊。主要的战略入口是马六甲海峡,其他的入口还包括龙目岛、望加锡海和巽他海峡。

“这些入口都非常重要,因为如果你稍微了解一下该地区的出口型经济,就会明白保证这些海峡自由航行是所有国家的利益所在,”罗伯茨说,“这些战略入口可能会成为必争之地,所以周边国家和地区采购海军资产时都专注于这些战略入口的访问或者拒止或者主动防御。”

此外,在海上没有像西方国家一样划定统一的边界、建立专属经济区(EEZ)和飞行情报区,在南海水域也没有世界认同的专属经济区和领水诉求。

“所以这是一个复杂的环境,让西方国家的海军士兵去了解每个国家独特的行为方式是非常困难的,”罗伯茨说。“但海洋是这些国家之间的一个合作介质,虽然每一个国家都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它,但是他们都将它视为未来地缘政治的中心。”

摩擦,冲突或遏制?

当谈及该地区的领土争端时,武力恫吓是一个广泛使用的术语,但是摩擦怎么会发展成为全面爆发的冲突呢?罗伯茨认为,各国海军能力的不断增强、不透明的国家防御政策再加上为了维护民族自豪感,特别是在南海,可能会导致冲突爆发。

“然而,国家和国家之间很难爆发全面冲突,”他说,“这并不是说,这将不会发生海上战争。”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美国及日本本土已被海洋包围,或爆发海啸!

美帝请注意 美帝请注意,下次走南海过的时候请标明你的航向轨迹,因为我们的潜艇太多了,已经把南海都已经停满了,我怕一不小心哪一个潜艇浮起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把你们的螺旋桨撞坏了,回头你们还说南海有海怪呢。



对了,考虑我们最近造船太多,已经造成了从西沙群岛到南沙群岛一带严重堵船,你们下次来的时候记得给哥儿几个说一声,我们怕个警用船去给你们带个路,万一有个擦挂,我们的渔民你们又打不过,麻烦。



切记 切记。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